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关于二元一次函数的所有公式刺激野外h 野对疫情中国精神的体会外h

关于二元一次函数的所有公式刺激野外h 野对疫情中国精神的体会外h

结果,那一天晚上我们还是回到我们的那间小平房

因为对我们来说,这里是回忆的家

「当你离开的时候,我从没想过我们还可以像这样睡在一起。」两个孩子睡在我们两个中间,我握着她的手轻声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自已居然会和女生在一起,呐,为什麽选择我?」

「…这是个好问题,我也不知道。」

「你很欠揍耶!」

「…不然换我问你,为什麽愿意接受我?」

「因为…你对我很好,你很温柔…然後就不知为什麽就爱上你了啊…」她後面的声音越说越小声

「什麽?」其实我有听到,但我是故意再问一次的

「没…没事啦!快点睡觉啦笨蛋!」她捏了下我的脸接着将被子将头盖起来

「好啦。」我也乖乖的闭上双眼

刺激野外h 野外h

如果可以…希望可以一直这样下去…

早上,我们跟平常一样到学校上课,而王妈一样在家顾两个孩子

10点左右,我的手机忽然响起,是王妈打来的

怪了…她应该知道我在上课怎会忽然打给我?

接一下好了,可能是家里有什麽事之类的

「老师,我可以接电话吗?家里打来的。」我举起手向老师问道

「嗯,好。」还好这节课的老师并不是很机车,所以也不多问就让我走出教室

我走到教室,接起了电话,电话那一头很吵

「喂?」

「鸣…鸣…冬…冬城小姐…」不知道电话那头再吵什麽,只能稳约听见王妈的哭声

「王妈,冷静点,发生什麽事了?」虽然嘴上这麽说,但我还是有些不安

刺激野外h 野外h

「家…家烧起来了…」

…家?我愣着

「等一下,我马上回去!」挂断电话後我不断往前跑着

晓望!晓梦!你们一定要平安无事!

我一路狂奔到家门口前,愣愣的看着不断被大火吞噬的家

那个充满回忆的家…

消防人员拿着大水管不断用用大量水试图将火扑灭,但火一点也没有熄灭的迹象

「请让我进去!里面还有两个孩子!拜托让我进去!」门口前传来王妈的哭喊声,她试图冲进屋内,但却被两个消防人员拦下

「请您冷静!现在火势太大连我们的队员也无法进入!」

她刚刚…说什麽?

「王妈…孩子们…在哪里…?」我愣愣的走到她面前问道

刺激野外h 野外h

她先是愣愣的看着我,接着无力的在我面前跪了下来低着头落着泪不断哭喊着

「冬城小姐…对不起…对不起…我…」

「…晚点再说,先起来吧。」不管起火原因是什麽,这都不重要…

我缓缓走到门口,拿起放在一旁的水桶,里头装满了水,我将那桶水往身上泼接着往前走,消防人员拦在我面前

「很抱歉,现在火势太大不能让任何人进入…」

「…你让开。」我瞪着他冷冷的说道

「但是…要是发生什麽事的话…」

「死了我自已会负责,滚开!」我打断了他的话一把推开他接着顺手拿起放在铁架上的毛巾沾满水摀着嘴巴走进火里

里头都是黑色的烟雾,几乎看不见前方,炙热的火焰不断将木头烧的喀吱做响,热气不断冲向我,我一边推开掉下来的木头一边四处张望大喊着

「晓梦!晓望!你们在哪里!」

该死的…好热…

刺激野外h 野外h

「咳!咳!晓望!你们在哪里!」被烟呛到的我一边咳着一边继续大喊着

”救命…咳”忽然传来细微的呼喊声,我赶紧找寻声音的来源

如果是他们两个也许会待在房间里,,我转进充满火焰的房间里大喊着

「晓望!你在哪里!」

「拔爸?是拔爸吗?我在这里!咳咳!」

我打开一旁的木头柜,两个孩子果然在这里,但晓梦却是紧闭双眼躺在晓望怀里,双手紧握着一个黑色的小盒子和一张相片,一看见我的晓望泪水马上冲出了眼框大哭着,我马上将两个孩子抱进怀里

「乖,别怕,拔爸在这里!」太好了…找到你们了…

抱起两个孩子我马上朝出口跑去,但由於四处都是火焰和烟雾让我没办法判断四周的方向,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丝光线,我朝那光芒跑去,但被烧成黑色的木柱却塌下来了,我紧抱着两个孩子两脚用力一跳直接将挡在门口的木头堆撞了出去,整个人摔在地上,我紧紧抱着两个孩子在地上喘气着,消防人员赶紧来到我身旁将我扶起

「冬城小姐!您没事吧?」同样来到我身旁的王妈脸上挂着两条泪问道

「呼…呼…梦…快带晓梦去医院,她失去意识了!」也不管身上因撞击而受伤的伤口,我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将晓梦抱给一旁的医护人员

