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有超级英雄电影都有哪些人说我邪恶:邪恶美少女谎言第四季A说

有超级英雄电影都有哪些人说我邪恶:邪恶美少女谎言第四季A说

小姑娘睡眼惺忪,揉了揉眼睛,旋即像是想起了什么,瞳孔不由得放大,脸却越来越红,咬了咬唇,几分羞恼,眼波流转带着几分少女心事。

谢菲尔德狐疑的看着小姑娘脸上的红晕越来越深,小姑娘被盯的心虚,摸摸脸,装作若无其事的起了床,谢菲尔德看着小姑娘绯红的小脸,若有所思。

月芽在谢菲尔德眼皮底下心虚的吃完早餐,点了点脚尖,小声道:“菲菲我吃饱了。”

谢菲尔德收回探究的视线,微微点头,略略收拾罢,带着月芽出了门。

这几日一切都被谢菲尔德改造了一通,完全的适应了地球人原来的生活习惯和生理安全,月芽带好小如芝麻的呼吸自助器,跟着谢菲尔德离开了海底。

等到真正送融入人流,月芽才忽然意识到,纯人类的模样十分稀少,人来人往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别的特征,比如兽耳,明显的长毛,鱼鳞的皮肤,竖瞳,甚至还有的特别明显,翅膀,背鳍等。有的几乎将近3米高,壮硕的宛若路人,有的小巧的宛若6.7岁的孩童。

然而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都是普遍4.5个人以上结伴而行。

谢菲尔德看出小姑娘有些疑惑,微微低头,淡淡的解释道:“梵伦多的特色,群体活动,特别看中人际交往。”

所以你这么好,肯定会有朋友的,热情友好的梵伦多欢迎你。

月芽有些恍然,蓦地不期然想到了陆闵之他们种族,寄生也是他们必须的生存方式,如果他们错了,造物主又为何会诞生在这个宇宙……

梵伦多的确是一个很适合新人的星球,即便科技再发达,这里依然处处都保留着自然纯朴的风俗和小细节,月芽本以为出门便会有各种飞行器或者超便捷助驾器,结果一个都没有,所有人都是普普通通的走路,各种面带笑容的聊着天,如果忽略他们身上各种暴露身份的特殊标志,简直宛若普通人生活一般。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走了10多分钟,谢菲尔德带着月芽拐进一条人流微少的巷子,在第三间门前停下,驻足回头:“到了。”

从外面看并无特殊之处,甚至里面几乎黑黑一片,放佛吞噬了一切外界射进去的光源,让人看不到里面。

月芽微一踌躇,看到陆闵之毫不在意的走了进去,连忙也跟着快步走了进去。

走进店内感觉比外界更明显,真的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月芽顿时不敢再随意走到,停在原地,紧张的小声叫到:“菲菲,菲菲?”

话音刚落,便感觉到有人牵住了自己的手,谢菲尔德的声音响起:“来。”

单单一个字,足以让她松了一口气,瞬间心安。

月芽乖顺的任由自己被谢菲尔德拉着向前走,有他在自己身前,自己脑袋里便什么纠结烦恼都没了,放佛一切他都可以解决。无论是他带她离开地球,还是现如今对她的帮助,都让她感激。

走了几十步,谢菲尔德掀起黑幕,光线瞬间渗透了进来,幕帘后终于露出了真面目,各种姹紫嫣红的花朵,一簇簇一团团,墙壁吊挂着,悬挂着,甚至地面上也密密麻麻摆着,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

月芽站在谢菲尔德身后,蹲下身好奇的打量着脚边的碧蓝的花蕊,花瓣小小的却精致非常,如此凑近时能清晰的闻到一股难以描述的香味,让人忍不住深呼吸。

月芽伸手,想要触碰一下这漂亮夺目的杰作,忽然听到有人连忙呼声制止:“别碰,离它远点。”

伴随着急促的脚步声,来人快步走了过来,月芽抬头一看,不由得呼吸一滞:“陆,陆闵之!?”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男人皱了皱眉,脸上带着几分不悦,冷声道:“我不是,蓝梦的花香有致幻作用,你产生了幻觉。”

谢菲尔德把月芽拉到身后,半遮着小姑娘,心里的不舒服几乎达到了巅峰,他按捺住内心的郁结烦躁,耐心问到:“阿道夫,除了这一点没别的了吧?”

阿道夫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捧起蓝梦,将它放在高处,不是很在意谢菲尔德的问题和态度,随意的嗯了一声。

谢菲尔德低头,和小姑娘对视:“还记得我是谁吗?”

月芽歪歪头:“菲菲。”

谢菲尔德指了指阿道夫,语气低沉:“他是陆闵之?”

月芽直觉不能点头承认,也听到了方才的阿道夫的话,小心的措辞道:“我知道他不是陆闵之。”

“那你眼里他的样子确实是陆闵之吧?”

