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有剧情有质量迪士尼1937第一部动画电影有肉啊求奶h的文:肉拉文

有剧情有质量迪士尼1937第一部动画电影有肉啊求奶h的文:肉拉文

◎黑子的篮球衍生,主cp为火黑,但有其他许多配对穿插。

(★☆这章有几对~请看标签,而且……板车组的配对我不知该如何写提醒警告页,所以~一贯的(?),接受度很大再看下来吧,很抱歉最後一章还是让人看的并不能很安心(笑)☆★)

◎故事开始为大家在35岁左右,所有设定捏造,人物严重OOC。(故事过了年,麻烦自行加2岁啊~)

◎有人物感情洁癖、cp洁癖者,请X离开比较保险。(这篇文太多箭头存在,而且有可能不是能被接受的感情安排,请小心,小心!!!)

◎有自创角色,雷的人请小心。(有小孩)

◎有点流水帐。

◎以上都OK就开始阅读吧~谢谢。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不知不觉大助高中开学了,他和在帝光时的队长一起就读诚凛,每天都在接受新学校篮球部的训练,晚餐基本上都和队友们一起处理了,每天都一大早出门,晚上7、8点之後才回家,睡意蒙胧的去晨练,疲惫不堪的回来休息,但每天都过得很开心。

假日大助没训练会和黑子与火神一起出门,青峰把那间有室内球场的房子钥匙给黑子保管,让黑子和大助想去随时都可以去,顺便帮他照顾一下房子。如果想要打球,三人就会去那里,要不然平常就是一起出门采购,或火神开车带黑子和大助去各地游玩。

火神并没有特别找什麽工作,他现在就专注在养伤,虽然自己都觉得早就好了,但被黑子威逼利诱休息,绿间身为火神复健的那家医院负责人之一,他也严肃地看待这件事,要火神完全确定好了之後再说,反正以火神的性格,他在NBA所赚到的钱,一辈子都花不完,就算有黑子和大助一起帮他花,也可能永远都用不到一半。加上火神把一部分金钱交给冰室投资,冰室每年只是简单的火神说:「Tiger,嗯~今年又不小心翻三倍了,还继续吗?」火神信任冰室能力,但他没想到冰室这麽强,给他管理的金钱从来没有任何折损过,还不停的翻倍。

火神打算等伤好之後,去小学或中学的学校当篮球教练,或是当社区小孩的教练也还不错,去培养、挖掘更多喜爱篮球的孩子。原本火神想去当义消,他认为他体能不错,或许可以去帮助某些人,开始在找相关训练课程时,被黑子看到,黑子一脸哀伤的希望火神不要去做这麽危险的工作。

那时火神看着黑子紧抓他的衣服,低垂着头拜托火神放弃这个念头:「火神君,真的很对不起,但是我无法再接受随时会失去你的恐惧,拜托你,留在我身边……」火神再一次的觉得自己无比愚蠢,他已经让黑子痛苦那麽久了,现在竟然还想去做会让黑子不停胆颤心惊的事情,火神紧紧的抱住黑子,答应就算伤好之後,他也只会去当普通的学校或社区的教练,决不会去做危险事,让自己再一次离开黑子。

每次火神回绿间医院复健时,黑子没事的话都会陪伴,一次两次,黑子也和绿间又事隔多年再度熟了起来。黑子也常遇到高尾,他知道高尾也是在绿间医院工作的医生。在火神做检查和复健时,高尾常常来找黑子聊天,一来二去,黑子知道绿间已经结婚11年了,他妻子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大的是姊姊喔~小的是弟弟,两人差一岁,个性却差~很多~~姊姊就像遗传了小真的精明,弟弟就像遗传了小真的呆啊~」高尾兴高采烈的比画着,还约黑子和火神把他们的孩子带来两家一起吃饭。

当那天黑子、火神和大助一同到约定的餐厅包厢里,只看到绿间、高尾和两个与绿间有点相像的精致孩子,黑子以为可以见到绿间的妻子,但高尾只回:「喔~大小姐很忙的,现在应该在法国吧?所以不能来啦~抱歉。」

绿间也说内人总是在世界各地跑,不容易见到。黑子这次的餐会才证实他内心的猜测,虽然他很早很早以前就这麽认为了。

高尾喜欢绿间,而且,应该,非常喜欢吧。

餐後高尾看到黑子在看他,停顿了一下,似乎知道黑子察觉到他对绿间的感情,比出食指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还眨了一下眼,就像叫黑子要保守秘密似的,露出大大的笑容。

黑子想着,像高尾这样一直待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但却没有告诉对方,没有什麽身分的守护对方,比较幸福吗?还是像他与火神之间,有一大段的断层时间,最後还能互相坦白的在一起比较幸福呢?

