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上课用蝴蝶叫出因为异地恋而分手来怎么办-上课小悲观厌世想早点死怎么办穴

上课用蝴蝶叫出因为异地恋而分手来怎么办-上课小悲观厌世想早点死怎么办穴

审神者的尖叫,本丸大多数人都听到了。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和石切丸立马赶来,首先遇到的就是守在审神者房间外面的明石国行。压切长谷部问:“发生什么事了?主公大人怎么了?”

明石国行慵懒的说:“没什么事,只是政变而已。”

“政变?”压切长谷部脸色一变,正想冲进审神者的房间,明石国行抽刀拦住了他,面上依旧是那副慵懒表情,“不准过去。”

“明石国行……你!”压切长谷部咆哮着问,“为什么?主公大人平日里待你不薄啊!”

明石国行说:“主公大人只是对本丸所有刀剑一视同仁,待我并没有区别。”

这时,莺丸和鹤丸国永开门出来,石切丸皱眉问:“你们对主公大人做了什么?”

明石国行说:“只有你们三条家的小狐丸受主公大人如此对待,是否不公呢?我们也只是希望主公大人能够一视同仁而已。”

鹤丸国永笑着说:“小光,你选择站在哪边呢?”

众人都看向了烛台切光忠,烛台切光忠说:“让我们先确定主公大人平安无事。”

莺丸点点头,他打开了门,审神者正睡在被团里,可她一点都不像无事的样子。审神者脸色苍白,脸上的汗水和泪水混杂着分不清,一口一口喘着粗气。压切长谷部正想入内,莺丸迅速关上了门。又有一柄打刀从他们来的那一侧刺向长谷部,压切长谷部回望一眼,居然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压切长谷部说:“加州清光,你也……”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加州清光说:“鹤丸先生真是狡猾啊,这种事情居然不叫上我。”

鹤丸国永无奈地笑:“这不是怕万一失败,牵连你们吗?”

大和守安定说:“本丸的局势我们看在眼内,我们同意鹤丸先生的做法。政府当年设置寝当番就是为了避免本丸的刀剑为争夺主公大人的占有权而自相残杀,既然一期一振已经打破了平衡,就应该迅速设置寝当番,对主公的性命安全和本丸的和平都有好处。”

加州清光说:“更何况,一期一振都得到了主公大人了,我身为主公大人的爱刀,也不能落于人后啊。”

明石国行叹息:“唉,栗田口那群人也真是的,政变还没开始,就把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了。”

只怕药研藤四郎虽然找了明石国行他们求救,但那些短刀们擅作主张找了所有人吧?

萤丸从走廊那边走过来,说:“国行,需要帮助吗?”

明石国行说:“不需要,萤丸先照顾好自己吧。”

萤丸鼓着嘴说:“国行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居然不叫上我。”

明石国行宠溺地笑:“萤丸好歹体谅一下我这个做监护人的心情吧。”

决定政变,就是做好了失败的打算,明石国行了解审神者为人,就算失败之后把自己给刀解了,她也不会迁怒萤丸和爱染国俊。哎,这个主公啊,看上去威严果决,其实心肠意外的软呢。幸好,小狐丸、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岩融和山姥切国广被她派去远征了,不然事情还不会这么顺利。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莺丸微笑着喝了口茶,看向压切长谷部、烛台切光忠和石切丸,问:“三位已经确定了主公大人的状况了,怎么样?决定和我们在一起还是和我们为敌呢?”

此时,门忽然被打开,审神者出现在了门口。她的脸色苍白,精神很不好,但她一字一顿,依旧展现着这个本丸审神者的风采:“烛台切光忠,压切长谷部,石切丸。”

“有!”

被点到名字的三人同时站直,审神者欣慰地打量他们一眼,随即说:“石切丸,释放一期一振。”

石切丸接受了命令,烛台切光忠皱着眉头,而压切长谷部则惊讶的说:“主公!一期一振冒犯主公大人,不严惩怎么行?”

审神者没有说话,政变本来就是以实力为尊,这时候她能仰仗的人都被她派出去远征,萤丸又站在了明石国行和莺丸那一边,她知道,她输了。输了的人就该乖乖认输,苟且偷生,才会有活下去的余地和喘息的空间。

“我累了,你们都各自回房。”

审神者撂下这句话就把门关上了,自己爬进了被团里。压切长谷部咬着牙,想要冲进审神者的房间,却被烛台切光忠拉住。压切长谷部大喊说:“主公大人,长谷部还没有放弃,所以请您下令让我斩杀叛逆!”

审神者太累了,她躺回被子里后,就沉沉陷入睡眠。

清晨起来,明石国行和药研藤四郎正守在了她的身边。审神者咳了两声,药研藤四郎说:“主公,你发烧了,千万保养好身体。”

是梦吗?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药研藤四郎和明石国行昨天还是政变参与者,今天,却在她身边照顾着她?

审神者问:“三日月宗近呢?”

明石国行微笑说:“三日月殿下被主公大人派去远征了,很快就能回来。主公大人安心疗伤。”

审神者想坐起来,可从后穴传来撕裂般的疼痛,让审神者吃痛的用不上力。药研藤四郎说:“请主公好好休息,养好伤势。”

“……”

昨日……昨日发生的事情……

审神者一语不发,只是默默躺在被团里,忍住了会流淌的眼泪,并想念着一个人,那个叫三日月宗近的,目中含有新月的男子。

通常情况下,审神者会亲自迎接远征部队和出阵部队归来,可这次,审神者没有到,莺丸、明石国行、烛台切光忠和石切丸全副武装的迎接远征部队。小狐丸发觉了不对劲,小狐丸问:“主公大人呢?”

