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第四荷2020年高铁学生票时间包网女主很坏很痞的校园文h-辣肉文

第四荷2020年高铁学生票时间包网女主很坏很痞的校园文h-辣肉文

第四章

婚礼晚宴於星级酒店举行,宾客如云,没意义的喧哗、嘈杂的祝贺声穿插其中。

吃吃喝喝了一半,新郎新娘开始敬酒了,而身为伴郎的他和身为伴娘的她自然也得陪伴在旁。无他的,皆因在这个时段,各自有任务在身,当伴郎的得负责替新郎挡酒,而身为伴娘的得随时顾虑新娘的礼服,不可以被其他人踩到,所以身材娇小的她则尾随新娘後方,两只小手正忙着提着新娘过长的裙尾,一双水灵大眸眯成细缝,小心留意四周,那些偶尔会在她们附近走动的一双双鞋子更是会加倍留意……

而身材高大的他原是和她一样跟在主角的後头,可当陆续有人奔出来灌新郎酒後,他便几乎是站在新郎旁边,一次又一次在新郎浅嚐表意後,抢过酒杯,两三口把酒中物乾了,一杯接着一杯的乾。

不论是多猛多烈还是加了「料」的酒,他都是冷淡地抛下一句,便毫不犹豫地把杯中物乾了。「我替你顶。」

纵然没法看清楚是什麽状况,可光是听见那些人在起閧个不停,听见那些人间接害他越喝越多,她就感到莫名其妙的生气。

要是聊及这个,她不只对那些人的行为很有意见,就连对他的兄长都有一点点意见。话说他兄长把他用得很尽,每次被灌酒时只喝了一小口就二话不说把杯推到承天傲的身上去,看得她不住担心他这样子把酒当成是水来灌会不会伤到胃伤到肝那些……担心那些倒是其次,但她就是看不过眼,就是觉得连他兄长都在欺负他。

随着起閧叫嚣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开始转移目标,不灌新郎了,转而灌有身孕在身的唐恬,可唐恬的唇才方碰上酒杯,承天璿便夺过恬恬捧着的酒杯,准备代新婚妻子乾了。

承天璿方灌了一小口,基於反射动作之故,承天傲直觉探手欲夺去对方手中的杯子,打算像先数回一样替对方挡酒。「我替你顶。」

可这回承天璿破天荒的拒绝了,还投了一记警告眼色给自家亲弟。「可我不想让你碰我老婆碰过的杯子。」

「……随你。」承天傲没执意挡酒,冷嗤了一声,便抽回手由得自家兄长去。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傲果然人如其名蛮『酷』咧,挡酒挡了一整晚,酒量不错呢──」兄弟甲笑着赞叹,口吻略带着夸张和调侃。

「不就是,几年前才听天璿说你在外国留学时曾胃出事得住院,是胃溃疡还是什麽?」兄弟乙加入讨论,没话找话说,翻了些旧事来说,正所谓讲者无心、听者有意,偏偏有人一字不漏的听进耳内,还开始为老是得挡酒的伴郎担心起来。

曾胃出事得住院……还要是胃溃疡那些……那他刚刚还这样子灌酒?!

「真的假的?我看他现下酒量比从前的来得好吧,一杯一杯来太不够过瘾了,乾脆整瓶来吧?」兄弟丙讪笑道,大概是喝多了开始有恃无恐,以致越玩越不懂收敛,取过晾在圆桌中央的两支墨录色威士忌酒瓶,将其中一支递给承天傲後,便向对方抛下一记挑衅眼神。「这是我私自带来的,一人一瓶灌了吧──怎麽样?」

眼看斗酒一事在即,她的思绪俨如麻花般混乱。

刚才一杯一杯的,他已不知喝了多少杯……现下还一整瓶来?会私自带来的十之八九是烈酒……这岂不是比先前还要来得要伤胃?

