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跪好 知道错健身私教课程种类划分了吗:做健身教练考什么证跪主人

跪好 知道错健身私教课程种类划分了吗:做健身教练考什么证跪主人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如果没有嘉佑陪伴在我身旁的话,我想我是没有办法熬过需要天天和那块变得陌生的冰见面的日子,只要一看见他那丝毫不受影响的表情和那没有任何情感起伏的语气,胸口就像是被尖刀反覆的刺着,一次又一次的刺那胸口左侧相同的位置上。

嘉佑那总是温暖的笑容,就像是种麻醉药一样,令我失去了所有的痛觉,渐渐的我觉得自己好像没有那麽的痛了。

办公室里少了那麽一个人,对其他的同事而言,似乎不算是什麽大不了的事,但我却有点不习惯隔壁的位置是空的,他离开公司的那天,我们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对话,他就像平常一样准时下班,那一天我没有什麽特别的感觉,直到隔天看见隔壁的桌面上什麽东西也没有留下的时候,才有种说不出的空虚感渐渐扩散到我每一根头发的末梢。

不知道为什麽,当其他同事都在哀嚎说贤宇走了,害大家工作变多的时候,我心底却有种这样也不错的感觉。

可能我也没有那麽喜欢他了吧……

还是……我不想看见其他人坐在那个位置上……

在他离开了一个礼拜之後的星期五晚上,当我正犹豫着要把那两盆小盆栽给移下窗台的时候,苇萍很难得的打了电话给我。

「喂,萍萍怎麽了啊?」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小轻!」手机里传来苇萍大叫的声音。

「哇,你小声一点啦,我都快聋了。」

「你、你们是怎麽了啊?」

「啊?」

「他怎麽会突然要离开台湾!」

「你说谁离开?」

「当然是贤宇啊!」

当我听见苇萍提起那两个字的时候,我那已经渐渐平静的心绪,又稍稍的掀起了一丝丝涟漪。

「他要去那里……又关我什麽事……」我试着就像这些日子以来面对贤宇的态度一样,压下所有的情绪,尝试不带任何感情去回应苇萍。

「你们两个到底发生什麽事了啊?」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没有啊……」

「你们真的是……你现在在哪?」

「在家啊。」

「台北的家吗?」

「对啊。」

「好,我现在去赶最後一班高铁上台北,你把你家的地址传给我。」

「现在?」

「好啦,我要赶快出门了,记得把地址传来,就这样。」苇萍她没有给我问她为什麽的时间,就挂上了电话。

在我把地址传给了她之後,看着那两盆被我从窗边移下来的小盆栽,那刚刚还假装着无所谓的心弦,突然的好像被什麽东西给拨动了。

你要去美国了吗?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你离职原来不是不想看见我,而是要去跟她一起生活……

原来我真的什麽都不是……

窗外又开始下起雨了,即使已经关上了窗户,却还是能听到外头那斗大的雨滴落下时发出的声响;窗外那嘈杂的声响,让我反射的把电视的声音稍微转大了一些,但是不管转的多大声,却彷佛只是背景音乐一般……

房间里的水珠落下的声音,居然可以那麽的清楚。

大概在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手机的铃响才把我那已经远离的思绪,给拉了回来。

「我把衣服拿来了喔。」我敲了敲浴室的门,想把乾净的衣服递给那个因为大雨而淋的全身湿透的女孩。

浴室的门像是回应了我的声音般,从里面被打开来了,不过本来我以为只会打开一点缝隙让我递衣服的门,却一口气全开了,水蒸气从浴室里漫了出来。

在水蒸气之後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令人害羞、却也完美到让人忌妒的好身材。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哇,你脸怎麽这麽红啊!」苇萍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毛巾把她那头乌黑的直发给包了起来。

「那有人这样直接走出来的啦。」

「拜托,都是女孩子那有差啦。」苇萍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脸,跟着接过了我手上的那套睡衣。

苇萍坐到了床边,用着我刚刚帮她准备好的吹风机,而我从格子架上的玻璃罐里拿出了我最後两包玄米抹茶的茶包。

「喝茶可以吧?」

「嗯。」

「小轻,你手机的充电线借我好不好?」

「就放在你刚刚用的吹风机旁边。」

那滴滴答答的雨声依然持续的响着,我把两杯装着玄米抹茶的马克杯放到了小矮桌上,苇萍在确定了手机有在充电後便走了过来坐下。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妈呀,你居然喝这麽健康的茶。」苇萍她对着马克杯喝了一小口之後吐了舌头,还用很奇怪的表情看着我。

