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兄师傅我想要长勿近 骨科重爷爷奶奶拌嘴的辣文欲文

兄师傅我想要长勿近 骨科重爷爷奶奶拌嘴的辣文欲文

合服以后,涂驿容算是和那个轻狂杠上了。每天他上游戏第一件事情不再是收药打田鼠,而是打开排行榜,死死地盯着排行榜上那个闪亮亮的”轻狂”,深呼吸一口然后对着那名字竖中指。甭别说,这个效果还是很好的,至少涂驿容,我们可爱的软软有了自我安慰的快感。

“叶丰,快跟我去刷副本!”涂驿容顶着一头杂发,咬着面包含糊不清的对着一边打怪打的快要睡着的叶丰说。

“软易推,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你为了一个游戏熬夜熬俩宿。”叶丰已经快要撑不住了,自从那天涂驿容的草泥马叛变以后,涂驿容就整个人变了个样,原先愣是说要睡觉美容,每天晚上不会超过10点睡觉,睡觉前半小时还很规律喝热牛奶和敷面膜的他现在居然大清早蹲在电脑前让自己陪他去刷副本?!

叶丰眯了眯眼看了看窗外,太阳还挂在东边。嗯,不对,好像挂在西边了……

两人又刷了一次副本,副本那BOSS看见涂驿容又出现气的开始暴怒了,攻击值刷刷往上窜。

“小毛孩儿!你还让不让本大王睡觉了!你已经刷了本大王三天了!”穿着萌萌的海绵宝宝睡衣,头上带着一顶毛绒的睡帽,抱着毛绒宝宝的山大王顶着黑眼圈很不满的对着涂驿容咆哮!BOSS也是人啊!刷三天还让不让人活了!

“小山忍忍,我快进前十了。”涂驿容快速的语音对着BOSS说道,手上的动作却是快又狠。

“我不是你炮友啊你妹!BOSS也是有脾气的啊!”山大王抓了抓头,将睡帽重新戴上去,抱着宝宝左窜右跳。

涂驿容揉了揉眼睛,一个困身甩了过去,紧接着几道群攻打在山大王身上,只打的他的血值刷刷往下掉。

最后一个金光闪闪的超大暴击在山大王的头上出现,穿着海绵宝宝睡衣的山大王轰然倒地。

涂驿容看了看自己的资料,满意的舒了一口气。

兄长勿近 骨科重欲文

软易推

性别:男

称号:暴戏

等级:73级

主职:舞戏

辅助:药师

剩下的资料软易推没有兴趣看,他把最新升的一级的升级点全部加到了攻击上,蹲到山大王身边摸了摸眼泪淌成河的他,安慰道,”没事了,我升级了。”

山大王哭的更加勤快了,尼玛,你升级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但是山大王还是很聪明的,他装着无辜看了看涂驿容,”我可以睡觉了吧?”

“睡吧,你睡帽歪了。”涂驿容极有良心的帮山大王的睡帽扶正,然后拍拍他的肩,带着叶丰创建的”强易攻”出了山洞。

排行榜上,软易推这三个字终于也金光闪闪了。虽然在最下面,但好歹离目标又近了一步!

兄长勿近 骨科重欲文

辅助榜上,软易推的名字从第十名进到了第六名。和第五名仅仅差了二十点熟练度。

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游戏里的天也渐渐有了暖色。涂驿容总感觉有什么事情没做等到一封邮件跳入他的眼帘时,他才抓狂的将已经很乱的头又抓乱了许多。

“尼玛!我忘记收药了!”

叶丰打着哈欠看着一边在床上打滚的涂驿容,摇了摇头,抱着电脑窝回自己的房间睡觉。谁知道这货连打两天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自己还是做个正常人吧……

打滚完的涂驿容没有起来继续打电脑,他已经将游戏挂机了,可以自动打怪刷经验。其实超过那个大神中的大神有什么好处吗?没有,顶多只是多些虚名罢了。但是他就是固执的讨厌那个人。涂驿容将脸埋在被子里,深秋的寒风微暖微冷,让只穿着一件衬衫的涂驿容打了个寒颤。

“小容啊,你要出去妈妈也不留你,只是这涂家终是你的家啊,偶尔也还是要回来看看的。”母亲柔和的声音在涂驿容的耳边回响。

他有些心烦的将被子盖过头,闷住自己的脸。不是他不想回家,而是回家,就会遇到那个人。

那个他一辈子都会恨,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的人。

“小容,这个周末回来一趟吧,你哥哥也回来了,大家一起聚聚,一起出去玩玩。”

涂驿容那时候真的很想说,他不要去,但他明白,不管自己怎么说,最后还是会被拖着去。与其让母子的关系更加僵硬,不如委屈下自己,就这么答应了吧,大不了,离他远点就是了。

涂驿容揉了把脸,起身套好衣服匆匆的洗漱了一下就出门了。

兄长勿近 骨科重欲文

大街上,已经稀稀落落的有了落叶的影子。涂驿容拉了拉外套的领子,将脸埋起来。他熟门熟路的走到一家早餐店前,开门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早餐店总是人很少。在同一时间其他早餐店是人满如流,而这家店却还是空荡荡的。

明明味道很好,价格也很便宜,地段什么都没有问题,可就是没有人,这让涂驿容多多少少有点郁闷。每次他经过都在想,每天都没有人他能开下去吗?出乎他的意料,这家店顽强的生存了好几年。不过涂驿容也感觉开心,人少还不好吗?这样自己就不用在大冬天还排着队只为了吃上一顿早餐。