她越是想越是心慌意乱,在她正担心他当真要喝下一整瓶的酒来自虐时,也不晓得是良心发现还是什麽来着,老是把伴郎当成是酒桶来用的承天璿微笑着为亲弟说情。「喂喂,别这样着欺负我的好弟弟,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他灌醉了,我今晚还得照顾他,别串通害我──」

「不怕,伴郎倒了,还有伴娘在呀──」兄弟丁笑笑地道,这麽一来,众人的焦点便落在一直跟在唐恬身後,理应毫不起眼的她。

任她想破头颅都不曾想过自己一下子成为众人的新目标,她慢了大半拍才反应过来。「下?」

「小菱别『下』了,你一整晚都没喝半杯,怎样都要喝──」兄弟丁略带诱导性质的说话时,还忙不迭取过一只乾净的杯子,不理会她的意愿,迳行倒了半杯酒递给她。

瞠眼看着杯子里的茶色液体,她自然不敢接,连忙柔声婉拒,抱持一丝希望盼望对方能够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我不懂喝酒的……」她一面慌张无助,如一只不幸掉入陷阱的小动物般,也不晓得是不是男生天生以欺负女生为终生己任,开始越来越多男生转移目标,集中火力欺负她了……

「只是半杯而已,不会有问题的啦──」其中一名兄弟出言诱劝,其他的都争相和应,说得煞有其事似的,可她不是那些傻呼呼的无知少女,自然晓得这是他们灌人酒所用到的技俩。

「这……我真是不会……」她一拒再拒,声音在自己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下显得越来越薄弱,几乎被其他人的劝酒声所掩过。

「凡事总有第一次,今次喝了,下回就会喝──」

她当然晓得他们是在哄自己跳坑,可对方人多势众,正所谓一嘴难敌众口,更何况她一向不擅词令,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编出完美的藉口来推拒。「这……」

正值旁徨无助之时,眼睛下意瞄向那抹过往老是像堵坚固的围墙般为她遮风挡雨的高大身影,只是匆匆一瞥,却被其他人瞥见,还拿来作开玩笑的材料。

「小菱别盯着傲看了──没有伴郎帮伴娘挡酒这一套的──」

害她当场尴尬到不了,飞快地否认:「我没──」

那只是匆匆一瞥,根本不算是「盯」……可是一股热气却不争气选在这时升腾,冲上两颊,像是证实其他人所说的话似的。

「说没又面红?还是说小菱刚刚偷偷喝了酒,现下装佯不会喝的样子──」

救命……现下该怎麽办才是?她强忍着逃走的冲动,继续作垂死挣扎。「我不是……我真的不会喝──」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喝了後就会喝啦,妹妹乖,拿着吧──」有人逗她逗上瘾,竟然像个金鱼叔叔似的把她当成是天真无知的女童来哄,说时,那杯酒又往她那边推去。

眼看着面前那只逐渐逼近的杯子,那股欲落跑的冲动更是强烈,可基於职责所在,她只能待在原处,逼於无奈地松开了掌心里的柔滑布料,转而接过对方递来的杯子。

方取过杯子,起閧的男生们纷纷鼓掌叫嚣个不断。「喝吧、喝吧──」

双手捧着杯子,她螓首低垂,百感交杂的看着杯中物。这……现下骑虎难下,不喝也不行──死就死吧──

在她正打算豁出去置生死於度外之际,一条长臂毫无预警地自後方伸来,越过她的右肩,探向她捧着的杯子。

瞥见那紧抓着杯缘的修长五指,她呆了下,便侧首抬眼望向那条长臂的主人。

在充足的灯光底下,她看到一张有点模糊的脸容,纵然看不清对方的表情,可她能够清楚感觉到有两道锐利的目光投到她的脸上去,也能够清楚听见那把熟悉的低沈男音。「我来。」

有人眼见灌伴娘不成,心感不满,故合力呛承天傲来着。

「喂喂傲,你不会是打算帮伴娘挡吧──」

「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假借挡酒之名,行骗酒喝之实──」

那些人口中的不满,她有一句、没一句的听进耳内,由始至终她在意的都是……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要是她不喝的话,那就得由他来喝……

