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纯 h 限 高不停的揉搓我的乳视频_限H第一次见侄儿媳妇送什么礼物高

纯 h 限 高不停的揉搓我的乳视频_限H第一次见侄儿媳妇送什么礼物高

第十四章

失魂落魄。

宁宁说她失魂落魄。

她不知道什麽叫做失魂落魄,只知道自己貌似失去了魂魄。

不论是坐着、站着,抑或是舞着,都会不期然的发怔发呆。

她不想这样的,但还是这样子,即是周遭围满了好友、好兄弟好热闹,还是这个模样,宛若那抹熟悉的高大身影离开时顺道带走了她的灵魂一样。

她知道自己不该在跳舞时不专心,尽想些有的没的,真的,但还是不住去想,想如果自己当时能动能追上去的话,结果又会变成怎样。

她想,反覆在想,越想越後悔,後悔自己当时没追上去,逮住那抹俨如要走出她生命里的身影。

她当时真是想追上去的,但他那一身疏离气息唬住了她,要向来胆大的她像个懦夫一样未敢靠近,不仅仅是未敢靠近,连走进他数尺范围以内都不敢。

不敢,正因为不敢,结果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

眼睁睁的看着、看着……

纯 h 限 高_限H高

一直看着、看着……

直到今天还在看……

那一刻的情绪始终纠缠着她不放,任她再想摆脱,还是摆脱不了……

她平时不是这个样子的,但她这个礼拜就是这个样子……

不爱玩、不爱闲聊、不爱热闹——

对着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对着任何人都不愿答理,即使对方是她的好友。

即使对方在她耳边唠唠叨叨了将近五分钟。

「佩佩,你说我染不染发好?」

「想染就染啊——」她极为敷衍应道,盼能打发那个不断在她耳边嗡嗡叫的好友,但对方未被打发掉,宛若偏要跟她作对似的,继续在耳边滔滔不绝。

「但我看网络上的人都说染发会很伤头发的——」

敏锐的察知丁佩佩的不耐烦,一直不愿开口的卓宁宁大开金口,代答:「染发是会很伤头发没错,要是不小心伤及发根的话,还会出现脱发问题。」

纯 h 限 高_限H高

吓得友人甲花容失色,惊恐的摸摸自个儿宝贵的头发。

「下?不会一次中宝吧?」

没好气的翻翻白眼,卓宁宁虽不太想答理友人甲,但还是为了避免心情欠佳的友人再被打扰,而主动补充更多相关资讯打发对方:「之前日本出产的泡泡染发,就有不少人一次中宝,染一次受的伤害等於别人在发廊染的三次。」

无奈友人甲坚持要慷慨无私地分享烦恼。「不会吧?我原本还打算买个泡泡染发回家自己染……自己染比较便宜,而且价格又比其他染发剂便宜……」

「价格反映安全性,价格会比其他染发剂便宜是因为保护性低……」

「真的吗?」

卓宁宁翻翻白眼。「难道还会有假的?」

「但我真是很想染啊,难得上了大学,要染一下发才能算是真正的大学生啊——」

卓宁宁两手一摊,不负责任地道:「那就去染啊——」

「但我又怕伤头发——」

受不了友人甲优柔寡断,卓宁宁漠视有机会破裂的友谊,开口揶揄对方,盼对方能够赶快离去:「你真是典型的又要威风又要戴头盔——」

纯 h 限 高_限H高

「人家只不过是两全其美而已。」好友甲一脸委屈地道,还伸手拉丁佩佩的衣角,拖丁佩佩下水:「佩佩啊,你说句公道说话啦——」

令原已心浮气躁的丁佩佩态度更狂躁:「你想染就去染啦,管它伤不伤头发——真是伤了再算——」

「真是伤了就没法补救得变秃头了——佩佩不可以这麽不负责任的——」

「……」她原是想破口大骂,但卓宁宁则赶在她开口前替她解围。

故此,她可以继续发她的呆,无奈的是友人们交谈的声音太大,纵使她心不在焉,还是不偏不倚的传进她的耳中。

「别吵佩佩啦,你又想染发又想不伤发根就乾脆买HighColor喷喷罗——」

「什麽东西来的?」

「就是彩色染发剂啊,在头发上涂一层颜色,而不是直接将原本的头发漂成另一种颜色啊。」

「有这麽好康的东西的吗?那还要染发剂来做什麽?」

「不同性质,这个只能撑上一星期,遇水即褪……如果你接受到每天起来都得喷这个的话,就用这个罗——」

「好,我就用这个——」

纯 h 限 高_限H高

「不过下雨时就别用这个了。」

「为什麽?」

「因为下雨时,头发会褪色,而涂在上头的颜色则会掉到衣服上——」

「不会吧?」

「我高中时有个染了金发的同学就是打算用黑色的HighColor瞒天过海瞒过训导主任的眼睛,头半个月天朗气清当然瞒得过,但晴朗的日子始终有限,她就在一个下雨天穿帮,黑色的HighColor都染黑了她校服的膊头两边……」

「……明白,我会小心。」

而最令她意想不到的是……这些资讯竟然会跟她扯上关系。

※※※

她猜,她得病了。

做错的人明明是他,明明,但她却盯着手机屏幕,犹豫着拨不拨通电给他,抑或是敲个简讯给他。

正因为向来主动的十指迟疑不决,她在Whatsapp上线下线少说有十来遍……要是他的话,应该注意到她上线下线N遍吧?他为人细心又高智慧,应该注意到,应该注意到她在等——

纯 h 限 高_限H高

等?