黑子看着绿间似乎也不是对高尾没有感情,允许他一直陪在身边,或许应该说习惯他一直在身旁,就算是这种私人的家庭聚会,高尾也能一起参加,还帮绿间转达了绿间妻子的事情。黑子想到最近看到的一本黑道小说内容,高尾这样,就像黑道大哥精神支柱的地下妻子吧,或是该说柏拉图式的恋爱?黑子自己想完也笑了一下,如果他们觉得这样幸福,也没有不可以啊。

青峰顺利的打入季後赛,在季後赛持续的表现出色,就像没有对手可以阻止他一样,让SanAntonio(圣安东尼奥)挺进一轮又一轮。

火神觉得日子过得很平稳、很幸福,温柔的黑子、偶尔拌嘴的黑子、会向他不自觉撒娇的黑子,火神真的很喜欢黑子。但他知道黑子还有伤口,一直藏得好好的不想给他看的伤口,火神一直很想找机会问,但他深知自己的嘴笨,不敢冒然进行。火神曾偷偷的去问过大助该怎麽办,只得到大助受黑子真传的死鱼眼盯着他说:「火神先生,这应该是你自己要想办法的事吧!」明明长的越来越像他,个性却像极了黑子!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那天,星期五下午,火神在家迎接了回家的黑子後,回到厨房里继续顾着正在熬煮的汤,等注意到时,他听到电话铃声,而且似乎已经响了很久。火神匆匆的把火转小,要冲去接电话,却看到黑子呆呆的站在电话前面,看着电话,一动也不动。火神接起电话回应,另一手则紧抱着黑子。

没错,是电话,火神很清楚,这是黑子的一个伤口。火神根本不知道这个伤是怎麽产生的,他无从下手。这段日子火神注意到,黑子除了大助和火神之外的事务,反应都非常简单,说直接一点就是淡漠。火神相信,黑子对电话反应这麽大,这个伤,一定也与他有关。

火神把电话讲完之後,把黑子带到客厅,让他稍微坐一下,进厨房把炉上的火关掉,倒了一杯加了一点蜂蜜的温水,回到客厅给他。坐在黑子身边,一手放在黑子肩上把他揽在自己怀里,一手把玩着黑子冷冷的手,跟黑子说刚刚那通电话的事。

「赤司打的电话,说想来拜访我们,希望选个大助不在的时候,我跟他说明天,反正大助星期日早上才会从篮球部的集训地点回来,明天刚好。」火神用下巴磨蹭着黑子的发旋说着。

黑子点点头:「有说什麽原因吗?怎麽这麽突然?」靠在火神的胸前,黑子冷静了下来,他知道火神在安抚他。黑子只是……自去年年底火神那通电话之後,很久没有再遇到电话来。

「他说他会带他的伴侣,还有说要来找你道谢,我也不清楚,反正明天就会上门来了。」火神再把黑子抱紧一点。两人就坐在客厅好一阵子,黑子才把火神推去做晚餐,火神决定一定要找个时间,直接问黑子电话这件事情。

隔天,当黑子和火神在门口迎接赤司来时,他们发现降旗也来了。

「降旗君?」「降旗?」黑子和火神都很意外赤司和降旗两人一起来访。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黑子?火神……!?」降旗也很惊喜的张大了嘴巴看着来开门的两位,昨天赤司跟他说要回东京一趟去拜访友人,降旗还很意外赤司要带他一同,没想到竟然是来找黑子和火神!

