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偷情故事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巫山纵情(四十四) 藏娇(13)完

 宰相沙蒙自从娶妻之后谢绝一切探访,因为他声称妻子来自外地,娘家习俗女子只可在丈夫前露面,其他男人是不可以见的,家中男僕全被辞掉,只留下女僕,护院工作也换了一批武艺高强的粗壮女人,于是以后想找宰相的人只能约在外面的酒馆或过府见面了。

 这天相府来了个不速之客,女伯爵安娜素硬闯入内,她的理由是自己是女子,就算见到宰相夫人也不用忌讳吧!

 「亲爱的安娜素小姐,到底何事要你亲自驾临寒舍呢?有事大可叫我到贵府去谈。」沙蒙十分不满面前这个不讲礼数硬闯入来的女人,要是把他的宝贝夫人吓着怎办。

 「我父亲是你的至交好友,当年还是你亲到天承把我找回来的,还说救我的牧埸少主是我们的大恩人,日后定当回报。」安娜素忽然把尘年往事挖出来。

 「我当然记得,你还哭着要留在天承嫁给那位年轻人,我要搬出你天天以泪洗脸的母亲才把你劝回来呢!幸好你回来,现在不是很好吗?嫁给国王比嫁给牧场主人要高贵得多了。」沙蒙还不知事态严重。

 「我想嫁人家现在也不想娶了,国王现在晚晚抱着别人快活呢!」安娜素说得咬牙切齿。

 「你答应嫁给修顿时不是早已知道他风流成性,晚晚换床伴的吗?你还信心十足地说能驯服他,以后晚晚向你俯首称臣,不再花心的。」沙蒙好笑地看着面前的年轻女人。

 「他爱风流我不想管,但他风流的对像是我的禧我就不得不管。」安娜素说到钱老爷已经气得眼睛也红了,泪水在眼眶内打转。

 「禧?」这个名字怎好像很耳熟?沙蒙想了一会才想出来,国王埋怨他救驾来迟时好像说背他下山的男人就叫做禧,他一心只顾着救他的儿甥,当时并没有留意那个男的,他的手下只是向他报告男人不是本地人。

 「禧就是当年的牧场少主,他千里迢迢来找我,却被那禽兽不如的男人强抓了回去…奸…汙…了…呜呀…」安娜素说着说着便哭起来。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沙蒙听到安娜素的话十分震惊,修顿的作风一向大胆,想要的就抢过来,当海盗时更是无法无天,还建立娼船,把各国美貌少年抢来服侍他的海盗手下,没想到…连救过安娜素的男人也遭他毒手,这个男人也曾不顾自身能否负荷从雪地上把他强行背下山求救,修顿竟然做得出这种恩将仇报的事来。

 看到屏风后的人影,沙蒙安慰了一下安娜素,表示会向国王交涉把人救出来,便打发她离开,然后向屏风走去。

 屏风后的女子虽然用面纱遮着脸部,但高挑的身材可以看出比一般修罗女人要高,当然以蛮族人来说又短了一点,沙蒙来到她身边时,她要抬头才能看着男人的脸。

 「唐唐宝贝,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的。」沙蒙把人搂着,揭开面纱轻啄妻子的红唇。

 「你叫我如何能不担心?当年如果不是我执意要开闢往遥远东方大陆的商路,也不会害安娜素的父亲和一班手下惨死,虽然把安娜素封了爵当作一点补偿,但这份愧疚到现在还压着我呢!那位救助过安娜素的人我不但没有答谢过他,现在还被我儿子…」一身女服打扮的人声音十分低沈,很明显是个男人,原来是『已故』国王。

 「我等一会入宫看看…现在先回房好不好?」看着一脸哀怨的妻子,加上他低沈迷人的声音,沙蒙的欲望忽然高胀起来。

 被叫唐唐的前国王无奈地看着眼前瞳孔因性欲高涨而扩张发亮的男人,已经人到中年,怎欲望还这强呢?每晚都把他折腾到半夜才满足,想叫他找别人发洩,但全个相府的女人不是中老年就是粗壮而且貌如男人,根本没可能对她们有性趣。这男人每日一下朝便準时回家,也没可能搞外遇,这不就苦了他这个被他晚晚压的人吗?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最终沙蒙当然不可能在当日入宫,因为他和心爱的妻子又缠绵到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在早朝的会议结束后才拦着正想赶回寝宫见心上人的国王。

