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元气少女缘结神续写小说草草吧:三毛的诗歌《远方》草草射

元气少女缘结神续写小说草草吧:三毛的诗歌《远方》草草射

出了城,渊却突然察觉到有陌生气息跟在他和烛龙身後,隔了不短的一段距离,若不是因为他一直在等没人的时候好变黑狼载小龙赶路,而多留了心,大概也不会发现有人从城门便一路跟踪至此。

「有人一直跟着我们。」渊随即提醒了下身旁的人,好让烛龙有个心理准备。而他自己倒不至於感到担忧,若真有危险,变回原身用咬的都能把跟踪的人咬残,就是不清楚对方的意图和身分,让他不得不在意。

闻言,烛龙不禁蹙眉:「有几个人?」

「两个。」渊答完,忽然想到了什麽就接着补充道:「是陌生的味道,不是白他们。」

「那别理会他们,我们直接赶路。」烛龙语毕就停下了脚步,渊会意,旋即变成黑狼让小龙上来,等小龙坐稳这才全力奔了起来,转眼间身影便消失在沙尘中。

然而当一狼一龙行经一条河流时,窄木桥正过到一半,对面树林中却猛然冲出一辆急驶的马车,奔跑中的黑狼後退不及,只得先跃至一旁河中闪避,说时迟那时快,马车竟冷不防一歪,迳自往他们的方向摔落,原先以黑布蒙面的车夫则早已斩断马匹和马车的连结,跳上马背大力一挥鞭立刻逃离原处。

刚跃下河的黑狼见状心一惊,脚下却也不停歇地又接连往後一跃避开砸落的马车,正打算跳回岸边,不料激起的水花未息,头顶上方就已凌空洒来一张带刺铁网,逼得他只能变成人形转身将小龙护在怀里,以自己的背部将一切隔绝在外。

可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渊以为敌人的目的就在於此,待脚下猛然传来剧痛,回过神才发现从那砸碎的马车中游窜出了无数毒蛇!

草草吧:草草射

小龙看不见,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麽,只能从四周动静得知他们似乎遭遇危险,刚动了下想变回人,就被紧紧抱住,渊略带压抑的嗓音随之响起:「没事,你别动。」

渊空出左手想将覆盖在身上的铁网扯开,数张绑着铁球的铁链网却又冷不防自各方撒来,加叠的重量沉得他只能被迫困在深及大腿的河水中,链网上头的铁刺也随之扎得越深,针扎及蛇噬的伤使得河水染上点点血红,不至於瞬间致命的蛇毒同时侵入累积在体内,若非他出身妖森天生有抗毒性,可能早被折磨得只能在河中挣扎,意识到这种意图凌虐人至死的恶毒手段,渊不禁抬头怒视出现在岸边的十多人。

岸上为首的是一名半边脸严重灼伤的中年人,他看着被困在河中的青年及对方怀里的『小蛇』,溃烂狰狞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充满恶意的笑:「我会变这样全是你们害的,我就不信我臭蛋整不死你们这两只妖物!」

打从毁容後,他便无时无刻想着该如何报复回去,不惜在因虫灾而家破人亡的难民中造谣这两人是虫灾原凶,煽动那些人为自己做事,又花钱雇了几个身手好的人,发誓即使倾家荡财也要弄死他们;这不,派人在各处不打草惊蛇地守了好些日子,知道他们前进的方向後又在必经之路设下埋伏,今日就逮到了人。

渊不记得臭蛋的长相,但看见站在他身边脖子上缠着绷带的男子,这才想起那是先前意图对烛龙下手而反被他咬伤的人───他们都没再追究了,如今竟然还找上门来,当初果真该一口咬死他们!