这个字从来都不会出现在她身上……这个字亦不可能出现在她的生命里……理应如此,本该如此,这个时间,她应该是在打《异形机体》,但没玩多久就直接撞墙自爆,由得自己GameOver收场,并以盘坐姿势侧躺在床铺上。

这样的姿势真的很不舒服,真的,但比起意识到背後冷飕飕的孤单感觉,这种姿势好太多了,好太多了,至少她不会有好寂寞、好想哭的负面感觉……

她一直保持这个令血液流动不畅顺的姿态许久许久,直到两臂开始发麻,开始感觉不到手背很冷为止,紧窒的胸腔才舒坦了些许。

她不习惯、不习惯自己一个玩《异形机体》,不习惯玩这个由始至终都是一人适用的一人游戏。

不习惯,亦不想习惯,但……她不知道要怎样做才能打破僵局,不知道,她从没遇过这样的事,也没试过因为这点事慌忙失措,更没试过经常查阅手机……

友人们总是笑说她经常不接听来电、不能及时回Line、回Whatsapp就乾脆把电话丢掉……但她现下却天天查看手机,越查越频密,她怕错过一通来电、一个简讯,事实上,她真正怕的是错过了一个跟他联系的机会。

做错的人明明是他,婉转地表示他们再无瓜葛的人也是他,明明是他,但她却在等,等他联系她,等他主动哀求她和好……

她一直在等,一直看着他上线下线,但就是等不到他的回应。

他也跟她一样在犹疑吗?

还是说,他正在跟别的女生聊天……说不定是女朋友什麽的?

纯 h 限 高_限H高

没由来的,脑袋冒出这种酸溜溜的想法。

来到现在,她才发现自己知道的实际上少得可怜,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女朋友,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喜欢的女生,不知道,亦不想知道,更不想感受到胸口那种越来越郁的感觉。

她不喜欢他跟别的女生的聊天,不喜欢他跟别的女生做他们曾做过的……即使是打电玩都不可以,不可以,不要问她为什麽不可以——总之就不可以!

许是皇天不负有心人,手机终於震动起来。

『佩佩,礼拜五有没有空?我家里又有亲戚聚会,我不想去,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

不过捎来简讯的不是他,而是宁宁。

食指抖了抖,在她正准备鬼画符画出一个「好」字的时候,手机再次震动起来。

几近是反射性动作,眸光往屏幕顶看去,结果被她震惊的瞥见是另一个Whatsapp她的人是那个已整整一个礼拜对她不闻不问的他。

死气沉沉如生意失败的她几乎是在转眼间活过来,脸上的沮丧一扫而空。

几乎是下一瞬,她退出和宁宁的谈话视窗,飞快地揿入和他的对话视框。

接着,她兴奋的看见他捎来的最新短讯。

纯 h 限 高_限H高

『佩佩,我没跟你说皇上要我假装追求你是我不对,但我是真心想帮你倒追皇上的。我不在皇上面前拆穿邪恶灰姑娘是因为时机未成熟。所以,佩佩,别生我的气,好吗?我认识的佩佩很大方的,请让我请你吃一顿饭赔罪。』

乍见他的道歉,不,是他的主动联系,她立即忘掉对与错,整个自凌乱的床铺上弹起来,食指落力鬼画符,但手机却偏要跟她作对一样,她明明已将需要用到的字画个维肖维妙,可还是未能正确辨认出来,令原已急性子的她更急躁,字越写越丑越难辨识。

当她正忙着跟屏幕上的辨认器火拚的时候,对话框上方出现「输入中…」,吓得她又写错字,可她内心的惊慌失措马上被喜悦所取而代之。

『佩佩,你还未气消?是我不对,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不过喜悦过後是挺虐心的鬼画符,她努力画画画,终於皇天不负有心人,她把想要说的都写好,还能额外附上一句抱怨。

『就只有一顿饭吗?我用手写的别写得这麽快——』

可她的抱怨过後,下方就弹出一句。

『当然不只一顿饭。你还未学好使用注音吗?』

他做什麽都慢吞吞,唯独是敲讯息比她快,快到她觉得他有潜力参加敲讯息比赛……是因为他手指比较灵活的关系吗?想到这,两颊又不禁热了一热。

『你教一半又不教一半,我要怎样用好注音——』

好不容易才敲好一句,丁佩佩耐心等候回覆,但等到的却是静止的对话框。

纯 h 限 高_限H高

他敲字明明比她快,可她却迟迟等不到答覆。

随着一丝落寞袭上心头,她赶忙察看对话框的状态,乍见他还是「上线」,而不是「上次上线於今天下午」什麽巴啦,才稍为松了口气。

但全身肌肉还是不住紧绷起来,死盯着那个标志着「上线」的状态位置……

她一直在等「上线」变「输入中」,可她等到的却是她最讨厌看到的「上次上线於今天下午」巴啦——

?!

她刚刚有说错什麽吗?

