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被啪哭是怎宝贝你的小核好甜样深不可测byway紫陌的体验-被插哭

被啪哭是怎宝贝你的小核好甜样深不可测byway紫陌的体验-被插哭

每天早上搭升降机去到楼宇地下时,伍越一踏出升降机,就见到至少有一部升降机里有女工在清洁。她戴着发套、N95口罩、长及手肘的黑手套,全身盖得严密,只露出眼睛与一截肥短的颈项,她拿着一条灰色抹布抹遍每个角落、每块面积。

「每天清洁一次吗?」

「每隔一小时清洁一次。」看更老伯这样答。有住客听到,不但脸上没有露出安心的笑容,还皱着一张脸,声音听起来又紧又乾:「今时不同往日。」

「今时……呀时,不同往日罗……」看更老伯摇着纸扇,悠然地说。丝丝余韵,灵活得无法捕捉。

回到学校,芥子拉着伍越去学校新翼,这里较僻静,又能倚着栏杆,将底下整个篮球场收入眼底。篮球场太安静,没有人打球,只有考试测验期间才有这种光景,因为学校明令学生不得在这些时间留校打球玩耍。现在既不是考试又不是测验期。

他们很有默契地发呆。好多时伍越跟芥子独处,就是这样默不作声地消磨时间。芥子的身体像坨软泥塌在栏杆上,手肘擦过伍越的手臂,芥子调戏他:「你这家伙,皮肤那麽滑。」

「走开。」伍越侧身避开芥子。芥子涎着脸——应该说伍越看见芥子双眼眯成弯线,就想搔搔芥子的下巴,虽然他从未敢那样做过——贴近伍越,用手肘以打圈方式摩擦着伍越的手臂外侧,伍越没有任何反应。芥子更不规矩,移到伍越手臂内侧,形成两人的身姿变得亲昵起来。伍越觉得很痒,很痒,芥子的手肘比一根鹅毛更轻薄地挑逗着伍越。

直至芥子惊觉不合宜才收手。两具贴近的身体迅速分离,中间隔了一个身位有多。他们没有看向对方。伍越抱着两臂,一阵微风吹来,使他生起寒意,摸到臂膀冒起几颗疙瘩,他狠狠地摩搓手臂,才唤回体热。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被插哭

「我想下去打波,反正球场没人打球了。」

「不去了,那很怪。下面都没人了,以前喜欢打波,不是因为我真的喜欢篮球,只是想下去跟一大班人玩,凑热闹。」伍越断然拒绝芥子。

「其实校长没讲过不让人打球。只是当大家都不下去打球时,无形中产生出禁令,没有人敢下去,这比校规更有效力。」芥子说完,看了伍越一眼,见伍越还是冷冷淡淡的,也叹气,打消这个念头。

到了下星期,课外活动也取消了,校长呼吁学生一放学便立刻回家,尽量不要在学校聚集。他们每天放学都可以一起走。芥子嘴馋,提议伍越到麦当奴买软雪糕吃,伍越想起软滑的香草雪糕,也动心了。两人兴冲冲买了两杯雪糕,才想起:戴着口罩,怎吃?

於是半脱口罩,只余右边绳圈挂在右耳,一块口罩连着单边绳圈,随他们的步伐飘动。行人不住打量他们,指指点点,有的明明戴上口罩,还捏紧鼻梁,快速经过他们身边。他们尴尬地走到商场後楼梯,蹲在一角,吃完雪糕,戴妥口罩才继续走动。

戴上口罩,他们变回正常人,社会再度悦纳他们了。

「在街上食一杯雪糕,都搞得绑手绑脚般。」芥子忿然。

「没办法呐……没办法。」伍越学着看更老伯如歌吟的音调,拖长语尾,差在没有大叹三声奈何。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被插哭

「没办法呐……」芥子似乎变得消沉起来,两手插着裤袋,低头看着地板阶砖,每行一步,脚掌便踏入方砖里,不能越出界线,使他每一步都像量度过一般精准。伍越心里一阵凄然,每一步踩在方砖间的界线,可是回望他所踏过的路,方砖仍整整齐齐镶嵌在原地,作为单位量度商场的空间。两个小孩子经过他们身边,一男一女,小女孩在方砖上跳跃,小足尖一落在方砖中间,就跳着踏上前一块砖,小男孩发出阵阵笑声,追着前方的女孩。

那是一种无法看见嘴巴的大笑,笑容的热度被阻挡,蓦地,有点苍白,有点不真实。

「芥子,这是什麽时代呢?」

「未知道,还在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坐了很久。」

「久吗?过了一会儿罢了。」

「我却觉得每一天都很漫长。伍灵又很少回来。」

「死囚也觉得每一天都很漫长,只求来一个痛快。」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被插哭

「真的吗?」

「我胡说而已。」

「去你的。」

过了一阵,暂停的对话又开始:

「那我们何时才知道自己去到一个目的地?」

「不知道。人在穿越後呢,就是去到新的地方,都要花上时间去辨认,找出此地与旧世界的分别,才知道自己去了一个什麽时代。小五,说不定我们已经着陆了,只是未知道这里是什麽地方。」

「难怪我觉得这里好陌生。」伍越顺着芥子的胡话说下去。他们分别。

伍越回到他所住的私人楼大堂,又见另一个女工清洁升降机。「叮」一声,另一部升降机到了,伍越跟一个衣着简朴却拿着LV手袋的中年女人进入同一部升降机。一排按钮被封上一层透明胶,女人用银匙戳去「12」这按钮,伍越则按下「18」——他住十八楼——但他没有用钥匙,因为他看见被女人用银匙戳过的胶套破了,按钮上多了一个小洞。伍越盯着女人,女人瞧了他一眼,冷笑,侧着脸不再望向他。女人出了升降机,伍越才无法盯着她。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被插哭

这天,伍太太在家。她在厨房戴着胶手套洗碗——一家人分担家事,亲力亲为。她一听门声,便大声说:「小五吗?」

「嗯,回来了,这星期连课外活动都取消了,我不用去理科学会做实验、不用去管乐团排练,芥子也不用练长跑了。」

「这也好。这时世呐,多危险,还出什麽街呢……有热水,你快去洗澡,脱下来的衣服都要丢入洗衣机。」

「可以晚一点才洗吗?」

「不行,你是从外面回来的。」

伍越将书包擂上沙发,拿了家居服跟内裤,去浴室洗澡。洗完澡出来,伍越打算把书包捧回房内,开始温习做功课,却嗅到书包散发出一阵最近才开始熟悉的味道:漂白水。

过了三月中旬,张闻名忽然没有来上学。班上的人加以臆测,求问班主任史sir,才知道张闻名的母亲有早期沙士病徵,被隔离了,作为同住亲属的张闻名也不能上学。张闻名那两个好友陆续打电话给他,都没人听。

上普通话时,老师那永远糟糕的口音听在耳里,不显得那麽难受。因为人声总比沉默好。沉默不代表无声,相反,在绝对沉默里人会感到一支很小的钻子钻着自己的耳膜,产生一种尖细的音频,使耳朵生痛,人的背感到一入莫名的重量,胸口愈压愈低,以至碰上桌面,伏起来,用双臂抱拥脆弱的自己,以感到自己活着。

被啪哭是怎样的体验-被插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