宅男大本营 女优番号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半个月后,因家里的装潢开始动工,欧荞乐就搬到朵芮丝的家里头了。

小小的和室不大,约莫一坪半左右,欧荞乐想放下所有的行李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将大部分的行李放到金山古洋楼的后院,那儿有间小屋子,原本是作为仓库使用,裏头塞满了一些陈旧的老破家具跟器具,欧荞乐请人把那些破旧物品处理后,将行李暂放在裏头,仅带必要用品搬进了朵芮丝的家。

在改建方面,因有陆麒羽的保证,她相信case会源源不绝一直进来,故也就大胆的跟装潢公司签约,付了三成订金,工程结束之后付四成,验收完毕付三成。

工程时间预计三个月,欧荞乐知道时间逼得很紧,她真的得冒着过劳死的风险拼命赚钱,但既是自己的选择,就得概括承受。

且等工程开始进行之后,她才又发现一件事——她忘了算家具费用。

也就是就算改建结束,她还是只能在屋内打地舖(就跟在朵芮丝家一样),故她日以继夜顶着黑眼圈挑灯夜战,常常朵芮丝早上醒来时,她和室的灯还开着。

「我觉得妳这样不行,」朵芮丝推开和室的拉门,看着欧荞乐憔悴的脸摇摇头,「妳可能房子还没盖好,人就死了,跟鬼帅哥共处于同一个次元。」

「不会啦!」欧荞乐打了一个呵欠,揉了揉酸涩的眼。「这两个case的价格比之前的好,多了将近两成,我如果这个月拚完的话,下个月就可以收到十八万耶!」烧冥纸果然有用,同样的工作,收入却比以前高,陆麒羽果真是旺财的「座敷童子」啊!

欧荞乐目前的做法是拚二十四小时,再睡八小时,这对身体根本是一大伤害,朵芮丝心底十分不赞同。

「荞乐,」朵芮丝坐在和室地板上,语重心长道,「我觉得妳还是跟银行贷款吧,反正现在有那个鬼帅哥的帮忙,妳不用把自己逼得这幺紧,而且才七十万,没多少利息的。」

「但我不喜欢欠银行钱。」话说完,欧荞乐忽然头低垂了下去,没了声息。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荞乐?」朵芮丝大惊跳了起来,冲过去摇晃她的肩膀,泪花乱转。「妳醒醒,妳不要死啊,荞乐……」

「啊?怎幺了?」霍然醒过来的欧荞乐一脸懵,「发生什幺事了,地震了吗?」

鬆了一口气的朵芮丝忍不住敲了她头一记,「妳刚突然就没了声息,我还以为妳死了。」

「我这幺年轻,哪有这幺容易就挂的?」欧荞乐要她安心地拍肩。

「我看妳还是先休息一下吧。」

「我今天进度未到,再赶一下。」欧荞乐用力瞪大眼,盯着萤幕上密密麻麻的code。

「我去泡杯咖啡给妳。」劝说不成的朵芮丝无奈起身,没想到人一转,突然有个高大的人影挡在她前方。

她一惊,慌忙后退,一屁股摔坐在和室地板上。

「你、你……谁?小、小偷?贼……」

「陆麒羽?」欧荞乐讶异地看着她的「座敷童子」,「你怎幺会找到这来的?」

她暂时搬到朵芮丝家一事,又没告诉过他,当然更没告知过朵芮丝住哪,心底着实纳闷他是怎幺找来的。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陆麒羽?」朵芮丝收拾起受惊的心,定睛打量,果然是那天出现在萤幕上的超级帅哥。

这本人可比萤幕上的还要帅上好几倍,气质更加出众!

他穿着黑色短袖T,外罩藕灰色具光泽感有领背心,铁灰色刷雪花纹牛仔裤,脚踏一双高筒布鞋,头顶戴着黑色绅士帽,充满学院气质,帅得朵芮丝双眼发直,几乎要尖叫了。

如果她的室友长这样,管他是不是鬼,她都非常热烈欢迎,就算晚上会来偷看她洗澡换衣服,她都okay的!真的!

「你就是座敷童子?」朵芮丝两手握拳抵唇,这样才能不像个脑粉尖叫不已,「好帅!够资格当我们的执事。」

「什幺?直视?」他哪次不是「直视」着人说话的?

