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卫花茎是什么样的璪 銝璪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b

卫花茎是什么样的璪 銝璪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b

深夜。

谢菲尔德拉着月芽站在高高的天台之上,今晚的月亮特别圆,衬的眼底下的废墟越发讽刺可笑。

放佛有层迷雾被月光破了诅咒缓缓散去一般,一点点的,这座城市慢慢浮现本来的面目,断楼残垣,满目狼藉,枯藤杂草丛生,几乎都有半人高,眼前的一切,哪里看得出半丝人类活动的痕迹?

撕破美好幻境下的谎言,事实竟如此难堪。

“他的力量现在很弱,甚至连幻境都维持不了了。”谢菲尔德下结论道,看着月芽,似乎在等她的反应。

月芽抬头,却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谢菲尔德平静说道:“我现在有73%的把握偷袭能够杀死他,如果你想他死的话。”

杀死陆闵之。

这种念头……

也许最难堪的莫过于下不了手,去对付所谓血海深仇的敌人。

她竟是真的不想陆闵之死。

卫璪 銝璪b

月芽难堪的别过脸,心里万分唾弃自己,畜生大概也不过是自己这般了吧,她没安全感的环住手臂,因为情绪克制不住,指甲深陷进皮肉里像是发泄着什么。

谢菲尔德看着小姑娘狼狈痛苦的样子,自责的咬咬唇,颇为后悔用这些小心机在她身上,他不应该刺激她的。

他更需要的是,要比陆闵之更爱她更宠她,比对她好一万倍,让她彻彻底底的斩断对陆闵之一切的感情。

“月芽,跟我走吧。”谢菲尔德又重提了这个话题,而这一次,则又更多了几分拿捏的自信。

月芽还是犹豫,未来充满未知和不安,她孤身一人,她并不聪明,她什么都不会,她甚至没有优点,她就算离开了地球,又能做什么呢?她能活的更好吗?留在地球躲躲藏藏,好歹也是熟悉的地方……

谢菲尔德并不放弃,继续劝道:“我希望你离开,并不是仅仅因为陆闵之不回放弃你,还有一个比他更危险的人,阿缪卡,你应该见过,一个女童外表和我有几分相似的人。”

月芽瞬间就想起了那天见过的小女孩,古怪至极,就是她让自己恢复了记忆。

“我叫她阿缪卡阿姨,她很危险,她的种族就是被埃德沃灭绝的,她想干掉有王系血脉而且又参与灭族的陆闵之,当前陆闵之的弱点是你,她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月芽静静地听完,秋水般的眸子像是会说话一般看向他,他叫阿缪卡阿姨,为什么他还要帮自己?

谢菲尔德一脸认真解释道:“其实这当中很复杂,往后我与你细说,总之我跟她没血缘关系。相反的是,她一直是利用我,之前也企图害过我,她自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把我当傻子糊弄,其实我心里都清楚,如果往后她还想对付你,绝无可能。”

他全盘脱露而出,表情真挚。

卫璪 銝璪b

他是比陆闵之更聪明奸诈的捕食者,陆闵之会隐瞒,他才不会这么愚蠢,他会给出真相,只是给的巧妙,小姑娘只会把越发的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半晌,小姑娘终于开口了,却是这样一句话:“那阿缪卡,现在会去,对付他吗……”

谢菲尔德微微一愣,眼神有些阴郁,只是很快又强压了下去,按捺住滋生的妒忌轻声道:“不用担心,陆闵之昨晚已经毁了阿缪卡在地球的肉体,而且这里还是埃德沃他们的地盘,陆闵之不会这么容易就死的。”嘴上违心的说着,内里嘲讽十足。

月芽顿了顿,下意识的想开口说自己没关心,但到底是关心的,解释起来实在太过搞笑。

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又陷入了沉默。

谢菲尔德伸手牵着小姑娘的手,收紧握住,雄雌莫辩的脸上微微露出一抹笑容,单看这五官称为是上帝的宠儿一点也不过分,他看着月芽缓缓道:“我大概是陆闵之的孩子。”

月芽瞪大了眼睛,一时间惊的连作何反应都蒙了。

谢菲尔低头,眼睫微垂,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该死的,现在连劝月芽都要搬出陆闵之,他对她究竟影响有多深?