「拔…爸…对不起…对不起…」晓望忽然哭着对我说道

刺激野外h 野外h

「傻孩子,为什麽要道歉?」我抱着他温柔的问道

「因为…我没有保护好晓梦…她跑出柜子的时候…我没有拉住她…所以她才会…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拔爸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什麽?」

「帮拔爸到医院照顾晓梦,好吗?」

「那拔爸呢?」

「拔爸…还有事情要办。」我将他抱起,交给站在身後的医护人员「我的孩子就麻烦你们照顾了,还有,我不在的时候,她就是两个孩子的褓母。」我将晓望抱给医护人员接着指着身後的王妈说道

「冬城小姐…很抱歉…如果我没有出门买东西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对不起…对不起…」

「真是的…你们是怎样,我没有责怪谁别一直跟我道歉,如果真的觉得对我很抱歉的话,就去好好照顾两个孩子吧。」我拍了下她的肩膀说道

她跟着医护人员和两个孩子坐上了同一辆救护车,接着离开

我望着眼前不断被大火吞噬的屋子,脑中不断浮现出从前的回忆

刺激野外h 野外h

为什麽…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

她失去了记忆就算了…连这栋充满回忆的屋子也要夺走吗…?

不知为什麽,泪水就这麽落了下来

为什麽…我到底是做错了什麽…为什麽要连最後的回忆也夺走…?

「小姐,你要不要也去趟医院?」一旁的消防人员看着我问道

「…我想…待在这里。」我擦去了泪水,继续看着渐渐被水柱扑灭的屋子,火也渐渐熄灭

「那至少让我们先为你处理伤口吧,喂!帮这位小姐处理下伤口!」他对着後方穿着白色医护服的护理人员喊道

我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语着,让医护人员替我包紮着我的伤口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我缓缓的将手机拿了起来放在耳边

「李冬城!你是跑去哪里了!为啥都不接我电话!」电话另一头传来严二的怒吼声

「…干麻?」我冷冷的问道

刺激野外h 野外h

「吕阳婷被带走了!」

「…你说…什麽…?」我瞪大了双眼愣愣的问道

「范勇良那混蛋带了一群人过来!说什麽叫你一个人在10点半的时候到後都找他!你现在在哪里?」

「…我家…」10点半…不就剩半个钟头吗?

而且後都…为什麽那家伙会知道这个地方?

「蓝学长去找你了!他还叫你不要乱跑!」

「…嗯。」我挂断了电话

为什麽…

我就只剩她了为什麽连她也要夺走…

我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一旁比较没人的也方拿出手机接着打开录音功能

大概过了10分钟,blue果然骑着重机来到我的面前

刺激野外h 野外h

他看了一下已经被烧成黑炭的家一眼後,接着看着我说道

「事情的状况我大概了解了。」

「…」

「你打算去吧?後都。」

我点点头

「…把这带去吧。」他从口袋拿出一个药罐和一卷绷带递给了我,我愣了一下

「…不阻止我?」

「阻止你你就会乖乖的不去吗?」

「…不会。」

「那就拿去吧,要是打到一半昏过去的话那还得了。」

「…这是第二次…用止痛药去打架了吧?」

刺激野外h 野外h

「是啊,第一次还打到忘记要停下来呢,这次要有点分寸哦。」

「…我们也是在那时候变成兄妹的吧?」

「是啊,谁叫你这家伙居然什麽也没说就独自承担所有的一切。」

「…」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你总是在我身边支持着我…

「还有,把这也带去吧。」他从後车厢里拿出一捆被白布包住的东西并交给了我,我拉开了绳子,里头放着的是一把木刀和一把长剑

「这是…」我愣愣的看着手上这两把一年没动过的…杀人武器

「我知道你在顾虑些什麽,如果是为了保护别人而使用这东西,师父一定会谅解你的,我会带着警察和医护人员在外面等着你们的,所以,你一定要把她带回来,知道吗?」blue笑着说道

我也跟着笑了,接着我将两把刀收好将手机拿出来递给了他

「我想,师父一辈子也不会原谅我的,所以这就交给你了。」

「…你…」

「什麽也不用说,我走了。」我转过身往前走

刺激野外h 野外h

什麽也不用说了…想说的话已经都在手机里了…

10:25分,我来到一片竹林前,中间有一条小路

每往前一步,我的心脏就跳的越快

一年没来了吧…这个地方…

走出小路後,是一间很大间的工厂,没有任何声音,安静的诡异

这里还是跟以前一样呢…气氛沉的跟什麽一样

我推开大铁门,里头有不少黑道大叔在等着我

「…」比以前还多人吗…

「没想到速度那麽快,这女人对你来说就这麽重要吗?李冬城。」范勇良用手摸着被绑住的她的脸,在她耳边吹气着

虽然我很想冲上去一刀砍了他,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这种距离还有人数,也许冲到一半我就死在中间了