在食指终於按捺不住揿下发言框,在平滑的屏幕上画画画犹豫着该多敲一句,还是该敲表情符号的时候,教她心头一荡的震动再次传来,震得紊乱的思绪马上归位。

『是我不对,对不起,佩佩。』

突然不回覆是他的错,明明是他的错,但她的胸口处却没由来的虚了虚。

突如其来的空虚感令她联想起他把她当成是陌生人来看待那天,致使那只准备敲打讯息一抖,连带四只紧握着手机的纤指抖了一大个。

七手八脚的强抑不安的抖动,生怕他又下线的她慌忙画了句回覆给他。

纯 h 限 高_限H高

『对了,除了一顿饭之外,还有什麽?』

几乎是在下一瞬,她获得两个回覆,徘徊於胸口处的不安霎眼一扫而空。

『我还会给你……你想要的。』

『一直想要的。』

见此,心不由得弹跳了一下。

她想要的?难道是——

一个羞羞脸的想法刚自脑中成形,她赶忙劳动少用的食指在屏幕上画画画。

『好吧,我接受你的赔罪——』

『谢谢,那我们礼拜五在环球购物中心中和店四楼扶梯旁边等。』

『另外,我寄给你的快递已经到宅了,麻烦开一开门给快递哥哥。』

快递?他寄快递给她?为什麽?

纯 h 限 高_限H高

她满脑杂思,但尚未理出个所以来,身体已跳下凌乱的床铺,咚咚咚的往在家门奔去,果然一开门便见着一个……穿着绿色外套、卡其色长裤,头顶鸭舌帽子的男人,单凭疑似是制服的装束来判断,相信是「快递哥哥」的物体。

快递哥哥长得相当高大,至於脸则被拉得有点低的鸭舌帽遮去了他大半张脸,她根本看不见他长得是圆是扁,只知道这个理应和她素未谋面的人带给她莫名奇妙的熟悉感。

这位快递哥哥的身材和他很相似,但头发是乌黑色的,柔顺贴服的乌黑色,不像是他平日总是经过发泥造型的,比较像他头发刚洗乾时的模样。

但他不可能是快递哥哥啊……她在胡思乱想什麽?

而最离谱的是,她竟然有冲动想伸手拔掉对方的鸭舌帽子看看那张躲在下头的脸。

当她又控制不了自己伸手探向对方的帽子的时候,一把极度低沉的男嗓响起,及时喝止她失礼唐突的蠢动。

「黑猫宅急便。请问是不是丁佩佩小姐?」

丁佩佩怔了怔,望了望凝在半空的小手,才收回手,让那只手为自己带来不明的落寞感受。

「是,我就是了——」

诡异的波动心情尚未得以平伏过来,业务性口吻复响,打断了她的沉思,可今回吸引她注意的不是那把有点熟悉的陌生男嗓,而是那只递笔的大手。

「丁小姐,这是你的快递,请在这里签收。」

纯 h 限 高_限H高

快递哥哥的皮肤相当白净,五指亦相当幼长,乍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是经常做粗活的,比较像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少爷手,不仅如此,而且这只手还有点似曾相识……彷佛她曾经看过似的,她大脑的记忆力的确不太好,但身体的记忆力可是刚巧相反,是一级捧的……

所以,只要碰一下就知道那只手是不是曾经碰过……

可莽撞的念头尚未有机会付诸实行,提醒的极沉嗓音幽幽响起,再一次叫住了她那只经常性鲁莽行动的小手。

「丁小姐,请在这里签收。」

惊见自己的小手又准备做些吓跑人的行为,丁佩佩连忙抽回那只经常擅作主张的小手,乾笑着接过快递哥哥手中的原子笔,并在思绪处於混沌的情况底下,依照指示飞快地在运送单据上头龙飞凤舞。

「是、是!」

还没来得及深究理应素未谋面的快递哥哥为何能一再给她熟悉感,快递哥哥便取回笔和撕走单据正本,她还没来得及反应,快递哥哥已向她鞠躬道谢。

「多谢使用黑猫宅急便服务。」

快递哥哥这下是叫做服务态度良好……

是叫做服务态度良好……

是叫……

纯 h 限 高_限H高

她知道这种做法是用来令客人觉得自己是贵宾,她知道……但那种似曾相识的距离感却挑起了她埋藏於内心深处的恐惧感。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突然为一个陌生人带来的距离感而感到恐惧,不知道,也不知道自己的眼睛为什麽一直追着这个陌生人跑,更不知道自己为什麽会又嚐到双脚被牢钉在原地的感觉。

她明明看不到快递哥哥的脸,明明看不到,但当快递哥哥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又像高人在她面前转身离开那天一样怔忡当场。

快递哥哥走路时明明是大剌剌的,明明是像皇上那种洒脱的大步走……

对於一名快递哥哥而言,明明要像皇上那样大步流星才正常……

但此刻的她却觉得快递哥哥要像高人那样走才……正常,才不会有一种奇怪的不协调感。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麽是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但随着那抹高大身影离她越远,这种奇怪的想法就越强烈。

很强烈……

然而最强烈的却是她竟然有冲动追上去,伸手拔掉人家的鸭舌帽。

人家不是她的好友兄弟,也不是认识的人,她不应该做出这种失当的举措,就算连想都不该,但她还是很想实践内心的想法。

很想,不过她最终都没让唐突的想法成真,仅带着诡谲的郁闷目送快递哥哥踏出她的视线范围。

纯 h 限 高_限H高

甩甩首,她强逼自己将注意力放在手上那个印有黑猫宅急便标志的纸皮箱上,别再想些有的没的。

放在里头的会是什麽?高人会快递什麽给她?

她不是未曾收过包裹什麽,但她第一次如此期待拆包裹。

究竟是什麽来的?