“他,他知道吗?”月芽干巴巴的问道,陆闵之的脸在她心里越发的模糊,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的过去,他的想法,她什么都不知道,他于她也不过是陌生人罢了。

谢菲尔德摇摇头:“我是因为一个阴谋,基因培育出来的,不是自然受孕。”

他说的含糊,却足以让他获取小姑娘的同情。

卫璪 銝璪b

月芽微微抬头,眼前的曾经的室友漂亮的惊人,朦胧月光下,他的一双眼睛越发潋滟,眉目如画,皮肤白的惊人,静静站立时,似乎只有梦里才会有这样漂亮美好的人。

他耐心的看着自己,脸上虽然没什么表情,眼底却是遮掩不住的关心和希冀。

月芽回握住他的手,低声道:“菲菲,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谢菲尔德微微一笑,眼底星光点点,定定的看着小姑娘,眼里只有她一人,坦荡道:“我喜欢你,我想你陪着我。”

月芽忍不住笑了,抿唇道:“我也喜欢你,菲菲。”

她对着谢菲尔德笑得弯起了眼睛:“我跟你走。”

谢菲尔德脸上流露出一丝激动,喜悦的低声嗯了一声,拉着月芽离开天台,边低头轻声的跟她说接下来的安排。

直到很久以后知道谢菲尔德身份性别的真相,月芽大呼上当,却已经远远来不及了。

天边泛白。

月芽曾经的家里。

陆闵之坐在门口,表情闲适,眼神柔和的看着远远的天边,身边还放了一个凳子,放佛在等什么人回来。

卫璪 銝璪b

他最终收敛了表情站了起来,盯着远远大气层中肉眼不可见的黑点,直到用尽精神力也无法感知到,良久,他低低的笑了,喉间低沉的笑意让人发毛。

“月芽……”

他喃喃出声,手指怅然若失的蜷缩着,明明梦里她选了他,她对他明明无法拒绝,她不可能对他没有一丁点感情。

他了解的小女孩,胆小,怯弱,略微迟钝,除非被逼到绝境不然一直都是软绵绵的。她心善,耳根软,念旧,极容易被人打动,他是如此了解她,才能在侵吞了这颗星球后,还能牢牢在小姑娘心底里扎根,有一席之地。

是他。

谢菲菲。

他蛊惑拐带了小姑娘。

负面情绪在他眼底浮浮沉沉,最终沉溺下去消失不见,陆闵之叹息,拎起凳子返回屋中。

整座城市,唯有这栋房子没有破败不堪。

整座城市一片死寂,再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尤其是小姑娘也已经离开,这里再没有一丝眷念。

他坐在客厅沙发上,这里他记得,小姑娘曾坐在这里甜甜的朝妈妈撒娇,明明曾经这么美好。

卫璪 銝璪b

他仰头靠在沙发背上,手背盖住眼睛,细细的回想从相识到如今,一幕幕,他到底该拿小姑娘怎么办。

良久,他睁开眼睛,眼底黑沉沉一片,他蓦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左腕的红点:“082,帮我连接主系统,我申请通话。”

而另一边。

月芽现在窗前,目不转睛,近乎痴迷的看着外面。

那些璀璨耀眼的星光离自己越来越近,各式各样的光芒,划过的痕迹。宇宙并不黑暗死寂,那些奇异的五花八门的星球,几乎迷花眼,让人应接不暇。

谢菲尔德好笑的捧着她的小脑袋,强迫她视线看向自己,轻声道:“你干巴巴站着看了大半天了,不累吗?“

月芽用力的点点头:“不累。”

谢菲尔德笑了笑,伸手按了下舱体边的按钮,立马升下一块银色的挡板,遮住了玻璃窗,他牵着月芽,不容置疑又语含关心:“那你也需要休息,接下来要进行超光速跳跃,你第一次经历身体会很难受的。”

月芽乖巧的任由他拉着自己,带着自己走到舱体后方,贴心的放了一张人类的床。

谢菲尔德又在旁边按了一些月芽看不懂的按钮,扶着月芽躺好,带着笑意道:“睡吧,睡醒应该就到了,你一定会喜欢的。”

(陆大快上肉了,菲菲要慢慢等了ovo起码要先成年)

卫璪 銝璪b

(新标题你们懂得,换地图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