不是啊,是她先问他问题的,为啥他先回了朵芮丝啊?

欧荞乐心头莫名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对啊,执事,」朵芮丝用力点头,「你穿燕尾服一定超好看的。」且他手掌大,骨节明显,端起托盘的姿势肯定几霸婚!

陆麒羽还是第一次遇到看到他却不会惊恐尖叫的女人。

但是,她说的话,他完全听不懂。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我不懂『直视』跟『燕尾服』有什幺关係?」

「因为执事的标準服装就是燕尾服啊,你下次可以穿燕尾服吗?你家里有没有燕尾服?如果没有的话,我可以去弄一套给你。」

「那不是问题,但现在有人在穿燕尾服的吗?」又不是参加什幺宴会。

而且为什幺「直视」的标準服装是燕尾服?

莫非是他看过的杂誌漏了什幺,造成了代沟?

「有有有,」朵芮丝忙不迭点头,「只要是执事,都会有一套燕尾服的。」

「喔?」他怎幺还是听不明白?

「那个,」觉得自己被晾在一旁的欧荞乐出声打断两人的对话,「陆麒羽,请问你是怎幺找到这来的?」

陆麒羽转头望向她,「我循着妳的气味来的。」说着,他眉头蹙了起来。

他的房东的黑眼圈是不是比上个月看到时更深更重了?

而且气色看起来很差,不知道的人恐怕会以为她是不是住在闹鬼的屋子,夜夜干扰不得安眠。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他环顾了四周一遍,这屋子还算乾净,虽然大楼内有一些浮游灵,但并不会对人类造成什幺伤害。

「气味?」欧荞乐立刻抬起肩膀,当起了「闻腋青年」。「我哪有什幺气味!」

她就算赶工中,也是会每天洗澡的,怎可能有味道!

「气味是笼统的名称。」他还以为这样就不用解释了。「主要是妳还带着我上次留下来的那张纸。」陆麒羽指向她的笔电。

被欧荞乐戏称为「纸Line」的黄纸,就压在笔电下方。

「那张纸怎幺了?」朵芮丝好奇的问。

朵芮丝是知道那张纸的存在,不过那纸看起来平淡无奇,而且欧荞乐都把那纸压在笔电下,朵芮丝也没有多想,没想到那纸跟陆麒羽有关?

「那张纸是我留下的,可以作为通讯之用。」陆麒羽解释。

「怎幺用?」朵芮丝好奇极了。

「就是……」

「你找我要干嘛?」欧荞乐再次打断两人,下意识不太想让朵芮丝知道那张纸的功用。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装潢工人很吵,一直做到晚上八点。」陆麒羽回答他为何突然跑来找她的原因。

「因为我请他们先把二楼的房间弄起来,等二楼弄好,就会五点就下班了。」

她也不好意思打扰朵芮丝太久,所以请工人先把二楼房间弄好,这样她就可以先搬进去打地舖。

「但这样我的生活空间都被剥夺了。」

就算他不管颳风下雨还是白天黑夜,皆行动自如,但是家里多了人,他就得一直保持隐形状态,整理家务跟花园也变得不大方便了。

有个工人还弄坏了他心爱的玫瑰,踩扁了还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气得他巴了工人的头一下,那名工人后脑杓莫名其妙发疼,却还不知道是怎幺一回事。

「还是你要不要先搬到别的地方住?」欧荞乐提议道,「二楼大概一个月时间就可以用好了」

「对啊对啊,可以搬来我家,我还有房间给你住。」朵芮丝眼中冒爱心。

「妳哪里还有房间?」欧荞乐纳闷看着朵芮丝。

这屋子才一房一和室,另多出来的房间在哪?

「我是说我的房间。」朵芮丝害羞的两指绕圈。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喂!」欧荞乐扯了扯她的臂膀,提醒道,「他是个鬼耶。」朵芮丝竟想跟鬼共寝?

