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舐牲交一级砺 被关系栏配偶还是夫妻舐B

舐牲交一级砺 被关系栏配偶还是夫妻舐B

“嗯······唔······”君心感觉全身的感官都集中在脖颈处,那小小的一方天地有天神临幸,似天火灼烧着温软的肌肤,像温水煮青蛙,感受越来越明显,脖颈处在升温,空气中有两人发汗蒸腾出的小液珠,弥漫延伸。无力绵软,浑身的感官在丧失,只有停留在脖颈处的外来物肆意掠夺挞伐的领地。

感觉陷入无边的泥沼中,全身无法施力,强睁开眼,满眼的红光,糜烂。无力地侧头看向墙边的香案,那里摆着三盘偌高的枣子、花生、桂圆,案边左右两只龙凤香烛“噼里啪啦”燃烧,烛焰晃动,烛身处的龙凤花纹双双缠绕而上,羽翼相互交缠,难舍难分。

孟君心感觉更沉醉了,龙凤寓意夫妻恩爱缠绵,我会与眼前占领自己的男人恩爱白头吗?

君心自知自己不是个容易动心的人,对于这桩婚事并未抱太大希望,为何短短几个时辰,自己就想到与李焕的相处了?是夫妻名分的枷锁吗?不,好像还有他的温柔,他的小意挑逗。

挑逗,君心羞涩的颤动内心。还不是吗,都怪这人,好好的,如此磨人。

李焕见怀中的人儿还有心思想别的,怪她没有完全陷入自己亲手织的温柔网中,下了狠心,舌尖快速扫过脖颈,旋转扩大领地,舌底像章鱼触手狠狠吮吸住娇嫩的肌肤往外抽,直到抽到喉头处。

“咝——”强力的抽动皮肤牵扯到君心的痛楚,转到喉头处痛感更加强烈,随之而来的,是痒麻的感觉。

瞥见君心再度沉醉的闭上眼脸,李焕得逞的收回头,再度双手环住柔软纤细的腰肢,吮吸住软糯的香唇放倒君心,嘴下,伸出舌尖慢慢舔弄娇艳的小嘴,也不进入,只在门口打转。

舐砺 被舐B

在这样的柔情攻势下,君心毫无察觉身上繁重的嫁衣正被层层剥离。

李焕一只大手护住君心的后脑勺,免得方正的玉枕硌到君心,而另一只邪恶的爪子摸索到身下人的腰间,翻动修长的指骨解开曾被细心缠绕的蝴蝶结,腰间的结解开,外衫失去助力,软软的垂下去散在同是大红色的喜被上。

手下动作不停,食指与拇指轻扯住里衣腰带的一头,另一手从后脑处转移至脊背微抬起脊背,君心完成柔软的弧度,指尖缓缓穿过空出的脊背与床榻处,围绕腰肢环绕一周的里衣也缓缓落下,服帖的落在外衫上,等待着······

终于,李焕放开吮吸的难舍难分的唇,君心急促的喘气感觉胸腔的气完全无法支撑呼吸,玉枕上,由于长时间的亲吻乱动早已散开的满头青丝发梢处映射出温润的玉色。

李焕痴迷的看着娇妻的媚态,视线下移,娇妻已经被自己剥得只剩绣着鸳鸯戏水图案的艳红色肚兜,以及同样是大红色的顺滑绸缎亵裤。

如玉般的白净肌肤被潋滟的大红衣物包裹,强烈的对比下,散发的是难言的诱惑,更不说君心仍沉醉在刚才的浅吻中,檀口轻启微微颤动,脸色酡红,水眸无意识的迷蒙。

李焕直起身结下发间插着的玉冠随手扔在玉枕边,伏低身子准确无误的埋在肚兜绣着的鸳鸯上,感受织物包裹下的柔软以及中间的微凹,心不觉软了。

微微起身又像老鹰般猛地俯冲捕捉猎物,猎物无处逃脱,大嘴里立即含住一端乳头,口水润湿肚兜,隐隐显出肚兜下呈现粉色的高峰。

舐砺 被舐B

“啊!李焕······不要······快······放开······”忽然袭来的感觉猛地侵占了君心,她强力抬起榛首,睁开水眸,无力的抬起柔夷欲探上深埋在自己胸前的黑色头颅。

李焕紧咬着含在口中的乳头,仰头看向君心,一下一下戳动吮吸,紧紧注视着君心,暗沉的黑眸中是无法抑制的欲望。

君心被那双黑眸紧锁住,愣神后,认命的躺回去。他是我的夫君,男女情事,合乎天地常理。

李焕渐渐不满足于隔离衣物的吮吸,两手指尖穿过君心的腰间解开肚兜,一手抬起娇妻的头,扯下肚兜扔下地,顺便将瘫在床上的衣衫全扔下地,自己解开身上的外袍、内衬,只留下亵衣、亵裤。