 「舅舅,有甚事?是不是你妻子又闹彆扭?」两个高壮男人站在王宫走廊中像两根粗柱子一样。

 「我想见一见你现在藏着的男人。」沙蒙开门见山地说。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没甚好见的,只不过是我其中一个暖床的男宠吧了。」昨天安娜素闯入宰相府的事修顿已经收到通报,现在听到宰相要见他的禧,顿时警铃大作,当然不可能让他们见面了。

 沙蒙把国王强拉到休息室内,并把僕人宫女们挥退,才继续说:「你父亲知道被你强抓回来的男人就是当年救过安娜素的人,你也知道他对当年派她父亲出使天承被杀之事有多后悔,也十分感激那个男人,现在你这样对待他,你叫你父亲如何心安呢?既然他只是你一时的玩弄对像,把他还给安娜素吧!」

 「如果你把我父王还回来,我可以考虑看看,怎样?」修顿用挑衅的语调说。

 「你…我爱他爱了二十多年,你不要用你对床伴的态度来侮辱我对他的爱。」沙蒙被儿甥激怒了。

 「禧是我的床伴,也是我将要爱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以上的人,我们已是共过生死的恋人,除了死亡,没有其他理由可以把我们分开。」修顿坦承他对禧的爱。

 「你爱他,但他也爱你吗?还是被你强逼的?」沙蒙还在试着说服对方。

 「我在海上时,有一次遇到冰雪国的舰队,他们正载着国王和王后回国,我的海盗船队当然不可能抢得了,正打算绕道而行,没想到被对方发现包围,你想我见到谁呢?」修顿说到这裏停下来,引得沙蒙好奇地看着他。

 「冰雪国…帮我们蛮族打退敌军的同盟国…」沙蒙好像意息到甚了。

 「是后来才建立起同盟国关係吧!当时两国可没有邦交,现在冰雪国的王后竟然是我的母亲你的姐姐。她和残兵逃到冰雪国边境,被当时的皇子拦截了,皇子对我母后一见锺情,以她留在他身边为代价,冰雪国出兵解救了蛮族。」修顿继续说。

 听到亲爱的姐姐没死当然高兴,但随之问题便来了,他现在的妻子,前国王和他姐姐本来十分恩爱,要是给他知道…

 「你既然这爱你那位天承人,我帮你试着说服安娜素吧!大不了把她嫁到蛮族去,反正以她的强悍蛮族的皇室年轻小伙子们一定会喜欢,我安排一下好给他们见面的机会,相信总会有合她心意的人的。但你对那天承人如何安排?」沙蒙知道他这儿甥在威胁他,不想心爱的妻子知道他姐姐尚在人间,只好乖乖妥协。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他的身份在天承应该不低,他的船队十分豪华,但他既然是在天承开牧场的,说自己是天承帝的弟弟可能只是一时的脱身之计,不过还是小心为上,我不会把他的事公开,只要我对他一心一意,名分这种东西并不重要。」修顿只想把人藏起来,免得被人抢走。

 回到寝宫,修顿急不及待奔向他的心上人,怎知钱老爷一看到他回来,把他早上放下的厚书一手一本地向他齐飞过来。

 一个闪身避开书本,再扑向爱人身上,野兽国王把钱老爷重重压在身下。

「你又那裏不舒服了?」修顿担心他的禧不知又出了甚事。

「我只是你其中一个暖床的男宠,那你为甚现在把我天天压晚晚压?其他人可以放假休息,为甚我不可以?」钱老爷气死了,被宫女们笑着复述不久前在王宫走道前听到的国王对他的评价,他气的不是男人的花心和侮辱,他在天承钱府时不也是时常找不同的男娼妓女快活?现在是阶下囚,就算男人把他拿去劳军他也没话说,但当娼的也有休息时间吧!听说宫中现在养着的一班男宠女妾都闲闲没事干,舒服得紧,为甚就他一个要这辛苦?这个气呀!