离止痛药发效的时间…还有10分钟…这段时间,要想办法拖延才可以…

刺激野外h 野外h

「你要找的是我吧?放开她。」我瞪着他冷冷的说道

「别这麽急嘛!游戏才刚开始而已不是吗?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她,但如果你输了,她就是我的人,而你必须死,如何?」

「我接受。」我一点也不迟疑的回答他的问题

打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选择了…

「哼,首先第一关!灼热地狱!」他露出狡猾的笑容,接着摊开双手对着在场的人喊道

黑道大叔们忽然很有默契的让开了一条路,接着几个人拿出了一盘又一盘小型烤肉架,铁架上方放满了被烧红的石头,那些烤盘就这麽延伸到范勇良面前的楼梯下

喂喂…不是吧…?这会死人的啊…

「脱下你的鞋子,然後延着我为你铺好的道路走过来吧,这就是第一关。」坐在贵族式椅子上的范勇良高高在上的看着我冷冷的笑着说道

我看着她,她不断扭动着身体,但因为嘴巴被胶带封住没办法说话,只能不断发出声音

「吵死了!给我闭嘴!」他赏了她一巴掌大吼道「再吵!等下让你叫个够!」

她无力的摊在地上,泪水就这麽落了下来,她看着我猛摇着头似忽叫我不要去,我咬了一口牙

刺激野外h 野外h

「没事的,再忍耐一下,我马上就带你回家。」我收起了愤怒的眼神,接着对她微笑道

低下头看着这一条火红的道路,我吞了下口水

止痛药发效…还有7分钟…

「怎麽了?要认输了吗?」

「哼!要认输的人是你,你这混蛋!」

我脱下鞋子,接着深吸了一口气将脚放到火红的石头上

踩在上方的左脚发出阵阵的焦味,我咬紧牙不让自已叫出来

该死的…止痛药的效果还有5分钟才会发效…

事到如今也不能回头了…

我握紧双拳将另一只脚抬上来,当全身的重量都在火红的石头上时,痛感更加深刻,我的泪差点飙了出来

但我不能哭!要是在这里示弱的话…这一切都没意义了!

刺激野外h 野外h

我颤抖着往前走,每走一步疼痛感就加深一次

将肉放在烤肉架上所发出的声响如今出现在我脚下

血不断从脚底冒出,火红的石头上充满了我的血,焦味不断从脚下传出

「呼!呼!呼!」我不断喘气着但还是继续往前走着

痛到感觉好像快昏过去了…还有3分钟…

我看着她,她泪水不断落下的摇着头,似忽是在叫我不要往前走了

抱歉…我又让你落泪了…

再等一下,我马上和那家伙做个了断!

来到他面前,我整个摔在地上喘气着

感觉双脚已经不再是自已的了…痛到快昏过去了…

双脚不断流着血,皮肤被烧到见骨的程度,双脚不断颤抖着

刺激野外h 野外h

在场的所有人都有些愣住了,但他却仍是一脸轻松样的看着我

「站起来吧,垃圾!」

啧…这混蛋…我抬起头来瞪着他,试图站了起来但却又回到地板上

还有…1分钟…

「怎麽?才第一关而已就站不起来了吗?这场游戏,你输了,杀了她!」他对身旁一个男子说道

男子拿出小刀朝我的脖子刺来,我直接将他打飞,他明显愣了很大一下

「为什麽…你还动得了?」他愣愣的问道

「很简单,打架模式和一年前我灭了那个黑道团体的方式一样。」我缓缓坐了起来,冷冷的看着他,接着从口袋拿出那卷白色的绷带一圈一圈缠烧在双脚上

「啧…止痛药吗?你不怕死是吧?」

「比起死,我更害怕失去我自已的灵魂。」缠好绷带後,我站了起来

「哦?那我倒要看看你的灵魂究竟可以撑到什麽时候!第二关,你死我活!」

刺激野外h 野外h

在场的黑道很统一的拿出自已的武器马上将我包围在中间

「这里有50个人,全部打败就算你过关,可使用武器,就算是杀了他们也无所谓。」

「哼!这些人对你来说全是棋子,是吧?」我缓缓抽出木刀接着冷笑的说道「对付棋子不需要用到真刀。」

「少瞧不起人了,给我杀!」他一个下令,50个黑道同时朝我冲来

完全不会害怕,反倒是兴奋,要说为什麽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我双脚几乎没离开过,手上的木刀不断在空中挥舞着

就算被打中我也毫不在乎的继续挥动着我的木刀

每当木刀落下,就会有一个人受伤甚至是倒地

每当身上多出一道伤痕,我就会开始担心

药效退了以後,我还有办法活下去吗?

