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艾艾动态怪诞文学视频试看重生56十年代种田文_艾动态

艾艾动态怪诞文学视频试看重生56十年代种田文_艾动态

船上不再自由供饭了。

数名厨子因私斗重伤、桌椅被砸毁、就连粮食也不断传出被偷窃的消息,人心惶惶之下,安抚与劝阻对日渐混乱的局面再也起不了作用,阵索性改采强势压制───限制乘客行动范围并派人轮流管控,乾粮则定时定量发放,只有在所有人都安份时才供应热腾腾的饭菜。

枪打出头鸟,当每个人亲眼见到其他试图违抗或挑衅的人都被打得更惨後,私斗争吵的情况确实好了许多,甚至那些依旧躁动的人会被视为害群之马,在想闹事时受到其他人的牵制批评。

虽然阵心里清楚这种平和只是表面上的,但至少在他还能以武力及粮食压制这群人之前,仍暂时不会见到有人丧命,也幸亏这艘船以运送货物为主,乘客只有二、三百人,且绝大多数是普通的商人及仆役,压制与食物不成问题,否则他要伤脑筋的就不只这些。

航程还剩半个月,即使这段期间会格外艰辛,但咬咬牙总是能撑过的。至於抵达皇城岛後那些商人会不会事後报复这一点,他倒不怎麽担心,他们家族能垄断东西域贸易的航路,自是因为朝中有人,只有想自寻死路的蠢人才会和他作对,拖到现在才使用强硬手段不过是为了给他们面子。

得了久违的空闲,阵亲自端着丰盛的午饭便一路来到祁的舱房前,没敲门就走了进去。在他的认知里,依他和祁的关系根本无需在意这点小细节。

见祁双手抱着膝坐在床上,头始终埋在手臂里,阵随即皱眉劝道:「之後外头应该会平静些了,你就算心情不好也别老闷在房间,吃完饭我陪你上去甲板透透气吧。」

祁不置可否,半晌才毫无预警地冒出一句:「…阵,我爹当初是怎麽死的?」

艾艾动态视频试看_艾动态

这突然的问句让阵不禁想起最近众人的异状,他掩下心里的惊疑,小心翼翼地挑着话说:「这你不是早就晓得了吗?别想太多了,要是看到你搞坏身体,伯父在天之灵也会放不下心的。」

「…如果我……他在天之灵……」

「什麽?」阵一时之间只听见片段呢喃,不由得靠近床边想听得清楚些,却不料他刚走近弯下腰,原先一动也不动的祁便冷不防扑进他怀里,那一瞬间,伴随怀中温热身躯而来的,是腹腔一凉。

散发香气的饭菜随着男人的倒落而翻洒一地,等阵回过神来,祁正举着一把染血的小刀压在他身上,过去那个有点任性、又带着几分天真的清秀少年,此刻却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那双黑眸眼底连着眼角泛着一片血红,可惜早已分不清那究竟是哭到无泪可流,亦或是杀红了眼。

阵惊险地及时抓住少年再度狠狠落下的手,却止不住上头的鲜血顺着锐利的刀尖缓缓滴落脸颊,溅出一朵朵血花。他感觉得到自己的腹部逐渐被一片温热液体浸湿,剧痛让他的手颤抖得几乎使不出力,可他心里明白一旦现在松手了,祁也不会放手。

浑身冒冷汗的阵不断费力思考到底出了什麽事,和船上的异样有关?所以祁才会和那些人一样突然转了性子?还是───祁发现了…?这个猜测让阵脑袋顿时一片空白,他不是没想过万一祁发现了,他该如何解释,又该如何安抚,但绝没想过那个场景竟会是一向怕事又处处依赖他的祁直接拿刀杀向他。