 是吃醋了还是以为他只是爱玩弄他的身体,担心他很快玩腻他然后会抛弃他?还留着宫中的其他娇男美女,也难怪僕人们会把他的禧和其他床伴混为一谈,今早只是为了打退宰相念头的权宜说话,那班嘴碎的下人就回来说三道四,看来是时候把后宫清空了,以免他的禧不高兴,晚上服侍他时不情不愿不快活就不好了,国王心中暗爽爱人终于把他放在心上了。

 「我不但要把你天天压晚晚压还要时时压,等你把我榨乾了,就不用怕我还有精力去出轨搞外遇了吧!」野兽男又开始扯钱老爷的睡袍,然后伸出舌头舔弄爱人的乳头,这样做身下人便会情动,媚穴也会很快分泌滋润好接受他的到访,然后情不自禁地缠着他要他好好疼爱他。

 「呀…你不要动不动就来这套…呀嗯…呀…」钱老爷被舔得受不了,呻吟声让压着他的男人很快上火,扯下二人的裤子,拉开爱人的双腿又再一插到底。

 虽然修顿比较喜欢背骑式,但上次做了一晚,他的禧膝盖又肿了起来,还痛得睡不着,他后悔死了,竟然兴奋得忘记了他的禧膝盖受不得压呢!

 看着反手抓着床头的金属柱,被他插得仰头喘气呻吟的爱人,男人更用力地抓紧爱人的对腿压向自己的分身。

 看着又长又粗又黑的巨大男根不断进出着自己的身体,雄壮得像野兽的男人用自己的身体疯狂地享受着抽插的快感,自己则在男人身下媚叫。钱老爷一边高潮着一边想,现在已经习惯被插入的快感,虽然这男人的尺寸十分惊人,但被撑满的感觉十分舒服,他曾偷偷强逼过某些男僕和侍卫给他看下体,没有一个有这大的尺寸,看来以后只能当这个男人的暖床工具被这男人享用了。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不过呢!现在男人把他照顾得无微不至,饭来张口,衣来张手,基本上穿不穿衣服也没分别,这男人一回来就要扑上来把他脱光。反正室内被火盆烤得暖暖的,被子和垫子也是柔软暖和的厚羊毛,不穿衣服也不是问题。不用再为众多生意烦恼,逼良为娼的缺德事不用再做,虽然以往也不会像其他行家用残忍手段强逼买回来的男女,自己主要以游说方式说服对方就範,但本质上没有甚分别,反正早想收山享福了,转个方向想,现在只要卧在床上不用自己用力,由得压他的男人卖力地取悦他,偶尔舔一舔男人的那根便可以把他烘得高高兴兴,对自己便更加疼爱,真好呀!

 看着男人在自己身上奋战着,多英俊的男人呀!多雄壮贲张的肌肉呀!多美的金髮金眸呀…最重要他愿意为自己挡箭呢!钱老爷虽然有一点点觉得自己想着受别的男人护阴丢了自身男人的尊严,但自己都被打开身体任这男人插了,还说甚男人的尊严?尊严值多少钱?没有他自己早死在乱箭之下,虽然也因为这男人自己才会被波及,好歹命是他救的,当自己以身相许报恩也说得过去吧!

 男人看到身下的爱人不但因为高潮而兴奋,还一面迷醉地定睛看着他,然后微笑起来。

 「你又在我们交欢时想甚?」国王停了下来,伸手捏了一下爱人的挺鼻。

 「呵…想着以后有你养多好呀!有你这大只又强壮的男人罩着,平日可以保护我,晚上也可以满足我,我只要卧着享受就好。」钱老爷说完便主动搂着男人缠吻起来。

 不像以往为了讨好男人装出来的享受投入,男人感受到爱人这次是真的主动亲他。刚才被舅舅问起对方是否也一样爱他,心中还慌了一小会,现在总算安心了,他的爱人也爱着他呢!安娜素那女人现在想抢也抢不走了。

