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宅男大本营 婚姻故事 社人瘦胸小穿什么衣服好交今天的雨下得好大呀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社人瘦胸小穿什么衣服好交今天的雨下得好大呀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

又待了一夜,四人相安无事。

虞音在露台踮脚朝海面看了好一会,和他确定完今晚没有海滩烟花秀后很失落。

昨晚倒是有。

可是虞音醉得七荤八素的,陆行杨也不叫她,只知道精虫上脑地做做做。

“诶。我看过一本书,有这样一句话。‘依山燃尽的烟火留下的火药味交融着海洋的咸味,带着夏夜的气氛’,一直记着。”虞音望向陆行杨,很是埋怨,“哼。你昨晚怎么不摇醒我起来看呀?”

风温柔的拂过露台两旁的高树阔叶。

靠着栏杆的陆行杨,此时认错态度倒是诚恳,“下周六还有一场,我带你过来看。”

听了这话的虞音倒是怔了一会。

正常的陆行杨不会这样的。

别的时候,陆行杨会脸不红心不跳说一些荤话,惹得她臊得慌,然后抡起小拳拳嘤嘤嘤捶他的胸口,他压着她在墙上来一记绵长的深(大雾)吻。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她被惨烈镇压。

这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啊!

“你怎么了?”虞音凑近陆行杨,眼里半掩着探究和关切,“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哦。”

陆行杨两指揉了揉眼皮,打了个哈欠,“我困了。”

即使如此,虞音还是觉得陆行杨装的太逼真了,都要有个没出生的弟弟或妹妹还这么硬抗着。

简直就是个小可怜。

啊不对,大可怜。

陆行杨对上眉头微蹙的虞音,欲言又止的模样,随即明白了她的念头。

陆行杨去搂她的肩膀,仗着身高优势,把手压在她的肩膀上,去揉她的脑袋,“我家的关系这么乱,你可怜我?”

虞音斜着眼往后瞧他,摸不准他是难过还是不难过,“你是真的还是装的?”

“不知道。”他实话实说,“没什么感觉。”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虞音叹了口气,他要是难过,她可以安慰他。

诸如留人易留心难,感情的事都是没准的巴拉巴拉。

他要是不难过,虞音也可以来个总结——父母的事和子女无关,行杨不要受这些事情影响,行杨敲棒的巴拉巴拉。

虞音甚至狗腿地连夸陆行杨的词都想好了。

结果他来了一句不知道。

虞音转过身,望向陆行杨,他刚洗完澡,发梢微湿,眼角眉梢看起来有些落寞。

用手指推起陆行杨德嘴角,虞音犯了倔,“那你给我笑一个。”

虞音的眼睛跟水洗过一样,羽睫微动,有点平时床上被他折腾得委屈巴巴的表情。

看得陆行杨心头颤动,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让他勾了勾嘴角。

饶是陆行杨配合了,下一秒虞音还是扑进了他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他,哭腔明显,“不要勉强自己嘛~”

陆行杨伸手回抱住了虞音,抱得更紧。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她的气息萦绕在他的身边,总让他莫名的安定和温暖。

皎洁的月光下,情人的身影被拉得长长的。

**

第二天,陆行杨和虞音回度假村和班里的同学会合。

詹菲在虞音临走前还拉她卖了一通惨,“音音呐~大家都是女人。都不容易。我把你当成我妹妹,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最重要是彼此帮衬,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虞音坐在车后座,车开出几米,詹菲还捂着肚子,“音音,我们要互相帮助呀。”

待点完名后,大巴缓缓启动,开回南市市区。

秉承着他不说,她也不多问的原则,虞音纵使好奇陆家里头的弯弯绕,还是克制自己不多问,只对陆行杨说,“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也可以告诉我的。”

说罢,虞音还卖萌地喵了一声唤回陆行杨的注意力。

陆行杨低头,贴近虞音的额头,眉眼温柔,若有似无的嗯了一声。

……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照例上课吃饭睡觉循环了一周以后,终于迎来了六月激动人心的高考。

虞家近期可盯紧了虞辰。

虞母还发现虞辰大半夜还偷着翻院墙出去浪一夜的事,幸好他专业课成绩不降反升,索性

睁只眼闭只眼。

虞母正在厨房摘豆角,问虞音,“你说,他一整个晚上能去哪?”

