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瘦小女生穿衣禁忌天官赐福腐巨龙摩擦红肿的花液溅肉图:腐肉图

瘦小女生穿衣禁忌天官赐福腐巨龙摩擦红肿的花液溅肉图:腐肉图

一阵凉凉的秋风拂过发丝,我望向车水马龙的街道,再低头研究手上紧捏着的便利贴,彷徨地找寻上头用黑笔所写的住址与店名。

呃、啊啊啊——为什麽那株杂草突然发神经说什麽这次段考考很好要请我们吃饭?然後再莫名其妙地塞给我这张便利贴说什麽十一点半准时到喔!

搞什麽?姊是很好约是吗?啧啧,我的行程很满的呢,要找我吃饭,请提前一周向柜台预约谢谢。而且,这家店是新开的吗?为什麽我没听过啊,这样谁找得到啊!

突然眼角余光喵到一个小小的木制招牌,店名似乎和便利贴上的一样,什麽「Bonheur」来着的……。我急忙奔到店门口,推开沉重的玻璃大门,上头悬挂的风铃摇了起来,我往店内飞快地撇了一眼,搜寻任何我熟悉的面孔。

——啊哈!果然杂草一脸悠闲自在地坐在靠窗的木桌上往他的咖啡里加奶精,还托着腮帮往窗外望去。

「喂、我说你啊!装什麽气质忧郁啊?我都快要吐了。颖曼还没来啊?」我滑进杂草对面的那张沙发椅。

他急忙收回向外看的视线,满脸通红的大声回应:「什麽东西啊!我是在等你们好不好?颖曼还没到,我好心担心你们找不到、迷路诶。」

「噢、是啊,怕我们找不到,所以特地挑了一家不知名、鬼才听过的餐馆是吗?」一名围着围裙的爽朗男子突然走到桌旁,插进我们的谈话,回复我不客气的言论。「不好意思,因为我才刚回国,突然开了这家梦想中的餐馆,还没打出知名度…….。」顿时,我尴尬的不知所措,只好瞪着杂草偷笑的脸庞。

天官赐福腐肉图:腐肉图

「你是谦翔的同学吧?」那名爽朗的男子柔声问道。虽然称不上是帅,但他和煦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让人有种暖流通过的舒适感,非常地有亲和力。

「嗯、是啊。」我乾笑道,「您是……?」

「我是谦翔的堂哥,刚从法国留学回来,学了点小手艺,就在这边开了家餐馆。由於知名度不高,我也想试试现在学生的口味,所以就请谦翔带同学来试吃罗。」

「所以说什麽段考考很好,要请我们吃饭的话根本就是唬烂的、对吧?」阴森森的折折手指,我怒视杂草。他的堂哥笑了笑,转身走进厨房,无视他求助的眼神。

「我的确考得不错啊。呵呵呵,那你知道『Bonheur』的意思吗?」

「你少给我转移话题。」

「我没有!你到底知不知道嘛?」无奈地叹口气,我还是配合的回答道:「不知道。」

「是幸福的意思呦!堂哥希望用他的食物带给大家幸福,很棒、对吧?快看你要点什麽,我已经点好了。」

天官赐福腐肉图:腐肉图

待我吃完我的青酱野菇嫩鸡炖饭、杂草吃完他的香草烤猪肋排後,颖曼才提着大包小包匆匆赶到。

「呼——对、对不起嘛!我去买给学长的生日礼物了啦,因为不知道他喜欢什麽,所以挑了有点久。」颖曼挨进我坐下,连忙堆起笑脸向我和杂草道歉。

学长的生辰在五月的第五天是全校女生众所皆知的事实,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堆被爱慕蒙住双眼的傻女孩费尽心思地挑礼物。我可以理解这件事对颖曼的重要性,但她何止是迟到?未免也太久了吧。

反观我的不耐烦,杂草倒还好声好气,「没关系。你会不会饿啊?先吃点东西吧!」挂上温暖的笑容,他伸手把菜单递给颖曼。

「谢谢!不、我不会饿,喝个饮料就好。」她歪着头看菜单,「嗯……热带水果冰沙好像不错。」

「冰沙?」杂草皱眉,「现在还是春天诶,而且女生不要喝冰的比较好吧,自己的身体要自己照顾啊。我帮你点热的水果蜜茶好不好?」

「蛤!为什、算了,随便你吧。」颖曼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是接触到他坚决的眼神後,还是乖乖噤声,让杂草起身去为她点蜜茶。这一切看在我眼里觉得很不是滋味,我刚还不是点可乐加冰块,他也没说什麽啊!怎麽换颖曼,他就表现得如此贴心了,好歹我们也是朋友吧,这待遇未免也差太多了。

这是在吃醋吗?我也不知道。

天官赐福腐肉图:腐肉图

重重把装着冰可乐的玻璃杯放在桌上,我压下心中的不满对颖曼问道:「那你买什麽给学长?」

一听到有关她的亲亲宝贝学长,颖曼兴致盎然地拿出礼物开始滔滔不绝,「我挑了这条灰色流苏围巾还有这罐发胶,刚好看到这麽好看的围巾且男生不也喜欢抹这些东西、弄造型吗?杂草你说是不是啊?」端着水果蜜茶回来的杂草眼神一黯,把蜜茶轻轻摆在颖曼前方,随意的「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颖曼。

「灰色的围巾啊?不错啊!」我在句末拉高尾音,试图让这尴尬的气氛轻松愉快一些。

「你觉得他会喜欢吗?」颖曼抱着围巾,脸上尽是开心的神采。

「心意最重要。」杂草低沈的嗓音透露着他现在的不愉快,我想颖曼肯定也感觉到了。

「怎麽?杂草你心情不好吗?如果是因为我迟到的事,我真的真的很抱歉,但是我……。」颖曼急切地解释被杂草硬生生打断:「我没有心情不好!不要理我。」

颖曼愣愣地看着杂草,不了解他怎麽突然莫名地不愉快,只好端起蜜茶啜了几口。

之後,颖曼又开心的分享学长最近的丰功伟业和她买礼物的心得。看她讲得有意有思,我不忍打断,可是事实上,不管是杂草还是我都已失去听的兴致了。

天官赐福腐肉图:腐肉图

从放在窗边的笔筒中我随便挑了一枝蓝笔,意兴阑珊的写杂草的堂哥交代我们写的顾客问卷,虽然没什麽心情去写,但既然这顿是免费的,就当帮人家一个忙吧!

在其他意见的栏位中,我写下:「甜点的熔岩巧克力中的巧克力略苦了些,建议改甜一点。」

但其实此刻,我已分不清到底苦的是那巧克力,还是我此刻的心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