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重口瞎bb是骂人吗虐宫:重买来的男保姆完结番外口虐

重口瞎bb是骂人吗虐宫:重买来的男保姆完结番外口虐

  齐温站在窗帘后,目光清冷的望着站在树下的两个人,见周德衍搂着齐锦,温柔低语,露出迷人的笑容,她的内心妒火沸腾,怎么也压抑不住。

  她纤细的手指紧紧握着窗帘,将它幻想成是齐锦,狠不得将她勒死的力道。

  齐锦!如果这世上没有齐锦的存在,那该有多好?这齐家就自己一个女孩,周大哥眼里也会只有她,和周大哥订婚的人,一定是自己。

  太可恨了,为什么自己就不是齐家明媒正娶夫人生的孩子,而是外头情妇生的私生女呢?如果不是这个不名誉身份,她完全有资格和齐锦竞争周大哥未婚妻的地位,而不是躲在窗帘后面偷窥他们。

  无论齐温内心如何憎恨埋怨,此刻被周德衍紧紧搂着的齐锦也不会晓得。

  她被动的任周德衍将她抵在树干上,抬着下巴亲吻她的唇,他一只手扣着她的腰,不让她逃离,另一只手却不安份的探入她的长裙里。

重口虐宫:重口虐

  「不行,你放手。」齐锦的声音柔绵嚅哑,听起来像是黏腻缠绵的呻吟,非常诱人。

  周德衍碍于种种原因吃不到她,却不肯简单的放过这迷人的身躯,将她锁在自己的怀里,压在自己的胸膛处,感受她胸前柔软细腻,和闻她身上带着淡淡芬芳的体香。「小锦,乖,别动,让我抱着一会,就一会。」

  「啊!你…别进去!」齐锦发出惊喘声,美眸睁大,里头还带着氤氲的水气,看起来十分的楚楚可怜,容易引起男人的兽性大发。

  周德衍的手指从她底裤缝里钻了进去,温柔小心的揉搓着她敏感的软肉。「我帮你揉揉,很舒服的,是不是?」

  若不是齐锦她爸管的严,他何苦站在齐家的院子里轻薄齐锦,他更想把这团软肉压在床上,狠狠的把她操到晕眩,把精液灌满她的肚子里,最好一次就怀了他的孩子,省的让他等几年才能娶她进门。

  「不…」

重口虐宫:重口虐

  周德衍喜欢她的声音,却又痛恨她那软绵绵的声音会让他忍无可忍,想对她逞兽欲,索性封住她的唇瓣,让她消音。

  他虽然没有身体力行的进入齐锦的体内,不过早在齐父的监管漏洞下,他早就各种方式把齐锦整个身子给尝遍了,他视齐锦是他的所有物,虽然遗憾她的处女膜是被他的手指给弄破了,不过她迟早会为自己打开双腿,也就无所谓让手指先尝她的滋味。

  若不是手指试着进入过她的蜜穴里,他又怎么会晓得齐锦的诱人之处,他光是靠手指的抽插,不仅是让齐锦浑身发颤,高潮迭起,连自己那肉根,居然在无人触碰的情况下射了。

  她身体的娇柔缠绵,是他前所未见的,他有些明白网路上讲述的性感尤物,或是玉壶名器的由来,并非凭空捏造,是有依据的。

  「你挟的我好紧,是不是很喜欢我这样?」周德衍的手指顺着爱液的润滑,挤进那神秘之境,湿滑紧致,他不由得吞咽着口水,想起前一阵子,他借口黎振非的生日聚会,把齐锦带出齐家,在黎振非的房间里,他扑在齐锦的腿间,用舌头肆意侵犯着她的媚穴,将她弄的泣不成声,全身带颤的。

  若不是黎振非和齐温跑来打断他们,说不定齐锦会同意帮他口交,他早就肖想齐锦那炙热的口腔,灵活柔软的香丁,每次与她亲吻时,都会被亲硬,久久消不下来。

重口虐宫:重口虐

  一想到黎振非和齐锦,周德衍心情就败坏了。这两个人,一个对他的女人想入非非,另一个居然不自量力想取代齐锦的位置,真是可笑。

  齐锦被他的手指弄的抑压不住的呻吟,低柔沙哑,带着微弱的哀求,又甜又腻,还紧紧的搂着他的颈子,发出声音的唇瓣就在他耳边,她受不了的含着他的耳垂。「周德衍,轻一点,别太大力,我受不了。」

  周德衍被她的言行举止,憋的老二快爆了,可是他偏偏不能干她,去他的齐岷权,害他吃不到齐锦。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