赤司看到降旗眼角有点开始红了,他很清楚降旗一定很感动,降旗曾不只一次跟他说过当初在诚凛时,这两位感情多深厚,还会讲到降旗很羡慕他们那种相处的气氛,当初赤司第一次知道那两人在交往的事,就是降旗不小心看到他们在接吻的当晚,疯狂的传Line讯息告诉他的,当时虽然赤司有点意外,但的确是不太吃惊,只是对降旗的羡慕感到有点不悦。

但火神去美国发展,之後传来与许多女人的交往讯息,降旗每次看到在八卦新闻里火神和其他女人的照片,都露出很不高兴的表情,甚至还会看着报导为两人开脱说「一定是黑子和火神又在闹别扭,要不然怎麽可能!」,还会不停的念着在他当诚凛篮球部队长的那年,这两人感情更是好的夸张。

但那次分手的大危机之後,可能是遇到那个很像火神的孩子,降旗不再看关於火神的这些讯息了,或许他接受火神和黑子早就分手的事情,或是他不再想其他人恋情如何,而是努力的和赤司一起经营感情,赤司也不清楚。

黑子很快的把赤司和降旗请进屋内,不好意思的接过赤司带来的点心礼物,火神则去端茶水和点心来招待。四人简单的互相询问最近的近况,太久没见面降旗又很惊喜,所以非常兴奋的问黑子和火神许多问题,黑子和火神也很开心的聊天。

「只是怎麽突然来电说要拜访呢?啊……赤司你不是说要带你的伴侣吗?」火神呆呆得问出这个问题,说完之後黑子立刻给了他一个拐子,降旗也突然一脸尴尬的样子。

赤司牵起降旗的左手,也把自己的左手抬了起来:「我的伴侣,光树。」显示出两人左手无名指的对戒,降旗脸整个涨红。

火神一脸惊讶,黑子在一旁真的觉得火神太不会看气氛,从赤司和降旗两人进门开始,两人亲昵的互动,眼瞎的人应该都可以看得出来啊!?黑子再一次佩服火神的粗神经。

「我这次来,是想要向哲也道歉的。」赤司把手放下之後说。

「道歉?赤司君你没有对我做什麽事啊?」黑子很意外。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在客厅里的三人都看着赤司,赤司停了一下开始说:「我是从光树那知道你们在交往的事,好像是高三那年,那时我已经跟光树交往一年多。」

黑子和火神都记起来,当年有一次在更衣室没有人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吻了起来,然後降旗突然回来,他们才想起那里还是学校。

降旗则是脸又红了起来,拉着赤司的手想表达为什麽现在要说这个?

「之後大学我回到东京区的学校,也开始接触我父亲的事业,开始有些应酬。然後,我听到一些传言,是关於火神的事。那时我的理解是,火神的恋人对他死缠烂打,甚至用很不堪的手段留住火神。」赤司没有看向任何人,他慢慢的说。降旗在旁边睁大眼睛看着赤司,火神把黑子揽在身边。

「当时我的父亲知道我和光树的事情,用了一些方式想把光树赶离我身边,又对身为赤司家未来继承人的我出了许多课题,那一阵子有点混乱。」赤司看向黑子「所以那时哲也你的电话,希望我有方法让你收养一个孩子,我以为,那是你想把火神留在身边的手段,而我知道那时火神已经去美国了,所以我言重的拒绝了你,哲也,对不起。」赤司低了头。

那时候黑子想要收养大助,还在实习没有正式工作的他,也不是已经结婚的夫妻,要收养一个孩子在日本简直是不可能的,黑子找了很多正经的管道,查了很多资料,读了很多书,最後他想,只能靠关系。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赤司,虽然黑子一直都没想过赤司家到底是多具有影响力的家族,但当他查了,他才了解赤司家族和平民差距不是一般的大。黑子设想过各种赤司可能会问他的问题,但没想到赤司用了没有任何余地的拒绝话语,对那时离开火神的黑子来说,真的很伤。最後黑子回老家拜托了自家父母,黑子的双亲才藉由各种人脉让黑子成功的收养到大助。那件事之後,黑子就换了手机号码,过去的友人都连络不到黑子了。

黑子笑了说:「赤司君,请抬起头来。我不接受你的道歉……,因为你没有任何错啊,真的。我也没有想到,这其实是这麽麻烦的事情,更何况那时你也在忙自己的事情,那时我不应该这麽冒然的就去拜托你。」黑子像想到什麽的笑了一下:「因为之後去找我父母帮忙这件事,那时後才知道我的父亲和母亲这麽厉害呢。我後来也成功了,真的,请不要在意了,赤司君。」

降旗紧紧的握住赤司的手,这也是他第一次听到的事情,降旗很了解赤司,他一定、赤司一定事後知道所有事情之後,会默默的很後悔和自责自己。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赤司也回握降旗的手:「好,我知道了。今天来其实还有件事是想来道谢的。」黑子以为没什麽事了,正准备要邀请两位客人一起吃火神准备的午餐。

