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俄罗斯肥臀大屁股她酸女人如歌都谁唱过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俄罗斯肥臀大屁股她酸女人如歌都谁唱过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听见电铃声,秋山深一起身应门,只见神崎直手捧一个八寸蛋糕站在玄关口。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麽状况?

※※※※※

【话说在前】

诈欺游戏,秋山深一x神崎直,日剧设定。

故事线约在FinalStage一年後。与Reborn时间轴不太合,请无视。

作者忏悔收录於文末(土下座),END键直达喔(不需要)。

2014/04/04发布於鲜网,暂不开放转载。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

总不好让访客杵在走廊,他还是让对方先进屋再说--尤其当这个访客还是个在夜晚独自登门拜访单身男子的妙龄少女时,更应如此。

要是在门口逗留太久被好事者看到此般画面,不知会传出什麽惊人的流言蜚语,秋山可是连想都不敢想。

「秋山先生对不起,这麽突然来访。」直微微喘息,合理推测方才走得很是急促。看着女孩身穿单薄,秋山皱起眉,而後不发一语地往内走去。

虽已入春,但夜晚还是稍有凉意;更何况发汗後吹风相当容易感冒,不可不慎。

察觉屋主似乎不是非常高兴,直轻咬下唇,小心翼翼捧着大纸盒跟进,并将其置於餐厅桌上。自己也知道唐突夜访很不礼貌,但她有今天非做不可的事。

「先坐着吧。」平淡而简短的一句,让来人吓了跳;过了几秒直才连声诺诺,笨手笨脚拉出塑胶椅。八成是因为紧张的关系,她的动作过大以致差点把椅子翻倒。

秋山面对流理台貌似正操作某种机器,但仍背对着,使她无从依靠表情判断对方的情绪。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那,你今天来是……?」有监於女孩异於平常的安静,秋山手里边操作着,决定先开口为强。

一声不响地跑进自己家里来,本以为遇到了什麽坏事,但看起来也不像;何况对方手上还拿了个意义不明的蛋糕,更使案情越发离奇。

待平时罕用的煮水壶总算顺利运作,认份烧起热水,他才转头看向直;可他惊讶发现女孩用力盯着桌面正襟危坐,甚至连手指都紧紧并拢放在大腿上。

到底是什麽原因让这傻正直需要如此严肃以对,他实在想不出来。

察觉秋山的视线终於投注於己,直抬头,以无比认真的神情说道。

「秋山先生,生日快乐。」

※※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等等,现在又是怎样?今天是愚人节吗?

这回答实在太匪夷所思,令秋山意外一愣。

他不记得有告诉过直,或者两人的「共同朋友」--万分勉强地把蘑菇头、豹纹男之类的家伙纳入的话--自己的生日。

再说,他根本不是四月生啊?

总是力求将扑克脸效果放到最大的秋山,久违地出现了手足无措的表情。

对了,今天是愚人节。

他当然晓得,也清楚认知到这件事实;毕竟哪个为人师表的不会注意这一天?更何况大学生真要玩起把戏可不比高中生小家子气,不可不防。

然而,就一路见识这个傻正直跌跌撞撞、逐渐成长的秋山而言,恕他诚实指出,纵使神崎直是给她剧本就能演得有声有色的类型,但她目前的演技尚无法运用於「愚人节」这种娱乐性质的和平目的。

有如蒙了层五里雾在前,可他不觉得直在开玩笑,甚至能感受对方的认真。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对不起,一切都是我的擅自主张。」未等他回应,直便率先道了歉。秋山依旧摸不着头绪,也只能轻轻点头,等她继续说道。

「认识秋山先生也已经四年了。可是,我从来都不知道秋山先生的生日。」她咽了口唾液,试图从沉默气氛突围。虽非存心,但语气中却传出阵阵诉苦之感。

无须特别打听,直的相关事蹟就会自动送至眼前--不论是本人自爆、钜细靡遗地把事情全盘托出,或者「共同朋友」们刻意忽略秋山的抗议、硬是跑进他的研究室倾泄各种八卦。

因此,秋山早已听闻这女孩时常跟在LiarGame中认识的人联系,甚至结成了会相互替其他人开庆生会的交情。

既然有这样替朋友庆生的习惯,直当然也不会轻易放过他,曾经多次询问;但自己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地将话题岔开,不愿透露。

表面上,他是不喜欢去庆生派对一类的场合,所以百般回绝;说起来,秋山还保持联系的旧识已不算多,会为了生日这种理由聚会的朋友也近乎於零。

不过,私底下的其他策略性原因是,身为一个前诈欺犯,秋山懂得做足保护措施,向来不随意泄漏自己的个人隐私及资讯。

反正都好几年没庆祝了,如今他也不是那麽在意这种事。

而对於直,他不是不信任--或许她可以说是他最能信任的一个人了。但若要保护这个傻正直不被卷入因己而起的任何纷扰,她的所知是越少越好。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纵然他曾经委婉承诺自己会待在女孩身旁,可那也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在未来的某天将有个男人长伴她左右,但他心底清楚那个位置不属於秋山深一。