也没片刻迟疑,丁佩佩立即开始拆包裹大业,她动作非常粗暴,接近辣手催花,用来包护货物的箱子几乎被她徒手五马分屍,不过最终都有留个全屍。

存放在箱子里头的是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而盒子里放的则是——

她满心期盼的打开盒子,奈何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块光是目测便晓得是白色轻飘飘物料所制的——轻飘飘!

果然是轻飘飘!

不过是敢穿的长飘飘……

而长飘飘的下方则是始终不太入她眼的衣飘飘……

总之,就是那种看起来很飘逸,还要白到可以穿来卖卫生棉广告那种。

纯 h 限 高_限H高

而在两块飘飘的下方则放了一双同色高跟鞋,一双她每次看见都花容为之失色的高跟鞋。

高人为什麽要快递轻飘飘和高跟鞋给她?

纵然很讨厌轻飘飘和高跟鞋,但她还是捧着轻飘飘和高跟鞋回房,摸手机Whatsapp高人,实行追究到底——

『为什麽要快递轻飘飘和高跟鞋给我?』丁佩佩爆种的迅速画了一句提问,後面还添加了至少五六个愤怒表情符号。

『就送给你赔罪啊。』

『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这些——』丁佩佩不满地画画画,压根儿没意识到自己像极了那些向男朋友撒娇的女生。

『我知道你不喜欢。』

『你知道我不喜欢还要买来送我赔罪?』这算是哪门子的赔罪?

她很努力地用画画画来沟通的,可敲字很快的他只给意义不明的一句。

『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对你有用。』

对我有用?丁佩佩气闷的画画画,两颊再涨一点就会跟鸡泡鱼无异。

纯 h 限 高_限H高

『对我有什麽用?』

她真是有很落力画符——字的,而他则有敲了一堆字来回应她的,可这堆字未能叫她完全消气,皆因他说的跟没说话没分别。

『你礼拜五穿着这些到约定地点,我到时再跟你说。』

『为什麽不能现在说?』搞什麽神秘?

她气闷的画画画,可得到的依然是难以理解的一句。

『因为现在说了,东西就会没用了。』

现在说了,东西就会没用?这麽奇怪?纵然满脑子问号,丁佩佩还是强忍抑下好奇心,不再追问下去,转而探问她比较感兴趣的事宜:『你就这麽肯定我能穿得下那些轻飘飘和高跟鞋?』

怎料却被他反问回去。

『你试穿了发现穿不下吗?』

不知怎地,虽然高人没敲上半个表情符号,但她还是有点敏感的觉得高人非常笃定她能穿得下……

『还未!』

纯 h 限 高_限H高

『那就试穿一下看看穿不穿得下。』

不悦的瞄了瞄那些她一辈子都不太想有交杂的轻飘飘和高跟鞋,她还是依照他的意思将轻飘飘和高跟鞋试穿一下,结果意外的发现很合身,尤其是衣飘飘和高跟鞋……简直就像是为她度身订造似的……

『穿得下……高人为什麽会知道尺寸的?』

『不可能不知道吧。』

『高人不愧是高人……连我的三围数字都知道。』

『你让我知道,我就会知道啊。』

『我何时跟你说过我的三围数字?』

『你没说过。』

『我有写过给你吗?』

『你都没写过。』

那……她究竟是怎样让高人知道的?

纯 h 限 高_限H高

『但你有让我看过和碰过啊。』

纵然高人所言非虚,纵然高人是隔着一部手机跟她说上这一番话,还要不是用说的,而是用写的,但她还是会感到有点尴尬。

许久,纤指才画了一只字,一只明明是助语词,但如今却多添了几分尴尬意味的字。

『……喔。』

『穿得下就好了,那礼拜五见了。』

乍见意味着结束对话的一句出现,她立即想到要找话题画画,可指尖还没来得及将脑中的想法附诸实行。

沙啦沙啦,天空突然下起大雨来。

?!

怎麽台湾的天气比外国还要来得反覆的?

回流台湾只有两年多的丁佩佩匆忙奔去关掉家里所有窗子,碰、碰、碰,她动作粗鲁地关掉了好几只窗子,才赫然发现自己露台的滑门还开着,雨水都落在露台的砖地上。

见状,丁佩佩立即奔去拉露台的门,不让雨水打进她的房子里。

纯 h 限 高_限H高

在滑门发出碰一声抗议声後,丁佩佩松了一大口气,还好整以暇地遥望滑门外被雨水冲刷的景色。

要是雨水飘进来的话,她又要花时间刷地板、整理地上的衣裤鞋袜了,她家里有多乱,她不是不知道,虽然她是个天才,做什麽都能做到一百分,但她真是不想做家务。

雨下得真大,台湾的天气真是有够反覆,难怪有人会说台湾的天气像少女心情一样多变……事实上,她一直都觉得这个形容不够贴切,皆因她少女时期的心情都不反覆的。

雨下得真大啊,话说快递哥哥刚刚貌似来得很轻便,不太像是有备伞什麽来着,不过既然是快递哥哥,一定是跟车来的,即使下雨也没关系啊,即使下雨也不怕会……咦?!

霍的,一抹绿色和卡其色组合的高大背影如缕幽魂似的出现在滂沱大雨中。

她一眼便认出对方身上的衣着和刚刚上门送货的快递哥哥是一样的,还有那顶引人犯罪的鸭舌帽子啊……

快递哥哥不是跟车来的吗?

