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面其实涉及一个有趣的心理动力,透过把对方当作坏人、透过想像对方才是这段关系无法好好继续走下去的主要原因,把自己放在一个“努力不懈”的位置,就可以成功站稳受害者,然后一边说着自己楚楚可怜,一边怀抱着无力的感觉,跟姊妹、兄弟诉苦,来证明自己有多么的无助。

当然,这并不是说你很奸诈、很糟糕,都让对方来当坏人;事实上,对方一定有一些在关系当中放弃或逃避沟通的地方,但关系是两个人的,一个巴掌不会响,所以回过头来你也可以想想,自己在这段感情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也做得不够好、没有看清楚的地方。其中,一个常见的盲点就是“罪恶感投射”。

在他的身上看到你的罪恶

这个名词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只是我取得一个名词方便说明这个现象。我想要表达一个概念是:有些时候你在感情里面以为对方做错了某件事、指责对方的行为,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心中的某些黑暗,又或者,因为害怕自己做出某一些危害关系的事,所以把这个恐惧投射在对方身上,好让对方成为某一种代罪羔羊。我们可以看看下面的例子:

1、Cindy 经常觉得老公在外面有养女人,每天都做恶梦,梦见老公和别的女生上床。她很害怕有一天老公会抛下她、离开她而去。然而,身边的朋友完全都不觉得她老公有出轨的迹象,就她一个人活在某一个被害妄想当中。隔了一个月,老公出差,她却和旧情人上床了,到这个时候她才明白,一直以来她所恐惧的并不是老公的劈腿,而是自己的劈腿。

2、Eric每次回家都没有好脸色,指着自己的小孩和老婆大骂,怪小孩功课没写完,怪老婆没有顾好小孩、又没有打扫家里,俨然一副大男人的样子。老婆总是逆来顺受、受尽委屈,但奇怪的是,老婆越是忍耐,Eric就越是生气,有一次他还跟同事说:“我就是不喜欢她一脸无辜的样子”。隔了一阵子以后他才明白,原来他早在这段关系当中没有心了,当初是奉子成婚,对于太太感情本来就薄,他一直在想着有一天太太会了解到,自己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真正爱上她,就会主动提离婚了。然而,太太越是忍耐,他就越是气愤,表面上看起来好像一切都是太太在这段关系当中没有做好,但实际上是Eric根本没有想要当一个好老公,然后他把这种“坏伴侣”的黑暗投射到太太身上,让太太去承担。

3、Amy跟Grace是一对女同志伴侣,两人经常为了对方和其他的女生出去、走得太近而吃醋,几乎每天都吵架、关系有很多的冲突跟争执。其实彼此在这段关系之外,都有倾心的对象,但两个人都不愿意说破,只想要等哪一个人先开口结束这段关系。有一天,两个人终于发现,那些一直以来的冲突跟争执并不是为了让两个人关系变好,相反地,正是想要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糟,糟到有一天彼此终于愿意承认不适合,然后各自去找下一段关系。换句话说,两个人各自对于自己“还对其他的女生有兴趣”而感到罪恶,可是又不愿意承认这个罪恶,于是这些罪恶累积成某一种负面的能量,在关系当中炸开,成为两个人冲突的根源。

在上面这些例子当中都有两个剧本,一个是表面的剧本,一个是深层的剧本。表面上的剧本可能呈现出某一个人似乎做得比较不好、比较多错误,但深层的剧本或许是另一个人内心有其他的鬼,然后透过把这个鬼投射在对方身上、指责对方的不好,来期待有一天这段关系会结束。换句话说,有些时候你是透过“我觉得他不够爱我”来逃避“其实你已经没有那么爱他”这件事情。

将感情的成败责任归咎于他,自己会觉得轻松许多,如果你意识到自己正在做这件事情,可能要稍微踩一下煞车,因为从前面的例子你也会发现,像这样的一种投射,不一定真的能够结束关系,还有可能让彼此纠缠下去。

把自己的投射捡回来

如果你在读这篇文章的时候,觉得好像有一点什么被打到了,甚至开始感觉到,在这段关系当中有一些不是很满意的部分,好像也和自己有关,那么恭喜你,代表你愿意把自己的投射给“捡回来”。例如,一直以来很害怕对方会劈腿的你,终于看清楚原来一直以来最担心的不是对方劈腿,而是自己会劈腿;又例如一直以来很担心两个人会这样一直争吵下去、没有结局,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早已不想要继续在这样的关系里面,只是在等待谁先摊牌而已。

这一个又一个的烟雾弹,掩藏了感情里面你真正需要面对的课题,你可能早就已经比谁都明白,继续下去两个人都会同样痛苦,但你又舍不得最后变成孤单的样子,所以只好抓着对方,避免寂寞来造访。

从这样的关系当中要离开需要一点勇气,当你能够认清楚自己的逃避,不一定会比较轻松,但至少会离你想要的关系、想要的自己近一点。
标签:
点赞()

关于作者: 小久久

热门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function CheckPl(obj) { if(obj.saytext.value=="") { alert("您没什么话要说吗?"); obj.saytext.focus(); return false; } return true; }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