那些人刚提到他曾胃出事得住院……似乎是胃溃疡那些……

那……要是这样子喝法,会不会一个不小心又胃溃疡?想到这,十指自发收紧抓牢酒杯,她看着那张被灯光柔化了的脸容,咽下紧张的唾液,然後摇了摇首。

一丝错愕在那双阒黑的眼眸闪掠,不过很快便恢复平静,握着杯缘的五指无视她的拒绝使力往上拉,可她却像是偏要跟他作对似的把杯身抓得紧紧不肯放手。

她不配合的行径令他由原先的大惑不解转化成不耐,一双好看的剑眉蹙起了,他拒绝与她较劲,只是冷硬地溢出两个字,其霸气十足犹如高高在上的帝王般,有着笔墨难以形容的迫力。「放手。」

纵然如此,她还是没被对方所说服,毅然拒绝之余,还把杯身抓得更紧。

「不放。」反正只是半杯而已,她应该喝到吧?应该不会这麽容易就醉吧?

不曾料想到会遭到拒绝,一丝愠色爬上那张好看的俊容,子夜般的黑眸危险的眯起,所迸出的锐芒几近可以在她的发顶刺上两个大窟窿。「你──」

「傲,人家小菱想自己喝,你怎麽真是抢酒喝──」其中一名兄弟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故意出言调侃,火上加油。

纵然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光是空气中那股不明寒流已够她裙下的双腿直发抖。

当她怯懦的打算别过头不再看他,并打算一口气乾了手上那杯酒物的时候,他猛然俯下身,带温的唇凑近她敏感的左耳,而太过专注在豁出去的她压根儿没察觉到他的靠近,直到带着浓重湿气的烫人吐息灌入耳中才发现,不过为时已晚了。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就在这短短一瞬,酥痒感俨如电流般流遍四肢百骸,教她不住打了个寒颤,肌肤上频频冒出的疙瘩连同身上的气力掉了个一地都是。

两腿有些少发软迹象,不过她还能勉强站稳,却拿不稳那只骤显得有点重量的杯子──糟糕了!

在她担忧杯子会被打翻之际,一股强大的力量透过杯子传来,她方意识到发生何事,擒着杯缘的细长五指便把杯子连同她缠绕着杯身的十指带到她的左肩上方──?!她惊恐的循左肩上方看去,便瞥见杯子被稍稍挪高,那个不知何时出现在她左肩附近的冷峻侧脸主人在她错愕的目光底下三两口就把杯中物乾了。

这这这──现下的状况看起来像极了她在喂酒似的……

酒入喉头的吞咽声音过後,是掺杂着烫人气息的低磁男音。「谢谢。」

然他松开了手,留下那只空杯子给她。

她又羞又愤,这这这……谢什麽啦?那岂不是变相在说她在喂酒吗?!

「酷咧,果然是傲,这回由伴娘来喂酒,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

喂酒什麽?!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意思──这──明明是他强来的!

她含冤莫白,可双颊却矛盾的沾染了羞赧的证据。

「对了,傲你刚刚跟小菱说了什麽来着?她怎会改变初衷?」有兄弟对於这个事态发现感到疑惑,忍不住追问。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她由始至终都没改变初衷……她很想反驳对方的说法,可是她明白在这个当口开口说话只会又成为被众人欺负的对象。

「什麽都没说。」承天傲挑了下眉,答话。

「骗谁呀?恐吓她吗?不然她怎会打了个寒颤──」见男主角的嘴巴如蚌壳般紧得怎样撬也撬不开,其他人将目标移到女主角身上。「小菱,他跟你说什麽?」

又被点名了,她脸颊一红,怯声应话:「这……没、没有……什麽都没说……」

「小菱你这种蹩脚谎言要用来骗谁呀?!」

冤枉呀……她没说谎……他的确什麽都没跟她说……

他、他只是──吹了她的耳朵!

