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大本营 女优番号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这场非正式性的比试以和局画下句点,这不仅让Legolas小讶异、亚拉冈小欢欣,也让竞争者们心里有底──一颗石头沉到心底。

「这次表面上是平手,事实上是我输了,毕竟你是擅长远攻及猎杀的弓箭手,近身战只用弓不带箭,加上两支匕首,却和我打了将近三小时,怎样看都是我不知羞耻不及早投降。」亚拉冈靠在他身上苦笑着坦白。

事实上他完全沉浸在和Legolas对决中,捨不得提早结束,若非练习用的钝剑被折断,他们倒是能继续打下去。

Legolas毫不客气地把恭维收下,撑住亚拉冈的手拍了一下对方的,也不吝于讚美:「能和两千多岁的精灵以钝剑对打,只以平手和局算是不错了。」接着又微微侧脸看他,略带责怪道:「但你的战场在明天,怎幺能在练习场上就使出全力?」

没有保留地把半个身体挂在精灵身上的亚拉冈尴尬地笑说:「嘿,你是认真的我又怎能不认真?就算一开始想权当热身,后来也兴奋了……不过只要回去好好伸展肌肉,明天还是没问题。」

「回去洗完澡我帮你推拿吧!」Legolas认真地说。

「咦?」亚拉冈瞪大眼,充满各种讶异与受宠若惊。

Legolas若无其事地用脚踩了一下亚拉冈,看到对方吃痛而揪在一起的愁眉满意地哼了一声,「我可没白活这两千多年!爸爸有阵子迷上推拿按摩,又嫌弃不想给别人碰,我这做儿子的只好去学啰。」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原来是瑟岚督伊王的专用推拿师,真是倍感荣幸。」

「……按摩完之后就赶快睡觉,养精蓄锐。」

亚拉冈听他声音有些心虚,偷眼瞧他果然正在偷瞄自己,被发现了就赶紧收回目光假作没事;他顿了一下即了悟:Legolas这是在担心他又彻夜未眠呢!

转移视线后想想觉得算了,Legolas乾脆理直气壮地直说:「你睡着之后我就算忍不住动手动脚,总不会又把你吵起来?要警戒我来守就好,你安心睡。」

他说得信誓旦旦,亚拉冈哭笑不得之余感到窝心,也就把解释他无法控制睡沉或浅眠这话吞回去,改说在这里并不需要多幺戒备,因为现任的代理酋长有义务保护他们的安全,若他们仍旧遭侵袭,代理酋长将难辞其咎,所以自然会布署守卫,而在这里的北方游侠都不是泛泛之辈,基本上不会有问题。

Legolas不赞同地说:「就算再怎幺信任自己人,也不能毫无防备。」

想了想,亚拉冈换个方式说:「就算真的有刺客躲过重重防卫,我们之中一定有人就算睡着也能感觉到有旁人吧?那不管有没有刻意留神,都是一样的结果;再者,要好好把握相比之下较能好好睡一场的机会,未来只会更乱啊,Legolas。」

然后Legolas就同意了。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这话虽然旨在诱劝Legolas的意味很浓厚,但也是事实,毕竟索伦的蠢动在史矛格死掉之后有加剧的倾向,爱隆王的双眉为此又更加亲密了,甚至有浅浅提及:这一百年内、甚至几十年里,中土大陆的和平假象即会破灭。

当天晚上亚拉冈亲自下厨,这让Legolas体验到当他说出自己会推拿时,对方吃惊的感觉。

食材是亚拉冈请託朋友事先买的,原就打定主意在比试完之后,要让Legolas刮目相看一下,结果却变成礼尚往来。

「早先就决定成年后得四处游历,所以各项求生技能都得学全,包括寻水源、野炊、辨识植物、看星定位、在任何环境下弄出能休息的空间等等。在可以的时候尽量多学一点,怎样都不能亏待未来的自己,尤其是吃饭睡觉。」为此他特意学了各种基本料理烹调,力求不论在野外还是有炉灶时都能满足自己。

Legolas听完之后肃然起敬,直说他有远见,却在亚拉冈表示能传授他时,立刻转移话题说要先好好洗个澡。

亚拉冈一边暗笑一边俐落地为鸡胸肉抹上特製酱料,这是预先腌起来,几天后就能端上桌的盐焗鸡。

因为有些时间没这样畅快地打斗了,他想今晚还是不要弄巧成拙,就做些简单好料理的东西吧!

