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有肉腹黑大叔的桃花运甜宠文 男朋友活儿太好体验腹黑肉

有肉腹黑大叔的桃花运甜宠文 男朋友活儿太好体验腹黑肉

江筱穿好衣服、扎起马尾,拎着包就要出门。没想到她才走到客厅,就看见郝浪出现在她家。他今天身着白衬衫和窄管裤,此刻正姿态异常乖巧的端坐在沙发上,和她妈叙旧。

眼尾瞥见她身影,郝浪转过头来冲她咧嘴一笑:“好慢啊姐姐,等你好久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俨然活泼的邻家弟弟在撒娇。

江筱被郝浪刻意伪装得纯良可爱的样子给恶心到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小浑蛋就爱在她爸妈面前装乖卖巧,仗着自己有一张好看的脸,引得他们把他当亲儿子看待。

“囡囡,你怎么不早跟我们说你遇到阿浪了!”江母责怪道。

趁着江母转移视线,郝浪才流露顽劣本性地龇了龇虎牙,满是挑衅意味。原本以为这举动会惹得江筱同往常那般横眉竖目,没想到女孩却是好笑地瞅着他,眉眼弯弯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没来由的,他突然就有些不高兴。

“妈,我——”

“阿姨,我现在可以把姐姐带出去玩吗?”郝浪腾地站起,快步走到江筱身边。他一把牵住她的手,十指交扣。

少年人的体温火热,江筱被烫的有些不舒服,想挣脱却挣不开,只得任他紧握。郝浪的手比她大多了,掌心带有一层薄茧,十指修长而且骨节分明。她不禁抬头看向身边的男孩,他比她高上将近一个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和她掐架的小破孩,开始像个男人了。

“你们在外头要注意安全,不要玩得太晚。”江母十分爽快的同意了。

郝浪挥挥手,笑得青春阳光:“知道了阿姨,你放心吧!”

一走出家门,郝浪就原型毕露。温稚的讨喜笑容消失,又是平时嚣张恣意、带点痞气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惹得他大爷心情不爽,微红的薄唇紧抿着,看上去冷冰冰的,特别难亲近。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江筱当然是不怕他的,他俩多铁的交情。 “喂,很热吔小豹子!拜托你快松手,我要被你的体温烫死了。”尤其现在正值夏季,更是热上加热。

“哦,是吗?”想不到郝浪非但不放手,反而还握得更紧了。 “老子偏不松,烫死你!”

“靠,你什么毛病?松手松手松手!”

“只是牵个手就觉得热,到时我压在你身上岂不是热得你头昏眼花。”

“啊——死豹豹!拜托你小声点,还要不要脸?”

江筱体温偏低,小手滑嫩,握在手里好像抓了一根绵绵雪糕。郝浪贪凉,哪会让她得逞。终于走到自家轿车前,他打开车门就把江筱塞进去,自己随后上车,硬是挤在她旁边。

待门一关上,司机便发动车子,平稳的向前行驶。

“凶巴婆,你刚才在笑什么?”郝浪猛然发难,左手狠狠往女孩肩上用力一推,把她给困在自己身下。

突然受到外力冲击,江筱被迫侧着身子趴伏在座椅上,她觉得这个姿势怪难受的,只不过是抬个头就有种可能会扭到脖子的错觉。这个小浑蛋到底是有多爱壁咚,而且居然还进阶成了……该说是地咚还是床咚啊?烦死了!但她心里虽然槽归槽,可是被郝浪这个美少年给紧盯着看,难免还是有压力的。更何况那压力绝不是普通的压力,而是他性格的攻击性与美色混合在一起的顶级魅力,所谓“恃靓行凶”。

江筱不由得回想起自己七岁那年,初遇对方的情景,那时他还没认父,跟着他妈姓张。当初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郝浪的眼型竟然是难得一见的三白眼——像极野兽的瞳眸。

“说不说?”见她久久没有回答,郝浪不依不饶,“再不说的话,我就要咬你喽!”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听到那么幼稚的威胁,江筱忍俊不住:“你真的很像猎豹吔!”

“……你刚才是在笑这个?”

“怎样,不行吗?”