「想来谢谢你们的孩子,黑子大助。」

「大助?」火神想那孩子怎麽可能跟赤司有什麽交集,看黑子也是一脸不解的样子。

「前几年我和光树有一次分手危机,」降旗转头看向赤司,嘴巴张得大大的,非常意外的表情。「光树原本要一声不响的离开我,然後多亏你们的孩子大助,让光树回来与我说清楚解开误会,那时要不是那个孩子,我和光树,也不会现在还能在一起。」

「征!你说……说那个很像火神的、那个黑发黑眼的小孩子,是、是黑子和火神的孩子!?」降旗大叫着,看向黑子和火神的方向:「我、我我……那个,」降旗激动的站了起来,90度的弯腰「真的是非常的谢谢!要、要不是那个孩子……我、我一定、那个……非常谢谢!」赤司露出了一个非常温柔的笑容,一起站起来弯腰道谢。

黑子和火神都吓一大跳,黑子连忙把两位扶了起来,他受不住这个大礼,何况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

火神站在一旁,想着怎麽可以这麽凑巧,大助遇到的那个陌生哭泣的男子是降旗!降旗因为大助,没有跟赤司分手,大助因为降旗,所以知道黑子心里对火神的感情,大助是火神没意识一夜情所产生的,但却是黑子拜托寻求许多管道所收养的。火神看着黑子,一切都是因为黑子……,他现在才能这麽的幸福。

四人一起吃着火神的精美料理,赤司就带着降旗要先离开了。

「哲也,我们会再来拜访的。今天因为要说当年领养的事,所以希望约在大助不在的时候,下次想跟那个孩子当面道谢。」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对对!!我也想见见那孩子!!真的很谢谢他!」降旗还是很激动的说着。

「大助懂事时就跟他说过他是我领养的孩子了,只是前阵子才知道跟火神君的关系,其实不用有这些顾虑的。」黑子在门口玄关送客。

「喔,对了,下次约就打我的手机吧!」火神把手机拿出来与赤司降旗两人交换,黑子静静的看着火神的行为。

「啊,对了!赤司,车子谢啦。」火神在赤司他们快走远时喊了这句,看到赤司挥了挥手回应。

「车子?」黑子不解。

「哈~那天绑你进去的那台黑头车是赤司借我的,我偶尔会跟他传讯息,他帮我安排可以让司机看不到、听不到後座乘客的车。」火神回答。

「火神君,你借这种车子的意图是什麽呢!」黑子用轻松开玩笑的语气问着,两人回到屋里,黑子原想去厨房整理碗盘。火神却一把把黑子拉进寝室中,躺到床上用被子整个盖住两人。

「这就是我的意图。」在被子里的狭小空间,火神把黑子压在床上俯视着黑子回答。

「火神君……」黑子脸慢慢的红了起来,自从两人说开关系稳定之後,他们还是没有像过去一样有实质的肉体关系,黑子本来慾望就淡,离开火神之後他就像禁慾了很多年的修行人,现在和火神和好,还是没有太多想法。

但黑子觉得火神应该不是这样的,就算已经不是冲动的年轻人,火神应该还是有需求才对,但几乎足不出户的火神、就算出门也一定和黑子或大助一起的火神,住在一起的黑子完全不知道火神该怎麽排解慾望,所以黑子认为火神太过温柔,温柔到太担心吓到黑子,所以一直克制自己的慾望。

黑子其实自认为已经准备可以,他很想跟火神说其实不用再忍了,但这种话他说不出口!所以现在在大助不会回家的这天,被火神突然压在床上,他想,火神终於想碰他了吗?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黑子……」火神温柔的喊着他的名字「可以告诉我吗?」

「什、什麽?」黑子全身上下都发烫起来,火神只是用了这种温柔的低声,他的脑袋就开始要晕了。

「电话的事情。」

啊。

黑子懂了火神为什麽突然把他带进房间,还用被子盖住两人。黑子躺着,火神双手撑在黑子的两边,两人互望着,黑子想起来曾在书里看过猫咪喜欢阴暗的角落,还想说火神大猫就没有这样的习性,现在才知道可能只有在大猫很紧张的时候,才会制造这样的空间出来吧。

黑子摸着火神明显紧张的手臂,意示他一起躺下,火神又看了一下黑子,似乎不是不愿意说的样子,就躺到黑子身边,把黑子给圈住,被子里开始有小小的说话声。

「火神君进到日职时,我去大学,虽然你无法每天回家,但如果回家看到你已经在家,或是在家里等你回来,我很幸福。你有客场要住在外面时,晚上都会打电话回来跟我聊天,那时我觉得就算你人不在我身边,因为电话,感觉你还是一直在。

