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最欧美粗大Gay网站新绿奴之路阴壁光滑还是褶皱_舔绿奴

最欧美粗大Gay网站新绿奴之路阴壁光滑还是褶皱_舔绿奴

第十一章—兄弟

内疚所遭受的折磨是活生生灵魂的地狱。—约翰‧加尔文(法国神学家)

————————————————————————-

「拜托……拜托你们不要伤害哥哥跟他们…….」

跪倒在地上的男孩突然冒出一句意义不明的话,使我们不知所措。

「你……说什麽?」乐哲诧异地盯着男孩,大概是还反应不过来。他的语气散发出毫不掩饰的惊讶。

先前明明还是乱群结党的杀戮者,怎麽这刻就一副普通小孩的模样?

这又是一道算计我们的技俩吗?

男孩双目含着泪光,似乎强忍着泪水。

面前的他根本跟一个被弄哭的小孩毫无分别。

「请……别伤害哥哥他们……他们也不想这样的……你要知道他们控制不到的……」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男孩抽泣着同时又不时扭头看向门口的方向,恐防突然有人进来。

「你……」乐哲好像忽然明白过来,立即上前掀开男孩的手臂到处翻找。

後者被他的动作惊倒但仍乖乖的不反抗。

男孩的左手臂上方有着一个小小的六角星纹身,乐哲把头拱前仔细地观察了好一会儿。

然後他用一副难以置信的目光瞪着男孩。

「你不是杀戮者,你只是一个着通的小孩子,干麽会跟一群杀戮者混在一起?你知道这样极危险吗?」

我错愕地看着乐哲,但对方的表情严肃又认真,不像开玩笑。而男孩亦紧抿着唇似是默认,并不敢直视我们一眼。看来他是一个普通的小男孩这件事的确是事实。

如果是这样,这真的是一件危险至极的事。

这些天来,他一直与狼生活,稍一不慎被发现身份便会下场凄惨。

是什麽原因让他这样做?

回想刚才的对话,他的动机顿时有点眉目。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那个为首的男孩是你的哥哥吧?你是为了他才伪装成这样吧?他是真正的杀戮者?」

男孩先前再三请求我们放过他哥哥,又说对方是身不由己。

恐怕那六名小孩中,只有他是正常人。

果然,男孩点点头,吸了一口气,伸手擦去眼泪颤抖着嗓子开口:「他们是真正的杀戮者。」

乐哲的表情仍是难以相信的样子,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能稳定自己的情绪,神色凝重地对男孩说:「听着,你这样做实在是太疯狂了,你是如何伪装的?你的父母呢?」

「我在他们准备乘搭前往极限之角时偷走出来的,我不能丢下哥哥。」他指指自己的左臂。「这是纹身贴纸,你知道每年的这个时候,一整街都是它的商品。」

「干麽弄得像庆祝活动一样?」我疑惑问道。这完全不是一个值得庆祝的玩意。

乐哲皱眉解释:「这是三区的一个习俗,人们认为只要在杀戮之月前把这种纹身贴纸贴在身上,就能骗过命运之神,让他们在杀戮之月不会再被选上,所以在这之前,满街都是祈求不被选中,安然渡过的商品。但问题是…….这些商品早就应该禁止发售!!!你看看现在发生这样的事了!!!.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们走,你的父母一定很担心,他们已经没了一个儿子,若连你都失去一定会很伤心。」乐哲坚定地开口,知道男孩的情况後更是不能不理他。

男孩听到他的话立即退後。

「不行!!!我不能丢下哥哥!!!我要跟他待在一起直到这个月完结!!!!!」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别任性了!!!!!你这样会连命都没有!!!这里充满危险!你还不明白吗?他已经不是你的哥哥了!要是他知道了你的身分,你第一时间就会被他杀掉。」

