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偷情故事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生来为了认识你,之后,与你分离。”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如果女人总是等到夜深,无悔付出青春,他就会对你真。是否女人,永远不要多问,她最好永远天真,为她所爱的人……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总是为情所困,终于越陷越深。可是女人,爱是她的灵魂,她可以奉献一生,为她所爱的人。”

“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被爱是奢侈的幸福,可惜你从来不在乎……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若曾真心真意付出,就应该满足。”

“我会试着放下往事,管它过去有多美。也会试着不去想起,你如何用爱将我包围,那深情的滋味。”

“只要有爱就有痛,有一天你会知道,人生没有我并不会不同……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你就不要再苦苦追问我的消息。”

我看着一个六十岁的男人在历经了岁月沧桑之后,抱着把吉他,站在舞台中央。

他唱他当初写给林忆莲的歌,说是过去写给老朋友的。“老朋友”三个字,听着真让人难过。我没有办法知道两个人从相恋到离婚,中间究竟经历了什么。网上众说纷纭,没有人了解真相。只是,从缠绵到离散,怎么都不会是一个人的错。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他唱完《为你我受冷风吹》之后,说:“这首歌,我只想表达『希望缘尽仍留慈悲』。”

他们俩的感情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们有给彼此留有体面和慈悲吗?是伤人的人想这样吗?如果自己是被伤害的那个,也还是会对对方留有慈悲吗?不尽然。

缘尽后是否还有慈悲,判断不了一个人善良与否。

善良与否是在相爱的那些时刻里证明的,而慈悲,取决于相爱时的善良。

愿,缘尽仍留慈悲。

愿,人在爱中尽兴,别对不起谁。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李宗盛是一个现在已经不再写女人不再写爱情的人了。

一个在歌里那么懂情情爱爱的人,不再写了。

也该是个真的受过情伤的人,情伤又反噬到创作。

几万人的体育场,来的每一个人,都带着多多少少的故事。能讲的不能讲的,都在唱歌的时候,讲了;敢想的不敢想的,都在听歌的时候,想了。

李宗盛说:“如果你听过我的歌,就跟着我一起唱吧,就算现在身边的这个不是当年身边的那个,就算现在心里想着的不是现在身边的这个,也没关系,他/她会理解的。”

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的人,每个人也都爱过几个人,然后跟爱过的每一个人都有些值得被记住的故事,于是世界上就有了好多好多的故事和好多有故事的人。

写给听情歌落泪的你,爱过的每个人,都有值得被记住的故事

于是,人不再只是人,人变得有经历,有过往,有不能被提起的,有此生都不会忘记的。但,我不是一个想拥有很多故事的人,我想拥有些一讲就是一辈子却还没能讲完的故事。

我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我想做个没故事的人。或者说,从今天开始,我不想再有故事了。

演唱会开始之前,我去洗手间。洗手的时候,听到隔壁一个姑娘对另一个说:“你一会儿上厕所别把手纸都用光了啊,一会儿哭了没纸擦眼泪。”

三个小时的演唱会,李宗盛只唱了他创作的所有歌曲里的冰山一角。我斜后方坐着一个看上去比我年龄稍大一点儿的姑娘。她几乎全程都在哭,我总能在每首歌的喘息间听到她的哭声。但我没有转过头去看她,一次都没有。

我不想不小心地闯进她此刻好不容易可以放肆的小世界,我不想让她觉得来听歌的人只有她在哭,只有她有悲伤。有些人把泪流在脸上,有些人不,他们流在心里。所以,他们是有所准备地来听歌的吗?他们都知道自己会哭吗?他们都有爱而不得、无法重逢的人吗?他们是不是都有很想念很想念却再也见不到的人哪?

我哭了吗?

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

我是幸福的,真好。

对于他们来说,能被创作者懂得,能在他们的歌声里听到自己的人生,该是多么大的安慰啊。对于创作者、歌者来说,能影响和陪伴几代人的成长,该是多么大的幸福啊。其实,无论像我说话、写字,还是像李宗盛弹琴、唱歌,或者像老陈拍戏、导演,我们在做的事情其实不是创造一个什么新的东西出来,它不是作品,也不是物件。是力量。我们为拥有这样的力量而感到光荣,也因这力量能影响他人而无比欣慰。

之前读过一句话,觉得是很棒的形容。

“你路过了我的夜晚,给我点亮了一盏灯。从此,我心里藏着一把火,走向有别人的远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小张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