郝浪撇了撇嘴,整个人沉静下来。他规规矩矩的直起身,落坐在一旁。江筱撑起身子,也不恼,反而咯咯笑着凑过去,饶有趣味地打量男孩。

到底是不一样了,江筱想。除了性格和日渐张开的脸,她没办法把记忆中那个穿着不合身衣物的瘦弱小鬼,和眼前这个矜贵的富家公子联在一块。果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小豹子,你还记得我们怎么认识的吗?”江筱问。

郝浪睨了她一眼,“不就抢了一块阿姨的三明治,你还拿电蚊拍追打了我一路。哼,没见过像你那么狠的!我当时可是饿坏了。”他越想越委屈,腮帮子还鼓起来,倒像个闹别扭的傲娇少爷。

被郝浪明晃晃的指控,江筱有些面子挂不住,只能尴尬地陪笑脸。 “我那时候不知道嘛,这个……我妈开早餐店赚钱很辛苦,所以就一时激动。”

江筱觉得这个不能怪她,正值人嫌狗憎的年纪,难免下手不分轻重。突然看见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抢了东西就跑,下意识当然是追上去,把东西抢回来。而且他一看就感觉不好惹,又跑得贼快,她不拿武器护身怎么行。

“反正我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怼怼更健康。”江筱开玩笑地说。

“你说得对,的确是不打不相识。”郝浪看似一本正经的赞同,微微勾起的嘴角却有种恶作剧的味道。 “十年前你追上来打我,十年后又是你跟过来——想找我‘妖精打架’。”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妖……小豹子,你怎么知道这个词的?”江筱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在喝水,不然她一定会呛到。

“你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诶——”

“我知道的可多了!”郝浪坏笑,露出来的小小虎牙让他看上去简直是个妖魔,会偷心的那一种。 “带你浪带你飞,让你爽上天。”

江筱听了,啧啧两声。 “厉害了,老司机。”

两个人嘻哈笑闹着,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直到司机终于停下,下车去帮他们开门,这才发觉总算抵达郝浪家。郝浪仿佛等不及了,一把扯着江筱直直走。江筱看都没看清楚装潢摆设,不一会就被郝浪带到他的房间。

“小豹子,你房间真大!”江筱细细观察着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或许是因为有专人打扫,看起来非常整洁,宛如杂志上的样品屋,可以说是相当精致了。尤其是那张大床,让她有种想要踩在上头蹦迪的冲动。

郝浪嗯了一声,随手脱了衣服就往椅子上扔。他原本是打算穿上家居服的,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可能碍事,索性光着膀子。江筱发现他身上仅剩的内裤居然是黑色的,合身平口款式,撩人极了,散发着危险又禁欲的气质。

感受到江筱惊叹的目光,郝浪很是得意。他当着她的面,大摇大摆地走到床边,坐了上去,舒舒服服地移到正中央。 “来啊你,傻站着干什么?”一只手往床垫拍了拍,发出啪啪声。

“性感郝浪,在线邀床。”——江筱脑里忽然就冒出这句标题,虽然非常恶俗,可是也非常符合她现在所看见的一切。少年的身材就像梦境中的他一样精壮劲瘦,那个窄腰,那双大长腿!有别于电子影像的活色生香,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情绪,江筱朝他走了过去。紧张和害羞是一定的,不过更多的则是兴奋。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而且还是她主动要求的,何必矫情装纯。她很喜欢青蛇BGM《流光飞舞》的歌词,“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等等……小豹子明明只是她最要好的玩伴才对,怎么会想到那句歌词?江筱还没思考出个所以然,等不及的郝浪干脆伸出手把她拽到床上。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凶巴婆你别慢吞吞的,动作快一点。”郝浪很不客气地发号施令,“背对我坐着,把脚打开!”

“知道了。”忍着羞涩,江筱背靠在他身上坐着,她有些别扭地立起双腿形成一个M字型。

眼见面前比自己大一岁、向来作风大剌剌的女孩,居然也会有如此听话的乖巧模样,郝浪情不自禁起了玩心。他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诱哄:“不够大,再开一点。”

感觉到自己软嫩的耳垂被男孩子给轻轻含咬着,从未有过的酥麻夹杂轻微刺痛让江筱已经有些意动。听到他那么说,她只好再把腿张开一些。

“再开。”

江筱咬牙,又张得更开。

“还不够,要这样才对!”郝浪没耐性了,伸出手捉住她的脚踝就往外拉。

他这一扯,激得江筱冷不丁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呀啊!”

