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今夜洞门为君开快点添呀我受不了了_苏高H 纯肉np限古代越止

今夜洞门为君开快点添呀我受不了了_苏高H 纯肉np限古代越止

温尚宇在GiraConMe工作两个星期了,他每天都能看见吴以槿乖乖坐在老位子盯着电脑,打字速度是他望尘莫及的。虽然他知道作家大概就是在脑中构出故事大纲,再把那些画面用文字叙述出来,可是他无法想像一个人会有这麽多的灵感,能一直打到别人叫她吃饭才知道休息。

偶尔她会戴上黑框眼镜阅读手上的书,但他一向对书有莫名的反抗,除非是真的很喜欢才会去触碰。在这段时间,江柏益靠着先天优势常在她身边悠转,不外乎就是讨论哪个作家写得书不错、最近有什麽新书要出了等等,让温尚宇非常後悔,早知道他也该多看看书才对。

「先生,哪天我把她抢走,你就会比现在更後悔。」江柏益在听完温尚宇的抱怨後,冷冷的眼神搭配冷冷的语调说着,果然很有他的风格。也是为什麽温尚宇会找他说这些事情的原因,一针见血、绝不安慰,算是个变相的鼓励吧。

某天,一位穿着西装的男人匆匆忙忙走进来,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那男人已经走向吴以槿,说:「亲爱的,我来了。」

不免让他和当天值班的江柏益愣了一下,他们都在猜这个无缘无故冒出来的男人是谁,但吴以槿早已用嫌弃的脸盯着他说:「承伟哥,你不怕欣怡姊,不代表我也不怕啊。」

「那是以槿的总编大人。」在他们还没回过神时,蔡思涵从厨房出来,一看到男人便跟待在原地的两人说:「欸,你们好像还不知道以槿的本业是什麽哦。」

「我知道,是作家。」温尚宇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连江柏益也点头。

蔡思涵手指向穿着西装的男人,无奈的说:「总编大人叫林承伟,他比我们都大,所以可以叫承伟哥。不过他和以槿不是那种关系就是了,以槿可是到现在都没谈过恋爱,而承伟哥也已经有女朋友。别看他人模人样的,都是假象,久了以後你们就知道了。」

今夜洞门为君开_苏越止

温尚宇不可置信的重点在於「没谈过恋爱」几个字,想不到吴以槿居然是个纯情的女孩,就连对女人冷淡要死的江柏益也谈过几次恋爱了。蔡思涵不知道什麽时候离开的,一旁的人往他的头上一巴掌,害他差点骂出几句不像样的话。

「干麻打我啊?」温尚宇不爽的瞪着男人,摸摸自己的後脑杓。

「现在是工作时间,你不在状况里,当然要把你打到回神啊。」江柏益理所当然的瞥了一眼,继续回到工作冈位上。这让温尚宇气结却又不能多什麽,只好自认倒楣。

吴以槿对着眼前的男人扯起嘴角,虽然说面对他的肉麻语调和称呼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每每能挑起想揍人的神经,不禁回想起第一次见面那副正经的模样,倒是希望上帝能把那个沉稳的林承伟还回来。一个三十五岁的大男人在她面前像小孩子一样撒娇、装可爱,吴以槿觉得自己的定力越来越好,能忍住往他脸上灌一拳的冲动。

「所以,你到底是来做什麽的?」

「没事不能来找亲爱的妹妹吗?」林承伟说完便接收到一记白眼,才挥挥手说出真正目的:「好啦好啦,真的有事情来找你的,不是催稿放心吧。」

「我和欣怡还有家昊要去日本一个礼拜,下个月出发。请你把护照交出来,我要去办手续。」林承伟伸出手跟她要护照。她呆愣半晌,才问出为什麽她也要跟着去。

「还记得家昊吗?」见她点头,继续说:「这次去日本的主要目的是摄影展,但又不是普通的摄影展,到时会有许多出版社和企业家,必须携伴参加。你也知道那家伙话少又冷漠,对谁都没好脸色看,虽然出版社有许多人想跟他一起去,但都被回绝了。只剩你了啦,上次我看你们两个相谈甚欢啊,拜托罗!」

今夜洞门为君开_苏越止

「欸,那他可以别去啊。既然他都回绝了,代表他也没想去的意愿,干麻逼迫他啊。」

「这次的摄影作品有你的也有他的,虽然他冷漠,但也没冷漠到连自己的作品参展都不想去的地步吧。」林承伟望向咖啡店外,穿着黑色连身裙的女人正对他招手:「而且你也是被邀请的其中一位。就因为这点,我才来找你的。」