这样的结果自然不是所有人能够接受的,或者应该说除了一对新人接受外,其他人都一律拒绝接受……故此另一波的灌酒行动又冲着她而来了。

「傲,你是又『顶』不是又『顶』……」兄弟甲耸耸肩、摊摊手,故作哀怨的开了个头,其他人便争相加入劝酒行列,大概是不成功灌她酒誓不罢休似的。

「不就是!话说男家今天都做牛做马做了大半天了,女家的姊妹总要喝点给点面子吧──」兄弟丁随口编了个听似合理的理由,便重施故技的取过另一只乾净的杯子,又漠视她的意愿倒进半杯酒递给她。

再次被围攻,季小菱连脸红的心情都没了,非常不幸地再次嚐到百口莫辩的滋味。「我……」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这回,她还没来得及开口说拒,唐恬便抢先一步开口,情绪激动的夺过对方手上的酒杯,义薄云天的为她挡起酒来着……「别欺负我的伴娘,我来──」

可杯子还未碰上唇,承天璿便抢过唐恬手中的杯子,打算为妻子挡酒。「你有身孕不能喝,我来──」

可唇尚未碰上杯子,早已回到原位的承天傲冷淡地匆匆抛下一句,便一把夺过自家兄长的杯子,仰首把杯中物一口气乾了。「我来顶好了──」

如此有趣的一幕,看得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爱劝酒的人不住啧啧称奇。

「哗哗,现下是在演哪一出?哪有新娘帮伴娘挡酒的?伴娘不喝,新娘挡;新娘不能喝,新郎挡;新郎不能喝醉,那就伴郎挡噜──」兄弟丙即场分享自己观察得来的「挡酒」链,得出结论後,还倚熟卖熟的走去搭承天傲的膊头。「算来算去最後都是傲挡,看着你都不禁替你辛苦呀兄弟──」

承天傲纵感不悦,可没表现到脸上去,而他既没认同亦没正面回应对方的话,只是挑了下眉,漠然地道:「这家伙就是仗着我能喝才硬拉我来当伴郎──」

「我很好奇,是不是曾当过调酒师的都很会喝?」兄弟乙接话,这回又像上回一样,在不经意间提及了一件某位女士不知情的旧事。

「当然不是。」他口吻淡薄地答话,还是那种「敝人傲视天下」的模样,也不晓得是他人长得高注定要用俯视的来看人,她老是觉得他看人的眼神带点鄙夷不屑的意味。纵然看不清,但她还是有这种感觉,那种感觉还要是很强烈的说。

不过显然兄弟丙察觉不到这个,又玩起倚熟卖熟这一套,拍了承天傲的後背数记,拍打声还满响的,可见对方的手劲还蛮重的。「厉害厉害,那一定是近得天行多,近得那个酒桶多,酒量会不好才怪──」

天行……对方口中的天行应该是她认识的那位吧,既是系里的风云人物,也是承天傲那个明明有家底,却跑去混黑的表弟……

在兄弟丙缠着承天傲东扯西扯之际,兄弟丁又冲着她而来了,似乎对劝酒这码事有莫名其妙的执念,不对,近似一点的说法应该是──也不晓得是她过敏还是自我意识过盛之故,她老是觉得对方的执念独独是针对她而来的……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好了、好了,傲已经替小菱顶了两回了,这回一定要小菱自己来──」

当那位人兄不准其他人出手帮她的时候,那种感觉更是强烈。

「傲不准来顶,新郎新娘也不准──」

「……」看着对方手上那杯不知打从哪里拿来的一只半满玻璃杯子,她又哑掉了。不是惊讶,有过两次被劝酒的经验之後,正所谓一回生、两回熟,她不会再感到惊讶了,而她之所以会当起哑巴来着,乃是因为她不知该作如何应对才是。