乐哲的音量稍为提高,他绝不能够由得这孩子自己在这儿。

「不行!!!!」男孩也像赌气般回应乐哲。

一大一小僵持不下,大概他们还忘了敌人还在外面。

我举手打断他们的对话,有一件事十分重要,必须去问清楚。

「他为什麽要捉我们?我们会被如何对待?还有,你是如何伪装令他们不会发现你的身份?」

男孩听完我的问题後,先前的怒气立即消失全没,他低下头怯懦着开口。

「只要有纹身及装成一般的杀戮者无异就可以轻易混入他们……要知道智慧型的杀戮者是乐於有人归顺及替他跑腿的。我装成杀戮者後就跟哥哥他们去偷了一批武器回来…….打算设置陷阱捉人…….而你们又恰巧出现了…….」

「他…….他打算…….」

「他打算怎样?」我小声问道,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温和无害,让男孩能够把话全说出来。

「他打算待天一亮就把你们丢到沼泽里,让你们淹死或是被出来觅食的鳄鱼咬死…….」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男孩愈说愈小声,最後的字眼我们几乎要闭着气才听得清楚。

男孩说完後,整间小屋一片死寂。

这一刻,我才意识到杀戮之月的威力是这样恐布。

它不只可以驱使一名天真无邪的小孩去杀人,同时也能令他们不屑於就这样杀死一个人,而是要活生生地把人折磨至死。

乐哲听後沉默片刻。

「不行,你一定要跟我们走。」

我也点点头,如果再放任这名男孩跟他们在一起,实在是太危险了。

「不行!我进来并不是要求你们带我走!!!」

「我们六人轮流看守这里,一小时换一次更,现在正由我去看守,待我出去後你们趁机离开这里吧。」

原来他想帮我们。

「就这样,我只能帮到你们这麽多,也请你们千万千万不要伤害他们…….要知道,他们并不知道现在发生什麽事…….」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男孩说完便转身离开。

「你跟你的哥哥感情很好吗?」我朝着他的背影问了一句。

男孩转身微笑着点点头,这是头一次我看到他脸上出现配合他年龄的表情。

「我们偷偷许过约定,要是任何一个人被选中了成为正义或是杀戮者,都会留下来保护对方,不让他做傻事,不让他去伤害其他人,更不能让他醒後後悔。」

所以帮助我们也是在他们的约定范围之内。

乐哲站起身来想拉住男孩,但男孩似乎察觉到乐哲的举动立即离开了小屋。

我无奈地看着乐哲,现在要走的话是容易至极的事,但那男孩怎办?

乐哲推推我的手肘:「我们先逃出去找个安全的地方再商量怎样拯救他吧…….」

我点点头,也对,目前我们自身难保,还是先安定下来再想办法。

接着下来,我们轻轻打开大门的一条小缝,窥视着外面的环境。

外面的环境静得过分,籍着微弱的灯光我依稀看到小屋前整齐排列好的军火,那五名小孩此刻正离小屋约三、四米的木桥上休息,我不清楚他们是假寐还是熟睡,无论是任何一方,我们要离开的话都必须经过他们身边。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要是被发现的话,他们任何人向我们的脚跟开一枪都已经有足够的机会杀掉我们。

刚才进来的男孩坐在那些男孩的对面,他双脚正向着黑暗的湿地,目光不知在凝视着什麽,给人一种像是随时都准备跳下去的错觉。

像他这个年龄的小孩大多担心明天上课的默写或是欠交的功课,而他却要担心自己和哥哥能不能活下去,更别论远在极限之角的父母情况如何了。

男孩忽然像感应到我们的视线一样扭头看过来,他指指手上的手表表示时间不多,催促我们快快离开,有多远走多远。

我盯了那五名小孩一眼,男孩的哥哥就睡在最出的位置,要是我们顺利走过其余的四名小孩的话,最後还是要经过他身边去。

乐哲认真地看了我一眼,我再次点头表示已准备好。

由我先走,他殿後。

虽然我不同意乐哲这样做,但在这情况下什麽事都有可能发生,因此看见乐哲把手枪拿出来的时候我只是沉默不语。

我小心地向前移动,两名成年人踏在木桥上发出「吱吱」的声响,使得我们更放轻了脚步,慑手慑地向前去。

第一名小孩,侧躺着睡得很熟,没什麽意外成功地经过。

第二名小孩,平躺着,可是他的皱头一直紧皱,似乎被恶梦所缠扰着,我们小心地跨过他的身子。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第三名小孩,一样是平躺着睡觉,不过他的左腿弯曲了起来,意味着我们必须更为小心才能顺利越过他,昏暗的环境使我感到一片晕眩,每次都要仔细地观察周围恐防踩到他们任何一方,尽管状态不好,最後还是顺利地经过了。