有自知之明总是好的,无谓的期待只会带来伤害。

对此,他仅能苦笑面对。

所以,为了她,也为了自己,适当的距离是必要的。

※※

见秋山皱起脸,直缩了缩身子,误以为自己触怒了对方。

「我没有生气。」毕竟也相处过好一段时间,他在精准的时机解释。适时解释自己的表情或语意已成了秋山的自然反应。

「那,这和你今天带蛋糕来我家有什麽关系?」因困惑而蹙起的眉稍作放松,他又追问。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因为,秋山先生老是不肯透露自己的生日啊,我连哪个月份可以帮秋山先生庆生都不知道。」她嘟着嘴埋怨。当有个究责对象的时候,连理亏的一方都会先涨三成气势;直刚才的畏缩减少了好些,也挺起了身子。

--所以,现在是我的错罗?

他不禁微微汗颜,在心中吐槽着。

「那麽,请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为什麽偏偏挑今天?」调整姿势,秋山背倚上流理台。煮水壶的按钮哒一声弹起,指示灯熄显示水沸,但没有人注意到。

「啊、因为说到愚人节就会想到骗人,说到骗人就会想到最擅长骗人的秋山先生嘛。」语调轻快,她一气呵成地说完这句稍嫌绕口的说明。

嗯,虽说难分她的用意是褒是贬,但还算合理;只是这还是有些让人哭笑不得。看来自己在直的心中仍与说谎连结在一起。

不,他早就知道自己和谎言脱离不了关系了,只是不愿正面承认。

回想这一年来比较密切的相处--比起失联的那两年当然算是密切很多了--秋山不时会开些小玩笑逗她。

看她先是认真地思考,而後发觉陷阱,嗔怪喊着「真是的,秋山先生!」地抱怨--这样就够了。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言语中的假虚隐含着真实,隐含着他对她的关切与情意;这就是他与她的相处模式。直若觉得自己老是被耍也是理所当然;因为他不希望,更害怕被她发现自己的心--

「所以,我觉得愚人节是最适合秋山先生的日子了。」她微笑道,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自信;秋山仿若冻结,愣愣望向眼前的女孩。

「……还故意选在四月一日,好像我很喜欢说谎似的。」数秒後他长吁一口,搔搔後脑,嘴里闷闷吐出一句藉机的抱怨和试探。

「难道就不担心我会生气?」

「咦咦、秋山先生生气了吗?」女孩再次紧张了起来,直白地反问。哪有人直接问对方有没有生气的?他还来不及反应,她又续道。

「可可可是,秋山先生会这麽问,应、应该就代表没有在生气吧?」未料到会被反将一军,他瞥开目光安静不答,亦不去看直着急的面孔。

--服了她,竟然能注意到这点。

有时他都忘了,眼前的傻正直也是不断在成长的。

距离自己放手的时候还有多久呢?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其实我也想过,秋山先生可能不喜欢过生日,所以这也是我选择愚人节的理由之一。」把对方的沉默误以为是发怒的前兆,直喋喋不休地开始解释。

「拜托。请当作被骗一次,让我在今天替秋山先生庆生好吗?」她猛地站起,并用力以九十度直角鞠躬;长发垂下,遮掩了满是祈求的脸庞。

「随你……高兴。」平时这是他让步的台词,往往带着一丝赌气的情绪;而今天却软的异常。

因为这是她的请求。

所以不管再怎麽样,他都会答应。

※※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总算是得到秋山的允诺,直开心地道谢。

明明是替别人庆生的家伙却在道谢,实在是很吊诡的情况--但这就是神崎直和她的风格。

秋山从抽屉翻出茶包。他打一开始就决定泡些热茶让直暖身,只不过碍於方才的长篇对话,迟至今才动作。

为了准备刀叉等餐具,直走近他身旁;女孩窃窃嘻笑,散发出百分之百的喜悦。

「为什麽,要如此执着呢?」他不懂。

酝酿已久的疑问,终於冲破堤防,脱口而出。

他真的不懂。不过是一个生日,有必要大肆庆祝吗?