说时迟、那时快,兄弟丁又把杯子递向她了,还说了一大堆话来哄她入局。

「小菱拿着吧,只是半杯而己,特别替你混了些雪碧,味道应该不会太呛──」

呃……嘴角不由自主地抽动了下,敢情他真是当她是无知少女吗?她看起来有这麽脑残吗?她还未至於连混酒更易醉这一点都不知道。

「当成是可乐喝了就可以了──」

眯着眼儿瞪着对方看,还有,想灌她酒就灌她嘛……干嘛摆出一副看似为她设想的嘴脸?看了就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不爽!眸光挪到面前那只杯子去,看着那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的液体,她决定豁出去了──

这回,她不敢瞄承天傲了,纵然她不知哪根神经不对劲,老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冲动,可她都是极力压抑自己不去看他,就怕承天傲会奔来帮她挡酒,也不敢表现出一丝抗拒了,她就怕恬恬会仗义相助,总之无论是哪一种方式,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都会如某位兄弟所言,由承天傲来收拾残局──

他的胃曾出问题……那是很脆弱、很脆弱的,经不起一点风浪的。反观她的胃可健康得很,除了偶尔会因为晚了吃午饭晚饭而闹闹胃痛之外,就没有其他问题了,所以她的胃才经得起考验、经得起风浪,所以由她来喝,总比由他来喝好──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意念一定,她这个酒物菜鸟便在众人混合着惊讶和期待的目光底下,不由分说的取过对方手上的杯子,然後,仿效承先生帅气的做法豪迈万丈的仰首把杯中物灌了──就是这样,她献出了自己的第一次……

冰凉的液体入口,掺着苦涩的甘味俨如病毒般以难以估计的速度扩散开去,迅速侵蚀口腔里所有味蕾,也顺利麻痹了她的舌头,成功在瞬间废掉了她的味觉。

这是她灌上第一口的感受,而至於其他的嘛……基於味觉被废了,她没有太多感受可以分享,除了感到麻痹,还是麻痹,额外追加喉咙如火灼。

「……」感受着喉咙处那俨如火烧般的可布感觉,她禁不住眯起了眼,一丝杀意在心间游走,她忽然之间有摔杯的冲动──

「小菱,你还好吗?」唐恬一面担忧的问,像是担心她会即场倒下似的。

「嗯。」她强忍着喉咙的不适感,强抑下不该有的蠢动,艰难地发出一个单音。

五指掐啊掐,她情不自禁掐着那冷硬的杯身,还好,只是想摔杯而已……而这种冲动在听见劝酒同志的询问声音时特别来得强烈。

「怎麽样?味道还可以吧?」兄弟丁笑笑地问,笑容有些少阴险,颇有奸计得逞的感觉。

纵然深明在这种场合要说些能够配合大众的言论,可她就是禁不住发表自身感言。「……很难喝。」

比她娘亲自炮制的罗汉果水还要难喝……果然不是人喝的,她在心底暗咐。理所当然地,这种话她不敢说出口,要知道现场已有不少弟兄姊妹豪饮这种「非人类能喝」的饮料……她没法理解为什麽其他人可以把这东西当成是水来喝。

她有理由相信,这是传闻中的集体自虐。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也不晓得是哪个环节出错,对於她的一番言论,有一撮人爆笑出声,她不明所以,而兄弟丁则有些少人道,在爆笑时亦忙不迭附上一个答案。

「噗,很小女孩的答案──」

不过这个答案只害她又嘴角抽搐。呃,好一句「很小女孩的答案」。要是有谁懂的话,麻烦指导一下──什麽叫做「很小女孩的答案」……她实在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真是很难喝好不好……难喝这回事无分成人与小孩,再说,她已是个成年人好不好,纵然她的脸蛋是稚嫩了些少,也没法改变她是成年人的事实。

在她正被其他人当成是珍禽异兽研究时,她当下明白到……世间上的M是何其的多,当中有为数不少的人是有自己S自己的倾向,而承先生无疑也是个M,不过他是被S……才被逼当上个M。