由于才消耗大量体力,洗过热水澡之后,爽口常菜比较能开胃,但又不能太过清淡,一定要有刺激点的主要肉食才算有吃一餐,于是在Legolas泡澡期间,他弄了一小锅蘑菇浓汤、一盘清蒸鲈鱼、一盘三杯鸡与一道凉拌过猫,三菜一汤两个大男人吃应该足量?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好香。」在蒸笼锅前发呆等待鲈鱼的亚拉冈回头,看见Legolas穿得很轻便,只着里衣与宽鬆罩袍,正倚在厨房门边享受着香气。「先去洗澡吧,我帮你看着这条鱼。」

亚拉冈没有推却,微笑接受,叮嘱他再过五分钟才能揭盖,Legolas认真地点点头,反过来叮咛他:「好好泡热水,让肌肉放鬆一下,别像以前一样随便沖两瓢水就出来。」

听他这样形容,亚拉冈哭笑不得地辩解:「我可不是邋遢鬼,虽然没在浴间待太久,好歹也是该洗的地方都有洗到。」

Legolas敷衍地应了几声,亚拉冈虽然想再抗议,又觉得争辩这种事怎幺想怎幺彆扭,就乾脆抛下它,安慰自己「我是成年人我不计较」。

带着赌气成分,他足足泡了比平常要久三倍的澡后出来,亚拉冈直接换上了睡袍,连脸上都因为热气蒸腾而出现了恍忽倦容,若不是肚子实在饿了,他挺想直接倒在床上睡去的。

Legolas背脊挺直地坐在桌子旁,上面是已经摆好的三菜一汤与碗筷,以及不知哪来的酒,他一看到亚拉冈,先是眨了三下眼,接着露出愉快笑容,对他扬扬手中的空酒杯,说:「晚餐怎幺能少了酒呢?」

亚拉冈哑然失笑,边走过来坐下边忍不住说:「Legolas,偶尔小酌一番自然不错,但三餐都配酒有点不大妥,尤其你平时也都带着酒囊跑,这样身体不会出问题吗?」

Legolas不以为意地回答:「我可不知道会出什幺问题,从没看过爸爸喝酒以外的液体,他总是说:『有酒为什幺要勉强自己喝没味道的东西?』,于是就这样过了六千多年。」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原来精灵的体质这幺好用?人类可就脆弱多了,这样喝绝对会生病。」亚拉冈咋舌,敬佩这位传说中的精灵王之余,暗想Legolas该不会也没喝过水?

Legolas瞄眼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幺,于是骄傲地一边夹菜一边说:「我可收敛许多,在野外不会刁难属下,也不会自找麻烦多背太多酒,喝完了就寻找水源,非常随和;拜访亚玟时也会跟她一起享用溪水。」亚玟不太喜欢喝酒,偶尔品酒也是啜两口。

「是、是,委屈您了。」亚拉冈打趣他。

「哼哼,看在晚餐的心意上,本王子就不追究其他诚意了。」

亚拉冈但笑不语,用餐间偷偷观察Legolas,结论是讚歎他即使用普通的木碗、坐在不精緻的木桌旁、背后是朴素的柜子,Legolas优雅的进食,都像手中是端着精美食器,坐在散着光芒的礼堂的一样。

看到他吃得津津有味,并不会嫌斥、更不似勉强安慰,亚拉冈除了欣慰之外还有满满的成就感,尤其是对方在喝完汤之后,还伸出舌尖意犹未尽似的舔了一下碗口,更让他信心十足,暗下决心以后要更常亲自下厨。

晚饭在愉悦轻鬆的对话下结束,他们协力收拾好之后,Legolas看着他、他也回看,前者下了评断:「先来按摩肩颈吧,缓一缓再趴下来。」说完就去翻柜子,拿出一瓶药酒走过来,随口解释来历。

「上次在瑞文戴尔差点喝错喝成这瓶,顺手收起来了。」

强取豪夺攻强迫受_双攻一受强迫

亚拉冈滴下一滴冷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宅男大本营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天涯

动漫少女邪恶动态图-边吃吃奶边扎下面很紧爽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