她张望四周,结果微讶的发现快递哥哥的附近没有黑猫宅急便的小货车,没有,连一辆标签着是宅急便或是快递的小货车都没有。

怎会这样的?送宅急的不是都是跟车的吗?为什麽不待雨停下才离开?就算不待雨停下来,也该待雨势变弱才离开啊,还是说有别的货件急着要运送?

她满腹疑云,没有一个问题找到答案,而最令她不解的地方是……

她为什麽要这麽在意一个不认识的快递哥哥?

纯 h 限 高_限H高

快递哥哥又不是她的朋友、兄弟什麽,连同学都不是……但她的眼睛却不由自主地跟着快递哥哥跑,甚至不由自主地觉得快递哥哥的背影越看越眼熟。

明明在这个角度、在这麽远的距离不可能准确判断得到对方是不是她认识的人,那此刻的她却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

快递哥哥的背影和高人的背影是一样的,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头发,高人的头发颜色是接近金,但看起来有点晦暗的亚麻色,而快递哥哥的发色则是乌……咦?

也不晓得是哪里不对劲,快递哥哥的头发在大雨中开始褪色,乌黑的色彩都随着雨水落在他外套的肩膊位置,染黑绿色的布料。

头发褪色?

头发会遇水褪色的吗?

猝不及防,宁宁和友人甲数天前的交谈在她的耳边响起。

纵然她那天几乎整天都心不在焉,但她还是有将自己不曾接触过的资讯听在耳内。

「你又想染发又想不伤发根就乾脆买HighColor喷喷罗——」

「就是彩色染发剂啊,在头发上涂一层颜色,而不是直接将原本的头发漂成另一种颜色啊。」

「这个只能撑上一星期,遇水即褪……」

纯 h 限 高_限H高

「不过下雨时就别用这个了。」

「因为下雨时,头发会褪色,而涂在上头的颜色则会掉到衣服上——」

「我高中时有个染了金发的同学就是打算用黑色的HighColor瞒天过海瞒过训导主任的眼睛……」

「她就在一个下雨天穿帮,黑色的HighColor都染黑了她校服的膊头两边……」

HighColor……

彩色染发剂……

下雨时,头发会褪色,而涂在上头的颜色则会掉到衣服上……

如今,快递哥哥绿色的外套上多了一片黑污……

快递哥哥用了黑色的HighColor吗?

忽然间,她很想不顾一切冲出露台大声询问快递哥哥。

不过她更想问的是为什麽快递哥哥的头发会跟高人的头发一样是带点晦暗的亚麻色彩……

纯 h 限 高_限H高

她很想这样做,很想,但向来身体早大脑一步的身体始终未有依从大脑的指示行动,仅隔着那扇不断被雨水冲刷的滑门,看着那俱形显孤单的背影逐渐变小,看着那俱越看越眼熟的背影逐渐走出她的视线范围……

她一直看着,一直……

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微讶的发现那个为她送来货件的人……

在她不为意间,带走了她的心。

※※※

一切都该结束了,他们之间的……

连带那份埋藏了十年的感情都该结束了。

阖上眼目,他不该再梦见遥远过去的种种,不该,但他还是梦见了……

梦见了那抹总是在日光的包围下奔走的小小身影,总是硬拖着他跑的小小身影……

「王、子,你给我跑快一点啊——不然蛋都给别的家伙扭清光了——」她恶声恶气地道,清汤挂面头的两侧在她剧烈的奔跑下左摇右摆,间接令她因生气而微鼓的圆脸看起来更加可爱。

或许,他会喜欢看她生气的模样,是因为最常看到的就是她生气的样子。

纯 h 限 高_限H高

她很常笑,很少对别人生气,所以,他真是希望能够透过她生气的表情感觉到自己在她眼中是特别的,和其他人不同。

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因为他清楚知道自己付出再多都不能够让她感到满意,正如他怎样努力跑都不可能达到她的标准一样。

「嗄、嗄……佩、佩慢一点啊……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王、子!你怎麽突然变得这麽没用啊?你这样子还算得上是『王子』吗?」小女孩斥责道,抓擒他左腕的小手更用劲往前一带,逼得他狼狈非常的走了几个大步。

「嗄、嗄……又、又不是我想、想叫做『王子』的……」

「跑快些,赶快拿出你斗牛的干劲来——」小女孩命令道,毫不理会跟在後头的小男孩已喘得像哮喘一样。

小男孩一脸委屈,但还是倔强的抿着唇,拿出吃奶的力来追赶她的步伐,无奈最终都是喘气如牛收场:「嗄、嗄……」

「王、子!你怎麽跑得这麽慢!」

「我嗄、已经嗄尽了力了……」

「你哪里有尽力?你打篮球时都不是这个样子的——」小女孩愤怒道,听得小男孩苍白的面色微变,并因为脑袋被汹涌的疲惫冲击得没法正常思考,致使鲜少地迟迟嚅嗫不出个所以来:「我……那、那是因为……」