她曾和他相处过好一段时间,可她不曾见过他曾喝酒,也不曾在他身上嗅到疑似是酒味的气味。越想下去,越是觉得承先生很可怜……被S了一整晚。

在这个当口,见色忘友而消失了好一阵子的洛小漩终於冒上水,就在她後方。

「小菱,你不觉晕吗?我刚刚混了可乐都见晕,而且胃很不舒服,所以推了给沁泓喝,现下欣欣姐正在忙着跟某位人兄在斗酒……」

斗酒嘛……真是看不出来……看不出原来欣欣姐也是个M。

基於这项认知太雷人了,她迟疑了下,才答话:「……不觉。」

语音方落,洛小漩眼前一亮,一双大到眼球几近要掉下来的眼睛正一闪一闪亮晶晶的盯着她看,她自然有读懂那炽热目光里头的仰慕……

呃,嘴角又抽了抽,那是不是说她的酒量比小漩好?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不知怎地,纵然她觉得酒的味道很恶,可心里还是有一咪咪优越感。

这该不会是……想成为M的先兆吧?这样的想法惊到了自己,深怕自己会一个不小心因一时的虚荣感而踏上一条「不归路」,她连忙作出补充,搬出一个足以说服自己别跑去当M的理由。「只是喉咙像火烧一样……很不舒服。」

酒是不是能伤胃伤肝这个,她暂时未有机会体验得到,可她唯一能够确定一点是──它对她的喉咙、味蕾与及舌头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

「小菱根本就好酒量,在骗谁?」兄弟丁毫不真诚的赞叹,她光是用听的就晓得他在打什麽主意,没错,就在他不知打从哪里取来一支已开封的墨绿色酒瓶的时候,她就晓得自己又猜对了。「那多喝半杯好了,那这回就不混雪碧了──」

心想这回又是赶鸭子上架,她没可能推得成,故颓然应声配合:「好好。」

另匆匆向洛小漩交代一下身後事。「小漩,要是我倒了,麻烦你捱义气帮忙送我回家──」

「好呀!我会跟沁泓安全护送你回家──」洛小漩连细想都不用就答应。

说时迟、那时快,兄弟丁另一只闲着的手探向她握在手上的杯子,握着,并托起,然後又不询问她的意愿,迳行将她的杯子给倒个半满。不过这回,倒酒的过程有点缓慢,也许是因为挂在杯缘的瓶口太窄,也许是因为酒瓶太重,兄弟丁弟兄体力不济兼且有点虚之故,所以过程较先前的略为显得有点缓慢。

酒物自瓶口涓涓流出,可她的眸光并不是跟正常人一样放在瓶口上,抑或是已倒进杯子里的酒物上,而是落在自己的手上,那只握着杯子的手。

如今,几根不属於自己的长指正好巧不巧搭着她握杯的纤指,纵然她感到有点不自在,立马想抽回自己的手,可又怕这样做会很失礼,更怕此举会弄跌杯子,所以她按捺着不发作,也不敢将不满放到脸上去,努力维持着憨憨傻傻满好欺负的亲民模样。殊不知她的忍耐,一旦落在某人的眼里就迳行被解读成别的意思。

没由来的,也不晓得是场内的空调温度调低了几度,抑或是什麽来着,她又有那种被数支冷箭射中的感觉,这回既不是芒刺在背,也不是芒刺在「头」,而是……芒刺在「手」。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几近是不由自主地,那只无辜的小手危险万分的抖了个两抖,她就是这样,偶尔状似羞赧实则惊恐的抖了个两抖,直到对方倒完酒,直到对方收回手为止。

要不是唐恬的嗓音恰巧在耳边响起,她会误以为那只用来握杯的手已断了。

「小菱你行不行──」

「OK的……」其实恬恬问她也没用,连她自己都不确定OK不OK,至今还头脑清醒,照理说应该OK吧?应毕,她略带戒备的睇了手上那杯颜色明显较先前来得深的酒物一眼,便重施故投举杯仰首灌了。

