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轰自闭症孩子前世是修行人趴ca年轻人腰闪了抹什么药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轰自闭症孩子前世是修行人趴ca年轻人腰闪了抹什么药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毕业之後好长一段时间,我都一直待在我的那间小套房里,一方面是为了节省开销,另一方面则是以找工作之名逃避回家。

人在一不是学生之後,那些以往都很亲切的叔叔、婶婶就会不断重复又重复的问着相同的几个问题,像是「毕业了啊,找到工作了没?」、「现在做些什麽啊?」、「薪水只有22K吗?真的好可怜喔。」

还没找到工作已经很让人焦急了,这些迎面而来的问题更会让EQ就像是坐溜滑梯…不对!是像坐自由落体一样的垂直下降!

而我就只能用嘴角有点抽动的微笑,回应这些活像是刮坏了的CD般,不断跳针的亲戚们。

其实最烦的还不是那些跳针提问,而是他们总喜欢在爸妈面前说什麽「隔壁老王的儿子台大毕业之後,工作两年就已经当上大公司的经理了,一个月赚十万呢!」,听起来那个隔壁老王的儿子真的很争气,但是同样的故事,我每次听到的内容都不太一样,就好像老王有十几个儿子一样,一下儿子是台大,过一会儿又变成清大,上次当经理下次又变成律师…

我每每都会在心里想说,又来了、又来了,这跟我有什麽关系呢?

但是那些故事听在我爸的耳里,可就不一样了,他会三不五时就叫我要多学学别人的小孩,要我争气点,不要都念完大学了还不知道要干什麽,真的找不到工作就回高雄,不要一直在台北游手好闲的,就因为他的那些叨念,有一段时间我都在跟我爸呕气。

所以在失业的时候,我几乎没怎麽回高雄,只是一直待在台北找工作,只要看到户头里的数字越来越少,我就知道又过一个月了,那股无形的压力让我的作息变得很不好,常常失眠到窗帘都透出一点光亮了才终於睡着,那五个月的时间真的很漫长…

不过当生活一变的规律起来之後,时间流动的速度就像是被调快了一般,一个星期在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第二天上班的一早,王经理把我叫去了会议室,要我把前一天了解的东西都说给她听,她的语气依然能够瞬间就让空气变的沉重,而她的表情也还是那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我把前一天贤宇跟我说的话复述了一次,当然还是有漏掉一些部份啦,不过就在我说完,准备好要面对令人难受的尖锐调侃时…

「喔,没想到还挺像样的啊,怪不得他会那样说呢。」王经理脸上的表情虽然不改,但是空气中那无形的压力稍稍减少了一些。

他?是贤宇吧?他说了些什麽?

之後王经理丢了很厚一叠采购表单给我,要我「小心的」全部输入资料库中,那些表单在桌上叠起来的高度几乎跟电脑萤幕一样高了;但是困扰我的不只是那叠要在这个星期内输入完成的表单,还有公司的资料登录系统居然…

全,部,都,是,英,文!

贤宇他在教我的时候,虽然是那种冷冷的口吻,但却很有耐心,某些部份明明他已经告诉我好几次了,我却还是会突然的失忆症发作,而他也还是一次又一次的重复告诉我,从他那看不出情绪的冷漠表情中…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很不耐烦?

一开始当我输入到一半,突然忘记接下来的步骤时,我会小声的叫贤宇的名字,不过在重复了好几次同样的情形之後,只要我一不自觉的发出了「呃」或「啊」的声音,下一秒我就会听见椅子滑动过来的声音。

当我在问他问题的时候,我们会靠得比较近,他会跟我说明应该要注意哪些地方,然後还有什麽比较好记忆的诀窍之类的,看着他那麽认真的侧脸和他那深邃的眼瞳,让我不免有些好奇。

那冷漠的外表之下,到底是什麽样的呢?

那天我站在电梯前愣了好一下,而那个和我四目相交的他只是按着电梯等我。

在电梯里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真的很想问他到底是不是为我撑伞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什麽,明明想要问的,却怎麽也说不出口…

而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的侧脸,就像是有一种特殊的静谧存在着。

当电梯门打开了之後,也没有听到他对我说声再见什麽的,他就只是快步的走了出去,而我就觉得没有把握机会问出口的自己很没用。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後来的几天我跟其他的同事开始变的比较熟了一点,有时我会跟琪琪和小刘聊聊天、会被资深前辈叫去帮忙整理一下资料,而贤宇他看起来总是有许多事情在忙着,王经理也经常不在位置上;每到午休的时候,嘉佑总会走过来约我一起去吃午饭,他的说词一直都是怕我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便宜又大碗的美食。

办公室的特产,除了每天的下午茶之外,最多的就是办公室八卦!