还有两个。我看向刚越过第二名小孩的乐哲,他回以鼓励的目光,我咬咬牙转身继续前进。

第四名的小孩是侧躺着,要跨过他应该不是问题,就在右脚刚踏上他身躯的另一面之际,他的左手突然从一直贴着大腿的情况下挥向了另一边。

我跟乐哲的动作像玩游戏般即时定格,小心地观察他的脸容。

紧闭着的双眼没有任何苏醒的迹像,呼吸声也一直像先前的平稳,盯着小孩睡得安详的表情,站着的两个人差点吓得心脏都跳出来了。

这小孩的手离我的右脚只有几毫米的距离。

我偷看了後头的乐哲一眼,对方同样惊魂未定,心里大概也在诅咒这睡相差的小男孩。

好了,只剩老大了。

低头看向这名最高最壮的男孩子,不同於其他的小孩子,他平躺着姿势整齐,双手牢牢地贴在大腿旁,他的呼吸声轻微得过分,要不是看见他微微起伏的胸膛,大概会以为他死掉了。

按道理要跨过他是轻易而举的事,可是不知为什麽面对他就是有数不尽的犹豫。

这比起一个年青力壮的杀戮者站在我面前使我更为惧怕。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我提起脚跨过他的身子踏上对面,一连串的动作开了头後就像是不能停止般,随着右脚的登陆,左脚也随之而起踏上对面。

呼,整套动作不虽五分钟,但足以令我心惊胆颤,我连忙踏前几步,转身看着乐哲同样顺利地通过那些小孩子。

劝告我们的男孩一直在後头观察着我们,看见他脸上释然的表情,大概他也紧张得要命。

他跟我们笑笑然後挥手道别。

我站在原地盯着他,回以一个难看的笑容。

乐哲俯头在我耳边轻轻说了句:「走了,离开这里才想办法救他吧,不要浪费了他的苦心。」

离开那间小屋後,我看向上方已渐渐露出金黄的天色,就快天亮,太阳快出来了。我们身处的桥同样能连接到公园的出口,只是跟以前被炸毁的那条路径不同,乐哲跟我急步地朝那道高高的铁丝网前进,尚有百多米就能离开这处鬼地方。

「砰!!!」一声巨响从後响起,整个局面转变得太快!我还来不及反应,身边的人立即踉跄了一步差点倒在地上。

反射动作令我及时伸出手来扶着他。

「乐哲?」他正低着头似乎在强忍痛楚,左臂上的血红清晰地显示主人受伤了。

乐哲中枪了。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砰!!!!」的一声又再响起,这次枪的人打偏了,我回望後头想知道是谁开枪射击。

原来是那名小孩的哥哥。

枪声大得把其余的小孩也吵醒,他们立即拾起身旁的武器向我们追来。

「走!!!!我没事。」乐哲的声音低沉无力,我们狂奔起来,可是乐哲的情况不太好,二人的步伐也快不了多少,跟那群小孩的速度相比,我们已快被追上。

老大率领着後头的小孩子奔向我们,眼看着距离愈拉愈远,他渐渐放弃用枪攻击,从袋中拿出一个铁饼炸弹在上面按下了一道时间。

我不知道他按了什麽数字,但单凭判断也知道绝不会是五分钟、十分钟的时间。

这样的短的距离,他绝对可以把那炸弹投过来。

我跟乐哲正惶恐地四处张望思考着再跳入水中躲避的可能性。

「哥哥!!!不要!!!!」那名男孩子从後扑上企图阻止他哥哥的举动。

身後的小孩看见老大拿着一个即将爆炸的炸弹立即四散以免被波及。

被男孩捆着的老大面目狰狞,想把炸弹扔过来却使不上力,怒极向後头闪躲的孩子吼叫:「你们还在那里干什麽?快帮我拉开他!!!!!!」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炸弹上的数字愈来愈小,我隐约看见30的字眼,不只我,其他的小孩都同样看到,所以并没依照老大的话过来帮忙,反而是采用了另一种方法。