最後她确认行事历以及蔡思涵等人的意愿後,终於答应他,得到答案的林承伟一脸开心对店内的人挥挥手便离开了。望着手里的邀请函,让吴以槿想起那名叫做家昊的男子。

何家昊,是出版社的美编部组长,跟吴以槿一样有另个身分,摄影师。虽然她跟何家昊见面次数不多,也不太熟悉彼此,但至少两人的共同话题还蛮多的。能跟一个男人聊天又不尴尬,算是她人生中的少数。

她对何家昊的印象,真的除了冷漠和话少就没别的。那是她最害怕遇见的类型,因为她的话本来就少,又是个怕尴尬的人,要是没人说话她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办。该说好险何家昊也会摄影吗?第一次见面的地点也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的摄影展,是林承伟和叶欣怡领着何家昊来见她,顺便对她的摄影技术做评论。

不知不觉的,他们两人开始聊起来了,完全忽略作为中间人的林承伟和叶欣怡。他们谈论摄影、谈论生活、谈论往事,她才发现原来他也曾经在国外旅行一阵子,还跟她一样选在欧洲。与她稍微不同的是,何家昊并不是一个人去的,有朋友跟他一起去逛遍各大美术馆和享受欧洲生活。

「真看不出来你是这麽大胆的女人。」她还记得当初何家昊说这句话时,嘴角勾起淡淡的微笑。

不得不说,他笑起来还蛮好看的,吴以槿就能知道为什麽那些出版社的员工对他这种冷漠的人这麽执着了。应该就是偶像剧常演的,唯独对他所爱的人露出笑容和温柔的一面。尽管这座冰山对她放下防备,但他们在会场熟捻的程度还是没想像中的热络。

今夜洞门为君开_苏越止

吴以槿倒是记得,那天送她回家的人是何家昊,真正开始有像朋友相处也是在那段路程。一方面是林承伟和叶欣怡两人说绝对不送她回家,还用暧昧的眼神在她和何家昊之间游移。另方面呢,是身为当事人的何家昊坚决送她回家,还不容拒绝。当然好奇见面不到几小时的男人干麻「一定要」送她,不过男人的嘴巴比她想像中的紧,什麽也不肯透露。

「欲擒故纵是爱情的一贯招式吗?」吴以槿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喃喃自语。不料,被正在开车的男人听到,他轻笑说:「这样你才会对我有意思啊。」

「谁会对你有意思啊。」吴以槿愣了几秒,马上回嘴,看着对方不怒反而笑得更开心,不满问道:「笑什麽啊?」

「没什麽,只是觉得你跟在会场时,差很多罢了。」

「你不也一样,摆着一张脸,根本是故意想让更多女人为你倾倒吧。」

「哦,你在注意我啊?」

吴以槿发现差很多的人根本不是她,是何家昊才对,她深呼吸後,回答:「你一直跟我走在一起,不注意你注意谁啊?」

「啧啧啧,你也知道自己一直跟我走在一起吗?」车子在红灯前面停下,何家昊才将视线转移到她身上,并微微倾身,离她十公分的位置停下:「难道在我身旁这麽有安全感吗?让你完全注意不到别人,嗯?」

今夜洞门为君开_苏越止

两人靠得太近,吴以槿感觉自己的耳根子发热,还有这句极为暧昧的问句,脸颊也浮上微微的绯红。她没有回答,对方似乎也没有要她回答的意思,在绿灯亮的时候回到开车的位置,迎接他们的是两人的沉默。吴以槿撇过头望着窗外,过了几秒,车内传来陈绮贞清新的声音,转移她的注意力。

「花的姿态……」

「你知道?」何家昊虽然眼神是望向前方,但还是能听出语气中的讶异:「我以为很少人知道呢。」在到家以前,他们又因为陈绮贞开始热络起来,忘了方才所发生的事情。

「谢谢你送我回来。」

「不客气,反正我家其实跟你家顺路。」何家昊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她,说:「上面有我的电话,有什麽事情或者想跟我聊天欢迎打给我。早点休息吧,晚安。」

「嗯,晚安。」在道别以後,吴以槿手里紧紧握着那张名片,心里莫名的悸动让她清楚的知道,这种感情叫做恋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