不知过了多久,满身是伤的我半跪在原地微喘气着,四周全是昏过去的人

刺激野外h 野外h

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血染红了整件衣服

我摸了一下刚被刀子砍中的腹部,看着满是鲜血的手有些愣着

啪!啪!啪!我抬起头来瞪着那个拍手的家伙,他仍是一脸轻松样的看着我

「不错!没想到废物可以有这样的演出这的确是件值得赞赏的事。」

「下一关。」现在连一分也不能浪费了,从止痛药发效已经过了大约20分钟了吧?就我印象没错,药效可以持续1小时

「别那麽急嘛,让你喘口气以免等下你打到一半晕倒,不过,既然你这麽希望快一点下一关的话,那我就奉陪到底吧。」他站了起来,身後缓缓走出一个熟悉的男人「最後一关,对手就是我们两个,杀掉我们就算你赢。」

她瞪大了双眼,我也愣愣的睁大了双眼

这…怎麽可能…?

「你这家伙…沦落为黑道的走狗了吗?杨天健!」我低吼道

「哼,今天我会变成这样究竟是谁害的了?」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为什麽要把她牵扯进来?」

刺激野外h 野外h

「单纯看她不顺眼罢了。」

「…你有没有真心爱过她?」我微低着头,冷冷的问道

「当然有真心爱过,不过爱的是她家的钱,这答案你满意吗?」他也是一付游刃有余的样子看着我说道

我咬着牙,缓缓抽出那把长剑站了起来瞪着他

「哦?这眼神不错,怎麽?想杀了我吗?我就不信你不是为了她家的钱而接近她的!」

「今天就算她抛弃她所有的财产我也不会抛弃她的,因为我爱的是她不是钱!」

「哼!漂亮话谁都会说,在这个社会里有钱就可以当老大,不过我想像你这种一辈子只能待在底层的废物是不会了解的。」

「你说完了没?可以开始了吗?」已经快忍不住想冲上去一刀给他砍下去的我瞪着他,语气冷掉一个极限

「就这麽想死吗?」他抽出一把武士刀说道

「那我们就开始吧。」范勇良戴上有铁针的手套摆出拳击手的动作说道

接着,我们就开打了

刺激野外h 野外h

感觉时间过没很久,实际上我们打了10分钟

范勇良身上并没有太多外伤,因为我几乎都用木刀砍他所以内伤会比较多,而杨天健身上都是伤,血不断从伤口冒了出来

我瞪着地上的两人,放在杨天健脖子上的剑差那麽一点就可以刺穿他的喉咙,但我却没这麽做,反而是转过身将剑收进刀硝朝她走去

我喘着气蹲在她身边替她解开绳子,她马上扑进我怀里大哭着,我只是抱着她摸着她的头发轻声说道

「对不起,把你牵连进来了。」

「笨蛋!笨蛋!笨蛋!你这个大笨蛋!为什麽你要来啊!不是跟我说没事的吗!」她大吼着,双手紧紧抱着我

「抱歉…回去吧。」我牵起她的手缓缓站了起来,脚步有些不稳

虽然感觉不到痛,但却可以明显感觉到身体很沉重

我知道,自已的身体快承受不了了

剩下的就交给警察处理吧…

我们缓慢的往前走着,走到一半她忽然停了下来睁大了双眼,表情有些怪异

刺激野外h 野外h

我转过身疑惑的看着她,这才看见另我不可至信的事

不知何时站起来的杨天健就站在她身後,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拉开拳头将他打飞,接着我转过头确认她的情况,但一看我整个愣住

一把短刀硬生生刺在她的背上,那个位子正好是心脏

我猛然抽起长剑冲到刚从地上爬起的混蛋接着由上而下在他胸口划了一刀,下一秒血便喷了出来,他倒在自已的血泊中

我快速将长剑收好接着转身接住即将倒地的她,她紧闭着双眼,呼吸非常微弱

「阳婷!醒醒!阳婷!快睁开眼睛!你不可以死!」我将头靠在她的胸口,她的心跳非常微弱

也不管自已身上的伤有多重,我将她背了起来朝门口跑去

我绝对不会让你死的!

冲到门口,果然正如blue说的,一群警察和医护人员在外头围了半个圆圈

「shadow!阳婷怎了?」一看见是我,他马上跑了过来,几名医护人员带着担架紧跟在他身後

「阳婷…求求你们快救阳婷!我可以不要我的命,只求你们救她!拜托你们了!」我将她轻轻放在担架上抓着一名医护人员落下泪吼道

刺激野外h 野外h

「我们会尽力的,所以你也快一起来医院做治疗!」他反抓我的手将我一起拖上救护车

我紧握着仍然昏迷的她的手,紧闭双眼不断祈祷着

如果真的有神明存在…拜托请救救她!

我可以用我的命来换回她的存在!只求您救她!

我…不能失去她啊…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