「然後,不知道从什麽时後开始,有时你晚回来或是有事要住在外面,在很晚的时候,会有电话打来。手机的号码是你的,但是传来的只有吵杂的声音,我以为只是你不小心按到,想说火神君很笨,老是不小心按到,想乾脆跟你说换触控式的手机,但你又说你比较喜欢有按钮的。我也算习惯了,只要你在那些太晚时间打来的,应该都是你不小心按到的,那时我是这样想的。」黑子闭着眼在火神怀里慢慢说。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我基本上都会接起来听一下,确定又是杂声,就直接挂断。但有一次,晚上在赶报告,太过专心在资料上,注意到时电话似乎已经响很久,我要接时就停了,我也不以为意,想说手机响一阵子没接就会这样,但是很快的,电话又响了。那时我以为是你有急事打来,因为已经很晚了,又是第二通,正常不小心按到应该是不会连续按两次吧,我赶紧的接起来,还没回应前就听到许多人的笑声。那时觉得很奇怪,明明是你的号码,怎麽有许多人的声音,我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听。

「听到里面的对话,似乎是你球队队友的声音,我原本还以为是不是你怎麽了,但越听内容越不对,似乎,你们在一些……声色场所。我不懂职业篮球员怎麽会需要去那种地方,但又想或许你们也是需要应酬的。但这种电话一通两通的来……,我知道火神君有跟其他人说过你有交往的对象,那些打来的人也很清楚,他们知道我的这支电话是你交往的人,他们故意一直打电话过来,我不了解为什麽。

「然後,我开始查了火神君队友的事情,听电视访问里的声音来判别到底是谁打给我,发现那些人的私底下名声不好,有实力,但私生活很糟。所以我不希望你多靠近他们,但是不可能,你们是同一队的。」黑子停了下来,火神有节奏的缓缓拍着黑子的背,温柔的、温暖的。

那个时候黑子才觉得火神的晚归和经常性的在外过夜不正常,但黑子并不想直说火神队友的坏话,在平常两人相处时,火神会说到队友前辈的事情,黑子知道火神很听他们的话,因为他们会带火神去体验一些之前从没有遇过的事情,火神次次说那些前辈让他大开眼界,黑子一开始还想说那些前辈真好,後来才知道那些人在耍弄火神。

他们带火神去那种场所,故意打电话给火神在交往的对象,黑子一直思考这件事,到现在他还是不明白那些人做这种事的原因。黑子开始不知道该不该接萤幕上显示火神来电的电话,他养成了接起电话後不先回应的习惯,每次接到火神那些前辈的电话,黑子都不敢出声,黑子不敢想像如果那些人知道火神跟一个男的交往,会再用什麽法子来戏弄火神。

「也不能就这麽随意的要火神君换电话,但就算换了,那些人也会知道,因为你们也是一起打球的队伍啊。原本以为这种电话只会出现在晚上,但後来白天也开始出现,当然就不是火神君的号码了。一个一个的陌生号码,到後来我只要看那些数字就知道是谁打来的,但是还是有很多新号码出现,除了有你的队友,似乎还有其他人,男人、女人都有,我真的不明白,一个都没有回应的电话,他们怎麽能打的这麽开心?

「我的手机已经不敢调成有来电铃声的,也总是把手机放到包包的深处,那时我们已经出现很大的问题,你已经不会打电话给我了,幸好是这样,我不用担心漏接你的电话。」

火神紧闭着眼,怀里温热的体温,让他庆幸现在黑子在他的身边。

「其实这段期间我也忘了差不多,只是有一次,我的手机还是调震动,但因为有团体报告的合作,我要注意同学的简讯,我把手机放在桌面上,那种电话又来了,在上课安静的教室里桌面的震动声一下子就引起了老师的注意,那位老师非常讨厌上课玩手机的人,老师把我的手机接起开扩音,那些人的嘲笑话语被播放了出来……」因为在被子里只透着一点阳光,黑子看不清火神的脸色,只感觉的到火神似乎在抖的样子,换黑子拍了拍火神:「那些都跟你没关系,不是你的错,火神君,恩……火神君?大我君?我的大老虎先生?」黑子甜甜的安抚着他。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火神的头不停的磨蹭着黑子,他快哭了,火神知道黑子一定避重就轻的告诉他,那时候,黑子一定非常痛苦,一定,一定。