「这明明很好喝啊。」

「真受不了你,好啦,先告诉我你们是怎麽回事吧?」苇萍把马克杯放回了桌上,还顺手把电视给关了起来。

她收起了平常嘻嘻笑笑的模样,看起来好认真,一迎上她的双眼,我就不自觉的把视线给别了开来。

「哎呀,他要离开就离开啊,关我什麽事啊。」我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就跟那块冰一样的冷漠。

「小轻,到底怎麽回事啊?」

「你……你不是说他要去美国吗?」

「美国?」

「他不是要去找她吗……」

「小轻,你为什麽会说他要去美国?」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他……」

我试着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平顺一点,慢慢的把那天所有的事情告诉了苇萍,那个拥抱、那被他牵起的手、还有那段令人伤心透底的话语都告诉了她;也许是因为贤宇做的事情真的太过份了吧,苇萍她没有帮贤宇说话,整个人就像失了神似的,只是一直静静看着我。

整个房间的声音就像是被我那宣泄出的情绪给抽乾了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後,在我身旁的她才轻轻地开了口,但却不像是要说给我听的。

「那个大白痴……我都已经跟他说多少次了……」

「为什麽老是要这样……」苇萍的声音不停的颤抖着,就连眼眶也泛红着。

苇萍的模样真的让我一点头绪也没有,为什麽她要这麽难过,她们三个不都是朋友吗?为什麽他们破镜重圆,她却是这麽的难过?

「萍萍,你到底怎麽了啊?」

「那个大白痴真的只告诉你这样?」

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点了点头。

苇萍她叹了一口很长的气,跟着抽了几张面纸稍微拭去她眼眶中的泪光。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那你知道我也去了美国吗?」

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想起那晚在手机中传来的声音,我还是点了点头。

苇萍伸手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大口。

「你不是问过我她离开的理由吗……」

「其实……四年前她一点也不想离开,但却又非离开不可,当她看到贤宇向她求婚的时候,她很开心、很感动、却也很难过。」

「她有好多次都想要藉口跟他分手,但不管她怎麽任性也好、怎麽发脾气也好,他却总是对她那麽的包容、那麽的百般呵护;那个晚上她看着自己深爱的人入睡,却怎麽也没办法入眠,她知道自己非离开不可却又没有勇气跟他道别。」

「她刚离开的时候,就连我也不知道,贤宇也一直假装没事,一直到几个星期後我才接到一通从美国打来的电话。」

「在电话里,我问她为什麽要不告而别,但她却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哭着要我帮她好好的看着他……」

「她不忍心他独自一个人伤心难过,但她却无能为力,她说她不想拖累他,她不忍心拖累一个那麽爱着她的人……」

「到底怎麽回事?为什麽你要说她不想拖累?」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你知道帕金森氏症吗?」

「嗯。」

「那种病会一点一点的夺走患者的所有,不管是她的健康还是精神都一样,这就是她非离开不可的理由……」

泪珠在苇萍那白皙的脸庞上留下了两道晶莹的泪痕。

「贤宇他不是去美国参加展览的吗。」

我的思绪一下子变得好乱,我没有回答她,只是简单的点了头。

「那女孩的妈妈刚好就是那场展览主办单位的负责人,她跟我说一见到贤宇就认出他了,其实她也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做了怎麽样艰难的决定,但看着自己的女儿躺在病床上越来越虚弱,却还是一直望着那张她们两人的合照。」

「她很挣扎,她很希望尊重女儿的意思,但就在贤宇预定要回来台湾的前一晚,那个女孩开始有喘不过气的症状出现,她不希望自己的女儿留下任何的遗憾,於是她去找了贤宇,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他。」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当我接到她妈妈打来的电话之後,我立刻搭了最快的一班飞机到美国去,等到我赶到病房的时候,他却早就在哪里了……」

从苇萍眼眶中不断的泛出澄澈的液体,她的声音也开始哽咽着。

「他一直守在病床边,紧紧握着她的手……」

「她妈妈告诉我,那几天的时间她一直静静的沉睡着,而他却一步也没有离开她的身旁,就连眼睛也没有阖上。」

「就在我到了的隔天下午,她终於睁开了眼睛,她就好像早已知道自己深爱的人正在自己身旁似的,她们两个人就那样静静的、静静的对视着。」

「一直到她露出了一个微笑之後,再度闭上双眼,就再也没有睁开过了……」

不知道从什麽时候开始,我的泪水早已决堤。

那个晚上,雨一直都没有停下……

<待续>

跪好 知道错了吗:跪主人

“对不起,我居然以为自己才是最痛苦的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