嗯--直歪头想了下,似乎正将感觉化诸於语言,然後才转身面对秋山。

「因为,一个人装作什麽事也没有,连生日都不过,感觉很寂寞啊。」仰头望着高自己二十公分的男人,她理所当然答道,坚持中带着包覆一切的温柔。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一瞬间,秋山甚至误以为今天就是他的生日了;他的眼皮轻轻颤动,微弱到连自己都没发现。

刻意不去注意生日,说不定真的是因为怕寂寞。

母亲还健在的时候,虽然家贫,却也还会有小小的庆祝;但在发生那些事情以後,就只剩秋山一个人了。

当时满脑被复仇之火灼烧的他,哪有空去理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而摧毁传销集团後的狱中三年,心情上虽然相对平静,亦不可能庆祝。

自母亲过世,生日之於他就只是填写基本资料时会用到的几个数字组合罢了。出狱後,心冷许久的他也刻意不去理会。

算一算,他已经将近十年没有过生日了。

「这样的理由,不行吗?」直神情严肃地迎上秋山的视线。

和当时一样的嗓音,祈求并等待着一样的回答。

「……没什麽不可以的。」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没有马上开口,但答案早已笃定。

是啊,有什麽不可以的呢?

※※

「来吧,秋山先生,请坐!」直把餐具备妥,拉开另一把椅子催促着;秋山转身,将泡好的红茶放在桌上。

「这是我今天做的水果蛋糕哦,锵锵--」待主角坐稳,她才作势华丽丽地掀开纸盖。只见水果蛋糕--正确来说是长相惨烈的水果蛋糕,无力地趴在纸盘上。

「啊、秋山先生对不起,蛋糕塌掉了!」她万分抱歉又心疼地解释;耗费了一整天才完成的得意作竟然如此脆弱不堪,原本的满满自信都消磨殆尽。

毕竟都夸口说要帮人家庆生了,结果居然出这种包,实在太丢脸了。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一定是我在来的路上撞到电线杆的关系……」

--等等,你刚刚说你撞了什麽?

原本打算安慰直「塌了也还是能吃」的秋山,吞下即将出口的这句话。简直不敢置信,这个笨蛋到底都在干些什麽啊!

起身逼近,他抓起直的手东瞧西瞧,顺便摸了摸额头检查热度。都忘了她来的时候衣着单薄,要是感冒可就糟了。

「因为今天失败了好几次,等到这一个完成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嘛,只好赶快过来,匆匆忙忙间就……」任凭摆布的直弱弱辩解。呜,秋山先生看起来比刚才还凶。

「算我拜托你,走路一定要好好看路啊。」意外既已发生就莫再提,现下秋山只能扶额,无奈叹息;野生的傻正直实在太危险,要买保险还不一定有公司肯接,他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还有蛋糕,下次要做也不要做八寸,你以为这里有几个人啊?」

「嘿嘿、说的也是,我们也只有两个人在--」兴高采烈地说到半途,她忽然察觉到秋山方才似乎话中有话。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那个,秋山先生,『下次』的意思是……」彷佛被人赏了一掌,直拿着盘子的手悬在空中,呆在原处问道。

「既然那麽喜欢帮别人过生日,那以後四月一号就来啊。」语气如平常冷静,秋山伸手接过瓷盘,挖了一角蛋糕。

「反正你要用什麽名目做什麽蛋糕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负责吃掉而已。」他检查了下茶壶,将红茶注入马克杯。

「喏,就当作今天的消夜吧。」他微微一笑,将蛋糕和热茶推往直的面前。

「秋山先生……」掩不住的弧度上扬,她喊着他名。

「不过,」秋山随即板起脸,正色下了条但书。

「吃完以後就赶快回去,别耽搁太晚。错过末班车很麻烦。」

「好的--」

直应声,灿烂地弯起嘴角。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

2014/04/04,鲜网,作家的话。

对不起骗到大家,在愚人节的尾声开了个玩笑,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为感谢各位的不离不弃(订阅还增加了,觉得感动),所以用这两天拼一篇文出来。

虽然一直觉得明明只是贺文干麻要写到4214字呢,可是会爆字真的不是我的意志可以控制的(去问我的灵感!)。而且不知为何这篇看起来好像不是愚人节贺而是生日贺了啦!揪竟为什麽会这样咧?

而关於本篇,好像是从P网的秋直图得到灵感的。

印象中该则短漫里,小直为了威胁(?)秋山交出生辰八字(?),决定每天都带一个蛋糕去骚扰(?)他--不好意思日文看不太懂,总之我个人的不负责任解读大概如此。

可是昨天回去P网找的时候找不太到,若有人能支援就好了。

另外,老实说越长大以後,反而没有那麽期待过生日了。

要担当的事情变多就算了(其实是觉得麻烦,但也迟早要面对),重点在家人们的年纪也同步增长,这恐怕是最让人困扰的部份。噢,而且不能装年轻。

她酸臭的丝袜踩在我的脸上:脚黄文

本周的写作BGM理所当然是灭火器乐团的《岛屿天光》,撇开学运主题曲的创作背景依旧很好听,不妨试试。

感谢点阅,天佑台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