酒物入口,比先前更苦的味道充斥整个口腔,刺激她每一个官能细胞,会比先前混稀了的更苦,她认栽!可有谁来告诉她为何这回她会嚐到辣味?还要是呛得她想咳出来的辣味?其实她很想把余下尚未咽下去的酒液吐出来,可是这种行为实在失礼,故她唯有一面悲痛的把其余的都咕噜咕噜吞进胃里去。

救命,这是什麽见鬼难喝的味道──不对,这种味道,她似曾相识,虽然不是很熟悉……这摆明是浅粉红色咳药水那种味道!汗!纵然她平生所接触的咳药水不多,可是健壮如牛的她偶尔也会犯些小毛病。所以她胆敢断定这味儿……

跟她生平第三大怕的咳药水的像个十足!果然是个M的才会喝的东西!

在她正为了自个儿平白受罪的喉咙而悲叹时,她听见了兄弟丁追问的温吞嗓音。「小菱该不会是事前偷偷喝了什麽来垫胃?」

她方回过神来又吓窒了,乃是因为对方的脸突然靠得有点近。

有多近?其实又不算很近……约莫是一个人头的距离。真的不是太近而已……可她就是感到浑身不对劲,兼且有一股不详的抗拒感袭上心头。

可她却想……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这……」

真是想……

纵然对方长得不错,那张脸蛋挺帅,是五官清俊斯文那种类型,可是……她还是很想……後退一步。她的确是想退後一步好让彼此间保持一点比较让人称心的距离,但另一边厢又止不住在想会否是人家一时没为意才靠近了些许,又或者这种距离在日常社交根本不算是些什麽。假若当真如此,那她要是後退的话,就有机会伤害到对方,亦有可能会反过来被对方取笑她大惊小怪……

不过怎样说,对方都不会是对她有意思……她颇有自知之名,自己压根儿没啥姿色可言,所以对方不可能是心怀不轨的啦!

经过一番思前想後过後,她强抑下抗拒感与及欲退後的冲动,强逼裙下那双蠢蠢欲动的腿儿立在原处,强逼自己微笑着询问对方。「什麽事前?」

然後,她惊讶的发现问题偏到一个她没法理解的方向去。

「就晚宴开始前。」兄弟丁笑言,眼见她从头到尾都丝毫没退後的意思,他略带试探性质的靠近了她些许,殊不知她只顾着在思忆中浮浸,并没发现这一点。

晚宴开始前……他给她牛奶、他说要帮她……呃,他又帮她……穿鞋子。

相关的记忆在脑际相继弹出後,双颊又是隐隐发热,并非酒气所致,纯粹是受到脑中的影像所影响,就连自己正在被人芒刺在「脸」这一项也没为意得到。

直到对方提及到某个相关字眼。

「你是不是晚宴开始前偷偷喝了些什麽来垫胃……比方说是牛奶。」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她猛然清醒过来,直觉就想开口说晚宴前喝些什麽垫胃有什麽问题?

可用作反驳的言词尚未有机会逸出唇际,便被一把掺杂着讽刺意味的低沈冷漠男音所掩过。「你可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喝酒前先喝牛奶垫胃装好酒量──」

「下?」她一怔,瞠目看着那抹朦胧的高大身影。

喝酒前先喝牛奶垫胃装好酒量……这才是他要她喝牛奶的真正用意吗?不是怕她肚子饿,而是怕她会无端端被灌酒?是这样子吗?她很想开口问他,可他和她站的位置有点距离,她总不可能站在原处问他,走去问他又好似不知怎的,再讲,如今群情汹涌,绝对不是询问这个的好时机……

说起来,最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承天傲的一番话会惹来一番激烈的议论。

「什麽?真的假的?」

「不会吧──」

「但空穴来风、事出有因,不可能是无中生有的吧──」

之後,原是团结一致以灌她酒为乐的男生们开始互翻旧帐……

简言之,内閧是也。

「我哪有喝牛奶垫胃──」兄弟丁激动的反驳,俊脸上的笑容早已消失个无影无踪,杀气腾腾的瞪着承天傲直瞧。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承天傲没答腔,只是挑了下眉。这一挑,好意味深长。

