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有匪长了一个包痛有点烫阿 叔叔番外大肉:肉段文

有匪长了一个包痛有点烫阿 叔叔番外大肉:肉段文

◎黑子的篮球衍生,主cp为火黑,但有其他许多配对穿插。

◎故事开始为大家在35岁左右,所有设定捏造,人物严重OOC。(严重严重)

◎有人物感情洁癖、cp洁癖者,请X离开比较保险。(这篇文太多箭头存在,而且有可能不是能被接受的感情安排,请小心,小心!!!)

◎有自创角色,雷的人请小心。(有小孩,但不是男男生子,科技还没那麽发达)

◎有点流水帐。

◎以上都OK就开始阅读吧~谢谢。

第一次提出分手的时候,火神以为黑子会乾脆的点头或是有强烈的情绪变动。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那天火神难得在家看电视,虽然两人之间的对话越来越少,但火神在家时,黑子总是会在相同空间里的另一端静静坐着看书,火神喊了黑子,直接的说:「我们分手吧。」

黑子慢慢的把他的视线从书上转移到火神脸上,没有任何特殊的反应,火神以为他没有听到,准备再说一次时,他问:「为什麽?」

火神不懂黑子眼睛里所想表达的意思,他心想什麽为什麽,两人之间相处变成这样,乾脆分开啊!为什麽要这样互相折磨,这样到底有什麽意义?

「因为我跟你做没有感觉了。」

就像当年火神阻止黑子选校志愿那时候一样,回答了连他自己都觉得很烂的回答。就算是和黑子相处不愉的这阵子,火神在家他们还是会睡在同一张床上。黑子原本就很少主动,但只要火神有点想,他们还是会发生关系,就算是结束之後两人不会像以前抱在一起睡,而是各占床一侧。

火神还是很喜欢抱黑子,所以他知道现在这样的状况太不正常了。他回答那句话之後,虽然他觉得很烂的理由,但他希望黑子就这样直接的分手吧!一个男人屈於一个男人之下还被这样讲,这根本是在羞辱人,火神既觉得後悔说出那句话又希望那句话能直接的让这段关系结束。

但黑子只是缓缓的把书签夹在他看一半的小说,站起来拉了火神一把,火神不知道黑子要做什麽,他懊悔的情绪让他不反抗黑子的行为,他分不清黑子现在的举动是正常的反应还是不正常的反应,他早已分不清所有关於黑子的事情。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黑子带他到寝室,直接脱了衣服,然後,火神印象很深,那次可以说是与之前相比有史以来最激烈、黑子最大胆的一次性爱。火神根本无法拒绝黑子身体的诱惑,提分手的事就这样过去了。

从那次开始,他们之间沉默的时间还是越来越长,但相反的,他们在床上却越来越激烈,火神在这之前完全不能想像,黑子原来是那样热情那样魅惑,火神觉得他越来越不了解黑子,但又越来越想要黑子的身体,火神一次又一次的非常享受与黑子之间的肉体接触,但他还是知道,他们之间这样,是不正常的。

火神有比赛就跟球队跑,没比赛就跟球队的前辈们混在一起,他害怕跟黑子在一起,他知道太多事都要失去控制了,所以他不停的往外跑、到处玩、上夜店、上酒店,看到各种新事物、遇过各种情况,但除了黑子,谁也不曾抱过。

在家里的时间越来越少,而且几乎在家里和黑子的互动就是不停做、不停的做。无法否定的,黑子完全满足火神的肉体需求。

然後进BJ後3年多的某一天,有国外球团开始来接触他,他才不再跟着前辈去声色场所,这些时间转为跟经纪人联络、加强训练等等之类安排的事。

在一次球队大胜之後,火神跟整队去庆功,全员都醉倒在饭店里睡一晚,隔天早上回家後他心情很好,不只是因为大胜,而且去国外打球的事宜也秘密安排的差不多。

火神不曾告诉黑子他要出国打球这件事,因为他不知道要怎麽结束他和黑子之间这种不自然的相处,他跟黑子提过了几次分手,最後结果都是被黑子拉上床,忘记分手的事,所以他想,如果他出国打球、如果他们隔着一片大海洋,他们之间就可以结束了吧。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那天可能是因为火神整天心情都很好,难得的在晚餐时能和黑子两人说说笑笑,就像之前自然的相处那般,火神突然觉得很怀念,有瞬间想把黑子一起带到美国,但这只是想想而已。

晚上时黑子也一样非常热情,又带着好久不见的温柔,火神根本无法抵抗这样好像融合以前的什麽都不用说就互相了解的搭档黑子和现在热情如火的黑子,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就像被黑子榨乾似的,要榨乾黑子似的做,房间里只有两人的喘息声、肉体撞击的声音和床的支架摇晃摩擦声。

火神根本不记得他什麽时候睡着的,只是隐约的听到黑子好像在对他说:「谢谢你,火神君。」

隔天起床时黑子已经不在,火神认为他应该是去上课了,身上被简单清理过,餐桌上有准备简单的早餐,火神真的很喜欢,黑子对他的这些细节行为,他知道他无法真的乾脆说白,是因为黑子对他真的很好。