「看起来又不像!」

「哪里不像了?」欧荞乐随手拿了本书,往他身上扔去,书瞬间穿透陆麒羽的身子。「看到没有?可以穿透的!」

「呃……」朵芮丝看着那直接穿过他身体的书,「真的可以穿透耶。」说着,她好奇的伸手进去。

「妳摸到我的肝脏了。」陆麒羽一脸严肃道。

朵芮丝闻言,咯咯笑了起来,手不仅未退,还往上游了。

「那我现在捏住你的心了吗?」朵芮丝媚眼斜睨。

这句话充满着暗示,调情意味浓厚,欧荞乐心口那股不悦感更沉了,就好像心脏突然掉进胃袋,然后有什幺堵在她的喉咙口一样。

但陆麒羽明显不喜欢朵芮丝这样的挑逗,故退后了一步,脱离朵芮丝的「鹹猪手」骚扰。

他对着欧荞乐,面上有着不予苟同之色。

「妳忘了我不能离开那间房子的?」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陆麒羽一说,欧荞乐才恍然想起他是「地缚灵」。

她八成是最近太忙,脑中记忆体不足,才会一时忘记了。

「我只能忍受工人工作的时间到太阳下山之前。」陆麒羽声明。

「但是这样进度会变慢。」她原本只打算打扰朵芮丝一个月的时间就好的。。

「妳不能剥夺我的生活空间。」

「可是若照你的要求来的话,我至少得在朵芮丝家里多住半个月以上耶,这样怎幺好意思……」

「没关係没关係,」一旁的朵芮丝笑咪咪道,「多住半个月没关係,不过小鲜肉要常来给大姐姐看一看。」

「小鲜肉?」陆麒羽抬起迷惑的眼。「要带肉给妳?」

「是啊。」朵芮丝索性将错就错。

「很抱歉,我吃素。」

「鬼哪需要吃东西!」欧荞乐喊。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拜託你就像个鬼吧,不要老是像人一样生活,会让她产生错觉的。

「当然需要!」陆麒羽瞪否定的欧荞乐一眼,「我们吃的是气味。」

莫非这就是他能循着她的气味,找到人的主因?

因为鬼的鼻子特别灵?

欧荞乐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明白了。

这绝对不是因为她有狐臭的关係。

一旁的朵芮丝被逗得咯咯直笑,「那没关係,你来就好。」

「没事我并不想过来。」离开住屋对他来说,很耗费精神力,「要找我就请直接到金山。」

「我一定会过去的!」朵芮丝双掌合十,贴于左颊侧。

欧荞乐第一次觉得她快因朵芮丝装可爱的举动,而吐了一地。

她是怎幺了?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为什幺觉得今天的朵芮丝看起来……不太顺眼?

「尤其是妳,」陆麒羽对着欧荞乐道,「工人装潢,妳不用到场监工吗?」

「我最近很忙,没什幺空过去啊!」她连睡眠时间都没有了啊。「监工的事可以麻烦你吗?反正你也是家里的一员,就拜託你了。你知道装潢屋子要费用的,我还得努力赚钱,不然没钱付给工人呢。」

陆麒羽望着她,若有所思。

欧荞乐趁着他思考的空档,又低头敲了几个code。

「妳……」他突然感觉到有股力道拉扯着他,心知外出时间已到,「记得叫工人下山之前要走……」

语音未落,人就消失不见了。

「他人呢?」朵芮丝左顾右盼。

「他是鬼啊,常这样突然消失的。」欧荞乐不以为意道。

「是喔。」朵芮丝看着欧荞乐持续在键盘上动作的手,「我先去睡觉了,妳早点休息。」

「好。」欧荞乐迟疑了下,突喊,「朵芮丝。」

我与漂亮班主任的秘密_我拿班主任的秘密要协她,把她操了

「干嘛?」

「呃……对不起……」

「干嘛跟我道歉?」朵芮丝一脸莫名。

因为……因为她看她刚才跟陆麒羽聊得那幺开心,觉得不太高兴啊!

她不懂自己为什幺会有这种情绪出现,朵芮丝可是收留她的恩人耶。

「就……就可能要在妳家多待半个月……」

「没关係啦!」朵芮丝眨了下眼,「叫小鲜肉多来陪我聊天就行了。」

奇怪,那种不悦感怎幺又出现了?

欧荞乐摸着心口,觉得匪夷所思。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不许女主穿内裤美女羞羞图片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