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我是一个大学生,精通于戏曲一类的事情,沈默寡言,所以常常独来独往,今天为了教授的问题,所以到图书馆找书,我很喜欢扮戏子,特别喜欢民国初期的一些戏子

「认识戏子」我从书柜中找到了这本书,像是着魔似的放不下这本书,这是我头一次破例不找位子直接站在书柜旁看书

「程蝶衣、段小楼、梅兰芳……」这些都是十分有名的人啊…我最喜欢蝶衣的深情,虽说戏子多情,但多情对蝶衣未必是好事呢…

「诶…?!」忽然感到一阵天摇地动,眼前一片黑暗

「地震了地震了,快躲起来」

「救…命…」但似乎没有用,里头的人好像都走了

「嘿」黑暗之中走出了一个浅蓝旗袍的女子,面容姣好

「妳是谁?是来救我的吗?我的脚被…」正当我求救时才发现,场景已不再是图书馆,而是一片漆黑,惟独女子的背后是一片光明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嘘,请你帮帮我,轮迴的我」她轻柔的笑着,像是月光那般美好

「什幺?」

「是的,我是你,你亦是我」她将手搭在了我的肩上

「我已魂飞魄散,再也无法回到那残破的躯壳」她指了指背后静静沈睡的美人

「她死了,我怎幺帮妳」我看了看那女子,忽然头疼了起来

「我让你回到初始,请你替我摆脱他的魔掌」说完这句话,女子就消失了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又一次眼前一黑,我突然觉得身体轻了许多

「平文,妳这一晕是要吓死娘吗」映入眼帘的是一名华贵的妇人,身穿淡紫色的旗袍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我傻了眼,我娘早在十年前就死了,这女人是谁,而且为什幺我不是在医院?

「我跟妳说话呢,臭丫头」她生气的看了我一眼

「……」我毫无头绪,那个自称是我娘的人也没趣的走了出去

「我怎幺穿着旗袍…」没想到往下一看居然是女性的旗袍,而且还是大红色

「妈呀,镜子!镜子!」我慌慌张张的打破许多陶瓷杯,终于找到了镜子

「这女人!这女人不就是…!!」我吓得跌坐在地上,却被打碎的杯子划伤

「不可能!我怎幺可能变成女人!!我不要!」我发了疯的大喊,这上上下下府里的人都把我架了起来

「平文姐!平文姐!」在我眼前又要一黑时,另一个蓝色旗袍的女子跑了过来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墨小姐这是因为刚从昏迷中清醒,有些神智不清罢了」老人叹了口气

「先生,咱家丫头什幺时候清醒」富有磁性的男声传入耳中

「这得看墨小姐了,她愿意醒就醒,不愿意…」老者又重重叹了一口气

「这…谢谢大夫」随着脚步声渐渐消失,我依然在昏迷之中

「我说过了,你是我的后世,请你老老实实的活着」刚才的浅蓝衣女子又渐渐变得清晰

「我是说过要帮妳,可没说要当女人!」我愤怒的指着她

「我的后世,你是我,我是你,墨平文,你搞清楚自己的立场,你要是不好好达成任务,你也是一死」她也愤怒的指着我

「可我不能接受啊」不知不觉中我的衣服也变成了浅蓝色的男旗袍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至少比死了好多了」她蹲了下来,将头埋入膝盖

「妳怎幺死的」我走到了她的身旁,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

「我被陆成勛强娶为妾,我怎幺可能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子,而且还是做妾,我可不愿,况且他待我再好,也不过是为了我的家世背景」

「所以妳要我替妳重活一次,不要嫁给他?」我我转头看向她,没想到她双指在绕着圈圈

「我希望这个躯体可以嫁给一个她真正爱的人,才不负了这好皮囊」她痴痴的看着我

「自恋」我给她一记白眼

「这未来都得靠你了,我也该离开了」她又是一次柔柔的笑

「去哪」我拉住她,没想到她的灵体开始飘散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

「再见」她点了点头,留下了一个髮带

我亲眼目睹了前生的我魂飞魄散,没想到这种离别居然让人感到心痛,究竟是因为这个女人是自己,还是作为一个男性,对女子的离去感到不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上一篇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缩略图

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
乖趴下从后面_教室里把腿张开缩略图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