指尖轻点戳戳两只乳尖,柔软的触感逼人发疯。耐不住!猛力俯身含住另一侧未被临幸的乳头调动口中的唾液含吮、抽动,“滋滋”作响,淡粉色的乳头变得暗红,变得硬挺。不能厚此薄彼,一只邪恶的手握住另一侧漏在空气中的乳头,一手堪堪掌握,手下逐渐增加力道,压下、转动,滚圆的白兔不断变换形状,李焕还伸出食指往外抽乳尖,很快,两只暗红的乳尖坚挺着瑟缩着。

“嗯······哦······”孟君心难耐的摆动身体,带动硕大的两乳晃动。

李焕抬起头左右开工,一左一右一一吮吸硬挺的乳尖,待到两个乳尖上沾满晶晶亮亮的透明唾液才住口,继而攻占乳沟,伸出舌尖自君心的喉头处向下一寸寸的移动,直到画出两乳间的晶亮小道。

同时,趁着君心完全迷醉,一手抬起君心的翘臀,轻轻地向脚底扯大红亵裤,抓紧腿弯,让亵裤柔软的贴在君心的小腿肚上自行滑落遮住脚踝。

舐砺 被舐B

转移阵地,两手分开身下的柔美双腿露出大腿根处暗黑的一片森林,一手置于森林处。

感觉自己都羞于触碰的那处被掩住,迷醉的君心支起身子,伸出皓腕抓住置于自己腿间的手,小幅度的摇头,“不······李焕······那儿·······不能碰······”

李焕丝毫不移动手的位置反而加重按压的力道,向娇小的头探去,舔弄香唇,使自己的鼻尖与君心的鼻尖相抵,呼吸缠绕,“娘子,我是你的夫君,这里只有我能碰。”说着,伸出藏在腿心的指尖捏住一块突出的软肉打转。

“啊······”一股强烈的快感顺着腿心向全身发散,君心无助的后仰头,不知为何自己的感觉如此强烈。看着君心难耐情动的情状,李焕伸手拖回娇妻的头,顺势探进小嘴中快速的卷动丁香小舌,津唾互换。

另一手加大力度捏转引起君心快感的软肉,却不小心一指滑进一处幽深之地,放开小舌,从未真枪实弹上阵的李家状元郎疑惑了,自己的手指进入了什么地方,如此逼仄,软软的,还有一股来自深处的力卷着指尖深入。

好奇的微曲起指骨,指尖探到一壁软肉,尝试着用指尖抠挖那壁软肉,还有小肉粒,“啊······李焕······你······”君心身体弯起轻呼,观察娇妻的反应,此处应该就是那个销魂窟了。

放下心来,就放肆搅动指尖,不断变化角度,用指尖滑动肉壁,抠挖肉粒,君心的呻吟声越来越婉转,柔软的腰肢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雾蒙蒙的双眼无神的盯着床帷,只见床帐上绣的栩栩如生的春宫图,各种人物,各个地点,各种姿势,此时也不觉得羞恼了。

待熟悉后,李焕又向幽深处伸进一指,扩张的疼痛传来,“嗯······疼······”惹得君心瞬间从情网中醒神,蹙紧秀气的眉。

舐砺 被舐B

李焕忙抚摸君心的周身,分出几分心神玩弄冷落已久的白兔,深入密道的两指依然探索香径,卷动香径伸出溢出大股花液,胸间的酥麻感减轻了扩张的痛感,紧绷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

李焕抽出两指,那处密道缱绻着挽留带来快感的手指,带出晶亮的花液散发幽幽处子香,伸出舌尖舔舐指尖的花液,这是我的爱人为我情动啊!

快速扯下自己的亵裤,下腹紧绷着,腿间的白玉色肉棒早已变粗硬向上翘起,循着幽香自行探向处子地,白玉色的肉棒被猛烈的情欲唤醒渐渐呈现暗红色,李焕一手握住腿间的“凶器”,伏低身子,跨坐在君心大腿上施力不压住君心,一手将“凶器”倾斜角度探向散发幽香的那处森林。

“哦······”龙首刚刚滑入花穴,李焕就难耐的长呼一口气,太吸引人了,简直是疯狂。

龙首尝试着向前探,寸寸肉壁包裹阻碍前进,终于,探到一处薄膜。

首次碰触到处女膜,全身的痛感集中于此,君心害怕的狂甩头,“不······不······李焕······我不要了······你出去——”

这样紧致的快感放到嘴边怎能放弃,李焕只得到处寻找君心的敏感点放松她的身体,大舌、大手滑过玉人的全身,方舒缓些许女子的痛苦,腿间的龙首静止不动,痛感仍能传来。

舐砺 被舐B

没办法了。只能长痛不如短痛,咬咬牙,猛地挺动腰身,“君心,叫我夫君······”

终于,龙首突破阻碍奔向梦寐以求的深处,经血顺着两人股缝交合处流下,汇成几条暗红小溪。

“啊——”直冲全身各处神经末梢的痛感席卷全身,躺着的人儿眼中流下一串泪珠。

作者有话说:猫眼深觉此章“破处”挺温柔漫长,焕哥哥的前期可是个疼人的呢。

各位看官还满意吗?好羞涩啊。

下一章,众位卿家想要暧昧滋生的“鸳鸯浴”吗?

PS:和夫君的感情稳定后就会上情人了。秦祈湄与君心有段故事呢,亲们猜一猜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