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有声电接受拒绝的议论文台 色电我们都是坏孩子台

有声电接受拒绝的议论文台 色电我们都是坏孩子台

吴以槿有记忆以来,对「家」的印象,就是父母亲一天到晚为金钱争吵。基本上,她是不会被泼及到的,除非那天她的父亲喝酒或是他们心情不好。除非。偏偏这些除非几乎每天都会发生。

她的父亲酒品很差,喝醉便喜欢对人咆啸叫嚣,再严重一点,隔天可能会看到她身上的伤痕,每一条瘀青和渗血的痕迹,快要布满全身。她不得不怀疑父亲是否喝醉这点,因为这些伤不偏不倚的打在衣服可以遮掩的地方。

一直以为以这种卑微的姿态过下去,才是她的人生。

父亲在某天趁母亲不在家带来一个阿姨。她不认识,甚至连看都没看过,当阿姨向父亲问起她的存在,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搂着阿姨的肩膀冷哼的说:「那个死小孩是多余的,没必要管她。」吴以槿被丢在客厅,连三餐都没吃,躺在床上等待母亲回家。

她太有自信了,太有自信认为父母亲对她还有爱。

当天母亲并没有回家,父亲跟阿姨在晚餐时间出门後,就没回来了。晚上九点,她理所当然望着什麽都没有的冰箱,拿起钥匙和母亲随意丢在桌上的百元大钞,走到巷口的便利商店,同样的店员用同样的眼神来到她面前,蹲下身抚摸她的头说:「想吃什麽呢?」

「……不知道。」

「今天哥哥请你吃饭。」店员扬起温暖的微笑,对一脸疑惑的她解释:「因为我最近参加个设计的比赛,结果有得奖哦,但没人陪我庆祝,小槿就陪我吧。」看着年纪至少大她十几岁的男孩,瘪嘴与泪眼汪汪的眼神,她只好点头,将紧握的百元大钞放进口袋里。

有声电台 色电台

男孩走到饮料区,拿了一瓶红茶到柜台结帐,顺便对另一名值班人员说出去一下,便牵起吴以槿的手走到对面的小吃摊。他擅自点了两碗卤肉饭、一盘豆乾、一盘卤蛋和一盘空心菜,将白色的塑胶汤匙递给她,打开红茶放在一旁。

「吃吧。」一贯的温柔微笑,以至於吴以槿忘记问为什麽他上班时间可以出来吃饭,恍惚的点点头。

认识这名男孩是跟今天一样的情况。平常父母亲对她不理不睬,要去哪里、会去哪里他们根本不想理会,待在家也很无聊,索性到便利商店,有冷气吹、有位子坐,她可以在那里发呆一整天,何乐而不为?一天、两天、三天……连续一个礼拜的时间,她同样买了一瓶红茶给男孩结帐後,坐在位子上盯着窗外发呆。就算不认识,但每天看到这麽小的孩子坐在同样的地方,什麽都没吃只喝红茶,任谁都会想上前关心一下。

「妹妹。」男孩走到她身旁,微微弯下腰,炯炯有神的双眼诚恳且关心的问:「你怎麽每天都在这里?爸爸妈妈呢?」

「……不能在这里吗?」没想到吴以槿会这样反问,男孩微愣後,随即拉开她身旁的椅子坐下说:「没有,当然可以。但是你都没吃东西,只喝饮料是不行的哦。」

「食物一下子就吃完了,饮料可以撑一天。」言下之意就是,如果把食物吃完她就不能待在这里占位子,饮料喝得慢一点,她就可以待在这里一整天。男孩似乎也懂这句话的意思,对她伸出手:「我叫陈永骏,随便你怎麽叫,要直接喊我的名字也行。」

虽然对於陈永骏唐突的自我介绍感到诧异,但她还是握上那只温暖的手,说:「我叫吴以槿。」

「那就叫你小槿了。想吃什麽东西吗?我请你。」

有声电台 色电台

「不、不用……」

「当作是我们认识的礼物啊,难道小槿要拒绝我的好意吗?」一个大男孩扯出无辜的神情望着一个小女孩,来到店内的客人露出诡异的神情,当她意识到可能会很不妙,赶紧答应。在看到陈永骏脸上胜利的笑容後,她发现自己是被耍了。

自从那天开始,陈永骏只要看到她出现,便会不顾一切放下手上的工作蹲在她面前,问她今天要吃什麽?这似乎变成习惯。大约两个礼拜後,他多问一句,今天要不要做些什麽?第一次,她对问句感到不解,而陈永骏自顾自的从员工休息室拿出一台笔记型电脑,问她想不想看什麽东西。记得那一整天,她看了几部国外电影,尽管不太懂,但比发呆更容易消磨时间。

还有一点不得不赞赏的,是陈永骏从不过问她的事情。他会说自己的学校生活、朋友做了那些蠢事、去了哪里玩等等,偶尔还会被另个被她称为家铭哥哥的员工,趁着打扫时间跑到他们身後,对她说:「小槿妹妹,我告诉你,要小心这家伙,要是哪天你被带走了都不知道。」这种时候,陈永骏会红着脸把他打发掉。

吴以槿不知道为什麽陈永骏要对她这麽好,明明在这之前他们还只是互不相识的陌生人。每次见到他总是挂着微笑,但从小生长在只要说不对话就有可能被殴打的环境下,她懂得察言观色。所以她知道,陈永骏再多麽不开心,还是会在她面前表现出跟以往一样的温柔。

「阿骏哥哥。」吴以槿放下吃了一半的卤肉饭,伸手抚摸他的脸继续说:「不开心要说,不说的话会变得很生气很生气,这样不好哦。」

听闻,他僵了几秒,才缓缓的扬起一抹苦笑:「小槿怎麽这麽厉害呢?」

良久,陈永骏缓缓的对眼前的小女孩诉说最近的衰事。设计比赛得奖很高兴没错,但女友跟他闹分手,原因,他不陪她。因为总是没日没夜的打工赚钱和准备学校作业、比赛,女友怀疑他根本不爱她,宁愿分手当朋友也不愿再继续下去了。

有声电台 色电台

「我跟你讲这些做什麽呢,真是的……」

「阿骏哥哥,我觉得那个姊姊做了正确的选择。」

「欸?」陈永骏对於吴以槿一脸平静说出完全不符合年纪的话感到非常讶异,但她继续低头边扒饭边说:「出现裂痕了,很难修补啊,那乾脆让它结束不是很好吗?在爱情的世界里,有时候太坚持不是好事。」

「……你到底去哪学来这些东西的?怎麽像是历经沧桑的人啊。」他微愣几秒,失笑的说。

不得不说,他的心情确实好多了,看到她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总觉得自己不能再继续消沉下去。暂时放下那些恼人的事情。他瞥向小女孩,眼神不自觉释放出心疼的模样。他不想追问吴以槿任何事情,只是每次看到从袖口不经意露出的瘀青或伤痕,他便欲言又止,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是同事和朋友要他再观察一段时间,冲动容易坏事。

如果可以,陈永骏想把她带走,带离这个会让她受伤的地方。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