莺丸说:“主公大人生病了,是以让我们代为迎接。”

三日月宗近说:“莺丸,主公大人生病是因为你的关系吧。”

莺丸点头:“没错。”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小狐丸皱眉:“你这家伙,对主公大人做了什么?”

莺丸说:“做了你所做的事情而已。”

小狐丸的刀迅速出鞘,然而太刀中机动最高的人是明石国行,他立刻出手挡住了这一击。石切丸说:“住手,莺丸,主公大人便是为了避免大家刀剑相向才对你们妥协,既然远征部队已经回来了,那就各自做各自之事吧。”

小狐丸还想说话,三日月宗近就拦住了小狐丸,说:“好好,我们各自回房间收拾一下吧。”

山姥切国广说:“我想去探望主公大人。”

明石国行说:“去吧,主公大人现在应该很想见到你。”

小狐丸、三日月宗近和岩融走在石切丸身后,岩融问:“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转眼间本丸变天了。”

石切丸叹息:“你们离开后,一期一振对主公大人出手了。这件事使主公大人震怒,想要刀解一期一振,结果药研藤四郎联络明石国行、莺丸和鹤丸向主公进谏开启寝当番,主公大人不同意,结果就……”

小狐丸问:“主公大人如今情况如何?”

石切丸说:“主公大人很坚强,无论遇到什么事她都能振作起来。但是我们这些站在主公大人这边的刀剑不能再让主公大人担心,再让她做出为了保护我们而孤身犯险之事。”

三日月宗近点头:“说的没错。”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审神者躺在被团中沉睡,山姥切国广抱着刀默默坐在了房间一角。

药研藤四郎拉门而入,在未察觉间,山姥切国广的刀已架在了他的脖子上。药研藤四郎说:“住手,山姥切,我是来给主公大人送药品和食物的。”

山姥切国广说:“虽然我是仿品,但是我也是主公大人的刀剑,会好好保护她。”

“我明白。”药研藤四郎苦笑,“如果我说对不起的话你一定不会听,但是……我是为了救一期尼才这样做的……”

“叛主……以下克上,就是你们这些刀剑的行事原则吗?”山姥切国广的刀更近一分,在药研藤四郎的脖子上割出了一条血丝,“虽然我是仿品,但是为了主公大人,碎刀又何妨?”

审神者被二人吵醒来,皱了皱眉,一睁眼就看到这一幕。审神者轻声呼唤:“山姥切……住手……”

“但是主公大人……”

“收刀吧。”审神者说。

山姥切国广将刀收回鞘内,坐在了审神者身边,审神者握住了他的手,说:“你们都无事吧?”

“大家都无事……”

审神者说:“那就好,我就放心了……”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审神者瞟了一眼药研藤四郎,药研把食物和药品都放下,然后说:“主公大人,大家都很担心你,请好好吃药。药研告辞。”

药研关上门,刚到走廊就看到三日月宗近往这边来。三日月宗近问:“主公大人的状况如何?”

药研说:“清醒了,似乎振作起来了呢。”

“太好了。看来我这个老头子可以去看望主公大人了。”

三日月宗近走到审神者卧室门前,问:“主公?主公睡着了吗?老头子我来看你了。”

山姥切国广正要起身去开门,审神者一把抓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山姥切国广虽然不解,却还是照着审神者的意思去做了。三日月宗近叹息说:“我明白主公大人现在的心情,但是啊,老头子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要主公大人一声令下,就可以清除叛逆呢。”

听他这般讲,审神者才开口说:“进来吧。”

三日月宗近穿的是他出阵时的蓝色狩衣,这份蓝色,总是衬得他高贵昳丽。昳丽这个词怎么看都不能用来形容男性,可在审神者见过三日月宗近之后就觉得,唯有三日月宗近,才配得上昳丽这个形容词。

眼前这个人,是审神者爱慕之人,可在他的面前,审神者从来不能表现得淡然自若。她怕自己表现得愚笨、粗鲁而被这个高贵男人瞧不起,同时又十分明白本丸的“孤岛法则”,所以选择用威严和拘谨织成一道帘子,让自己身处于他看不清亦摸不着的地方。

审神者说:“三日月殿下,请恕我有病在身,无法起来。”

三日月宗近无奈地笑,他的主公唯有对着他时,才是这样一副客套过头的模样。虽然偶尔她也会在三日月宗近面前展露可爱的一面,但却都是被鹤丸或者短刀们逗弄的,从不是单纯因为面对着三日月宗近。

上课用蝴蝶叫出来怎么办-上课小穴

“主公大人客套了,我只是主公大人属下的刀剑而已,主公大人无需太在意。”三日月宗近说。

恶性循环,就是因为审神者自己总是这样拘谨,才会使三日月宗近和自己疏远的。

“你方才说,要清除叛逆?”

三日月宗近垂首:“恩,只要主公大人下令,三条刀派将为主公大人死而后已。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也愿意为主公大人效力。”

山姥切国广说:“我也会。崛川会为主公尽心尽力。”

本丸的派系很多,像栗田口、左文字、来派和三条刀派,像新选组的刀和伊达政宗的刀,青江和崛川等等。审神者很注意刀派之间的制衡,因三条家和来派受到审神者重用,未免这一派刀剑生出骄纵之心,或者其他刀剑不服气,出阵的时候总是要注意刀派平衡。审神者心里很清楚,她对刀剑们绝非一视同仁,但是作为本丸的主公,至少要让他们这样觉得自己是公平的。

“三日月殿下,我想知道数珠丸恒次和太郎次郎的立场。”

三日月宗近微微笑道:“交给我吧。主公大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大胸美女av网站香蕉521健身教练慢慢揉我下面视频 上麻美女

老师女生穿什么裙子好看放2019少儿模特大赛泳装2个跳d放在里面上课-上课夹笔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