「……其实那些在火神君那年季赛结束之後就没了,大概是他们知道你要去美国发展了吧,也幸好我的存在感一直很弱,在学校那件事很快就被人忘记,只是我的确也不敢在原本学校待着,所以我转到别的学校,刚好也离开了你。手机不久也换了,那种电话也不会再来,知道我新电话的只有转学後的新同学和家人,那时我还能接电话的。

「收养大助之後,我越来越好,大助他……给了我很多勇气,只是我还是太胆小了。已经在育幼院工作的某个周末,我回父母家,很久没有回去了,刚好接到了教练打来的电话。」

「教练……?相田前辈吗?」

「是的,只是现在要称呼她为日向太太了,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现在小的在我那边的育幼院上学。」黑子轻轻的说。

「那天接到教练的电话,她……跟我说……说……2号离开了……」火神开始吻着黑子闭着的眼睛。

「她说之前2号状况差的时後就打电话给我,但因为换手机一直连系不到我,只好打到我以前留的住家电话,但是因为我跟父母说过不要给任何人我新的电话,所以教练一直连系不到我。那天那通电话恰好就是2号在兽医院离开之後,教练想请我父母传达给我消息的电话,刚好我在东京,我立刻去找教练。

「我们後来决定把2号放在有草地可以奔跑的地方,教练家开的相田健身中心外头有围绕的绿地与树木,最後让牠在那里玩耍。……明明当初是我把牠捡回来的,之後却没有好好照顾牠……」

火神不停的吻着黑子的眼泪:「不是的,是……是刚好牠无法适应我们当年同居地点的环境,所以我们才拜托教练……」

「可是……可是……教练说他最後一直在等我……一直等我……我都……都没……」听着黑子的哽咽声,火神不停的拍着他、亲着他。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黑子比较冷静後继续说:「之後就……不知道为什麽,不敢再接电话,好像胆小鬼,不、应该就是胆小鬼吧,觉得来的电话那头,我不知道是要来嘲弄我的陌生笑声,还是来告诉我噩耗的讯息,就……就这样,在家里,我还是会强迫自己要接,接起来至少还可以丢一旁,但……在外面,可能,那次在学校的电话让我……,除非是大助或我父母打来的紧急电话,其他我不会接,也无法接。」

「那……我去年底……」火神想到他竟然打电话给在外面黑子……火神又想去撞墙了,他怎麽怎麽这麽蠢啊!!!

黑子在火神怀里摇摇头:「恩……还好有接,这次是好消息……」黑子抱着火神。火神吻着黑子,轻轻的、重重的,两人在被子下,不停的吻着。

还好,还好,还好,现在在你的身边。

两人在傍晚的时候,散步到相田健身中心,一起去看2号,两人蹲坐2号的旁边,跟牠说这些年来遇到的一些小事,火神被黑子吐槽不再害怕待在2号的旁边,黑子被火神念着2号不懂这些事啦,两人在那里坐到太阳下山,健身中心整栋都亮了起来,在建筑物外还有路灯的光,黑子和火神与2号约好下次带儿子大助一起来看牠,之後会常常的来。两人再一起散步着,边想着晚餐的菜色边牵着手,走在回家的道路上。

--

「嗯……」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火神觉得自己在做梦,一开始很开心,但後来非常痛苦,痛苦到好像在人间炼狱。一道一道的关卡,他看不到未来会是怎样的日子,在黑暗中火神只能看着在天边的光,那道光是他继续走下去的原因。

他又饿又渴又痛又累又冷,他几乎要撑不下去,但火神知道,只要找到那道光,就什麽事都没了,那道光极为温暖极为温柔,是他的终点,火神相信着,因为那也是他的起点,他记得那道光,只要再走下去,他就能再一次遇到那道光。

可是他快不行了,他快没意识了,他……

火神君。

火神又往前踏了一步。

火神君。

火神记得该怎麽称呼那道光,他知道,他应该知道。只要喊出名字,就可以……就可以再一次遇到那道光。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黑子。」

火神睁开眼睛,外头阳光藉由窗帘间的缝隙照了进来,火神知道现在已经不早了,他呆呆的坐起身来,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火神发着呆,他在想他在哪里,这里是哪里,他在想他是不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漫长的痛苦、最後感受到的温暖,是梦吗?

