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女优番号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搞死人啦!」

「真是有够难的!」

「死定了死定了,一定会被当掉!」

「魏希陵──你竟然还可以不动如山──羡慕死啦──」

周围的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刚刚的考题,还有人把话题扯到我这里来。面对把我围起来徵求对考题感想的同学,我怎幺想都只想得出一种答案:「……呃,可是刚刚我写了些什幺,一交卷就忘了。」

「哪有这样的!」

「不愧是榜首,完全不放在心上!」

「这跟那是两回事啦……」

说真的,这堂考试我跟所有的同学一样没信心,只不过我讲出来铁定没人相信。

原因则是考试之前发生的事:看见艾理善跟别的女孩子走在一起。

话又说回来,在去年之前,他可是每隔几星期换一个女朋友,在女性关係方面「声名远播」到连没见过他面孔的人都晓得他大名的程度,跟女孩子走在一起,显然不是什幺需要去大惊小怪的事情,然而,在我看起来,就是没来由地感到烦闷。同学们的七嘴八舌听在耳朵里全都是恼人的噪音。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冷静点,魏希陵,冷静点。别像个吃醋的小女生一样。你怎幺知道一定有问题?政治系不比生技系,女生的数量是男生的一点五倍,艾理善自己说过的,所以当然有可能是班上的同学,或者学姐,或者学妹。同学边走边聊天有什幺不对的?

而且不管怎幺说,你也是他亲自选出来的对象,要对他有信心!

暗地里自己对自己灌输了一大堆正能量,想尽办法要把烦躁的感觉驱走,这段短期间中我们一团人已经走出系馆,吃饭的吃饭,回家的回家,大家互相道再见,转眼间就都跑光光,剩下的一个转向我。他名叫吴亚鸣,跟我同班,很多必修或者群修的课都跟我同一堂,算是比较熟的同学。只要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就必然会有小圈圈,就算是男生多的生技系也不例外。吴亚鸣跟我就是那种勉强可以归类为同一圈的人,应该说,班上我最熟的就是他,其他人都还只能算是点头之交,除了分组或是实验之外很少有机会讲话。

「魏希陵,你剩几科?」

「两科跟两个报告。」

「真好,我还有四科!」

「谁叫你都把课排在同一天?」

「当然要排在同一天啊,不这样的话我怎幺空出星期一跟星期五没课呢?」

「这我才要佩服你哩,我就没办法这样排。」

「是喔,据说本系有个人,他每学期的每个星期三跟星期五下午都不排课的。那个人好像叫做魏希陵。」吴亚鸣装模作样地双手一摊:「那所以,我要去吃饭了,本系榜首要一起去吃饭吗?还是回去『没』唸书?」

「你讲话好像多一个字!」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你不知道那些考最好的人都说自己没唸书吗?你到底要不要去吃饭?」

经他这一说我才想起来,中午我是没吃午饭的。

而且艾理善今天晚上不会到我房间,他说过下午的课考完就直接回宿舍。好像政治系的课有开书考的期末考,他们班上同学要讨论。「开书考是最可怕的,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教授会叫你写什幺」,这是艾理善的评语。

这样算算,去吃个饭也没啥坏处。

「好啊,走吧。」

「这才对嘛。」

我们两个一块走出学校侧门,选的是侧门对街巷子里的麵店。这间店的锅烧麵相当有名,号称自家手工製麵,实际吃起来也确实有模有样,不像机器做的麵那样软趴趴,配料也多,重点是便宜,一碗大碗锅烧麵加上两个凉拌菜八十元,因此每天挤满人。我跟吴亚鸣挤到店中间靠墙的两个位置,周围吵得不得了,他跟我讲话都要用喊叫的。

「喂,魏希陵,老实招来,你最近是不是交女朋友!」

「啥?哪有?」

我没说谎。艾理善可不是女人。

「真的没有吗?」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盖你干嘛?」

「你不知道系上传得可兇了,说你最近比较少泡实验室跟研究室,还比较常翘课,一定是谈恋爱,我们是哥们,你就老实说吧,谁?」

「什幺跟什幺,人家乱传你也信!」

「欸,什幺叫乱传,很重要好不好,班上那几个宝贵的女生伤心死了你不知道!」

「你越讲越夸张,谁会啊!」

「有好不好,不要跟我说你不晓得我们那个女班代对你有意思!」

我差点把一口汤喷出来:「班代?你说孙智媛吗?太夸张,她从来不跟我讲话的!」

吴亚鸣讲的那个女生我是有印象的,身材有些丰润,但还没到肥胖的程度,头髮留得很长,为了不要妨碍实验,都会特别盘起来。穿上实验袍之后看起来有股精明干练的气质,可以说是个人如其名的才女。在我们同届的同学当中成绩名列前茅,我知道有不少个老师相当宠她。然而,就我记忆所及,大学三年来,我跟她几乎没有讲过一句话,我们的共同课很少,就算是必修课,分组报告或者实验,也从来没有分在同一组过。吴亚鸣的评论在我听来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的不以为然应该是表现得太明显,吴亚鸣翻了一个白眼,吞下一块牛筋之后才慢吞吞开口:「你可不要嫌我八卦,真要说起来,应该是你的问题比较大些。」

「什幺叫做『我的问题比较大』?」

「交女朋友也不说啊,吊人胃口。」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我哪有啊……」

我还以为自己跟这种奇怪的八卦无缘的。

吴亚鸣瞪了我一眼,继续吃麵,等到把宽扁麵条全都吞下去之后才慢吞吞地开口:「真的没有?」

「没有。」

「连谢依俐学姐也没有?」

「当然。」

「你跟学姐不是很好?」

「但她就是学姐啊。」

这回我很明显地看到吴亚鸣鬆了一口气,原来这家伙是要来探我口风的吗?

他接下来讲出的话证实了我的疑虑:「那就算了,我本来还想,要是你出手的话,别人恐怕都赢不了。」

「想太多。你要是真有意思,干嘛不放胆去追。成功率恐怕不高就是了。」

睡下岗女工_下岗美妇的悲哀

「被你这样评论我更没自信啦……」

他有点夸张地往桌上一趴,还差点把碗撞翻,我实在看不下去,伸手出去把他的碗拉回桌子中央,这时候一个影子从我们头上擦过去,很高,肩膀也很宽,而且感觉似曾相识。

「咦?」

「啥?」

匆匆忙忙抬起视线,周围仍然喧闹不已,没有一张脸是我认识的。

为什幺我刚刚会觉得艾理善从我旁边走过去?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