果不其然,有人自动上场,发表言论。

「少来,上回硬抓了天行那个酒桶来斗酒,你不是先垫胃才上场──」老爱翻旧事来说的兄弟乙又发挥其看家本领,把过去的事搬出来,再一次成功换来哗然。

兄弟丁情绪更激动,立马呛回去。「你还敢说我,你自己明明也有喝牛奶──」

「我早就说我酒量麻麻,不喝会很易醉,到时是不是你送我回家──」兄弟乙也认得很乾脆,似乎对於自己酒量不佳这个没啥所谓,口吻理所当然得很。

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不断拚命地把咸丰年前的事翻出来,用来作呛对方的筹码,她禁不住感到汗颜。

眸光不由自主地落在承先生那张冷峻的侧脸上。承先生他……是不是故意的?

不知怎地,纵然她看不清,但她总是觉得承先生的唇角微微勾起了……

总觉得……承先生冷笑了。

忽然间,她感到有点心寒。忽然间,脑中弹出六只大字──果然是天蠍座……

真阴险……正因为承先生做的好事,这一席──被喻为最难搞的一席的敬酒完成,其余的都轻松搞定。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就是这样,敬酒环节顺利结束。

是结束了没错,可她却开始感到全身发热,而头也开始变得有点重……

这个时候,唐恬担忧的嗓音在耳际一响。「小菱,你没事吧?」

不知怎地,她老是觉得恬恬的声音像是离她很远似的,彷佛来自远方般,可恬恬的人明明就坐在她旁边!

「没什麽啦,我只是觉得有点热……」甫开口,她便赫然发现自己的喉咙很乾,出来的声音有点沙哑。是场里的空调温度调高了吗?

可是恬恬好似在不久前才喊冷……那是她的问题吗?

「你的脸很红呢……」唐恬又问,纤白的素手轻触她的左臂後,担忧的婉嗓里多了一分惊讶。「就连手臂也很烫,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脸红?「是吗……」

她想用手背探一下脸上的温度是否真如恬恬所言是脸红那种温度,可是她连双手都热得快要冒汗了,即使探了也得不出结果吧。

手臂很烫这个……她没所谓,可是脸红这个,万万不可!深明事态严重,她不敢继续待在原处,强忍着头重所带来的不适感站了起来。

「我上一下洗手间,冰一下脸好了……」匆匆交代了自个儿的去向,她便准备离开自己的座位。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我找个人陪你啦──」唐恬依旧有点担心,放心不下,连忙伸手拉住她的臂。

「不用啦……我自己会走回来。」她牵唇漾出让人安心的笑容,便轻轻拉开对方的手。

「那你小心一点。」唐恬还是有点犹豫,不过见对方这样说,所以也不好勉强。

「嗯。」她虚应了声,便强逼自己踩着平稳的脚步,穿过两扇厚重的典雅大门,往通往洗手间方向的走廊走去。确定自己已走出其他人的视线范围,她才放松下来,踩着不稳的脚步,凭着脑中的记忆往女化妆间走去。

身体越来越热……心跳越来越快……呼吸越来越急促……双腿越来越乏力……怎麽她有种醉酒的感觉?眼睛还开始泛起水雾来着……

当女化妆间如神般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双腿非常不争气的一软,她一失重心,整个人往前倾去──

眼看她快要吃个狗吃屎之际,纤细的腰间突发一紧,一条包裹在黑西装的长臂圈缠着她的腰身,及时勒住跌势。

她茫然的眨眨眼,星眸往上一抬,便对上一张不熟悉,但也算不上是陌生的男性脸庞……这张斯文清俊的脸庞……她曾见过好几遍了。

是灌她酒的那位人兄。

※※※

第四荷包网h-辣肉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