 XXXXX XXXXX XXXXX XXXXX

 钱老爷就这样被修罗国王锁在深宫过了一年,膝盖关节也大致回复,可以行走自如,只要不走太多路便没有问题,他生活得倒快活,却可怜天承国的探子为了找他足足奔波了一年。

 今天修罗国王把连着钱老爷脚踝上金铐的鍊子解了下来,还拿了一套十分华丽又密实的衣裤给爱人换上,亲自为他梳理一头又长又黑的曲发,因为修顿觉得这个髮型很好看,放是让宫廷的美容师为钱老爷继续烫着曲发。再为爱人戴上一身贵重首饰,然后拖着他的禧的手一起步出寝宫来到会客的宫室。

 「赤牛?你怎来了?」钱老爷看见主理天承国水师的赤牛远渡重洋来到修罗国十分惊讶。

 看着变得有点清瘦但明显健康水润的禧王爷,再看看为了找他奔波得吃不甘味睡不安稳的自己,从来人的表情也能看出生活得十分舒爽愉快,一身高贵打派更显出他受到国王的重视。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禧王爷,你一走就是一年多,虽然这离天承十分遥远,送个信回去也只是几个月的时间,要不是在这裏一个开酒馆的天承人送家书回天承时提起你,我们不知要再在外漂泊多久才能找到你了。」一脸忠厚老实的赤牛也气得咬牙切齿。

 这时门外有两个女人推门进来,一个是女伯爵安娜素,另一个竟然是天承太后,钱老爷的母亲。

 「禧…呜…母后还以为你已经被海盗杀了,你的船队回来时说你被海盗虏劫走了,一定凶多吉少,幸好你没事,母后一收到回报便跟着过来了。

 看着一脸倦容的母亲,钱老爷想到娇弱的母亲竟然跟着上船航行数个月来到修罗国。修顿看着爱人和母亲团聚也十分高兴,在一旁请着天承太后上坐。

 当钱老爷扶着母亲行向坐椅时,脚上金铐上的铃当发出了声响,太后顿时停下脚步并伸手扯高儿子的两个裤管,右脚上的金铐立现。这时太后才开始细心察看儿子的打扮。皮肤比以往白皙很多,明显是少见太阳,一头长曲发,鬍子刮得乾乾净净,衬得他柔媚了不少,身上戴满首饰衣服华美,只有男人宠女人的时候才会把首饰呀华服呀往女人身上堆,再扯下儿子的高领,吻痕立现。修顿看见女人这样扯他爱人的衣服看他的肌肤,虽然对方声称是他的母亲,但他也不准其他人尤其是女人这样亲近他的禧,便立刻把人搂了过去。

 「啊啊啊──!你竟然把本太后的宝贝王儿当男宠,还把他锁起来,我天承一定要发兵踏平你这鬼国…呀…呜…我可怜的儿呀!你被你那无良的哥哥害惨了…呜呜…」太后高声尖叫着指向高壮如巨人的修罗国王,对方肌肉纠结,身材高壮,现在正是修罗国的春天,国王身穿无袖上衣,肌肉贲张的手臂尽露眼底,想着自己的儿子被面前这个野兽一般的男人当女人来压就受不了而哭起来。

 看着一边尖叫痛哭一边指着自己大骂的娇小女人,虽然听不懂天承语,但看表情动作大致知道她在骂甚。发狠的行为表情和自己的爱人如出一辙,可见真的是母子呢!

 在一旁的赤牛请女伯爵帮忙安抚太后,幸好这位高贵的小姐会一点天承语,他们可以沟通,这次进宫也是由她安排的。

 等太后平静了一点,赤牛才向她说:「太后,有些话恕微臣直言,发兵这种话不能乱说,天承和这裏相距十万八千里,不要说军费耗大,军队来到时早已疲惫不堪,地形不熟加上补给也困难,未开打胜负已分了。」

 这一番直言不讳顿时把太后气得又再叫起来,只是这次对像变成自家的赤牛吧了。安娜素看着这个憨厚的天承男人便觉得好笑,这个傻子平日一定被人欺负得很惨吧!