「那是因为什麽?!」小女孩不耐地吼问,唬得他一阵心虚,於瞬间成了一个小结巴,平日的伶牙俐齿不知跑到哪里去。

纯 h 限 高_限H高

「那嗄、是因为……因为……还、还是没什麽了……」

「既然没什麽就赶快给我跑——我今次一定抽中狮子王——」

震摄於她的气势下,小男孩怯懦应声,强忍着强烈的不适感,继续挪动过劳的双腿紧随她的步伐,哪管呼吸越来越艰难:「我嘎、嘎嘎知、道了……」

小男孩一直听话跟着跑,一直,直到他喘气喘到不能再用哮喘来形容,直到他的身体快撑到极限,快因为心跳过快而产生强烈乾呕感时。

「到了、到了!我威风凛凛的辛巴狮子王啊——」

乍闻刺肤的空气载来雀跃的女嗓,腕门上的粗鲁箝制松开了,随着加诸在他身上的蛮力消失,他被逼着迳行紧急刹停脚步,放任落寞的冷空气取代她五只带温的指,绕缠他的腕门。

颓然望了望腕上鲜红色的指印,他稍嫌尴尬的收回那只凝滞於半空中的手,拖着不争气的虚弱身躯走近那个埋首扭蛋的小女孩。

「嘎、嘎……佩、佩抽到了吗?」

宛若在看杀父仇人似的,小女孩怒瞪着掌心里的扭蛋,气冲冲地道:「啊!怎麽又是沙祖的……」她两腮鼓得更厉害,宛若差一点就会爆开似的。

循着小女孩愤怒的眸光看去,他在扭蛋里看见一只尾巴很长的蓝色犀鸟。

「沙、沙祖不好吗?」小男孩探问,嗓音因为呼吸尚未畅顺过来而带喘。

纯 h 限 高_限H高

把不顺眼的扭蛋硬塞给他,小女孩边口气不佳地问,边自裤袋里掏出另一枚银币投币再接再砺:「沙祖有什麽好?!」

「沙、沙祖是三朝皇家顾问啊……」小男孩善意提醒,可得到的是显然是迁怒的回应。

「皇家顾问又怎样?当然是当王的好!」小女孩恶声应话,眼光怨怼的盯着扭蛋机里大盘扭蛋不放。

小男孩心里蓦地一沉,捺不住开口探问,但那把故作讨教的嗓音乍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但当王的都要听皇家顾问的,不是应该皇家顾问比较好吗?」

「怎好?一点都不好,我很想要辛巴啊——」小女孩忿恨地道,转念马上因为新鲜出炉的扭蛋不合她意而暴怒出声,那只看似胖嘟嘟的小手仿若能掐爆该枚倒楣的扭蛋。「啊,为什麽又是沙祖的?这台机里头放满了沙祖的?!」

眼看小女孩又情不自禁地隔着塑胶蛋壳虐待无辜的沙祖,小男孩身同感受地感到尚未发育完全的身躯有点痛,并且为三番四次备受歧视的沙祖说好话:「……你为什麽不想成是你命中注定要抽中沙祖?」

结果,他一番好意的劝喻遭到非常严厉的指责,就被她用手指指着鼻子来问责:「怎可能命中注定?王子你别诅咒我,我命中注定是要抽中辛巴的!」

她气冲冲如头盛怒中的小肥羊,吓得小男孩提醒的嗓音因紧张颤了两颤:「但……你又抽不中了……」

叮咛的言词一落,小女孩情绪更激动了,俨如一座活火山似的爆了又爆。

「怎麽又是沙祖的?!」小女孩破口大骂,圆脸几乎贴到扭蛋机上头:「我明明看到里头还有很多角色,为什麽我次次抽到的都是沙祖?!」

乍看她一副随时使用暴力的模样,小男孩立即伸手拉她:「佩、佩……」

纯 h 限 高_限H高

可指尖还未碰着她的衣角,她已动手蹂躏那台根本不会反抗的扭蛋机——

「这台烂机是在耍我吗——」

她两手抱着扭蛋机猛前後摇晃,她的手臂很短,但却蕴藏鲜为人知的爆炸力,摇得扭蛋机频频发出相当凄惨的哀号。

小男孩已立即作出应付操施,七手八脚的拉走她,可还是因为敌不过她的蛮力而被狠狠甩开,险些摔了个狗吃屎。

深明自己的力气远不及她,小男孩连忙用骗的:「佩、佩!住手!你这样做是破坏公物!我妈说好孩子不可以破坏公物的,不然会抽不中想抽的——」

小女孩闻言立即停下残害扭蛋机的动作,否认道:「我没有破坏公物!」但短小的两臂却慌慌张张的环在胸前,像是要掩饰自己不久前的罪行似的。

果不其然,小女孩於下一瞬附上了一个听似合理,实则很不合理的说法来掩饰自己的罪行。「是这台机坏了,我为人善良有爱心才替它修理修理——」

纵然他早已习惯她爱卸责的行为模式,但还是不住小声调侃一句半句……

「……我觉得这样做只会令它坏得更厉害。」

他自问自己呢喃的嗓音很小,不可能被听见,但还是被她洪亮的嗓音唬住了。「你刚刚在说什麽?!」

「我……什麽都没说。」小男孩昧着良心地道,他表现得有点不自然,看起来有点心虚,但小女孩压根儿没发现到这一项,还完全相信他的话。

纯 h 限 高_限H高

「是这样啊?」

不过小女孩的焦点很快便重新放在恐吓扭蛋机上头。

「啊,这台机真是超讨厌——我真想把它拆掉!」

深明她说到做到,小男孩慌忙出言劝阻,再一次说出用来瞒骗三岁小孩的蹩脚谎言:「不能拆!会被员警叔叔逮捕的——」

而她显然不是省油的灯,鲜少地质疑他的话:「这里都没员警叔叔——」

见状,小男孩立即装佯慌张的模样,惊惶地道:「我妈说员警叔叔专捉帮忙修理扭蛋机的小孩子——」

「为什麽员警叔叔会专捉帮忙修理扭蛋机的小孩子?!」小女孩几乎是尖声问道,绝对有理由怀疑是很想「好好帮忙修理」扭蛋机。

「因为法例规定成年人,即过了十八岁才能帮忙修理扭蛋机——」小男孩言之凿凿地道,令小女孩信以为真,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两条蓄势待发的臂。

