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偷情故事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恋爱跟工作一样,在这两条路上,能否找到Mr.Right 一直都是个没有正解的谜题。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如果曾经为此伤神,或是还在寻觅的你,无论结局如何都希望你能在接下来的故事里了解:“有时候,嫁不出去就是嫁不出去,所以做自己就好了。”


我的情路亮起红灯时,我的事业路上也堵车了。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我们家居生活馆的业绩连续下滑,到今天为止已经第三个年头,这倒是和我入职的时间很同步。也许是为了庆祝我入职三周年以及生活馆业绩下滑三周年,早上八点,主管特意召开了全员大会,宣布家居生活馆正式更名为“凡尔赛宫”。


凡尔赛宫,这名字让我瞬间觉得自己应该是一名穿着大蓬蓬裙、每天在国王身边端茶倒水的法国宫女。可是我认为我们的家具之所以越来越卖不出去,并不是因为不够高端大气上档次,恰恰相反,床和梳妆台的雕花精致得会让顾客质疑它的舒适性。更让顾客望而却步的是它们越来越昂贵的价格,如果一个买家具的地方不叫“生活”而叫做“宫殿”,那么真的会有人在这种家具中找到家的归属感吗?


“那么今天就是这样,大家还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吗?”老板在散会之前总要例行公事。对于这个提议,我是有意见和建议的,但关键是要不要提出来呢?


可是没等我叫住老板,老板就先叫住我了。

“吴映真,你留下来,大家可以走了。”

我留了下来,又跟着他去了他的办公室。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我们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离异老胖子,木匠出身,在家具行业摸爬滚打了三十年,据说孩子被他扔到澳洲去了,自己一个人在国内寻花问柳好不快活。他和我们卖场的好多漂亮女生都眉来眼去的,大家都能看到眉来眼去,但眉来眼去之后还有没有后续大家就不知道了。


他从来不和我眉来眼去,三年了,一次“眉来”都没发生过,我当然也就更不会主动抛给他个“眼去”。之所以人身安全常年零事故,主要有三点原因:第一,我不漂亮;第二,我不小;第三,我是个一心一意给他干活的驴,在他眼里,我可能就不是个女的。当年他许诺我说,先让我在企划部摸索三年,了解家具装潢的行业门道,再让我进设计部学习,培养我做设计师。


于是这三年来我在企划部事无巨细,从大型活动的策划到广告投放的预算决算、微博微信的制作推广,再到部门员工的出勤报表,我一个人干一群人的事。早八晚九,有活动的时候早五晚十二也并不稀奇。工资自然是在上涨,但是我辛苦坚持下来的原因无非就是一个:进入设计部,成为设计师。


所以老板让我留下来的时候,我还有那么一点小兴奋,心想这么多年盼星星盼月亮,现在终于都被我给盼来了。


“你坐啊。”


老板把昨天晚上喝剩下的茶水往身后那棵巨大的发财树上一泼,动作干净俐落。


“小吴,这三年,你辛苦了。”老板看着我的眼睛。


“能为家居馆尽一份力是我的荣幸。再说,这么多年,您也没有亏待过我。”我说。


我的言外之意是,那三年之约,您老也应该兑现了吧?


“嗯。”老板沉吟了一会儿,然后突然亲切地问我:“小吴啊,你有男朋友了吗?”


“啊?没有呢。”我没想到,怎么画风转换得这么快。


“你也快三十岁了吧?”


“二十九。”这个数字从我的牙缝里挤了出来。


“哦,那还是快三十岁了呀。”


“呵呵呵。”我无话可说,只能挤出来一个艰难的笑。


“你看你这么好的女生,忙得都没有时间谈恋爱了,你说我这个做长辈的,真是于心不忍啊。”


据我所知,他老人家连做他亲儿子的长辈都很不合格,哪根筋不对劲又到我这里来做长辈了?


“我和你爸的岁数应该差不多,我要是你爸,也替你着急,闺女这么大了还没男朋友呢,这搁谁谁不着急啊,你说是不是?”


“是。”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我慢慢觉得不对劲了,可是没摸清老板的意图之前,我只能先按兵不动,顺着他来。


“所以,我更希望你能做一个轻松点的工作,多留出点时间来找找男朋友,这才是终身大事啊,你说是不是?”


