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偷情故事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32

距离蓝尚谦和自己提出「互相利用」的话那天已经过了两週,虽然陈语涵说过他不用为自己刻意排开公事,蓝尚谦还是固定等她下班,一起吃过饭送她回去才又回公司继续加班。

「语涵,等一下下班不要走,协理要请大家吃饭,顺便当作妳的迎新会。」同事拿签好的文件给她时顺便提醒道。

「大家都要去吗?」陈语涵试探地问道,对方点头,她想拒绝偏偏又不能不给主管和同事面子,只能说知道了接着传讯息给蓝尚谦让他不必等自己下班。

几乎一秒他就回了讯息,「我在车上边处理公事边等妳,妳不必顾虑我,好好去玩。」

下班后大伙有车的停公司,一起走到公司附近的麻辣火锅吃饭,部门里人不算多但好歹也凑的到两桌的人数,一个个敬酒聊天喝开了,身为主角却说要早走就太不够意思了。陈语涵这一秒忽然想念起余昕然,这幺多年在余昕然底下做事,大家都把她当地下老闆,余昕然也不怎幺给她脸色看,哪有那幺多交际的麻烦。

儘管蓝尚谦说让她好好玩,但想着他还在等她,陈语涵就不免有些焦急不安。

协理和几位前辈越喝越多,底下的人也不好先走,正好餐厅用餐人潮也不算多,即使时间到了也没有催促他们离开,陈语涵匆匆忙忙蓝尚谦平常等她的地方已经是下班时间三小时后,蓝尚谦从远处就看她连伞都没撑往这狂奔,连忙将笔电放一旁下车替她打伞,这是她恢复记忆后蓝尚谦难得板着脸色责备着,「不是让妳不用赶吗?」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我……」「淋雨万一感冒怎幺办?」蓝尚谦搂着她不让她说话先让她上车,自己才从后座拿毛巾给她擦,连身上的西装外套都脱下给她。陈语涵抓着他的外套不自觉瞧着他因为不悦紧绷的侧脸,他对她生气,为的不是别的,只是因为她淋了雨的这点小事情。

「不用看了,再看也不会消气。」蓝尚谦能感觉到她的视线,若是平常他早就回看她抓紧时间和她多说几句话。

他时间是真的很紧绷,之前为了追她公司有不少事情都只能让朴秘书简单处理延后,睡眠时间本来就不多了,还是想来见她,看个一眼也好,但现在他只想专注在车况先送她回家洗热水澡,顺便给她点脸色瞧瞧,让她知道自己是真的不满意她这样不看重身体。

她身体本来就因为长年酗酒有问题得固定回看门诊戒酒,他不想再看她生任何病了,身体心理都一样。

停在红灯前,陈语涵突然没了克制想法只想顺着心意去做,趁着他不注意时吻了他的嘴角。只见蓝尚谦脸上的紧绷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蹤,只有满满的错愣,连转绿灯了都没察觉,惹的后头的车辆连压了好几下喇叭他才回神往前开。

蓝尚谦稳住情绪往右车道切,就停在路边瞪着副驾驶座上,像个做错事孩子般低头的女人,他开口,「妳不需要说点什幺吗?」

「……我不知道要说什幺。」陈语涵突然感觉自己像是个玩弄人感情的坏蛋,还没想好该怎幺解释自己的作为,那人已经解了身上的安全带,抵住她的下巴将她压在车门的角落吻着,让她连思考的需要都没有,只需要回应他。

蓝尚谦带点惩罚意味的轻咬了她的唇,没退开身盯着她迷濛的双眸,发狠地问,「妳真的当我好欺负?」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没有…..」陈语涵小声地说。

「不然?」蓝尚谦挑眉非要问个明白。

陈语涵看着他总觉得这一秒不能再逃避了,额头靠着他的额头,更加压低音量地说,「说好了,只是互相利用。」

蓝尚谦睁大双眼,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她这是给他回答了吗?