「竟然是这样?但这台机真是很讨厌——不好好修理一吨会不舒服——」

是扭蛋机会不舒服,抑或是她会不舒服?小男孩当下很想问,但最终都没抖出他理解不来的地方,有的就只有低声下气的劝谏:「讨厌就别抽啦……」

无奈小女孩固执得像个小昏君一样拒绝纳谏。

纯 h 限 高_限H高

「不行!今天一定要抽到!」

使得小男孩无奈至极,而最无奈的莫过於是……诡异地理所必然的一句。

「王子你来抽!」

任命来得颇为突然,惊得小男孩慢了大半拍才找回自己轻微带颤的嗓音。

「为……什麽要我来抽?」

「因为我抽不到!你作为老师就要帮我——」小女孩不假思索地答,口吻依旧是令人费解的理所当然。

令他难以说拒的理所当然。

「但……我只答应教你小提琴而已……」小男孩战战兢兢地提醒,可得到的依然是,不,应该是比上几回还要来得理所当然数倍的理所当然口吻。

「我不管,教小提琴的都是老师,是老师就有责任替我抽狮子王——」

纵然搞不懂两者的关联性在哪,但小男孩无奈点头应允她不合理的要求。

「……好吧。」

纯 h 限 高_限H高

小男孩如临大敌的盯着该台扭蛋机好一会,才战战兢兢的伸手接过——不,是被逼接过小女孩硬塞过来硬币,投进扭蛋机里,然後开始运命的扭动。

咯咯咯——

一只扭蛋就这样滚了出来。

一只载着黄毛小幼狮模型的扭蛋就这样——

?!

还没来得及取过扭蛋察看,一只小手抢先夺过他的成果,还冲着他耳畔大呼小叫,好不兴奋雀跃:「哈,是辛巴、是狮子王啊!做得好啊!王子!你是怎样抽到的?」

「……我也是碰碰运气而已。」小男孩无奈地应道,事实上,这个问题,他都想问,有冲动傻到跑去问扭蛋机。

可他最终都没做这种没回应的蠢事,皆因他的注意力全都投放在那个连人带扭蛋扑抱他的小女孩身上。

「谢谢你啊王子,你果然是我的好老师、好兄弟——」

好老师、好兄弟啊……

犹记得那天,他头一遭获得她首个拥抱,一个强而有力,撞到他五脏六腑几乎要移位的拥抱。

纯 h 限 高_限H高

那天,胸口被撞得很痛,内脏也有点痛,但他却诡异的痛得很高兴。

犹记得那天,他意识到他想当的不仅仅是她的好老师、好兄弟而已……

那年,他们十岁,还在念小学四年级。

那年,是他替她抽狮王。

今年,他替她逮着狮王。

不管是过往抑或是现在,他的存在都是为了替她取得她想要的,仅只如此,没有其他了。

这一点,他理应一早认清,不该对成为她想要的人而有多余的奢想。

所以,一切都是时候结束了。

无论是过去的她,抑或是现在的她,都该在他的生命里结束了——

头崩欲裂。

随着她的拥抱越来越紧,身体越来越重,连带头颅亦变重,如坠百斤铅。

纯 h 限 高_限H高

在他的头颅将要爆开之际,一把熟悉的男嗓灌入耳际,打断他的梦境。

打断那个总有能力诱使他沉沦下去的梦境。

「子轩、子轩,给我赶快醒过来——」

思绪迅速回巢,他睁开沉重的眼皮,首度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写满担忧的熟悉面容,一张他对了二十多年的英俊面容,一张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面容。

「哥?」王子轩惯常开口唤对方,可唤叫刚成音,便惊觉自己的嗓音沙哑难听。

「你还好吧?」王子骏关心问道,纵然一脸忧心忡忡,眉宇间始终迸发出震慑别人目光的霸气来,有别於他一身教人联想到很虚的弱气。

明明拥有同一张脸,明明是长得如此相像两个人,偏偏性格却大迳相庭。

要是彼此的性情能够交换的话,她应该会喜欢上他吧……

应该会……

偶尔间,他会不住这样想,即使知道这种情况永远不会发生在他的身上。

想到这,一阵苦涩味涌上喉头。

纯 h 限 高_限H高

「我很好啊……只是头有点重……」王子轩涩声开腔,这回不但嗓音遍布沙石难听,喉咙也乾得要命,连抬高手压住泛痛的额际都做不到。

他现下的模样应该很虚吧?