_________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本来这一章就应该要开车的,可是因为要写点剧情所以就……

大家是不是比起剧情,更喜欢看纯肉啊( •̥́ ˍ •̀ू )

下个故事才会是纯肉(掩面

第一个故事主要走少女漫画风

求评论!傻作者很好勾搭的,有没有亲愿意和我聊天呢

△▽△

江筱穿好衣服、紮起马尾,拎着包就要出门。没想到她才走到客厅,就看见郝浪出现在她家。他今天身着白衬衫和窄管裤,此刻正姿态异常乖巧的端坐在沙发上,和她妈叙旧。

眼尾瞥见她身影,郝浪转过头来冲她咧嘴一笑:“好慢啊姐姐,等你好久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俨然活泼的邻家弟弟在撒娇。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江筱被郝浪刻意伪装得纯良可爱的样子给恶心到了,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小浑蛋就爱在她爸妈面前装乖卖巧,仗着自己有一张好看的脸,引得他们把他当亲儿子看待。

“囡囡,你怎麽不早跟我们说你遇到阿浪了!”江母责怪道。

趁着江母转移视线,郝浪才流露顽劣本性地龇了龇虎牙,满是挑衅意味。原本以为这举动会惹得江筱同往常那般横眉竖目,没想到女孩却是好笑地瞅着他,眉眼弯弯的,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麽。没来由的,他突然就有些不高兴。

“妈,我——”

“阿姨,我现在可以把姐姐带出去玩吗?”郝浪腾地站起,快步走到江筱身边。他一把牵住她的手,十指交扣。

少年人的体温火热,江筱被烫的有些不舒服,想挣脱却挣不开,只得任他紧握。郝浪的手比她大多了,掌心带有一层薄茧,十指修长而且骨节分明。她不禁抬头看向身边的男孩,他比她高上将近一个头,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和她掐架的小破孩,开始像个男人了。

“你们在外头要注意安全,不要玩得太晚。”江母十分爽快的同意了。

郝浪挥挥手,笑得青春阳光:“知道了阿姨,你放心吧!”

一走出家门,郝浪就原型毕露。温稚的讨喜笑容消失,又是平时嚣张恣意、带点痞气的模样。也不知道是谁惹得他大爷心情不爽,微红的薄唇紧抿着,看上去冷冰冰的,特别难亲近。

江筱当然是不怕他的,他俩多铁的交情。“喂,很热吔小豹子!拜托你快松手,我要被你的体温烫死了。”尤其现在正值夏季,更是热上加热。

“哦,是吗?”想不到郝浪非但不放手,反而还握得更紧了。“老子偏不松,烫死你!”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靠,你什麽毛病?松手松手松手!”

“只是牵个手就觉得热,到时我压在你身上岂不是热得你头昏眼花。”

“啊——死豹豹!拜托你小声点,还要不要脸?”

江筱体温偏低,小手滑嫩,握在手里好像抓了一根绵绵雪糕。郝浪贪凉,哪会让她得逞。终於走到自家轿车前,他打开车门就把江筱塞进去,自己随後上车,硬是挤在她旁边。

待门一关上,司机便发动车子,平稳的向前行驶。

“凶巴婆,你刚才在笑什麽?”郝浪猛然发难,左手狠狠往女孩肩上用力一推,把她给困在自己身下。

突然受到外力冲击,江筱被迫侧着身子趴伏在座椅上,她觉得这个姿势怪难受的,只不过是抬个头就有种可能会扭到脖子的错觉。这个小浑蛋到底是有多爱壁咚,而且居然还进阶成了……该说是地咚还是床咚啊?烦死了!但她心里虽然槽归槽,可是被郝浪这个美少年给紧盯着看,难免还是有压力的。更何况那压力绝不是普通的压力,而是他性格的攻击性与美色混合在一起的顶级魅力,所谓“恃靓行凶”。

江筱不由得回想起自己七岁那年,初遇对方的情景,那时他还没认父,跟着他妈姓张。当初她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郝浪的眼型竟然是难得一见的三白眼——像极野兽的瞳眸。

“说不说?”见她久久没有回答,郝浪不依不饶,“再不说的话,我就要咬你喽!”

听到那麽幼稚的威胁,江筱忍俊不住:“你真的很像猎豹吔!”

“……你刚才是在笑这个?”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怎样,不行吗?”

