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一夜情性爱 撞击到最深处她抽搐喷水,捣出白沫噗呲噗呲

撞击到最深处她抽搐喷水,捣出白沫噗呲噗呲

商人与女奴4

 我轻轻舔了一舔,这是另一种味道,蜜的味道。

    这实在是太神奇,也太离奇,这个女孩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全身都是勾引

    男人的名器,难道她真是个天生的婊子然而这种念头只是稍纵即逝,琳身上发

    出淡淡的体香让我沉醉,甜美的蜜液让我流连望返,我轻轻将女孩翻过身,掏出

    自已的插了进去。

    琳发出一声媚酥入骨的呻吟声,她的身子马上就放开了,纤细的腰肢配合我

    的动作轻轻摆动,雪白丰满的臀部顺着节奏上下起伏,我怀抱住她的美臀,享受

    着这种支配性的,此刻她完全是我的女人,屈服在我的跨下。

撞击到最深处她抽搐喷水,捣出白沫噗呲噗呲

撞击到最深处她抽搐喷水,捣出白沫噗呲噗呲插图

    我轻轻拍打她雪白的臀肉,琳就配合着发出醉人的低鸣。背后位的姿态让我

    心中的征服感不断膨胀,如此的配合和顺从,我静静地看着眼前诱人的女孩,然

    后将精液一骨脑射进了她的身体之内。

    看着瘫倒在床上的女孩,我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我要买下你。」我对她宣布。∓quo;我会给你吃很多很多柠檬蛋糕,只要你愿

    意,每天都可以吃到。∓quo;