当天晚上黑子没有回家,再隔天火神就为了连续几场的客场比赛和朋友约的小旅行,要出门长达10天之久,他没有联络黑子,只留了张纸条。

回想起这段,火神也觉得挺不可思议的,火神本身就不怎麽常用手机,手机对他而言只是为了收到讯息跟方便连络,他不喜欢用手机跟人聊天。但自从他打职篮之後,有时会连续出们几天,他就会在晚上自由时间用手机跟黑子聊。

可是不知为何,他第一次说分手开始,他就不曾用手机跟黑子说过话了,连传讯息都没有,而黑子也不曾打给他,他们就好像失去了口头沟通的能力,只能在夜晚用肢体在床上缠绵。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10天後回家,火神发现家里的模样跟他出门前相比没有任何改变,就连他留的纸条也以相同的角度放在餐桌上。火神不是立即连络黑子,担心他出意外,而是鬼使神差的去寝室打开黑子的衣柜,空荡的柜子里只挂着一包香草味的衣服芳香剂。

黑子答应他,分手了。

所以他离开了。

想完15年前,火神认为他根本没有和其他女人上过床,他开始思索难不成是直接拿精子去制造出小孩吗?那唯一有可能这麽做的就只有黑子,是不是最後一次那一天,黑子拿了火神的精子,制造出跟火神有血缘关系的大助?

火神从来没有在意过这种新闻和讯息,满脑子篮球的他,只知道自然产生孩子的方法,对其他别种医疗科学的方式一片模糊,他脑袋只是很简单的猜想有没有试管婴儿之类的可能性,尽管他根本不知道试管婴儿要怎麽做,但不这样猜测他不知道大助到底是怎麽来的。

这种事问青峰没有用,他一定也不知道,而且火神本能的并不想让青峰知道他与黑子交往的事情,火神拿着手机在想,问高尾或绿间吗……?

恍神了一下,手指不小心点入了他手机的信箱中,看着最新收到的那封信,他想,他或许可以问赤司这件事情。在火神的想法里,赤司是一位什麽都知道的人,所以被他知道他曾和黑子交往也没什麽,他能解决许多事情,如果他对火神说他的想法是不可能的,那就真的不可能。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这是有可能性的。」

当火神看到赤司的回信时,他大吼一声,脑里第一时间出现了许多以後他与大助生活在一起的画面,不用特别去找一个女人结婚,他就有一个孩子,他开始规画他的退休生涯,他要带大助去美国玩一圈,带他做遍在日本不能尝试的事情,他要和大助一起打篮球!

火神回信给赤司表达感谢,并顺手说他会询问律师如何让大助回到他亲生父亲的身边。

赤司很早就知道火神与黑子曾经交往过然後分手的事,他也知道黑子收养了一个小孩,只是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是火神大我的亲生儿子。身为赤司家现在威望最大的继承人,他一般是不会管这种杂事,但他参与这件事,一开始只是觉得有点有趣罢了,或许还有一些他自己不想承认的赎罪心态。

当他收到火神的感谢信後,赤司认为自己做错了,他真的错了,他不应该跟火神说「这是有可能性的。」,他明明知道这种事的可能性根本是微乎其微,根本就可以当作零,黑子也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和设备做这样的事,何况赤司知道那孩子是黑子很努力寻求各种方法从孤儿院中收养来的,当年黑子也曾求助於他,但他……并没有给予任何帮助,那也是最後一次黑子与他联络的事情。虽然之後不再连络,但赤司知道黑子很辛苦的单独养大了这个孩子,任何人都不应该把这孩子轻易的从黑子身边带走。

任何人都不应该把小孩带离他的父母身边,不论有无血缘关系。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更何况……那孩子曾帮过他。

赤司拨打电话给睽违十多年的人。

--

「是吗,谢谢你,赤司君,那先这样了,再见。」叮的一声,结束了通话。

黑子接起电话前,原以为是大助紧急打回来说忘记带东西之类的事。今天周六大助下午有篮球部的社团活动,结束之後他要去朋友家住一晚,周日下午才回来。

没想到竟然是赤司的电话。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原来……」摇摇晃晃走回客厅的沙发「大助真的是火神君的孩子啊……,啊……我真是自欺欺人,这样的相像,怎麽……火神君想要大助回到他的身边……,亲生父亲总是……何况还是NBA球星……」黑子坐在习惯的坐位,也是上次火神与青峰一起来家里那天,火神所坐的位置。

「他可以跟大助一起打球……他可以教导大助……他可以给大助更好的东西……他……」黑子不停的自言自语,像是在催眠自己。

「我……」黑子知道,早就知道该来的还是会来,上星期大助带回那两人时,黑子就默默的有了心理准备,虽然他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证明大助和火神之间的关系,但明眼人都知道,他们不可能「没有任何关系」。

黑子从下午一直在客厅坐到了晚上,全黑的屋子里只有一点点呼吸声,和偶尔的喃喃细语。

「火神君……」

有匪番外大肉:肉段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