原本扶着乐哲站在原地被这情景吓呆的我大概猜到他们想干什麽,连忙想上前救他。

可是来不及了。

「不!!!!!!!!!!!!!!!!!!!!!!!!!!!!!!!!!!!!!!!!!!!!!!!!!!!」

乐哲用他没有受伤的右臂紧紧箍着我的身驱,他受伤的左手试图掩上我双眼阻止我目睹一切。

太迟了。我还是看到了。

其中的一名小孩拿起自己的手枪朝那名男孩开了一枪,由於正在缠着自己的哥哥,那名男孩根本没有时间躲闪,就这样硬生生地中了一枪。

在中枪的刹那间我看见男孩眼中流露出的不是惊恐,而是一股浓烈的哀伤。

他的灵魂随着那名子弹进入他身体而瞬间弹出,一直紧紧勒着老大的手随意识的失去而渐渐松开,不算强壮的身躯也倒在地上。

我朝站在一旁盯着自己屍体的灵魂大吼:「你站在这里干麽!!!!!!?回去!!!快回去!!!!!!」

「晨曦……..」乐哲以为我是大受打击而发疯,希望把我拉开。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老大呆呆地看着男孩的屍体,我不知道他是否记起了什麽,他只是不解地盯着躺在地上的男孩,紧握着炸弹的手也慢慢垂下。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把它丢掉——快把你手上的炸弹丢掉!!!!!!!!!!!!!!!!!!!!!!!!!!!!」乐哲朝老大大吼,可是後者还是盯着自己弟弟的屍体动也不动。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不!!!!!我们要去救他!!!」我试挣开乐哲,他甚至以双手紧箍着我以压制我的行动。

「太迟了!!!!!现在我们过去也会一同——

「砰隆!!!!!!!!!!!!!!!!!!!!!!!」炸弹引爆,它所产生的威力但我们俩被冲击得摔倒在地上。

连带後头的小木屋也瞬间被炸毁,一切化为灰烬,更别说一直握住炸弹的老大及他弟弟的安危了。

「砰隆!!!!!!!!!!!!!!!!!!!!!!!」一直倚在石壁上休息的X睁开眼睛,拿起手枪立刻出去视察。

爆炸声不在这里,在湿地区那边。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他站在高高的石崖上眺望,只见湿地区近出口的某一处冒起浓浓的白烟。

天色也开始明亮,渐露晨曦,这个月的第四天开始了。

「晨曦……」这两个字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不知道他现在怎样?

嘴角微微一扯,盯着那不断冒出的白烟,无论发生什麽事都好,也希望那家伙没事吧。

—————————————————————————–

盯着那正烧着雄雄烈火的小屋,我站在原地不懂反应。

剩下来的小孩早就逃走,现场一片混乱,除了火光就只有浓烟。

两名男孩的位置早已被焚烧着的木头掩盖,浓烟把我的眼睛熏得刺眼,眼泪不断渗出。

是浓烟的关系,我对自己说。

我扭头看着站在身边正拖着手的两名灵魂。

他们正担忧地注视着我。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对不起。」老大跟我道歉。

「对不起。」弟弟也在跟我道歉。

我摇摇头,声音有些沙哑。

「不是你们的错,是这个月的错。」

「晨曦!!!!!」乐哲从铁丝网的那头朝我大喊。

我走向他的方向,乐哲指指铁丝网外的风景。

山峦下的是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一座又一座的商业大厦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只是肉眼下看不见那里有任何一个人的出现。

「我们到B区了。」

待续

最新绿奴之路_舔绿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