    然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琳不仅没有表现出我想象中的热切,反而表现出了

    无比的无耐和哀伤,仿佛勾起了她痛苦的回忆。

    「你是个好人。」琳冲着我凄惨地笑了笑,「但是你不会要我的,因为我只

    是个婊子,一个被所有人上过,唾弃的婊子,没有人会要我的。」

    「但是我不一样。」我有些生气,难道她看不出来我喜欢她吗,「我知道你

    是个婊子,好的,我承认这让人难以接受,但是我说服了我自已,我想要你,琳。」

    「不,你不明白,你不会要我的。」她一再拒绝,推开我,整个人缩在墙角,

    声音呜咽,「每个人都是这样,但我知道,大家都在骗我,再也不会有人愿意接

    受我的,我就是我的命运。」

    「命运」

    「我是个被诅咒的女孩,我是灾难的源头,大家都不爱我。」她越说越伤心,

    看起来自暴自弃极了。

    我收回手,看着眼前的女孩,琳的拒绝仿佛在我火热的内心洒上了凉水,让

    我无所是从。

    ************

    为什么她只是个女奴,为什么会拒绝这么诱人的条件

    我感觉自已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这让我的第二天交易过程变得心不在焉,

    我想我需要散散心。走在街道之上,我环视着周围的世界,这是一座由黄沙和黄

    金所构成的城市,贫富差距在这里一目了然,商人和佣兵们穿着华丽的丝袍,全

    身珠光宝气,而贫民和奴隶则一无所有,落迫于此。

    城市各处皆由绿色的棕榈树所装点,富人的城区建有环形的水渠和喷泉,时

    不时还有鸟儿飞过,贵妇人们在这绿色之间游走嬉戏,但我却无心去欣赏。

    向导带我游走这个城市的各个区域,妓院,市场,奢侈品和手工艺品的展区,

    这座城市建有许多神殿和神庙,不过似乎都是不同的神名,我很怀疑这个城市的

    人是否拥有信仰,即使有,恐怕也是一个贪婪的神明。

    商人在这里似乎是最受欢迎的人类之一,这座城市的市民对异国风情的喜爱

    超出我的预料,他们并不排斥外来的文化,相反喜欢溶入其中,变成他们自已文

    化的一部分。当走在街头的时候,很多人会向我微笑,或者询问我是否会长驻这

    个城市。

    这让我的心得到了宽慰,我仍然是个必须被重视的人物,琳是个傻瓜,但幸

    好其它人不是。

    有点渴了,正当我对向异询问酒馆的时候,一首哀伤的歌曲传入我的耳帘。

    歌由似乎是在讲述一个被囚监的美丽少女,讲述她是如何在绝望的黑暗之中

    努力争扎,却被同伴所势弃,几近崩溃的故事,曲调充满了哀伤。不知为什么,

    这让我想起了琳,于是我走进了酒馆。歌唱者是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他披着宽

    大的斗篷,满是风尘和沧桑。

    「这首歌叫什么」我问他。

    「白天鹅的羽翅,先生。」他回应我,眼神漆黑深邃,无法从中看出任何东

    西。「这首歌还没有唱完。」

    「继续唱下去。」我扔下一枚金币。

    「你不会想听的,先生。」男子拒绝了我的厚礼,「因为白天鹅的少女就在

    你身边。」

    他是指琳我有些惊愕。

    「她是谁」我试探对方的口风。

    「一个不幸的少女,西方世界曾经最耀眼的蓝宝石,如今却是牢笼的受

    害者。」他是指歌曲中的少女,还是琳

    「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呵护她」

    「因为周围大部分人都是懦失,而且自私,他们不愿意为她付出相应的代价。

    「男人说道,」他们对少女信誓旦旦,却在真正的困难面前畏缩。「

    「那少女为何不再反抗」

    「因为太多的事情让她绝望,在最黑暗的时刻,她为所有人带来了希望,却

    将绝望留给了自已。」男人喝下一口酒,语气充满怜惜,「在那段时间里,她透

    支了所有的勇气和智慧引发出奇迹,却在收获的时候被自已最亲近的人所抛弃,

    被所有她所帮助的人所鄙夷。先生,这并不只一次,巨大的委屈和痛苦让她心神

    俱残。」

    「或许只是她不够坚强。」我拿起酒杯。

    「坚强先生,你是否明白,对一个年青的温柔少女来说,究竟什么才是坚

    强」男子露出了鄙夷的笑容,「她已经承受了太多不该承受的东西,没有任何

    有人资格指责她。事实上,所谓的不够坚强,只是那些懦弱的男人给自已逃避所

    选择的借口而已,他们不敢付出,所以将责负留给女人。」

    「那她为什么不懂得保护自已」

    「因为她是个傻女孩,先生。」男人无奈地笑了笑。

    「我喜欢她,想买下她,保护她不受伤害。」谈话让我感到不快,我站起身。

    「你做不到的,先生。」男人摇摇头,「如果你真心为她,那么最好的方法

    就是远远的离开她,因为你得不到她,你终将伤害她。」

    不,为什么又是这句话,那个女孩到底有什么特别的我很不服气。

    「很快你就会发现你是错的,因为我比其它所有人都要有钱,我比他们更关

    心她,愿意为她付出。」我抬高声音。

    「付出所有」男子挑了挑眉。

    这让我一愣,我是个商人,这并不符合商人之道。

    「先生,敢问一句,你是否有勇气穿越荆棘丛,是否有勇气驾舟越过风暴的

    海岸」男子也站起来,表示着谈话即将结束。

    我没有回答,只是转身离开。

    「先生,你终将伤害她。」男子的声音在我身后回荡,「如果你真的爱她,

    就离开她。」

    ************

    「我要买下她。」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先生。」劳伯斯仍然满脸堆笑,油腻的脂肪仿佛就要掉下来一样,「我说

    过,她是非卖品。」

    「你不必要重复,但也请不要让我重复我说的话。」我有些生气,为什么每

    个人都不让我买下她。

    「她是个婊子,还曾经是个全城的人都上过的公娼,包括男人,女人,老人

    和小孩,甚至还有动物,这样一个肮脏不堪的婊子,你都要」他的口气似乎是

    在劝我。

    「如果我一定要买呢」我毫不妥协,一半是为了琳,另一半是我的自尊,

    「至少告诉我原因。」

    「坦诚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她最大的利用价值已经失去,如今只是

    残花败柳而已。」劳伯斯耸耸肩,「当然,但她这样诱人的女孩,永远有利用价

    值,只是我留下她,是为了让她自已的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只是一个女奴,能做什么」

