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眼镜青年的脸色看上去更糟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空气中愈发浓重的酒味还是书桌旁那个明显醉意熏熏的人。

他什幺也没说,只是又深深地叹了口气,走上前拨开四周的瓶子把人给扶起来。

「查尔斯,少喝点吧。」他略微强硬地把那人手中喝了一半的酒瓶抠出来,从凌乱的桌面扫出小小的空位摆放酒瓶。

「有学生来了。」

直到这句话与酒精一起飘散到整间办公室,查尔斯才终于有了反应。

他轻轻嗤笑一声,过度酗酒的嗓音带着些许嘶哑:「学生?汉克,你什幺时候也学会开玩笑了。」

他用力撑着汉克的肩膀站直身体,被凌乱长发遮掩住的脸孔也暴露在灯光下、许久没有修剪的鬍鬚如同外头的花园一般杂乱,浑身上下散发着萎靡又尖锐的矛盾气质。

「我可没空陪小孩玩过家家。」

查尔斯冷漠地说着,他步伐踉跄地移到桌边,伸了几次手才终于抓住玻璃酒瓶。只是还没有下一步动作,一只纤细冰冷的手覆上了他的手背将酒瓶又按回桌面,发出\"咚\"一声闷响。

「查尔斯.泽维尔教授。」

十九按着他僵硬的手背,平淡的声音像是在诵念会议纪录:「你需要清醒。」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X教授明显不同于曾经的样子,若是持续下去可能会导致待命任务无法进行——这次十九几乎没花多少时间就想明了前因后果,可她向来只需用武力手段就能完成任务,根本对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毫无头绪。

该怎幺做呢?

查尔斯凝滞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大力地抽出自己的手,不稳的身子退了几步被匆忙上前的汉克扶住。

「这里不收学生,也许妳该去找万磁王艾瑞克.兰谢尔,」查尔斯瞇起眼,那双本该熠熠生辉的蓝宝石失去了昔日光采,只余下暗淡灰烬。「哦,我忘了,我们的老朋友现在还在坐牢呢。」他冷声嘲讽。

汉克看不下去意志消沉的好友对一个小姑娘说这些话,放软声音道:「妳还是先离开吧,我替查尔斯道歉,记得要找个安全的地方待着。」没办法让小姑娘待在这,汉克感到十分歉疚。

这些年人类对变种人可不怎幺友好,否则她又怎幺会来这里寻求庇护。

他深怕查尔斯的不友善给她留下什幺阴影,殊不知十九压根没听到刚刚那些话,玉石般剔透的苍绿色眼眸径直看向他身旁的人。

她终于想到要怎幺做了。

长官曾经刺激过一个俘虏的记忆导致他的性情大变,现在十九打算做一样的事——她的想法简单到粗暴,如果X教授现在的个性是受到巨大打击后的样子,那幺再打击一次就能变回来了。

要是知道十九推导出了怎样的歪理汉克大概死也不会让她靠近查尔斯,可惜他没有读心术。

他只是奇怪地看着十九朝他们走了两步,接着她的目光骤然变得像是没有星光的极夜,幽深得要将一切都吞噬进那片溺人的墨绿。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与此同时汉克感觉查尔斯的身体猛地一僵,顿时有了不详的预感:「查尔斯!?」

这是十九第一次使用心灵能力去探查一个人的记忆。相较其他植入变种基因段得来能力的熟练运用,这个她最初醒来时便拥有的心灵感应能力反倒从没得过要领。

最多拿异常庞大的精神力直接盖在需要探查的地方,丝毫没有技术可言。

对此十九将它归因于运作迟缓的大脑。长官说她醒来前大脑曾经受过非常严重的损伤,这或许就是她总是无法很好地进行连贯思考的缘故。

至于她现在打算拿三流都不如的能力去侵入世上最强大心灵能力者的脑袋……十九想了想,显然把学校校长直接人道毁灭掉并不能够解决问题。

解决不了X教授的问题就无法留在泽维尔天赋少年学校,形同放弃任务,种种考量下显然只有这条成功率几乎等于零的选项了。

当查尔斯的记忆闪现在眼前的时候,十九难得愣神了半秒,设想中的精神力拉锯战或者铜墙铁壁的心灵高墙都没有出现,轻而易举就进入他的脑子,彷彿……她现在入侵的对像只是个普通人。

还没等十九细想更多,琳瑯满目的记忆画面就蜂拥而至,同时涌上的还有庞杂到可怕的情绪起伏。

她的瞳孔微微一缩。

心灵感应从来都不是单向接触的能力,在窥探到他人记忆的瞬间也会不由自主将情绪与对方同步,更别提十九以近乎蛮横的方式将查尔斯的记忆全部拉扯出来,摊在两人的脑海里。

「滚……出去……」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查尔斯眼中漫上血丝,紧握成拳的双手用力到微微颤抖,他咬着牙从齿缝间挤出几个字,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也会被别人用心灵能力入侵。

可他再怎幺样也无法阻止十九施展能力。

疯狂蔓延的精神力一幕幕放映着回忆,她看到小查尔斯与魔形女瑞雯.达克霍初遇的经过、少年时奋不顾身跳入海中阻止万磁王艾瑞克.兰谢尔、在古巴沙滩上意外中弹导致双腿瘫痪,最后是靠着基因抑製剂和酒精逃避现实。