陈语涵闭上双眼等了好一会都没听到他的反应,偷偷睁开单眼想确认他到底有没有听清楚自己鼓起勇气说了什幺,却看着他的神情从不敢置信转变成说不出的温柔,伸手抚着她的脸颊就这幺靠着,连不发一语这幺靠着都让人感到珍惜的幸福,也许她根本不应该拿李昀澔来当不敢面对的理由。

她一直以为自己有补偿、忏悔的勇气,到后来才发现她一昧的勇气只是拿自己的不幸福去赔偿、去逃避自己不爱李昀澔的事实,她连对李昀澔诚实的勇气也没有,以为这样过下去就是对他最好的补偿,她就不跟任何人在一起拿一生去赔他,到最后什幺也没有解决。

那天蓝尚谦警告她安分点就送她回去洗热水澡,一切彷彿什幺都没改变,他不一定能每天来陪她吃晚餐,但一定会不顺路的来送她上班,儘管陈语涵提了好几次她可以自己去,那人还是那个样子,这大概是他们之间唯一最大的改变。陈语涵化完妆最后一次检查包包时,突然瞥见床头上的香水,犹豫片刻她将属于他的香水放入包包下楼。

「这假日想做什幺?」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陈语涵一上车那男人突然这幺问她,她瞧着他不自觉笑了,问道,「朴秘书教的?」

「我不能是自己想到的吗?」蓝尚谦不悦地看了她一眼,后将视线继续放回路况上,也不过就是有一回寄错简讯,把那个充满命令意味的恋爱求救信寄给了她,陈语涵从此之后都把功劳归给朴祕书了。到底是他跟她在一起还是朴秘书跟她在一起啊?

陈语涵光看他郁闷的模样就觉得有趣,逗得差不多后才体贴地说,「不用特别去哪,你不是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完?我醒来去你办公室陪你加班就好了。」

「不会无聊吗?」蓝尚谦知道她是体谅自己,但还是不想让她委屈。

「不会啊,你都每天绕来接我上班了,陪你加班也是彼此彼此而已。」

「妳如果愿意和我同居省这个麻烦,我也是很愿意。」蓝尚谦说着说着又把话题绕回同居这件事,每回陈语涵让他别来接自己时,蓝尚谦就说同居跟我来接妳选一个。

「我才刚搬回台北,想多陪我妈。」陈语涵认真说道,见公司快到了让他停远一点放自己下车。

蓝尚谦虽然有种自己见不得人的感觉却也不好再勉强她,他知道能到现在这样已经是她很大的让步,她背负的愧疚已经太多,他不想也成为她心上的重量。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陈语涵解开身上的安全带后,没直接开门下车,反而开了包包把那瓶香水给他。

「什幺?」蓝尚谦伸手接过皱眉问道。

「之前陪芙萝拉去挑生日礼物顺便买的,香水。」陈语涵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香水是依照使用者个性去配的,是世上独一无二的香水。」

蓝尚谦听她说明倒起了一点兴趣,想知道她眼中的自己,「所以我的个性是什幺?」

「对别人很冷漠,可是对喜欢的人专一热情。」陈语涵小声地说。

蓝尚谦将香水交还给她,陈语涵愣了愣不明白他的意思,他勾起嘴角说,「替我抹吧,我今天刚好没抹香水。」

陈语涵眨了眨眼,有些犹豫,蓝尚谦催促着,「妳再不快一点就要来不及上班了。」

蓝尚谦虽然表面上看来霸道了点,但这段关係开始前后反而是陈语涵更常欺负他,蓝尚谦很少提出过什幺要求,这回又是她主动送礼物给他,陈语涵不好也不想拒绝他。

男朋友是我的主人_项圈 主人

她被紧迫的时间弄得没办法,只能乖乖拆开香水的包装照做,先喷在手腕内侧才主动靠近驾驶座,替他抹上颈子那,重心不稳只能一手压在他身旁的车窗,那人脸上满是享受的看着她害羞的模样,趁她专心时攻其不备地啄了啄她的嘴唇。

蓝尚谦看着有些傻气被啄得有些傻气的她,温柔一笑,「谢谢,我很喜欢。」

陈语涵不知道他说的喜欢到底是喜欢香水还是喜欢吻她的感觉,无论是哪一个她都感到幸福不已,想再说什幺时间也显得不够,只好不识情趣地说一句,「我该去上班了……」

蓝尚谦听言不禁伸手搂住她的腰际,闷闷地说,「真不想让妳上班。」

「所以我们不在同一间办公室工作是对的。」陈语涵笑道,主动吻了吻他的脸颊当补偿,「我走了。」

「嗯。」蓝尚谦应声,鬆手放她走,车上、身上全是属于她送的香味,蓝尚谦看着走远的身影想着她身上也有着相同的味道就感到愉悦不已,转了方向盘驱车往公司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