    「只是一个女奴哈。」奴隶主笑出声来,「但你要知道,就是这个女奴,

    一个卑微的女奴,竟然能够欺骗了整个城市两次,你应该听听一年间发生的事情,

    她比你想象的要聪明的多。」

    我有些吃惊,但没有放弃。

    「你上过她,不是吗」奴隶主又发话了。

    「是的。」

    「你发现她有什么特别的吗」

    「她是个婊子,却和纯洁的少女无二致。」我回想起来,「而且她的,

    和双腿之间都会流出甘甜的液汁,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药剂学上的奇迹。」奴隶主显得很得意,「我们改造了她的身体,用

    药物维持她的身体,那些都是药物改造的结果,是不是很美妙」

    我更吃惊了。

    「坦白说吧,她最大的利用价值已经失去,如果你真的能出得起价钱,我并

    不是不可以让出她,只是……」奴隶主的眼珠转了转。

    「价位是多少」我耐不住性子了。

    「并不是价位的问题,只是之前已经有一个客人提出了相同的意愿,我想我

    应该考虑一下」奴隶主提高音调。

    「是谁」我有种不安的预感。

    「罗安,那个来自西方世界的商人。」他说出这个名字。

    「他会活剥了琳!」我抓住劳伯斯的衣领。

    「但是他出得起价,除非……」他没有说下去。

    我放开了手,一切都很明白。

    ************

    商人与商人间的战争,并不是一定要靠刀剑来完成,在第二天开始,我就倾

    销我所囤积的丝绸,染料和资器,并在朋友的帮助下用大量黄金买空市场,以试

    图来挤压他的市场份额,我的行动很凑效,罗安的商会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只是,当我踌躇满志的思索如何用商战挤跨罗安时,却害惨了琳。

    这是某一天的晚上,我租下了琳,带她来的却是罗安,正确的说,琳是被

    牵过来的。

    她显然受到了非人的虐待,整个人好像要垮掉一样。她四肢趴在地上,

    的身体上布满了红印和淤青,像一条母狗一样爬行着。不仅是四脚着地,她的后

    庭还塞进了一个假的狗尾巴,随着她屁股的扭动,一摆一摆的,和真的一样

    她的嘴巴已经无法合拢,因为罗安在她的舌头上嵌了什么东西,它连在一根

    丝线上面,系在阴蒂的上面,可以想象这是多少残忍的折磨,只要琳的舌头哪怕

    有一点动作,就会撕扯她女性最敏感的部位。

    而她的也被穿了洞,两根又长又粗的银针贯穿她可怜的又乳,活活地被

    用穿将两个缝在了一起,然后连出一根丝线,握在罗安的手中。只要他轻轻

    一扯,琳就会痛得尖叫,但却不得不支撑起惨破的身子来跟了他的步骤。

    而她光滑的后背上,还骑着一个侏儒,这个半人就好像一个骑士一样,威风

    凛凛地骑在女孩身上,并用一个马鞭一样的东西抽打她的臀部,催促她前进。

    她的臀部一侧似乎还印上了他们商会的标记。

    「现在我们就是敌人了。」罗安冷笑着哼了一句,一下子拉扯手上的系线,

    琳顿时就痛得在地不断翻滚,「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

    「如果你做得到的话。」我毫不示弱,我是个商人,在商战上我有自信不输

    给别人。

    「那么好好照顾这个婊子吧,最好能把她的身体给我养好,明天她还要侍候

    我们一整个商人的男人呢。」他说完大笑着走开了。

    我连忙察看琳的伤势,她好像已经痛得晕了过去。我发现可怜的女孩遍体鳞

    伤,身上到处都是鞭印和针印,尿道好像有些失禁,甚至连她的女阴内处也被嵌

    上了环。

    不过幸好,她还不属于罗安所有,那个男人不敢下太重的手,臀部上的标记

    也只是画上去,并非烙印,只要有足够休养,她会回复过来的,我松了口气。

    我看着晕迷不醒的琳,她真的好美,越发憔悴,却越发美丽,楚楚动人,惹

    人怜惜。我轻轻拔开她的秀发,倾听她心跳的声音。

    我会买下她的,不但为了她,也是为了我自已,我对自已发誓。

    第二天,我的商会仓库就着了火,一个仆人被杀死在房间,胸口上还插有尖

    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931c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