大量失血之下,阵的意识开始模糊,手里却仍执拗凭着一口气与对方僵持不下,直到隐约听见少年断断续续说出的话,他才脱力似的蓦然松手。

「如果我替我爹报仇了,他在天之灵肯定会感到欣慰的,你说是吗?」与手上的力道截然相反,祁的声音异常淡漠平静,就连语气中带着的那一丝嘲讽都显得冷酷,「这把小刀你还记得吗?这是我第一次照你的意思用,所以…你不会让我失望吧?」

艾艾动态视频试看_艾动态

阵当然记得,那把小刀是他送给祁的生辰礼,那一年他们第一次跟随大船远航,沿途的危险多到无法预料,所以他送了那把小刀,至少能让没学过一招半式的祁用来护身。

他也记得当时自己向祁说了什麽,他说:如果有人欺负你,就狠狠扎那个人没关系,要是还不解气,我替你动手都行。

我替你动手都行。

却没想到,如今是你自己动手了,更没料到,『那个人』竟是……

当祁满身全是溅上的血迹独自走出舱房时,手里仍握着那柄滴血的小刀,他神情麻木,前行的脚步却丝毫不迟疑含糊,也不管沿途吓到多少认识他的船员,只顾一路从船舱走上甲板,最终来到船尾。

看见那里空无一人,他也没什麽反应,扭头走回船舱就迳自转往众人所在的客舱,无视那些人对他骇人模样避而远之的反应,便开口问:「龙神在哪?」

所有人面面相觑,只有胆子大的出来向他喊道:「你浑身是血,该不会刚杀完人吧?现在想找龙神大人,难道是还想斩龙不成!?」

「杀人又怎样?阵架空我、夺走原属於我的权力我都不在乎,但他杀了我爹,我就不会放过他。」祁缓缓道:「只是将近四年前,龙神搭上我们的船,那一次的结果大家都晓得,船毁人亡,这一次发生如此诡谲的局面,他恰巧也在船上,这麽多年来龙神就搭过这两次船,两次都出事,亦不曾见他出来保护过我们,说和他都没半点关系谁信呢?

艾艾动态视频试看_艾动态

「说不定西域火山之所以这麽频繁其实也是因为他的缘故,可他却以救世主的身分来骗取我们对他的尊崇,简直是无耻至极!」

「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你有证据吗!?」又有另一个人站起来喊道。

「我说的你们当然可以不相信,大可直接去找龙神大人对质不是吗?还是你们宁愿被人像养猪一样继续关在这样?」祁的视线从那些人脸上扫过,最後落在他前方不远处一名神色胆怯压抑的男子身上,他嘴角微扬,随即将手里染血的小刀扔至那人脚边,蛊惑似的低语道:「阵已死,再也不会有人胁迫你们、控制你们,你们想做什麽,尽管可以放胆去做,哪怕是…杀人。」

那名男子目光闪烁地时不时看向地上那把小刀,像是对其畏惧却又不住受到吸引,最终冷不防大吼一声伸手抢过小刀就刺向周遭的人,满眼仇恨地边刺边吼:「让你们看不起我!你们都看不起我---!」

等迟迟找不到阵的喀罗尹闻讯赶到,客舱早已血流成河,成了一片修罗场,所有人像失了理智、没了痛觉,即使已是一身血,扭打踹踢仍不足以泄恨,能当作武器的东西全被拆下拿来攻击对方,那股弥漫在众人之间的仇恨彷佛具有传染力一般,将杀戮之心刺激得越发膨胀。

他觉得这些人都疯了,他自己这阵子虽也常烦躁易怒,但那都还在他能以理智控制的范围内,不至於因为别人几句话的煽动就爆发出来。他原先就不是个意志薄弱的人,否则也不可能成为阵的心腹。

正当喀罗尹心想阵不在、他必须站出来阻止时,尚未来得及出声就忽觉後背一痛。

「别碍事。」

艾艾动态视频试看_艾动态

他扭头一看,只见他眼中的那个废物少爷正冷冷地警告自己,当少年抬起头,那双血红漠然的眼睛让他不禁一愣,一瞬间像是透过眼前的少年看见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人。

然後少年抬起手,接着又是一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