火神想着今天的行程是?今天几月几号?他今天有比赛吗?这里是哪里?客场比赛所居住的旅馆?可是,好像不太对?现在几点了?他怎麽会睡到这麽晚?他的生理时钟不是应该自动醒来吗?早上要做晨练,自己带的器材在哪里?

这里,是哪里?刚刚……醒来前,自己是不是念了一个名字?谁?是谁?

火神一直坐在床上,他想着他应该下床去看他在哪里,现在几点,但他觉得全身很暖和,暖呼呼的,觉得很轻松,身体轻轻的,觉得自己有点昏昏欲睡,可是他不会赖床啊,怎麽会这样?

周围静静的,火神转头看着四周,想着这里到底是哪里?不是他的住所,他住的地方没有生活的气味。不是旅馆,旅馆不可能让他觉得这麽舒服,这里是不是他的梦中世界?充满生活味道,又这麽温柔,是家,好像他的家,当初和……一起住的家。

火神听到门外有点声音,是在交谈的声音,非常熟悉,非常熟悉。火神下床先踏到床旁边的方型小地毯,他想起来曾经有个人跟他说,刚起床时要是踩到冷冰冰的地板的话,会很不舒服的,所以要在床边放块小地毯缓冲一下。火神站在地毯上又呆了一下,想着是谁说过这样的话呢?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火神再慢慢的走到门边,慢慢的开了门,外头对话的声音比较清楚了。

「……不可思议,火神先生竟然睡到现在,平常都比要晨练的我早起,做好早餐等我耶……啊!爸爸,那个再给我吃一块!」

「恩~只能再一块喔,等一下就要吃午餐了。」

「嗯嗯~~好吃好吃,爸爸也很久没有下厨了。」

「呵呵,因为火神君每天都比我早起准备啊,有时候想换我准备,每次提早醒来他就已经醒很久了。」

「喔~那今天怎麽现在还没醒啊?会不会生病了?爸爸你有去看看吗?」

「刚刚你回来前有回房看一下,脸睡的红扑扑的,全身暖暖的,不忍心叫他起床啊,就让他睡吧,午餐准备好再去叫他,因为火神君没吃早餐,我还特地准备多一倍的食材呢。」

「爸爸~你不要这麽开心的样子好不好……噗~~」

「我哪有!大助!」

「哈哈~~爸爸今天外面天气很好耶!」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对呀,衣服都洗了,被子也晒了,今天是好天气。」

「下午我要跟队长他们去打球喔!」

「唉!?不是才刚回来?不陪爸爸一下吗?火神君也很孤单喔。」

「你们不是一起吗?才不会孤单吧!哈哈哈~」

火神靠在厨房口,他想起来了,他已经从NBA退休了,他又回到了黑子的身边。

这里是黑子的家,是黑子和大助和火神的家,他知道他醒了,不会再受梦里的痛苦所痛苦了,他已经,离开了梦,找到了他一直在找的那道光,找到他一直想要的那个家。

「啊!火神先生你醒啦!」

「火神君,早安,虽然现在已经不早了。」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喔!黑子、大助,早。」

谢谢你,世界这麽广阔,你选择走到我的身边。

谢谢你,路途中这麽多辛苦的事,你放下了许多事,你提起了许多事,你踌躇了许多事,你还是有那个意愿,到我的身边。

谢谢我自己,明明痛苦了那麽久,明明有了那麽多伤口,但还是不曾断掉自己心中的那个想念,选择走到你的身边。

「谢谢你,火神君。」

「谢谢你,黑子。」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全文完。

--

我,写完了。

有剧情有质量有肉的文:肉拉文

真的非常感激一直看到这里的人,真的非常感谢,那天的一道雷,让我开始动笔安排这个故事,在写的这段日子,我一直看着别的作者的文笔,深深深深的觉得,我跟别人比大约差距一千倍哈利法塔(Khalīfatower,原名杜拜塔)高度的距离吧,能看到这里的人,一定是对文字理解力极高的人吧!我真的,还是只能说感激而已。

虽然这篇文一大半他都很痛苦,但希望最後,我能写出他是幸福的感觉,希望你一辈子幸福,黑子!

最後,还很多话的写了一篇我自己对这篇闻设定分析在後面,但其实不用特别去看。

如果如果,如果啊……,有人愿意分享给我看完这篇的感想,我、我,一定会非常开心的QQ!!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