涂驿容吃包子正吃到一半,门就被拉开了。涂驿容习惯性的往来人看去,这一看就硬生生的让涂驿容的目光滞住。

擦得锃亮的皮鞋,白色的衬衫,tiffany的水晶袖扣,稳重大气的黑色领带,梳的一丝不苟的发型……

涂驿容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这个人,他太熟悉了。

“吃东西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的不注意。”一只手将涂驿容嘴上叼的包子拿下来,用指腹轻轻的将涂驿容嘴边的汤汁擦去,嘴角挂着的微笑更让涂驿容想要站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涂驿容十指紧握,一甩手拍开了来人的手,他自己都能想象自己的脸上的表情该是多么的丰富多样。这个人,最喜欢看着自己这样的表情吧,他一定感觉很爽吧?!

“我亲爱的弟弟好像很不欢迎我啊?”何雅谦眯了眯眼,锋利的眼眸中流转着玩弄的表情。

欢迎他?别闹了!他涂驿容宁可减少十年寿命也不要见到他何雅谦一面!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

兄长勿近 骨科重欲文

这么想着涂驿容便站起身,冷着一张脸就冲到前台想要付钱结账,他现在后悔的要死,当时怎么不先付钱呢?

更让他觉得坑爹的是前台的人不知道死哪里去了,以前一直在这里撑着头补觉的小妹妹此刻消失的无隐无踪。而自己的腰上,那双手已经环上。

“何雅谦!你不要逼我!”涂驿容挣扎着掰着何雅谦的手,可后面的人却纹丝不动。

何雅谦冷冷地看着那个一脸恐惧又愤怒的涂驿容,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变态的满足感。他拉住涂驿容的手将他拖到有沙发的位置上,狠狠地扇了涂驿容一巴掌,涂驿容一时就懵了,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何雅谦压制了。

“我为什么回来,还不是因为我想你了。”何雅谦毫不犹豫的吻上了涂驿容的嘴唇,将身下困兽的滋味品尝了个遍。

涂驿容的记忆顿时刹车,他好像又回到了六年前的那个夜晚,雷电交错,冬风呼撤。他的嘴唇有些泛白,却被何雅谦吞噬湿润,灵巧的舌头在他的口腔内肆意掠夺,带着点点腥味。

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还是何雅谦并没有真心想要困住涂驿容,让他一下子就推开了何雅谦,连钱都没来得及付就往外冲去。

“小容,开胃菜,我很满意。”何雅谦用手指沾了沾唇,手上就有了淡淡的红色。何雅谦用舌头舔尽,看着僵硬在那里的涂驿容。

“何雅谦,我们就不能断了吗?”涂驿容握紧了拳头,慢慢地转过身看向恢复冷漠的何雅谦。

“晚了,小容。”何雅谦将手插入西裤口袋里,”而且,小容,你应该叫我雅谦哥哥而不是何雅谦,这样很没礼貌。”

涂驿容听到何雅谦说的话整个人猛地一震,随后白着一张脸冲了出去,几秒就不见了他的身影。

兄长勿近 骨科重欲文

“记忆总是美好的。”何雅谦掏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随后温和的说,”妈,我回来了,而且,我还看见小容了。”

涂驿容跑回去的姿势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一边跑一边害怕的往回看,明明已经看不见何雅谦了,他却还觉得何雅谦在一旁看着他狼狈不堪的模样。涂驿容苦笑一声,自己都有了被迫害的感觉了吗?

幸好,家很快就到了,涂驿容哆哆嗦嗦地将钥匙从口袋里拿出来,可是一个不稳钥匙就掉落在了地上,涂驿容捡了好几次才捡起来,对着孔插了半天才对上,开进门口连鞋子都不脱就跑到厨房倒了一杯水,水杯因为涂驿容不住晃动的手而洒出了不少的水。他重重地把水壶放下,一口气将水杯里的水灌下。喝完一杯水涂驿容才感觉好了一些,他将水杯放在桌子上,用手抚额,嘴角的苦笑与自嘲毫不掩饰的露了出来。

涂驿容,真够没用的,不是说着以后看见他也要高傲的不像以前那样懦弱吗?不是说好,不管他再怎么耍手段,也要坚决和他对着干的吗?怎么一看到他,自己就忍不住害怕恐惧呢?你太没用了,涂驿容!

“怎么了,软易推,弄出那么大的动静。”叶丰才刚刚睡过去就听到一阵重重地关门声,立马被吓得跳了起来,连忙走出来看发生什么事情。结果就看见涂驿容傻逼一样的呆在厨房,一张脸惨白惨白的。

“没事,手抖。”涂驿容连笑都不愿意笑了,他原先已经有些慵懒的神经突然又有了活力,警惕的望着四周,哪怕现在在的地方是那么的安全。

叶丰自然知道涂驿容在说谎,可是看着他苍白无力的脸,叶丰还是咽了咽口水,摇摇头回到房里去继续睡觉。

涂驿容整个人靠在桌子边上,暖阳照在他的背部,他却没有任何温暖的感觉。还有几天,他就又要见到那张可恶的脸。

他多么想事情随他的意愿来发展,让他和何雅谦断了,可是事实上,他涂驿容,一辈子都甩不开何雅谦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