转眼间,色彩斑斓的蛇群已经逐渐沿着躯干往上游移,被冰凉而带着重量的蛇身缓缓缠绕住的感觉着实不好受,尤其他还曾有过跟蛇抢山蔘而被勒断肋骨的经历,渊不敢再耽搁,学着以前烛龙给他抓鱼的法子以火让周围水温急剧加热,等那些蛇为了逃离滚烫的河水而纷纷游上岸,不必再忍受蛇噬後这才设法解决被铁链网困住的问题。

还是只能用火试试了吗?渊抓着其中一条铁链犹豫着,虽说这几张铁网是由数条铁链交叉焊接而成,网孔大而宽松,但每条铁链有两指粗,不是那麽容易就能烧断,倘若炼制时的杂质较多,那倒还有些可能……正当渊握住铁球与铁链的连接处试图烧断时,岸边就已传来惊慌失措的逃难声。

「蛇!蛇全爬上来了!」

草草吧:草草射

「我就说被那只狼妖抱住的蛇妖怎麽会长角,肯定是蛇王啊!你们看这些蛇不就被他支使来攻击我们了?」

「行了、快走!我们抓的那数百条蛇全是虫灾带来的,比一般的蛇还凶,再不走大夥儿就等着全交代在这了!」

「全不准走!不先杀了这两只妖孽,你们咽得下这口气吗!?」臭蛋气急败坏地朝他们吼道:「有蛇又怎样,我们事先准备油不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好将妖孽和蛇一起烧了?快去搬出来!」

闻言,几个怕死的人仍是头也不回地逃了,也有些被雇来的人依言抽刀斩杀蛇群,随即冲进树林里将装油的罐子搬出来泼洒在岸边及河里,最後一把火将河岸烧得火光冲天。

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口中的『狼妖』和『蛇妖』并不畏惧火,渊甚至边小心地护着小龙就边藉着火势将铁链烧红,再以铁球为媒介推拉开,接着用河水冷却定型,逐渐拉扯出一个歪七扭八却足够让人钻出的空隙来。

一旁杀蛇杀红了眼的臭蛋见状,立即提刀杀了过去,往青年身上胡乱砍劈,逼得渊只能匆匆用铁链硬扛着,可铁链本就沉甸,在寸步难行下,渊索性冒险先从烧出的网洞中钻出,在千钧一发之际赤手接握住砍下的刀刃。

臭蛋原先还忌讳着他的血会和烛龙的一样融掉刀刃,直到自对方手心里渗出的血毫无异样地沿着刀身滴落河中,他这才嚣张笑道:「看我今天怎麽替天行道灭了你们!」

小龙嗅到带有自己力量的血腥味时不禁躁动起来,而渊单手紧握住那把咫尺前的刀锋已额角冒起冷汗,恨不得能以眼化刀将臭蛋千刀万剐,待他瞥见银光一闪,对方竟空出一手冷不防抽出匕首朝小龙的方向刺去,心头顿时一凉,想也不想便引火烧向眼前的敌人。

草草吧:草草射

「啊--!」在全身燃起熊熊烈火的瞬间,浮在河面上的油更加猛了火势,臭蛋痛苦挣扎地在水里打滚想扑灭火势,却不料反而刺激到潜伏在河底躲避烈火的水蛇群,毒牙纷纷咬噬而来,所谓自作孽也不过如此。

其他人见臭蛋挣扎正剧,原还想着要出手帮一把,尤其是那些被他雇佣来、仍惦记未领报酬的,提着刀二话不说便杀了过去,然而被大夥当作蛇王的『蛇妖』却蓦然从染血青年怀里挣出,以震天之势化为身长二十几米的红龙飞向青空,优雅的身躯方掠过眼前,转眼间便成了艳阳下的一抹红霞,清越的龙啸彷佛在嘲笑凡人的目光短浅,久久回荡於众人耳际。

「真的是龙……」东域不如西域那般有活生生的龙神存在,无法像西域人那样对龙的存在抱持着敬仰却不陌生惧怕的心理,在场的人们见到龙的出现无不怔忡心颤,更甚者,早已腿软跪了下去。

等红龙忽然调头转向朝河岸张嘴喷火时,众人刹时吓得作鸟兽散,丝毫不敢再逗留。

渊站在原处望着这一幕,内心却是百感交集,而後只能低头笑得复杂。他的龙龙依然这麽厉害,却也那麽遥远,那终究是属於西域的龙神…而不是只属於他一人的龙,他一人的神。

正当众人尚在慌乱逃窜,红龙仍在青空盘旋,遍布边岸河中的斑澜蛇屍却接连隐约冒出黑气,还来不及消散便又与周遭飘荡的黑气融为一团,最终由四面八方凝聚而成的黑雾就像有所感应一般,全朝一人的方向涌去───渊刚察觉到不对劲,意识便陡然消失,宛若断了线的木偶倒地不醒。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