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书我被朋友强了很爽亦:肏男主辅佐女帝的小说逼书

书我被朋友强了很爽亦:肏男主辅佐女帝的小说逼书

常月青双手颤抖地翻着那些资料,面色沉重。

汹涌而上的泪水瞬间涌出眼眶,如断了线的珠子。

她一声不发,微微发颤的嘴唇却出卖了她心底里的震惊。

“怎么了?”

祁棋靠近去急切地搂过她,

“怎么突然哭——了?”

常月青瞬间把脸埋进了他宽阔的胸膛,她浑身冰寒,仿佛置身万里深渊,如今眼前这具温暖的肉体是她唯一能抓住的热源。

她仍是一言不发,埋在他怀里无声地流着泪。

湿热的泪水慢慢浸湿了他的衣服,侵入胸膛,也侵蚀了他的心。

她哭得那么惨烈,他有一刻不忍,差点想要放弃计划。

可是就差这一步了,只要陪她熬过了这段艰难的时刻,相信她就永远都是他的了。

书亦:肏逼书

祁棋单手绕到她身后缓缓揉着她的背,另外一只手拿过桌上的资料,半响——

“怎么会?鹿学长死了?可是他不是还在——”

资料很详细,从鹿庄加入锋牙战队到最后出任务牺牲,每一件事具无落下。

他放开她,一脸镇定地看着她,

“月月,你冷静点,这些东西是匿名人士寄给你的,来源未知,参考价值姑且为零,所有的事情都需要你自己去考证。”

“你和鹿学长在一起这么久了,他是不是鹿学长难道你会不清楚。”

“别哭了,你现在需要冷静。”

听着他的话,常月青慢慢冷静下来。是呀,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因为自己身在局中,所以轻易被这些资料迷惑。她强忍着泪,艰难地挤出一个笑脸,

“谢谢你,祁棋,有你在真好。”

看着软弱可怜的她,祁棋抱上去,紧紧把她拥在怀里。

“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对你更好。”

书亦:肏逼书

常月青瞳孔放大,心有微微一秒的停顿。

这几天,除了祁棋偶尔来陪她之外,常月青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她一个劲地说服自己,现在的鹿哥哥怎么可能不是鹿庄,他只是失忆了而已,他不经意的小动作小习惯,还有他们之间欢爱的那种熟悉感,这一切怎么可能是假的。

可是下一秒,脑子里又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资料里恐怖的描述,枪林弹雨,毒品走私,军火交易,还有最后那张图片里高度腐烂的尸体和标有Zhuang Lu字样锈迹斑斑的铭牌。。。。。。。

不!一定不是真的!

铃声响起,有电话进来。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鹿哥哥”三个字,常月青突然犹豫了。

她身子里有一个声音在呐喊,接啊,为什么不接,接起来大声质问他到底是谁!

另一个声音在反对,不,不要接,休息两天,把这件事情忘掉。然后就像前几天一样,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思想剧烈碰撞的方寸之间,铃声消停,屏幕暗淡下去。

常月青顿时松了一口气,可是,下一秒,同一个人的来电又接了进来。

书亦:肏逼书

“啊——”

她拿起电话,朝着地上用力一摔,

嘭的一声——

手机被摔得四分五裂,终于消停了。

她把自己缩进被窝里,蜷起身子,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某一处,直到房间全部陷入黑暗。

另外一边,

鹿少暨被常月青挂掉电话之后,心里突然涌现莫名的不安。

虽然很讨厌,但他还是拨通了祁棋的电话——

“你想知道,自己回来看就是了。”

“鹿学长,祝你好运哦。”

“妈的——”那个臭小子。

书亦:肏逼书

反正军演也结束了,接下来的庆功盛典鹿少暨无心参加,便急急收拾了行囊赶回去。

一路上,他电话让自己的助理把常月青这个月的行程都收集起来向他汇报。

被下药了?祁棋赶过去?废了三个人?鹿少暨越听眉头皱得越深,他突然觉得自己小看了那个男人,从来没想过他会掀起什么大浪。

他到底是谁?

祁无城的孙子!

祁无城?!这名字相信说出去整个京城的人都如雷贯耳,曾经京城的黑帮教父,曾几何时几乎掌握了国内2/3的黑色交易。

如今虽然洗白了,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茫茫夜色,鹿少暨坐在疾行的车后排,单手撑着的脑袋,小心翼翼地按压着太阳穴。

——

今日份的更新,周末也许不更新了。

书亦:肏逼书

因为作者工作的地点和家不在一个市,

所以平时周末经常往家里跑,

更新可能不及时。

抱歉啦(=@__@=)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