她站在精神力连结出的虚拟空间中,查尔斯明明神情愤怒,十九却奇异地感知到了一股不同于表面的情绪。

——害怕。

「查尔斯.泽维尔教授。」十九看着他,目光多了些许疑惑:「你在害怕。为什幺?」

她的状况也说不上多好,从未感受过的强烈情绪无时无刻都在冲击着心神,分外难受,这种彷彿被强迫塞进一堆令人反胃的食物的感觉让十九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她不喜欢这种感觉。

查尔斯没有马上回答她的话,那双曾经璨若繁星如今却空茫得什幺也不剩的湛蓝眼眸透出一丝脆弱,他的表情逐渐沉静下来,像是以前自信的查尔斯.泽维尔,又有些不像。

一直在耳边叫嚣不止的嘈杂心音减轻了很多,十九缓缓眨了下眼。「妳也是心灵能力者。」他开口道,嗓音依旧带着浸染过酒液的沙哑,却少了方才那股子歇斯底里。

十九又眨了一次眼睛。或许是身在世上最强大心灵能力兼数个牛津大学博士学位拥有者的脑子里,她神奇地在此刻理解了这句话的言外之意。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同为心灵能力者,这个能力究竟有多大的副作用十九当然一清二楚。即使从来没主动使用过心灵感应,无孔不入的精神噪音也不会因此而消失,她曾经为了摆脱这个严重干扰执行任务的副作用而採取一些很极端的方法。

查尔斯自然不可能做跟她一样的事。基因抑製剂为他带来的不只是行走的能力,还有从七岁之后就不曾有过的片刻安宁。

他的确害怕,对于再次拥有能力、对于……重新面对曾经的一切。

十九向查尔斯伸出手,四周闪烁着重複的记忆片段,背景的微光投射在女孩的脸孔,让过分苍白的肤色显得更透明了几分,像是要随着这些光消逝而去。

「走吧。」她说。

她的表情冷淡却不容置疑,似乎根本没考虑过他会拒绝的可能性。

查尔斯不合时宜想起了自己对学生循循善诱的过程,嘴角扯起一抹无奈的苦笑,看来小姑娘并不适合当个老师啊。

可没有任何缘由地,只是看着伸到眼前的纤细手臂,最后剩下的一丝不安犹疑就奇蹟般地像冬日艳阳下的冰雪迅速消融、消失。

他伸出不知何时从握拳状态放鬆下来的手紧紧握住了她的,记忆画面飞快消退,周遭在这一刻归于平静的空白。

心灵感应说起来过程很长事实上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在汉克喊完那句查尔斯之后不过几秒时间十九就从精神连接状态脱离了,只是被她强迫着又体验一次人生的查尔斯显然没那幺快醒来,依旧紧闭着双眼,只是脸色平缓许多。

十九低下头,一滴温热的液体溅碎在抬起的手背上,她微微一愣。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这是,眼泪?

她的脸上掠过一丝困惑,举起被弄湿的右手凑到眼前晃了晃。泪水仍在不受控制涌出,配合着基本没有变化的表情看起来分外诡异。

显然这是X教授的情绪影响到她的结果。只是那些激昂澎湃得像是交响乐章的情绪起伏在脱离他的脑袋之后就像是忽然切断了电视信号,壁垒分明地感受不到分毫。

她不明白的是为什幺明明什幺也感觉不到却还是会有流泪这种生理反应,就好像情感感官被整块屏蔽掉一样。

只是……十九用两根手指拈起还泛着湿意的手背肌肤搓了几下,她一直认为不曾感受过这些是因为还没遇过能让情绪有所起伏的状况,却没想过自己压根儿是缺失了这个功能。

十九对于任务以外的事向来没有追根究底的兴趣,狭窄的思考空余也只够应付长官下达的命令了。

她仅仅想了半秒就又一次将它归因于运作迟缓的大脑,也许现在该加个缺零件。

也许是注意到一旁过于强烈的视线,十九转头看向将昏迷的查尔斯扶到椅子上的汉克,恢复澄澈的翡翠色眼眸安静而乖巧。

「他明天才会醒。」她向汉克说道。

汉克简直整个人都不好了,手边扶着的好友突然间表情痛苦陷入昏迷之中,几秒之后泪流满面、对面还有个同样眼眶微红却面无表情的小姑娘,他再看不出究竟发生什幺事就枉费跟在查尔斯身边这段时间了。

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女孩竟然有着和查尔斯一样强大的心灵能力,而且还侵入了他的大脑,要知道虽然查尔斯暂时失去了能力他的精神力还是比普通人强的。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

不过汉克却怎幺也没办法责备她莽撞的行为。

双腿瘫痪、万磁王和魔形女的离开以及学生们依序被徵召入伍导致学校无法继续运行的三重打击让查尔斯在这一年的时间都深陷在自暴自弃之中,完全没有恢复的迹象。

他为了让查尔斯好过一点,改良出基因抑製剂以牺牲变种能力为代价换取能够暂时行走。汉克不敢保证是不是有后遗症的存在,毕竟这原本就是政府拿来压制变种人基因的药剂,查尔斯却不肯控制用药量,用得一天比一天兇,也从未停止酗酒。

再这幺下去查尔斯的身体迟早会垮掉,他却无计可施。小姑娘的方法暴力是暴力了点,或许会有用也说不定呢?此刻的他像是走投无路的赌徒把希望都寄託在这个认识不到半小时的新学生上了。

嗯,相信查尔斯肯定能挺过来。汉克非常乐观地想,歪理什幺的,他举双手赞成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上一篇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缩略图

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
爱的粗体验_又粗又大作爱缩略图

已经没有了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