郝浪撇了撇嘴,整个人沉静下来。他规规矩矩的直起身,落坐在一旁。江筱撑起身子,也不恼,反而咯咯笑着凑过去,饶有趣味地打量男孩。

到底是不一样了,江筱想。除了性格和日渐张开的脸,她没办法把记忆中那个穿着不合身衣物的瘦弱小鬼,和眼前这个矜贵的富家公子联在一块。果真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

“小豹子,你还记得我们怎麽认识的吗?”江筱问。

郝浪睨了她一眼,“不就抢了一块阿姨的三明治,你还拿电蚊拍追打了我一路。哼,没见过像你那麽狠的!我当时可是饿坏了。”他越想越委屈,腮帮子还鼓起来,倒像个闹别扭的傲娇少爷。

被郝浪明晃晃的指控,江筱有些面子挂不住,只能尴尬地陪笑脸。“我那时候不知道嘛,这个……我妈开早餐店赚钱很辛苦,所以就一时激动。”

江筱觉得这个不能怪她,正值人嫌狗憎的年纪,难免下手不分轻重。突然看见不知道哪里来的野孩子抢了东西就跑,下意识当然是追上去,把东西抢回来。而且他一看就感觉不好惹,又跑得贼快,她不拿武器护身怎麽行。

“反正我们这也算不打不相识了,怼怼更健康。”江筱开玩笑地说。

“你说得对,的确是不打不相识。”郝浪看似一本正经的赞同,微微勾起的嘴角却有种恶作剧的味道。“十年前你追上来打我,十年後又是你跟过来——想找我‘妖精打架’。”

“妖……小豹子,你怎麽知道这个词的?”江筱不禁庆幸自己没有在喝水,不然她一定会呛到。

“你管我怎麽知道的,反正我就是知道。”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诶——”

“我知道的可多了!”郝浪坏笑,露出来的小小虎牙让他看上去简直是个妖魔,会偷心的那一种。“带你浪带你飞,让你爽上天。”

江筱听了,啧啧两声。“厉害了,老司机。”

两个人嘻哈笑闹着,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的过去了。直到司机终於停下,下车去帮他们开门,这才发觉总算抵达郝浪家。郝浪彷佛等不及了,一把扯着江筱直直走。江筱看都没看清楚装潢摆设,不一会就被郝浪带到他的房间。

“小豹子,你房间真大!”江筱细细观察着自己所在的这个房间。或许是因为有专人打扫,看起来非常整洁,宛如杂志上的样品屋,可以说是相当精致了。尤其是那张大床,让她有种想要踩在上头蹦迪的冲动。

郝浪嗯了一声,随手脱了衣服就往椅子上扔。他原本是打算穿上家居服的,但是想了想又觉得可能碍事,索性光着膀子。江筱发现他身上仅剩的内裤居然是黑色的,合身平口款式,撩人极了,散发着危险又禁慾的气质。

感受到江筱惊叹的目光,郝浪很是得意。他当着她的面,大摇大摆地走到床边,坐了上去,舒舒服服地移到正中央。“来啊你,傻站着干什麽?”一只手往床垫拍了拍,发出啪啪声。

“性感郝浪,在线邀床。”——江筱脑里忽然就冒出这句标题,虽然非常恶俗,可是也非常符合她现在所看见的一切。少年的身材就像梦境中的他一样精壮劲瘦,那个窄腰,那双大长腿!有别於电子影像的活色生香,她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做了一个深呼吸调整情绪,江筱朝他走了过去。紧张和害羞是一定的,不过更多的则是兴奋。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而且还是她主动要求的,何必矫情装纯。她很喜欢青蛇BGM《流光飞舞》的歌词,“跟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等等……小豹子明明只是她最要好的玩伴才对,怎麽会想到那句歌词?江筱还没思考出个所以然,等不及的郝浪乾脆伸出手把她拽到床上。

“凶巴婆你别慢吞吞的,动作快一点。”郝浪很不客气地发号施令,“背对我坐着,把脚打开!”

“知道了。”忍着羞涩,江筱背靠在他身上坐着,她有些别扭地立起双腿形成一个M字型。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眼见面前比自己大一岁、向来作风大剌剌的女孩,居然也会有如此听话的乖巧模样,郝浪情不自禁起了玩心。他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诱哄:“不够大,再开一点。”

感觉到自己软嫩的耳垂被男孩子给轻轻含咬着,从未有过的酥麻夹杂轻微刺痛让江筱已经有些意动。听到他那麽说,她只好再把腿张开一些。

“再开。”

江筱咬牙,又张得更开。

“还不够,要这样才对!”郝浪没耐性了,伸出手捉住她的脚踝就往外拉。

他这一扯,激得江筱冷不丁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呀啊!”

_________

本来这一章就应该要开车的,可是因为要写点剧情所以就……

大家是不是比起剧情,更喜欢看纯肉啊( •̥́ ˍ •̀ू )

有肉腹黑甜宠文 腹黑肉

下个故事才会是纯肉(掩面

第一个故事主要走少女漫画风

求评论!傻作者很好勾搭的,有没有亲愿意和我聊天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