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猛五四我想对青年说的话烈顶弄H烊烊好乖:被操啊

猛五四我想对青年说的话烈顶弄H烊烊好乖:被操啊

「哪有猫还大只过主人的?」女生娇笑,又觉得伍越的比喻实在妙。

「我这是豹子,可不是猫!」

「走开啦,你顶多就是一只加菲猫……加菲猫就够大只了,还胖过主人阿毕!」

伍越始终喜欢猫,讨厌狗。

回到课室上课,芥子神色正经,却将伍越给他的那盒三文治藏在书桌抽屉里,一趁老师转背写黑板就偷食,有惊无险在下课前解决一盒三文治。可惜芥子数理差的原因大概跟早餐没太大关系,不管他吃得多饱,数理科的测验还是只比合格好一点。

伍越想,如果芥子穿越,最好穿越去一个有他、又有芥子的世界,而在那个世界里的芥子有数理科学头脑,他们就能够升上同一班级了。因为伍越喜欢猫,芥子又像喵喵怪。

猛烈顶弄H:被操啊

但在原来的世界,伍越不能够因为喜欢芥子而喜欢芥子,他只容许自己因为觉得芥子生得像喵喵怪,而去喜欢芥子。他容许自己为芥子带早餐,为的不是喜欢芥子,而是想他数理头脑好一点。他容许自己带芥子上他家玩,因为芥子说想向伍灵敲一笔零用钱去买漫画、游戏或动漫精品。

在原来的世界——芥子所讲的「旧世界」——伍越对芥子好,背後必须有合理的原因。或者伍越之所以相信穿越,就是为了脱离旧世界。

「格位桶蛇姣(各位同学好)……」这节是普通话课,那老师的口音糟糕到令人吃惊,伍越觉得自己讲得比那老师还要好。

於是课室的学生各自讨论。台上有台上人说,台下有台下人笑。

「喂喂,非典型真系好似好得人惊。现在都死了好几个人,到底死了多少个人?」「是说源头是哪里?什麽酒店?」「你白痴,没看新闻吗?首宗案例是内地,听说源头是野生动物,你知啦,上面的人爱食野味,什麽龙虎凤的……」「龙虎凤?」「就是食蛇、猫、鸡……」「咦!!!好恶心!猫这麽可爱,怎吃得下!!」

「唉唉,如果源头真是大陆,那就惨了。」「何出此言?」「内地啊,那可是中央!我问你,文革那阵子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那个……」「三反五反土改鸣放大跃进,合共死了多少人,你知道吗?」「那个……」「也对,消息落入中央手里,凡人要知,根本没可能。」「那我们可以怎麽办?」「唯有看新闻……你知道,无知的人所感受的恐惧总是最大的,所以人们才说知识可以改变命运。」「那又怎样?校长老师读到大学、硕士甚至博士毕业,还不是讲不出这股白色恐怖何时完结?在命运面前,在历史面前,就算是博士的学识,也及不上前人皮毛,还讲什麽改变命运呢?多X余!」

猛烈顶弄H:被操啊

「哦哦哦!!!!你讲粗口……」「啧,又不是真的用粗口那个音!只是谐音!」「话说回来,如果情况再恶化,会不会搞到停课。」「停课?好啊!!爽爆了,天天窝在房里打机。而且说疫症严重嘛,叫市民尽量不要出街,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待在家,补习班也……补习班要不要上?」「你都傻的,学校都停课了,还上什麽补习班?」

「真的停课就正点了!我每年每月每天每小时每分每秒都渴望假期这回事!」「你要死,现在是讲沙士、非典型,人人自危,不是讲玩的,这……这真的有人在死!」「管他的,反正死不到我头上来,哪有这麽好彩,六合彩又不见我中!」「谁说的,你不知道吗?张闻名的妈妈就是在医院做护理员的,帮手执拾床单、替病人抽血的那种。伍越他哥哥还是在医院当医生的,听说是个年轻才俊……」

「晏蒸(安静)!桶蛇民耀用鲜伤课(同学们要用心上课)!」

伍越看了坐在隔壁的芥子,见芥子的口罩极轻微郁动着。伍越心里好笑,出其不意用力戳他的脸,好像听到骨碌一声的,芥子夸张地俯前,咳得像十级肺痨,猛指着自己喉咙。伍越才知道不妙,大概芥子被硬糖果或什麽食物哽着,他用力拍打芥子的背部,直指芥子爆出一记大笑说:「白痴,我玩你而已!想我芥子道行高,哪会这麽容易哽死!」

「你、你……」伍越打了芥子的肚皮一拳,真使芥子有呕吐的冲动。全班乱成一团,鸡飞狗走,教普通话的老师用他万年不正的口音,试图制止大家。

那是初开始穿越的日子。很多人仍不知道。社会上大家还是马照跑、舞照跳的,明晚有赛马,在跑马地草地跑夜马,有十一场之多;学校里,纵使没了早会,学生还是照样闹、照样笑。

猛烈顶弄H:被操啊

时光隧道里的小五与芥子还像旧世界里的小五跟芥子一样做着朋友。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