琪琪她对收集八卦这方面,真的是非常的热衷,从哪个同事先有後婚啦、谁家小孩得奖啊、乐透中了两百块啦,到某些特定人士的传闻,可以说是应有竟有,而传闻最多的,就是王经理、嘉佑还有贤宇。

先说说王经理好了,今年已经三十八岁的她,虽然有一个固定的男朋友,但是对方长期被派驻到国外去,所以关於她私生活的传闻也就十分的丰富,还有几个男同事每天都会买早餐和咖啡给她呢;有人说王经理之所以能够在公司这麽嚣张,是因为她跟老板还有股东们的「关系匪浅」,还听说曾经有人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她,就被冷冻了足足五年都没有调薪升职。

关於嘉佑的传闻就比较特别了,先是有人说他根本不是高中毕业,而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来公司工作是因为他是老板的私生子,老板特别安排让他到公司来实习,同时也好就近照顾他!

虽然王经理和嘉佑的传闻听起来还挺离谱的,不过最夸张的还是贤宇!

跟贤宇有关的传闻真的是五花八门,有人说他感情生活复杂是个花花公子、有人说他结过婚有个五岁的小孩、有人说他以前是律师,不过因为官司败诉而退出法律界、有人说他当过记者还采访过不少名人、有人说他以前练过功夫,可以徒手击毙一只老鼠…

真的是什麽都有,什麽都不奇怪…

不过办公室八卦不就是这麽一回事吗?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每当琪琪说起关於他的事,我那已经飞出躯体的灵魂就会被瞬间拉了回来。不过不管奇怪的传闻再多,整间公司的人对於贤宇的能力都是给予肯定的,但是下了班之後的他到底是什麽样的?就连像琪琪那麽八卦的人也不知道,顶多就只是听他提过喜欢小动物,喜欢做菜而已。

做菜?

贤宇他在办公室的时候,总是十分的安静,也很少会跟同事聊天,就算有也只是随口说两句而已,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静静地在做自己的事情,就连午休的时候,也总是一个人留在座位上吃饭不然就是自己一个人出去,另外,只要下班时间一到,他一定是一秒不差的准时走人。

不过就算他是那麽的安静,那麽的低调,但是从他的身上我能感觉得出来,就好像一块冰的里面蕴藏着某种特别的气质。

一个星期下来,我对这块冰越来越好奇,好想知道他下了班之後都在做些什麽?

这一天是礼拜五,那堆的越来越高的好奇心让我真的很想对私底下的他一探究竟,思考了一阵子之後,我在快下班的五点时做出了一个有些小冲动的决定。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我藉口找了一个问题让他靠过来教我。

「这样你懂了吗?」

「嗯,懂了。」看着他那认真讲解的样子,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懂了就好,准备下班吧。」他转过了头,正要把椅子滑回自己的位置上。

「对了。」

「怎麽了吗?」

「你知道附近哪里有超市吗?」

「你说过你住在环山路那边吧,那你就去美丽华後面的卖场就可以了吧。」

「呃…」

「还有什麽事吗?」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那个…你不是会煮饭吗?陪我去买菜好不好,我每次煮咖哩饭都煮不好,不知道是少放什麽东西了…」脸上有点热热的感觉。

贤宇听完我的话之後没有回答,直接就把椅子滑回了他的位置上。

他这是拒绝我的意思吗…

我的心情瞬间变得很复杂,还可以隐约听见琪琪和小刘窃窃私语的声音,不过过了几分钟之後,在我右侧的他小声的说了一句话…

冰块依然是冷冰冰的,但是今天的冰看起来有一点点的无奈、一点点的可爱。

「我今天是骑车来的,没有带两顶安全帽,你变得出安全帽的话,我就陪你去。」

<待续>

轰趴cat 白金 无圣光:轰趴猫

“是不是变出一顶安全帽,就能多了解你一些?”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