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魔道祖师穿成生子文里的恶毒男配车图片(傅先生免费阅读全文 长图)_腐肉图

魔道祖师穿成生子文里的恶毒男配车图片(傅先生免费阅读全文 长图)_腐肉图

「别杀我!大爷饶命!」她蹲在地上,九条尾巴不安的甩呀甩。

我无奈的盯着她,看来她不会控制,也不知如何使用自己身上偌大的力量。

可惜下山时没有带上封妖石,否则此时将她封印定是轻而易举的事。

蹙眉,我向她道:「我现在无法封印你,所以别乱叫了。」

听了此话,她拿一条尾巴小心翼翼的碰了我一下,一脸惊奇:「我叫鸢,很高兴能够与你相识。」

我拍掉她伸来的尾巴,语气不善地开口:「下次见面之时,我会将你封印,九尾狐。」

她立即垂下眉,往後退了数步:「我上有爹娘,下有……呃……弟妹,请您高抬贵手!」

我挑眉:「那正好,一齐封印了罢。」

魔道祖师车图片( 长图)_腐肉图

我跨步欲离去,却被她拉住,她幽蓝的眸子里有一丝渴求:「你叫什麽?」

将袖子扯离她的手,我叹息:「简。」

接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买完日常用品後,我马上回魍魉山,和师父秉告鸢的事。

「这样啊……」师父头也不抬的继续画着水墨画,「简,九尾狐大概就是那只出现在都城的大妖。」

他举起自己的画作,满脸得意:「交给你罗,收服了带回来。」

「是。」我拿了颗封妖石,从师父的木屋走出,冷风袭上身子,拉紧身上的大衣,再度背起行囊。

魔道祖师车图片( 长图)_腐肉图

「简,放松一点,去都城玩会儿再回来。」临走前,师父在我身後喊着。

我颔首,然後离去。

我躲在树枝後头,眯眼瞧着鸢。

「姑娘!今天又来玩啊?」坐在街旁的老头向鸢挥手。

「嗯!今儿要再打搅您了!」鸢笑得灿烂,往一旁的梅花树跑去。

她坐在树下,将一朵又一朵的梅花用丝线串了起来,唇角扬着淡淡的笑容,嘴里还哼着曲儿。

要不是看过她的尾巴,我想我不会相信她是只妖。

魔道祖师车图片( 长图)_腐肉图

「爷!小红落水了!」远处忽有一小儿跑来,抓着老头。

那老头顿时慌张起来,想必他是个不识水性的人。

鸢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花瓣,执起那小儿的手:「带我去罢,你爷不适合下水。」

我脑里一慌,该不会她要在水里吸去那小红的精气罢!?

急忙跟了上去,看见她纵身一跃,三两下就将人救了起来,我不解,为何她没有对他下手?

蓦地,她回首,与我对上眼,她拧了拧湿透的衣裳,朝我走来。

「简!你来找我啦?」她嘻嘻一笑,降低了音量,「是来……封印我的吗?」

我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逝的哀愁,没多说话,领着她到了空无一人的梅花林旁。

魔道祖师车图片( 长图)_腐肉图

「为什麽要救那小儿?」

她的黛眉打了个结:「不然要我瞧他死吗?」

「我不是那意思,你……为何不在那时吸取他的精气?」

「我啊,是只吃素的九尾狐喔。」她眨了眨眼,俏皮地笑道,「我只吃死人。」

我的思绪有些混乱,不再与她交谈,拿出封妖石,开始念起咒语。

为什麽?石头没有半点反应,不管我反覆念了几次咒语,却无法将她的灵体吸入封妖石。

「啊啊,除妖师,失灵了?」她松了一口气,身後的尾巴藏不住雀跃,不停甩着。

我瞪了她一眼:「吵死了!臭妖狐!」

魔道祖师车图片( 长图)_腐肉图

我撇下她,迳自离去。

「师父,为什麽?」我将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师父。

「简,记得我说过吗?你必须真想封印她,你才能将之封印。」师父把玩着手中的封妖石,「因为你的潜意识里知晓石头碎了,里面的灵体会死亡,所以才没让你封印的吧。你并不想封印她,是吧?」

「我只是困惑,我从没遇过她那样的妖,既然不会害人,为什麽要封印她?」

「简,你要记得,妖有人性,但她终究是妖。」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