“我待会说说虞辰。”虞音心里挂念陆行杨的事,“妈,你记得我们鲍鱼罐头的上面印的詹菲吗?”

听了这话的虞母甩下手里的豆角,眼睛紧锁着虞音,“詹菲找你了?”

“嗯。”虞音和盘托出,“她在南市,我们就见了一面。她怀孕了。”

“她在哪?我去找她谈谈。”虞母气的鼻孔出气,折断豆角的声音四起,“签了十五年的代言合同,现在才过几年就说要撤销,寄了封律师函什么话都没说。她前年拿合同抵押了十来万去赌,没钱还,都是我们家填的。不求感恩戴德,但是罐头的样子消费者都认准了,哪能轻易就改的?”

事已至此,虞音总算明白了詹菲‘互相帮助’的含义。

让她在虞母这里帮着说好话呢。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到了夜里吃晚饭的时候,虞父从工厂回来了。虞父为人慷慨大方,眼瞧着虞辰刚训练完的精神头不错,笑眯眯的,“你要是考上东大,就给你换辆车。你要别的,也依你。”

家中,历来虞父白脸虞母黑脸,她嗤了一声,“你就惯着他们姐弟俩吧。”

虞音洗完碗后,不忘去了虞辰房间,敲打了他一番,“妈还不知道你有女朋友。我瞒着呢。你也是,有女朋友也收敛一点。”

“现在高考要紧,考完怎么浪随你。”

虞辰正在写试卷,头发蓬乱,平日骚包的样子都不见了,烦得要死,呵了一声,“我倒是想浪?她很忙,忙得只能几天见我一面。我犯贱,天天都在想她。”

“姐,我心口疼,哪哪都疼。”

虞音在下垂的小奶狗眼神下也险些融化。

多好的少年啊,哪个女的这么不开眼?

虞辰是体校男生,体力精力旺盛于常人,又加上处在一个看见个洞都会硬的年纪。

虞辰回想起杨桃小姐姐偶尔流露的妩媚偶尔冷淡疏离的样子,让人摸不清她在想什么。

有时杨桃半推半就,虞辰就得逞了,能心满意足地搂着小姐姐在酒店醒过来。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有时杨桃自己就扑上来,甚至很贴心,她还带着书给虞辰补习功课,在图书馆里,甜甜的小姐姐香气往他的鼻间钻。

有时杨桃姐又冷若冰霜,虞辰在她家楼下等了一夜,她都不下楼来。

这么一套组合拳下来,虞辰的心跟被挠了好几十下似的,天天都记挂着杨桃小姐姐。

虞音问他,“你俩发生过关系了?”

虞辰点头。

发生过关系还这么忽冷忽热哦?

一看就不对劲。

虞音和陆行杨啪过以后,她在他身上获得过濒死的美妙高潮后,看他的眼神都媚了不止一点点。

虞音像是得了肌肤饥渴症,巴不得一天到晚二十四小时都黏在陆行杨身上。

‘把你当自慰棒呢’堵在虞音的喉咙里,差一点就往外蹦出来。

虞音缓一缓后,“估计她还有别的想法。你欺负人家了是不是?”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虞辰很郁闷,“……我欺负她?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虞音显然对高三这个说风就是雨的年纪有些束手无策,给虞辰分析了一番现在的情势后,只说,“虞辰你好好考,考完再重新的认真的追人家。女生喜欢的那套你到时都试试好不好?”

好说歹说安抚好了虞辰后,虞音终于得了空打电话给陆行杨。

原以为是深夜的悄悄话,撩人心肝。

没想到……

“你妈要回来?”

“嗯。”

“你妈要见我?”

陆行杨轻笑,“嗯。你别怕。丑媳妇总要见公婆。”

“哪有?我不丑!”

虞音对着镜子拢了拢长发,坐在沙发上,有点紧张,“我不是怕。是是有点怕……”

社交温度二十二章肉:肉 虐

难不成她要直接说,伯母你回来的太不是时候了啊啊啊!

有人怀了孕要当正儿八经的陆太太了。

~

耶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