 安娜素看着赤牛,国王修顿则看着安娜素,这下可好了,这个高傲的女人对天承和蛮族的皇室子弟一个也看不上,反而对这个老实头有点兴趣,如果这男人还没娶妻,就把这个麻烦女人打包给他带回天承当老婆好了。还被他搂着的钱老爷看着男人,知道这个死男人又打着歪主意,前国王的事钱老爷已经知道了,现在他又想把安娜素和赤牛送作堆。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等太后骂得累了,赤牛才拿出天承帝託付他转交给修罗国王的信。这信一张是天承语的,另一张则是修罗语。内容大意为天承帝已经知道弟弟被国王收入房中,为了正其名份,现在随天承船队带来弟弟的嫁妆,皇甫禧将以皇妹身份远嫁给修罗国王,如果母后想跟着弟弟不想回国就不要回来了,言下之言是叫那女人不要回国。并请转告其弟,天承的钱府已经关门,内裏的妓女男娼们都各有去处,请当老闆的弟弟不用担心云云。

 看到这裏,国王终于知道他的心上人为何懂这多取悦男人的手段,当初被丢到娼船时好像一点也不介意,原来…

 「原来你在天承已经是经营妓院的,你老实说,你到底服侍过多少男人?」野兽国王被信上内容气得红了眼。

 「怎了?我被男人玩弄过你就不再想要我了?晚晚说爱我是说假的吧!我就是千人枕万人骑的贱货怎样?不高兴我大不了回天承继续当娼,哼!」这种有处女癖的男人最贱,被他开疱的娇男美女想必不少,自己也不是处男了,还要嫌人家,放屁!

 「你真的被别的男人玩弄过?」修顿又气又心痛地搂着爱人,唉!现在他爱人的修罗语说得顶瓜瓜,也很容易就能把他气得瓜瓜叫。

 「你白癡呀?本大爷是开妓院不是当妓女,一向只有我插人,哪有被男人插的道理?就是交了恶运才会被你这野兽插,你也不知插过多少个男女,本大爷未嫌你那根髒你还敢嫌我?」钱老爷戮着男人的心口叫。本来不想理他,不过看着男人心痛多于怨怒,才放过他这一次。

 安娜素看着二人间的亲密,知道没有她插足的余地,现在真正死心了。太后看着自家儿子把高壮的男人骂得低头哈腰,才安心了一点,知道儿子没有被人刻薄虐待。

 一个月后修罗王终于也对外宣告大婚,娶的是海洋另一边天承国国王的妹妹。以后两地的通商更因此加强。太后为了照顾儿子以及监视修罗国王以免他对自己儿子不好,便留在修罗国,赤牛也只好一起留下来保护太后,结果正中国王的下怀,最后也和女伯爵相恋,留在修罗国和安娜素成婚,天承帝封他为驻修罗国特使,以后主理两国商贸。

 正式当上王后,修顿当然不可能再把他的禧锁起来。虽然钱老爷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女子,但胜在骨架比修罗国人细少,经过一番打扮,外人见了只以为他是个有点女生男相的女子,而且又有谁敢说国王娶了个男子呢?本来以为以后可以逍遥过日子,没想到当了王后便要帮着打理国家事务。修罗国不像天承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规定,这裏的王后是要辅助国王的,日间要劳动,晚间又要被逼着在床上劳动,钱老爷觉得好累呀!不过能和爱人一起为事业奋斗,也是一件好事呀!

 海盗副首领阿裏当日追到岔路口,结果追错了路,找了好久才找到青儿,死求活求才求得青儿愿谅他跟他回故乡。拿着当海盗抢回来的钱在故乡开了个小农场种菜养鸡,修顿当然查到二人的下落,不过被枕边人磨着,最终打消报复阿裏的念头,二人便快快乐乐地过着劳动的生活,阿裏不忘当初对神明立下的誓言,时常捐钱救济穷人,希望补偿以往做过的错事。

  故事完

h文老师这道题我不会_我和体育老师在体育室h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星期没有写文,被各大大追稿追得紧呢!

现在一口气打了六千五百多字,把巫山最后一章写完了。

在这章裏交待了各副线人物的情路依归,不知各位大大可满意?

再一星期便过年了,开始大扫除没有?

妹妹想到要打扫自己的睡房就头痛,

因为地上的杂物实在太多了,不知从何扫起…

大婆将会出一个新年番外,希望大家会喜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