“是……”月芽干巴巴的点了点头,被谢菲尔德如此质问有些难堪,她移开跟谢菲尔德对视的视线,脸色些微苍白。

气氛瞬间沉默凝滞。

远处沉迷摆弄各种花盆的阿道夫明显也感觉到了,他看了看默默对峙的两个人,泡了一杯水递给月芽:“喝了吧,能解除幻觉。”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然而他的样子在月芽眼里,完全是陆闵之的模样,几乎是找不出区别,月芽僵着,迟迟没有伸手去接。

阿道夫有些不耐烦的想拉月芽的手,将水杯硬塞进去,却被谢菲尔德粗鲁的夺去了杯子,他嫌弃的看了一眼:“喝完就走。”

月芽想伸手去接杯子,却被谢菲尔德拦住,他表情冷淡,端着水杯放在她唇边,明显的要喂她喝。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瞧着他脸色可怕,老老实实的凑到杯边,小口小口的吮着。

水的味道不算很好,有种奇怪的涩味,不过喝完几口,陆闵之的身影已经明显消失了大半,清清楚楚的看到阿道夫表情不耐的看着她,月芽有些不好意思,道歉道:“阿道夫,对不起。”

谢菲尔德擦了擦她嘴角的水渍,打断了她的话:“不用道歉,他不应该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放在门口。”

阿道夫轻哼,为自己心爱的花卉辩解:“蓝梦才不危险,它又不会让人受伤,轻微的致幻作用,也只是能让人看到心底深处渴望拥有的东西而已。”

他这一番话说完,月芽已经脸上火辣一片,旋即又变得苍白,她咬了咬唇,根本没有勇气去看谢菲尔德的表情,是她的错,都是她的错。

半晌,谢菲尔德声音响起,磁性微哑:“我想让她给你当学徒。”

阿道夫想都没想,只接拒绝道:“不可能,她不合适。”

他身上仿若还有些陆闵之的影子,月芽看着他,听到他果断的拒绝,莫名有些委屈,不由得问道:“为什么?”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阿道夫皱眉,又看了看她还略显稚气的脸,有几分嫌弃:“你身体不行,才不经意间吸了一点点就产生了幻觉,心理素质也不合格。”

月芽已经后悔问了为什么,此时更加的羞惭,小声道:“打扰了。”说完转身就走,内心想逃离的冲动无视了前厅的黑暗,只埋头的就往前走。

谢菲尔德面无表情的看了阿道夫一眼,旋即也转身离开去追小姑娘。阿道夫看着黑漆漆的门口,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啧了一声:“谢菲尔德这个样子真少见啊。”

黑暗中,谢菲尔德一如进来时拉住了月芽的手,无奈的谈道:“还有别的工作,再一起去看看吧。”

月芽摇头,沉默不语,半晌小声道:“对不起,菲菲,刚刚我……”

谢菲尔德打断了她的话:“不要道歉,他会从你的生活中消失的,现在只是开始,我保证。”

月芽张张嘴,想到梦里的一切,越发无地自容,她根本没脸跟谢菲尔德提起,偏她梦里什么记忆都没有,任由陆闵之欺负玩弄,梦里还控制不住的对他心动不已。

陆闵之。

月芽忍不住叹息,即便谢菲尔德带她离开了地球,如今也在梵伦多开始安逸的生活,但始终无法摆脱陆闵之。她有种莫名的直觉,恐怕与陆闵之的纠缠并不会这么早就结束,菲菲对不起,我没脸开口关于梦到他的事情,我对你有所隐瞒。

谢菲尔德感觉到身后小姑娘低沉的情绪,想了想开口道:“不然我们先回家,明天再出来也可以。”

月芽用力的笑了笑:“不用,我不累,我们再看看,不然你工作了我一个人在家多无聊,我也想找点事情做。”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谢菲尔德看她小脸已经恢复了红润,眼睛熠熠生辉,便点了点头:“那我们去米希尔的宠物店。”

最终也是无果,那些所谓的宠物最矮的也跟她一样高,并且看她时眼里都冒着绿油油的光,明显看到美味食物一般。

月芽哑然:“为什么唯独对我这样?”

谢菲尔德还未来得及开口安慰,米希尔一撩长发,大咧咧地开口道:“因为你闻起来太弱了,又有点香香的,就好像一个没有战斗力的食物一样。”她说着,又摸了摸下巴,看着月芽白嫩的小脸,补了一句:“我都有点想咬一口。”

月芽吓得拉着谢菲尔德落荒而逃。

最终,海洋馆,陶瓷艺术,手工,都失败而归,月芽泄气了:“我们回家吧,估计今天是不行了。”

谢菲尔德眼底升起一抹满意的愉悦,他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姑娘有些疲累的神色,说出了计划安排中里最后一句话:“我似乎,刚好缺个小助手。”

小姑娘果然如他意料中一般笑了,她拉了拉他胳膊,装模作样的替他擦了擦没有的汗,狗腿子的笑:“菲菲老板,你看我怎么样?”

谢菲尔德颔首,不置可否:“可能会有点累。”

月芽麻溜的挺直腰,中气十足道:“不怕累,累不怕,怕不累。”

谢菲尔德被她逗的失笑,又买了一些梵伦多特色食物和小玩意,带着月芽返回海边,顺着崭新的光圈通道回了家。

有人说我邪恶:邪恶说

如果一开始便提出要小姑娘跟他一起工作,小姑娘也会答应,只是那却不是他想要的。

他要小姑娘心甘情愿,完完全全的接受,他要小姑娘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处境,知道自己对于她来说,才是不可或缺的人,即便这么做有些卑鄙无耻。

谢菲尔德看着客厅里兴奋的摆弄着礼物的小姑娘,满意的勾起了唇角,结局是成功的,不是吗。

【周六了!更新更新!】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