他这么一说,我就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但我还想为自己再争一争。


于是尽量微笑着说:“所以还请您像当初答应我的那样,把我调到设计部去。我在那儿应该会有更多时间谈恋爱,也会有更多的能量为公司创造更大的产值。”


“唉⋯⋯”只听老板的一声叹息,这叹息打碎了我梦想的壳。“你也知道,我们公司的营业额连年下滑,设计部的人太多了,我肯定是要裁员的。”


“就算不去设计部,我在企划部也干了这么多年,我的能力和经验——”


我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甜美的女声说:“哦,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们还没说完⋯⋯”


老板说:“你来得正好,你吴姊一会儿要整理东西,你也帮帮忙,就直接搬过去了。”


“是,老板。”


我回头一看,正好看到与声音同样甜美的笑容。我在卖场见过这个漂亮女生。我不再说什么,而是很荣幸看到老板眉来眼去的故事终于有了结局。


于是我站起来,微笑着对他说:“谢谢您的关心,不过我忘了和您说,我没爸。”


我从公司出来,看见工人们正在更换卖场的牌子,“生活”两个字被绳索吊着扯了下来,金光灿灿的“凡尔赛宫”正等待着被升上去。下午的阳光炙热,这四个字正刺着我的双眼,马琳的电话刚好打进来。


她说:“映真,程浅套到真相了。”


我说:“大马,我失业了。”


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我们是一定会在西马串店集合的。西马串店的食客还是那么多,不过还好,因为今天失业,我三点就下班了,难得不用排队,自然要点些好货。


“服务生,给我来四串大腰子,二十串羊肉,二十串牛肉,十串菜卷,再来一份烤生蚝,先开四瓶啤酒,凉的。”


马琳没有对我的点单持任何异议,我有预感,她今天要和我说的真相,会比失业这件事更让我崩溃。


“说吧。”


马琳很认真地看了看我,就像一位医生透过观察一位病人的状态,以此来决定是否现在就将他得了绝症的消息说出来。


“要不咱们等啤酒上来了再说吧,我有点口渴。”马琳说。


“那就等先吃饱了再说吧。”临刑前,我十分渴望吃上两串新烤的大腰子。


于是我俩就放开了吃喝起来,四瓶啤酒不够,于是又要了四瓶;八瓶啤酒还欠点火候,接着又补了两瓶。当第十瓶啤酒下了肚,我觉得双手握住的根本不是啤酒瓶,而是旋转木马的杆,我得握住了,才能不从马上摔下来。


马琳一向比我有酒量,因为她再一次地观察我,看了又看,看了又看,这才跟我说:


“映真,那小子果然是个渣男,你不和他交往就对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想我终于可以知道真相了。


“那天,程浅和几个哥儿们吃饭,其中也有斑驴。后来他们喝多了,开始聊起女人,有一个哥儿们夸自己的女朋友有多么能干,做房仲的,上个月拿下了四百多万的销售额,你说厉不厉害?”


“厉害!”


我本来想举起大拇指,但是我不敢松开酒瓶,怕一松开,我就得从马上掉下去。


“是呀!程浅的哥儿们也都觉得很厉害,巾帼不让须眉,可是你猜那小子说什么?”


“他说什么?”

不为爱委屈自己在“寻爱路上”里醒悟: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

“他说你们觉得那样的女人真的好吗?女人太强有什么好处?我前一阵子认识一个女的,那叫一个精明,指导我跟主管应该说什么,不应该说什么。这种女人太有心计了,以后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人家数钱呢!你说他说的是谁?”


“我呗。”我嘿嘿一笑,原来我是把人家生生吓跑的。


“他当时喝多了,忘了程浅还在场呢!把实话给说出来了!他这个大傻子!”


马琳骂斑驴先生“大傻子”的时候中气十足,她的丸子头散落了许多柔软的碎发,在她发力骂人的时候,随着晃动的头飘摇着,让我想到了大海的波浪,也是这样弯曲浮动的;又让我想起帆船,帆船就是在波浪上航行的。


这一想到船可坏了,晕船的感觉瞬间贯穿了我的身体,我赶紧向厕所跑去,虽然起跑的一瞬间,我已经记不得西马的厕所在哪儿了。


呕吐的感觉就像有一双无形的大手给奶牛挤奶一样地挤着你的胃,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但根本停不下来。


马琳在后面拍打着我的后背,其实我一直想和她说:“你快回去吧,不然咱俩的包包谁看着啊!”


其实我挺佩服我自己的,都吐成这样了,还能惦记起自己的包包。此刻有这等觉悟的人都是热爱生活的失恋者,都是不会对生活自暴自弃的失业者,都是关心明日阳光的失意者,可惜我就是没有机会和马琳说。


当那无形的双手终于放过我的胃时,看着我刚才闭着眼睛吐出来的成果,突然间又浮现起斑驴先生的脸,于是,我又吐了。


这一吐算是彻底了,我把晚上吃进去的那些肉串,包括对斑驴整个物种的非分之想全都吐出去了。我这个人优点不多缺点不少,但有一个优点是我引以为傲的,就是我不会为一件事哭两次,也不会为一个男人吐两次。


全吐出来以后,我的内心一片清明。我再也不会为了谁而穿我不喜欢的裙子,不管我以后是找不到工作还是变成肥婆,我都不会为了嫁人而委屈自己。事实证明,为此多委屈也没用,因为嫁不出去就是嫁不出去,所以做自己就好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小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