几近是不由自主的,脑中闪过她说他虚的画面。

他想嘲笑自己的可笑,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连牵唇这麽简单的事都做不来。

王子骏伸手探向王子轩的额,结果探来烫人的体温:「你发烧了——」

「发烧啊……」

不知怎地,他忽然觉得发烧也不错。

头颅重如泰山压顶,压得脑袋没法正常思考,没法再回想他曾经珍视过的一切,也没法再因为记忆中的一颦一笑而有情绪起伏。

这样的情况,他梦寐以求已久。

只有这样的情况……胸口才不会感到疼痛不已。

「你昨天是不是淋过雨?」王子骏微恼地探问,字里行间的笃定成份占多,再加上眸光尖锐,盯得他心中一虚,得咽了一口唾液才能逼出声音来:「没啊……」

纯 h 限 高_限H高

逼出一句假话。

他习惯撒谎,也习惯周遭的人包括她在内都会信以为真,可情况落在跟他同一天出生的兄长却成了另一回事。

「别骗我,我们是挛生的——」王子骏厉色大吼,铺天盖地而至的霸气,逼得他喉头不禁一酸,好一会才能自喉间溢出声音来:「……是有淋过……」

他回应的声音很小,接近无声的气音,但对方还是因为有能听见他为话而勃然大怒。「你在搞什麽?!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体一向都不好——」

这说不定就是别人口中说的专属於双生的牵畔。

「我只是忘了备伞而已……」王子轩再次强行逼出声音来,但出来的声音依然跟气弱柔丝四只大字脱不了关系。

「忘了备伞你的头,你以为我是你妈会蠢到相信你的谎言?」王子骏蹙眉教训道,但恶言恶语下透着他能够感受到的关心,使得他喉头又是一阵泛酸。

「……我只是凑巧想起了一些咸丰年的事而已。」王子轩轻描淡写地道,嗓音极轻,心情却很是沉重。

敏锐的察知对方意指什麽,王子骏当机立断,下达指令:「是咸丰年的就别再想了——」

乍见兄长一如既往的霸气十足,王子轩羡慕得很,想试着让自己应得多一点男子气慨,但出来的效果依然是相当弱气:「我都是凑巧想起而已……」

抚额重重叹了口气,王子骏试着敛下脾气安抚自家弟弟,但出来的口吻依然很冲,是恨铁不成钢那种教训口吻:「子轩,那个清汤挂面都移民移了快十年了——要是她挂念你的话,就不会连一封信都不寄给你这麽狠——」

纯 h 限 高_限H高

心扉不禁一颤,纵然很高兴兄长愿意替自己抱打不平,纵然很想得到兄长的安慰,纵然……还有很多纵然,但……

这刻的他偏偏不想像平时一样饰演受害人的角色。

至少这一刻不想。

「她不是不寄信给我……是我之前怕她找上门没给她家里地址而已……」

一丝错愕自深邃的乌瞳闪掠,王子骏又枪口朝外的指责道,口气没缓上多少,对於话题女主怨念甚深:「……就算寄不到信也总会打一两通电话吧?」

心又是一震,王子轩强忍着强烈不适感,轻吁了口气才道:「我怕她打来时,我们都不在,是王老太太接,到时会穿帮……所以我也没给她电话……」

尔後是一刻令空气停止流动的静默。

纵然对方没再开口说些什麽,只是像败给了他似的抚着额重重叹了口气,但他还是敏锐的嗅到空气里丝丝恨铁不成钢的气味。

正因为嗅到,正因为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他忍不住开口向眼前这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道歉:「对不起……哥……我令你很失望吧?这麽厉害的哥哥背後竟然有一个这麽失败丢人现眼的弟弟……」

王子骏闻言神色一凛,喉头感性紧缩了下才将内心的想法和盘托出:「我从来都不觉得你失败——失败的是那个清汤挂面——她根本不值得你爱——」

心门又是不争气地颤了两颤,王子轩咽下有点呛人的酸涩,才找回自己的嗓音:「不值得我爱啊……我都希望自己是这样想的……」

纯 h 限 高_限H高

那就不用感到胸口紧窒到快呼吸不了……

或者是双生都容易感受到对方所感受的,王子骏骤感喉间带涩,情绪波动,得稍为调整一下忿激的心情才能再度开腔:「她根本分辨不到我们谁是谁,不值得你掏心掏肺对她——」

此话一出,喉际又是一阵酸涩泛滥,王子轩得花上很大气力才能成功颤出声音来:「她分辨不到是因为我们长得太像……」

「就算长得再像都有点不一样——」王子骏不以为然地道,口气冲得很,显然对话题女主角诸多不满已久。「看不出这一点的人都不值得你爱——」

王子轩听罢心又是一震,但内心深处始终没法强硬起来。「的确……」

即使他认为兄长说的话很有道理……

「子轩,像她这种大剌剌的女生不适合你的——她根本不会察觉到你的付出——也不会珍惜你背後为她做的种种——你应该找个细心的女生来爱——」

即使他知道兄长说的都是事实,他还是会觉得是自己配不上她,而不是她不适合他……

「细心啊……哥喜欢像她这种大剌剌的吗?」

「不喜欢——我最讨厌女人没女人的样子——」王子骏斩钉截铁地道,那个对男性化女生决绝的模样跟皇上有点相像,引得他不禁失笑了,虚弱地牵起唇失笑了,笑自己还嫌自己不够伤,非要想些人和事来让自己伤得更重。

「哈……我们果然是有一点不一样啊……」

纯 h 限 高_限H高

「是很不一样,看不出这一点的人都没资格对我们评头论足——」

心又是一抖,王子轩得深深叹口气,才能将屯积於胸间的负面情绪吁出体内,并打趣道:「哥……要是这样说的话,王老太太是不是不值得我们爱?」

「老妈是不同的,她十月怀胎生我们的,要是她不肯在肚皮挨上一刀的话,就没有我们了——」

「也是的……要不是有她的话,我们早就同生共死了,哪里能在这里聊什麽值不值得爱的问题?」

「明白就最好,我现在去拿退烧药片,你给我乖乖的躺着别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